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好像是看出来带来的担忧了,所以他问道:“带来你在想什么?”

    带来听了马超的话后,他是苦笑了一下。而马超则是笑道:“你就不说,我也知道!”

    带来闻言就那么看着马超,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说,你马超认为我在想什么。

    “带来,你如今所想,无非就是怕我食言而肥罢了。你怕我把你软禁在我军大营,是也不是?”

    带来此时心说,这个马超所想还真是不错,这他如何知道,自己所想是这些呢?莫非他能看到自己内心的想法?这不开玩笑吗,天底下哪有这本事啊。

    “马超,我还是相信你的,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是一诺千金,一言九鼎,是也不是?”

    马超闻言心说,这个带来知道的还真是不少,看来比自己想象中,还知道得多啊,应该是受了他姐姐,也就是祝融夫人的影响吧,所以带来如此。

    -----------------------------------------------------

    马超直接说道:“带来你不必如此说,你就算不说什么,我也不会去食言。因为,这个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汉人如何,这对我们没有好处的东西,我们会要吗?”

    带来一听,这虽说马超的话让自己心中算是暂时能安稳些了,可听着这话怎么就那么别扭呢。还没用的东西。难道自己就真是没有用的东西不成?

    带来听马超这话,他是心里不甘啊,可是仔细一想。好像自己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至少对他们凉州军来说,应该是如此。

    他认为马超没拿自己去威胁自己的姐姐姐夫,那么自己就变得没有什么大用了。在带来看来,这自己最能体现出自己价值的,可还得是在自己的姐姐姐夫面前。可是马超不那么做。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大用呢?可就算马超用自己当人质,去威胁自己的姐姐姐夫了,那么结果。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

    带来不认为自己在自己的姐姐和姐夫的眼中就不重要,自己的姐夫就不多说了。可自己的姐姐,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亲弟弟,所以可能是不重要吗。

    但是自己也明白。自己姐姐那人。其实并不是一个就一定会受威胁的人,所以马超要是真敢那么去做的话,最后自己的姐姐姐夫如何,自己根本就预料不到。真是,像这样儿的事儿,可绝对不是什么你想怎么样儿,就一定怎么儿的。至少自己知道,这其中的不确定性。真是很多,甚至可以说太多了。

    所以想来想去。想去想来,自己对他马超,对他凉州军来说,好像还真是,或者可以说就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啊。这马超所说还真是对啊,这没有好处的东西,汉人从来都不会要得,不是吗?

    别说是汉人了,就是南蛮的人,不也是这样儿吗,只是汉人做事儿更有他们的一套。

    -----------------------------------------------------

    带来听了马超所说之后,他是有些沮丧。因为他发现,这自己在三江城,在银坑洞,算是个人物。可这因为什么,说到底,其实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吗。

    说起来,因为自己是祝融夫人的亲弟弟,是蛮王孟获的妻弟,也是一洞的洞主。可要仔细想想,这些其实都是注定的东西,要真是都抛开这些的话,其实自己好像什么都不是。

    亲人是天生注定的,自己从生下来,就是自己姐姐的弟弟,自己父母的儿子。所以姐姐嫁给了姐夫,这自己就是自己姐夫的妻弟。而父母早不在了,自然也就是自己继承了他们的一切,包括势力和人马。所以抛开这些注定的东西后,其实自己好像也没有太多自己所去努力,然后取得的东西。

    如果真要是说起来的话,这些东西都没有了,或者不是自己的,那么还有多少人知道,你带来是谁啊?所以想到这儿,他是觉得特别沮丧,好像自己已经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了。

    -----------------------------------------------------

    而带来他此时是点了点头,“马超你所说不错,好像你所说的,确实是不无道理,我也是承认!”

    马超此时是继续说道:“所以,带来你就明白了,只要你们的人来,孟获派使者来谈判,我就和他们说,如何放了你。与其把你软禁在我军大营浪费我军粮草,倒是还不如用你去交换一些好东西!”

    这话让带来听的,他是这个别扭啊。他也算是明白了,敢情自己可不是什么对他们凉州军特别有用的一个人物,而是一个用来交换物资的,这么一个东西。可不就是吗,反正在带来的想法中,自己就是如此啊。

    这在带来看来,自己确实是很难接受,原来自己在他马超的眼里,却是这样儿的。

    -----------------------------------------------------

    所以他对马超所说,这时候带来也没有什么话了。他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了,还真是不怕自己被对方利用,可是却怕自己没用啊。

    如果从自身安危来说,自己当然是希望早点儿回到三江城银坑洞。这个一点儿不假。可听了马超的话后,自己却是希望他能利用自己。这时候带来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怎么变成这样儿了呢?自己原来可不是这样儿啊。这莫非到了凉州军大营,他马超的中军大帐后,就变了不成?

