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看马超那样儿,是一点儿其他的意思都没有,什么不耐烦啊,不高兴啊,反对什么的,什么都没有,所以这就可见一斑了。

    使者明白,对方是马超所看重的,这么一个谋士。他虽说不知道,这凉州军中,到底是有多少谋士,可这个叫陆逊的书生,很显然,他是马超看重的这么一个。

    所以他是赶紧站起给陆逊见礼,“这位先生,您好!”

    陆逊点了点头,他不可能像异族一样儿,那么去单手抚胸去施礼,所以只是略微点头,就算是给对方打过招呼了。别看陆逊其人,是天下顶级的谋士不假,但是同样儿,他也有着天下读书人的那种高傲。至少对于异族的人,他从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他们的。

    在天下读书人看来,这异族就是蛮夷,蛮夷之地出来的蛮夷。不受教化,不懂礼教的一群人,甚至很多人,好像也就比野人能强点,这就是读书人眼中的异族。

    -----------------------------------------------------

    所以,在很多人都是如此想法的情况下,士林的人,可能看得上异族人吗,显然是看不上的。陆逊这能和对方说上这么几句,其实已经就算是很不错了。应该说有不少人,其实都不屑与异族去打交道,所以更别说和他们说什么话了。

    使者是继续和马超,当然也包括陆逊。他们讨价还价。在他看来,这自己再多努努力,就差不多了。

    结果他想得倒是挺好。没一会儿,黄权也加入了进来,变成了,使者一人,对付马超他们三个。这黄权一上,使者马上就败下阵来了,没办法。他一个异族的人,能说过三个口齿伶俐,而且还很有水准的人呢。所以他不败。谁败。

    最后使者对马超说道:“马将军,我服了,就依你所说吧!”

    使者是这个无奈啊,别说自己就一张嘴。就算是两张嘴。也抵挡不住人家三张嘴啊。

    -----------------------------------------------------

    而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马超不用多说,就说后面那个陆逊,然后最后出来叫黄泉的,真是都比自己厉害啊。

    没办法,使者也不太懂汉字什么的,他以为对方叫那个黄泉。有些名在汉人看来,好像是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但是在异族人来看,他们也确实没觉得有什么。

    马超一听使者的话。他是心里高兴。他此时心说,这这一步,就算是成了。之后就看木鹿大王的了,他只要配合,而且不被人发现,那么基本都没有问题。不过还是那话,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就看老天让不让自己成功了。

    他这个时候认为,差不多六七成把握能成,至于那三四成,就是意外了。自己不是神,不可能料到那么多东西。自己所能做的,其实也只是把之前的事儿,都给安排好。至于说到时候如何,那还得看情况了。

    -----------------------------------------------------

    “好!既然使者都同意了,那么就请使者回去回复蛮王,说这些,我军需要……”

    使者听着,他心说,马超依旧是大开口,不过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这木鹿大王要求赎回他的东西,可是比之前少多了。自己尽力了,希望到时候大王和夫人,能理解自己吧,也只能是这样儿了。

    使者闻言点头,“不错,马将军所说不错。还请将军放心,我回去后,便如此回复我家大王和夫人。后日巳时,咱们三江城下再见!”

    “好!如此甚好,后日三江城下见!”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

    就这样儿,马超和南蛮军使者,他们是商量好了,后日孟获南蛮军一方,备齐物资,然后交换回带来和木鹿大王。一切都在马超所料之中,没有什么超出他范围的东西。

    至于说南蛮军使者呢,觉得自己是完成了自己大王交托给自己的任务,自己可以回去好好交差了。赎带来的东西,和之前孟优的一模一样儿,这个想来自己大王和祝融夫人,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说到那个木鹿大王,他的话,赎他的东西,虽说如今是要己方出不错。可到最后,还得是要让他们八纳洞拿出来。

    这些都商谈好后,使者对马超说道:“马将军,如今咱们都已经是谈妥,却是不知道,之前的事儿,可否……”

    马超一听,忙说到:“瞧我瞧我,对对对,我知道是什么,使者稍等!”

