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崔安来到了宛城战场上,他打老远这么一看,果然也感觉到了这宛城攻城战的战况激烈,看样宛城可能真就快守不住了。而自己主公也没多嘱咐自己什么,那这还等什么啊,自然就直接冲进去随便杀了。

    崔安心里高兴,于是在打定了主意后,他就骑着他的黑云从后方杀向了黄巾大军。

    “报,报大大,大帅!”一声疾呼响起,孙夏一皱眉寻着声音望了过去,原来是一名黄巾士卒正急急忙忙地向他跑了过来,来到了他的近前,“大大帅,不不好好了,敌敌军从我我军后后方杀杀过来了!”

    孙夏一听,吃惊了一下,什么?这马超的大军真就这么快杀过来了?不对啊,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应该能看到汉军的大军,而且那动静应该比这要大得多啊,可现在怎么不一样呢,“你给老子好好说话,敌军一共来了多少兵马?”孙夏对士卒一瞪眼,呵斥道。

    黄巾士卒被孙夏吓了一跳,缓了缓,说道“回大帅,只有一人!”

    “滚!一个人都给我拦不住,要你们有何用?你们这群废物,废物!还不给我拦住,不,给我杀,杀了闯营的,滚!”

    孙夏听后愤怒地说道,他之前还以为来了多少兵马呢,结果整半天原来就那么一个人,而就那么一个人却把自己手下的士卒给吓成了这样,而且看后面乱的情况,好像还拦不住没杀死那么一个人,这真他奶奶的一群饭桶。

    “诺!”

    士卒听到后只能是无奈地退了下去,心说你可是没看见啊,那个已经不能再叫人了,而是魔鬼啊,对,就是魔鬼。黄巾士卒一想到此就哆嗦了一下,可见其害怕的程度了。

    黄巾士卒退下去后,孙夏是头都大了,如今自己这边还没拿下宛城呢,结果这马超大军可马上就要到了,这不先派来了一个杀过来了吗。他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陷入了两难。

    崔安如虎入羊群般冲入了黄巾大营,从黄巾大军的后方杀了进去。算来已经有好些时日没像现在这么过瘾了,爽啊。他觉得自己主公让自己过来那就对了,这些黄巾士卒根本就挡不住自己,没看一个个都是不堪一击吗,哈哈哈,他心中高兴。

    “全都不许后退,给我杀了他,杀了他,给我杀啊!”

    一个貌似黄巾军中的小头目喊道,不过这位让别人不许后退,可这位自己却正在慢慢地向后使劲儿,看样儿是只要见势不妙,他会撒腿就跑啊。

    不过就凭着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崔安的对手,一个个的都倒下了,“哈哈哈,痛快,痛快,真他奶奶的痛快啊!不怕死的就都上来吧,你家崔爷爷管杀不管埋啊!”又杀了一个黄巾士卒后,崔安在马上大笑道,他这么一下,就又镇住了不少的人,很多士卒都不敢靠前了。

    宛城上的秦颉也发现了黄巾大营后方开始乱了,只听他大声地喊道:“我们的援军到了,援军到了,大家坚持住!”

    他确实认为是援军到了,哪怕就算不是,如今自己也得这么说,要不宛城可马上就要守不住了。

    士卒们一听,精神为之一振,这援兵可算是到了,要是再不到的话,大家今日估计都得交待在这了。守城士卒听了秦颉的话后士气提升了一点儿,这可真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啊。这时他们已经把吃奶的劲儿都给使了出来,与城上的黄巾军展开了死战。

    他们都知道,如今只要是坚持就是胜利,再挺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大家就能保住宛城了,必须坚持住,每个都是咬牙坚持着,反正死就死吧,只要宛城能保住就好,毕竟里面还有自家的妻儿老小。

    就在孙夏看到了胜利曙光的时候,黄巾大营这回已经是彻底的乱了,喊杀声震天。之前就只是崔安一个人,所以孙夏知道是挺乱,不过却没太当回事,他觉得一个人嘛,根本就翻不出多大的风浪来。可这回却不一样,他知道,是马超的大军向自己的大营杀来了。这回完了,彻底完了,如今是大势已去了,没有时间了,没有机会了,自己还是赶紧跑吧。

    想到这,孙夏是拨马就跑,什么都不管了。不过却还没忘对旁边的士卒喊了声,“快撤!”