    带来这个时候也是很无奈,因为他明白了,自己栽在他马超凉州军的手里,就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要不自己还能说什么。不能。所以自己只能是任由人家摆布。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让做什么,自己如今却也得乖乖去做。

    “来人。把带来带下去吧!”

    “诺!”

    -----------------------------------------------------

    带来只能是在无奈中,被凉州军的士卒给带下去了。不过凉州军的人可绝对不会去虐待他,都知道,还得用这位来换南蛮的好东西呢。

    这凉州军士卒别的可能都不太清楚。但是南蛮这边儿的物资。他们倒是知道不少。至少他们有一些己方没有的东西,而交换到这些,那么就足够了。

    所以带来虽说他自己自认为自己没有太大用,马超也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在凉州军普通士卒的眼里,这带来就是个宝贝,因为还指望着他去交换到南蛮的物资呢,所以他能不金贵吗。

    马超一直以来,可以说对待南蛮的这些俘虏。无论是孟获还是孟优,到了如今的带来。他都是要榨干他们的价值。可以说他要是不拿他们这些人换到自己满意的东西,他都不会去做。但是也真是要承认,这拿他们换东西,确实是一换一个准儿。马超有时候也禁不住想,按照如此发展下去,哪一日会不会把南蛮的物资都给折腾没了。

    -----------------------------------------------------

    可真要是如此的话,这再抓到的南蛮军俘虏,可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了。

    不过马超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就总是一笑,心说自己要都到了那个时候,还解决不了南蛮的事儿,那么自己估计早就要被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所乘了。

    可不是吗,如果不早日解决完南蛮的事儿,那么曹操他们三人解决完了他们自己那一块的事儿,最后可就要轮到去解决自己了,所以自己不可能不去小心注意,不可能不让进度快些,然自己早日解决南蛮的事儿。

    如今这边儿的事儿,你说它简单吧,其实并不说是什么难比登天了。可你说它难吧,它这个肯定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事儿。如今随着战事的深入,马超对孟获这边儿逐渐是越来越了解,他发现,其实还真就是这样儿。但是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南蛮的事儿,还得有些时日才行,就想最近这段时日去解决,估计还是要不够啊。

    -----------------------------------------------------

    那么同样儿,他觉得自己这边儿的事儿,还只是个南蛮,就已经这样儿了。那么其他人呢,曹操幽州有乌桓,反正以自己的认知,在自己看来,幽州只能是比自己这边儿更难,绝对不会比自己这边儿简单。

    以前听人说,袁绍和乌桓,是有点儿什么关系。反正就是袁绍和乌桓关系不错,他占据幽州后,双方算是相安无事,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可袁绍都早已身死,而且幽州已经是归了曹操兖州军了,所以乌桓不比再给袁绍什么面子,他们和曹操也没有什么好关系,所以在自己让人又去送礼又去挑拨之下,这乌桓和曹操打起来了。

    真要是说起来,其实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可是自己却也不得不去如此。而幽州那边儿的战事,如今不也没结束吗,和自己这边儿,又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呢。

    -----------------------------------------------------

    然后说孙策的山越,对于他们那儿,马超一样儿是没觉得容易,然后刘备武陵,五溪蛮,这个也是同样如此,他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真要说起来的话,大家也不过就是彼此彼此了,反正自己是要争取第一个解决南蛮诸事的那个,这样儿的话,自己以后就有了更多更大的机会。和自己之前所想一样儿,在曹操他们还时间去顾及其他地方的时候,自己可以趁机去做不少事儿了,不是吗。

    不过如今这孟获三江城,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儿,压在自己的心上啊。如果再比喻的话,可以说这三江城,就是自己通往胜利道路上的一座大山,而且还是很难逾越的一座高山。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来说,真没觉得三江城有什么独到之处。可是人家就凭借兵多粮足,其实就足以让己方是原地不前,受阻在此了。结果不就是这样儿吗,如今也没有什么改变啊。

    -----------------------------------------------------

    马超可没觉得己方就一定是破不了这三江城了,这还不至于说没有破不了的城池,确确实实,就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己方才能破城,马超一直都在想着这个,不过却也没有想出来什么一二三四五六来。

    没办法,连顶级的谋士,都对着三江城没有什么办法,就别说马超能想出来什么了。你让他带兵打仗可以,去单挑行。哪怕是作诗写文什么的,他还能剽窃人家的呢。可这攻城,到底己方什么时候能破城,马超哪能知道这个?

    他就只是知道,还没有什么大好的机会,没有一个更好的时机啊。可是在生擒了木鹿大王之后,马超却知道了,这机会是悄悄接近了自己。或者不应该说就只是自己知道,其实他明白,陆逊肯定也懂,不过他还没和自己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