    -----------------------------------------------------

    “来人啊,去把带来洞主和木鹿大王给我请来!”

    “诺!”

    士卒去请两人了,马超说是请,自然是不可能两人依旧是五花大绑的。而且也确实不如此了,因为在之前解开了绑绳后,就给他们软禁了起来,不可能再绑着他们。之所以最开始是绑着两人,还不是怕两人在战场上逃跑吗。但是如今在己方的大营,别说是他们两人了,就算是再厉害的人物,到了己方大营。你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没一会儿,带来和木鹿大王两人便都到了中军大帐。两人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呢。因为凉州军的士卒就只是说,自己主公找他们,所以两人就来了。

    带来也想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不是没想过,是自己姐姐和姐夫派人来了,不过这么快。也是比他说预想的还快了不少。

    -----------------------------------------------------

    至于说木鹿大王,本来他以为马超找自己,是继续商量之前的事儿。不过都早已是商讨完了。这个时候再叫自己,是不是事情有变?

    不过当他看到带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可能是马超找自己商量事儿。因为不管是什么情况。他也不可能叫带来。所以只能是其他的事儿,需要自己出面的。那么可想而知,一共还能有多少件事需要自己和带来两人都出面的?

    所以木鹿大王凭自己的经验,他是猜出个“不离十”,那就是孟获和祝融夫人派人来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孟获的速度是真够快的了。也是,要是自己也怕自己妻子,那么自然是自己妻子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得巴巴去做啊。不过还好,那就是自己和他孟获可不一样儿。因为自己说得算,不是自己妻子说得算啊。

    两人进了大帐,第一眼看到了马超,然后便看到了南蛮军的使者。

    -----------------------------------------------------

    马超为两人介绍,“这位便是南蛮军的使者,不知道你们是认识不认识?”

    果然,两人确实是都不认识,乃至于带来也是一样儿。不过认识不认识,这都是小事儿,重要的是,两人可都知道,这是孟获派来的,是来和马超谈判的,如今看情况,是谈妥了?那么真要如此的话,这岂不就是两人自由的时候了。

    虽说他们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快,马超就放了自己两人,可是只要谈妥的话,那么也就是这两日的事儿了。

    带来心中就是如此想法,他心说,这自己终于是要回去了,赶紧回去吧,自己真是不想待在这汉人的地方,真是憋屈死了。

    别看带来暂时就只是在凉州军大营,在大帐中待了一会儿,可即便是这么一会儿,也是足够让他别扭得不行。他不喜欢阶下囚的感觉,被人软禁被人监视,他实在是受够了。

    -----------------------------------------------------

    几人是赶紧见礼,毕竟这个使者是来和马超谈判的,所以无论是带来,还是说木鹿大王,哪怕之前不认识,但是他们对这使者,也是比较客气。是啊,毕竟如今是人家做主,所以不打好关系,不行啊。

    马超一笑,“好了,你们二位也坐吧!之前和这位使者已经都商谈好了,后日……”

    听了马超的话后,带来差点儿没跳起来,因为激动啊、兴奋啊。对他而言,这就是天籁之音啊。自己所想的,就是如此,而如今,终于是要实现了。赶紧离开吧,赶紧回去吧,自己真是不想再在这儿待着了。这汉人的大营,怎么能和自己的地盘比呢。

    要说之前一直在三江城中的时候,带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可当他给软禁在了凉州军大营中,在汉人的大帐中。他确确实实是觉得,还是自己那儿好,好百倍千倍啊,可惜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

    -----------------------------------------------------

    结果如今,自己之前所想的,终于要实现了,而且还是这么快就实现,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不过带来还没有忘,这是在人家凉州军的大营,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所以他只是一时激动,然后就马上把这些情绪都给强行压下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马超面前表露出自己激动兴奋来。就只是略微高兴,也就可以了。

    之后马超和带来还有木鹿大王简单说了两句,然后是南蛮军的使者问道:“不知带来洞主。这之前在凉州军,马将军这儿,如何?”