    这时候还什么宛城,大军啊,一切可都没自己的小命要紧,其他的都没用。要说孙夏之前还确实是想过什么报仇之类的,可如今到了威胁自己生命的时候了,他是什么都不顾了,只想着怎么逃命,逃跑最重要,不得不说他还是特别现实的这么一个人。

    “孙夏,哪里跑!”就在孙夏玩命逃跑的时候,只听后面有个大嗓门喊道。

    孙夏一听,难道敌军这么快就追了上来?不会吧,他是想看看追兵距离自己有多远,于是这位回过头这么一看,果然看见有个人追了上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后面那位的马貌似比自己的还要快不少。

    要说孙夏这人是有点儿小聪明不错,不过这回确实是被误了。后面追他的正是崔安,崔安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孙夏,所以他就抓了几个黄巾士卒来问,结果黄巾士卒就告诉他孙夏就在前面,于是他就这么过来了。

    不过他觉得黄巾士卒不一定说得就都是真话,所以他就在孙夏后面来了那么一嗓子,结果孙夏果然是回头了,哈哈,这回就没错,大功啊,赶紧追吧。崔安有时候脑袋确实是不好使,但不代表让他就什么都不想,相反有时候这小子还真是有他自己的主意的。

    崔安这边追着孙夏,而马超那边则带着大军杀向了黄巾大营。要说之前崔安一人冲杀黄巾大营是虎入羊群的话,那么马超带着大军冲杀黄巾大营那就是一头老虎带着一群狼冲入了羊群。因为大多的黄巾士卒还在攻城,所以马超这边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没多久他就杀到了城下,“秦太守,大家坚持住,马某到了!”马超边杀边大喊道。

    他说这话就是为了让守城的秦颉和士卒们都能安心,果然,这话对秦颉和士卒们来说那就是天籁之音啊,一听到马超的话后,秦颉算是松了口气,虽然他以前也没亲眼见过马超对敌,不过也听人说过那么一点儿,马超此人绝对是有本事的一个,所以既然他来了,那么宛城就该安全了。

    “孙夏,哪里跑,吃爷爷一戟!”崔安追上了孙夏,从后面给了孙夏一戟。

    孙夏听了心道不好,他奶奶的这位的马也太快了吧,这还没过多久呢,居然就追上自己了。他虽然忘了崔安叫什么名了,不过之前和张曼成对垒马超的时候他也见过崔安,知道这位的武艺高强,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可如今没办法,跑是跑不了了,他只好拿手中的兵器来招架。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您就当小的是个屁把小的给放了吧,小的感激不尽啊!”

    孙夏抵挡了崔安一招后赶紧说道,还真看不出来,他还有如此的一面。其实他知道今日如果这位不放过他,那么他马上就要玩完了,所以实在是没办法,低三下四地也要把自己的小命儿给保住。而这时候,你就别说让他去叫大爷了,就是叫老爹,叫祖宗,只要能活命,他是什么都愿意。

    崔安听后却没搭理他,继续攻击着,他是最看不上孙夏这幅嘴脸的人,心中十分鄙视。如果说孙夏硬气点儿的话,崔安还能高看他一眼,没准最后就给他留个全尸什么的,可如今一见孙夏如此嘴脸,他真是鄙视得不行,不屑地哼了一声“哼!少废话,拿命来!”

    可惜就凭孙夏他那半吊子的武艺怎么可能是崔安的对手,结果没出十个回合,他就被崔安一戟挑落了马下,绝气儿身亡了。

    “这,死了?唉,你咋这么快就死了呢!”

    崔安看着倒在地上断了气儿的孙夏说道,这太快了,自己这边还没过瘾呢。看着孙夏的尸体他又摇了摇头,看他那样是感到可惜。确实,本以为孙夏能有点儿本事的,结果没想到的是他这么不禁打,这么快就死了。之后崔安下马把孙夏的首级割了下来,因为马超之前和他说过最好是杀了孙夏,所以他这是要拿孙夏的首级去向马超邀功。

    黄巾士卒被马超的大军冲杀了一阵后,全军就已经溃败了,这帮人和张曼成他们那些都比不了。这些人其实无非就是由孙夏带头拼凑成的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根本经不起马超大军的冲杀。

    马超还看见有的黄巾士卒一见大军完了,就赶紧从城上往城下跑了,其实往哪跑不是死啊。马超摇了摇头,难怪这么长时间都没攻下宛城,就看这帮人这样儿,无非就仗着人多。心说就孙夏想用这帮乌合之众拿下宛城,可真是难为他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