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木鹿大王对马超说道:“马将军,这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我如今这就是‘舍命陪君子’了!你说如何就如何,至于你信不信我,这个我想,如果马将军不相信我的话,也不会和我合作!”

    马超微微一笑,他还真是不怕木鹿大王反水,因为他有办法啊,能防范住,所以他害怕什么。而且在马超看来,自己算是有双层保险,所以自己有什么不相信的。

    其实与其说是相信木鹿大王,马超倒是不如说,他更相信自己给他的威胁。

    所以此时他说道:“木鹿大王,这你是以驱使猛兽攻击作战而闻名南蛮。如果你不和我军合作,并且还敢出卖我军的话。如今还真不是吹,至少我军灭了你八纳洞,却是绰绰有余!不知对此,大王你以为如何?”

    赤/裸/裸的威胁,马超这威胁的话,木鹿大王自然是都明白。

    -----------------------------------------------------

    那个意思还不简单吗。就是说,如今我已经有胜你驱使猛兽进攻的办法了,所以你木鹿大王只能是跟着我军合作,要不然的话,你八纳洞就危险了。所以木鹿大王知道,这要还不是威胁,那么什么是威胁。

    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威胁,对自己来说,确实是有用。非常有用,有大用,自己是不得不就范啊。就这么一个事儿。自己至少暂时就得听他马超的,没有其他的办法。

    木鹿大王此时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马将军的意思,我都明白,明白。还请将军放心就是,此事我木鹿一定不会反悔,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如此施为。好好合作,将军放心就是!”

    他此时心说了,我能他娘的不合作吗。我这驱使猛兽都被你马超给破了,我还有什么实力和你凉州军抗衡啊。自己要是再不识时务的话,可能真就要成为南蛮的历史了。

    所以自己只能是合作,不能去反水。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

    马超对木鹿大王的态度,他还是很满意的。反正从表面上来看,他木鹿大王是不敢如何了。可是为了更加保险,自己却是还得继续当小人啊。

    所以他是再一次说道:“木鹿大王,我军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大王有如此本事,可惜却不能和我军一道,却是遗憾啊。不过听闻大王有一子。好像是继承了大王的本事,不如能否请他来。让我军将领也见识见识!”

    木鹿大王一听,心说不好,这马超是要用自己儿子来当人质啊。虽说自己不是只有那么一个儿子,可哪个也不行啊。而且看其人的意思,这不止是要当人质那么简单,还要让其在凉州军效力?这样儿的话,是好事儿,还是……

    这却不得不让他多想,毕竟这个事儿,自己也没碰到过,这还是第一次这样儿。

    对木鹿大王来说,他不认为自己儿子在南蛮,就有什么发展。

    -----------------------------------------------------

    能继承自己的本事行,可是哪怕自己本事,自认为不错,可在马超凉州军面前,最后不也一样儿是一败涂地了吗。所以天下没有永远不会败的人,不败,只是还没有遇到更强的,或者很幸运,没遭遇失败。

    窝在南蛮这地方,成就终究是有限,反正自己是这么觉得。如果真是和马超一起回中原的话,这未必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且如今的自己,还有选择吗,可以说是没有了。自己只能是答应马超,要不还能如何呢?不答应他,那么结果又要如何呢,可想而知了。

    不止是因为这个,其实木鹿大王也确实是有些心动了。他知道,马超是做大事儿的人,不像自己,叫什么大王,可实际不过就是个洞主罢了。论起来势力和实力,哪能和人家大汉的霸主相比呢。所以自己儿子跟着凉州军,应该是比在南蛮强多了,这地方能有什么发展。

    -----------------------------------------------------

    木鹿大王也都明白,还得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有更好的选择的话,那么当然是要那更好的,不是吗。

    “不错,将军之言不错,如此的话,我就让犬子来此,将军看可好?”

    木鹿大王知道,自己如今能做的,只有这些了。马超闻言,是哈哈大笑:“好,好啊!既然如此,那么便请大王写一封亲笔书信,如此可好?”

    木鹿大王点头,只能是跟着马超走了,他让如何,那么就如何啊。反正不是什么太过的事儿,没有什么不行的。自己其实也想到了,估计他就要让自己如此。

    说着,马超让士卒拿过了纸笔,然后交给木鹿大王,他就这么看着,木鹿大王写了封书信,是交给自己儿子的,无非就是让他来三江城云云。

    -----------------------------------------------------

    “马将军,请!”

    写完信后,木鹿大王把信交给了马超,他也知道,马超对自己还不会那么太放心,所以他肯定是要检查几遍。

    果然,马超让懂南蛮文字的士卒看了好几遍,最后确定是一点儿问题没有了,他这才把信交给士卒,然后让其送往八纳洞。士卒应诺后离开,马超则是对木鹿大王一笑,“木鹿大王,你倒是配合,不错,不错!看来咱们的合作,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木鹿大王也是满脸堆笑,“那是,那是!马将军放心,之前所说之事,一定都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啊!”

    马超不是那么太过担心了,因为该说的话,该去做的事儿,自己是都说过了,也都去做了。所以木鹿大王他也知道,他自己应该去如何去做,不是吗。

    -----------------------------------------------------

    马超闻言点头,“木鹿大王,你记得我之前所说的,你猛兽作战,已经被我军所破。这你儿子,又要在我军作客,所以大王可不要忘了啊!”

    威胁,依旧是赤/裸裸的,明目张胆的威胁。可对于这个,木鹿大王是半个不字都不敢说,只能是不住点头,“是,是!马将军的意思,我都明白,都明白!”

    “明白就好,也不用我再多说了!”

    “不用,不用了。”

    木鹿大王觉得自己是这个憋屈啊,但是说实话,自己在马超中军大帐这儿,除了这样儿,也不可能是别的样儿了。

    这在战场上,可以随便去装大爷,可是在人家地盘上,却是不行啊。这再装大爷,那可不是大爷了,而是找死啊。

    -----------------------------------------------------

    知道木鹿大王看得清楚形势,也是很识时务,所以马超明白,自己也算是点到即止。只要说得差不多了,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

    就像现在一样儿,自己其实也说了不少句了,所以木鹿大王也都明白,他应该怎么去做。

    此时马超对木鹿大王最后说道:“晚上设宴,招待大王,大王一定不要推辞,要赏光来参加啊!”

    木鹿大王一听,心说我敢说个不字吗?别说你是设宴招待了,就算是让我喝西北风儿去,我也得乖乖听着啊。

    不过他嘴上却还是说道:“一定,一定!马将军,这好事儿怎么能少得了我木鹿呢,所以肯定没问题!”

    在木鹿大王看来,这更危险的事儿,自己都要去做了,所以就别说其他的了。

    -----------------------------------------------------

    这马超设宴招待自己,又不是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所以自己是肯定要去。他也一定会请带来一起过来吧,到时候,自己又能看到他了。

    这除了在战场上,两人见过了,之后他们可再也没见着。虽说两人都被押到马超这中军大帐,可却是错开了,而没有遇到。但是之前彼此都听说了,对方都是被人家凉州军给生擒了。

    而在木鹿大王和带来的心里,两人有一点,他们所想还都差不多,那就是不止是自己被人家给生擒了,连对方也是没跑了,这不也是让人家给抓到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