    使者的意思就是问问带来,对方有没有对你有什么伤害之类的。当然因为有马超和凉州军众将在这儿,他肯定不能直接那么去问,不过这其中的意思,傻子都知道。

    -----------------------------------------------------

    带来一听。是赶紧说道,“啊,这个。我在马将军这儿,挺好,挺好,马将军对我和木鹿大王。都不错。热情招待啊!”

    带来其他的话,是一个字都不敢说。毕竟如今可是在人家地盘上呢,所以自己要说出来点儿什么,那不等着让人宰割吗?这自己就属于是任人揉捏的那种,什么都不用说了,如今在马超面前,什么都别说,一切都等着回去再说。

    不过其实也得说。马超对带来还有木鹿大王还算不错。至少让士卒带他们下去后,虽说是给他们软禁了起来。可是确实是挺好招待他们,不说是像大爷一样儿,可也差不多了。但是即便如此,在带来看来,这和自己在三江城中,能比吗。可是他虽说心里不满,但是在嘴上,他也没对使者多说什么,没说一个不满意的字。

    马超看得出来,带来这小子没说真话,他心里觉得是有想法,可嘴上却没说。

    -----------------------------------------------------

    但是对他来说,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是说,赶紧让带来和木鹿大王回三江城,那样儿的话,自己也放心多了。这个带来如何,自己不会去管,反正只要木鹿大王配合合作,那就比什么都强啊。

    使者闻言点头,他也想了,自己问这个,就属于白问。因为从表面来说,带来他确实是没有受什么伤。但是要问他这个,他不会和自己说真话,毕竟如今还在人家地盘上呢。不过自己也相信,这马超不会去对带来和木鹿大王如何。因为那样儿的话,对他可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

    最后使者和带来还有木鹿大王包括马超他们告辞了,“各位,今日的事儿我已经完成,我要马上回去给大王交差,所以不宜久留,告辞了!”

    -----------------------------------------------------

    马超一听,心说要回去了?这回去好啊,自己是巴不得你早点儿回去,然后好给孟获说呢,这样儿一来,他也能早些准备,然后到了后日,便交换了。

    所以马超也没假意挽留什么的,因为没有必要,而且他心里更清楚,无论什么,对方都是执意要回去的,所以留下其人,也没大用。反而自己是需要对方,赶紧回去,越快越好,如此的话,不也是说,自己和胜利那也是越来越近了。

    “好吧,使者既然要离开,那么我让士卒送送使者!”

    然后马超吩咐道:“来人,代我送送使者!使者我就不送了!请!”

    “请!将军不必客气,后日再见!”

    马超心说,我乐不得如此啊,真是天助我也!后日再见吧,到时候交换过后,我也就更能放心了。

    -----------------------------------------------------

    带来看使者离开了,他心说,这走得怎么不是自己呢?哎呀,还得等到后日,自己才能回三江城啊。这也就是说,明日一日一晚,然后……

    带来觉得这都是噩梦,在他看来,这也是考验自己的忍耐力呢。可不是吗,看看一日两夜还要多,自己能不能忍受住。也是,对于这个,自己还忍受不住了?自己倒是没觉得自己忍受不住,只是说实话,自己自认为,还真是太过招罪了。

    这汉人那话说得挺对,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说得不正是自己吗。自己这个后悔啊,自己非要去找什么木鹿大王,结果不止是自己被人家给生擒,木鹿大王也和自己一样儿了。

    这也不知道应该说自己连累了他,还是说他连累了自己,反正不管是什么情况,最后自己两人都被生擒了,这是一点儿都不错的。

    -----------------------------------------------------

    使者离开了大帐,士卒把其人给送走了,马超吩咐的嘛,他不可能自己亲自去送其人,所以就吩咐士卒,让其代替自己,去送送。

    使者离开后,马超对带来和木鹿大王一笑,“二位放宽心吧,既然我都已经和孟获所派的人谈妥了,那么二位就一定是没事儿。只要二位不去惹事儿,那么便没有事儿。就等着后日,二位便会自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