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368;&24555;&31449;&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

    “报大王,凉州军大营不知道他们在喊着什么?好像是杀,不是之类的话!”

    探马来给木鹿大王禀报,他听后一笑,“再去查探!”

    “是!”

    探马下去后,木鹿大王对旁边的带来一笑,“贤弟,看来马超这是要和我军一战啊!”

    带来一笑,说道:“莫非木鹿兄是怕了凉州军不成?”

    木鹿闻言则是哈哈大笑,“贤弟不必如此激为兄,贤弟也该看得出来,如果为兄没有和马超凉州军一战的想法,为何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下令前进!”

    带来点了点头,“小弟自然是相信木鹿兄的,不过马超既然敢与木鹿兄一战,这却是不得不防啊!”

    “带来勿忧,看我军不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木鹿大王这边儿确实是大意了,虽说带来还不至于像他那样儿,可却也差不太多。至少在他看来,这马超凉州军能对付得了木鹿大王的猛兽吗?能对付得了他八纳洞那些象兵吗?

    至少带来不认为能对付,他不认为马超凉州军会是其人的对手。只是凡是都要小心一些,所以之前他说出来那么一句。但实际来说,他其实还是认为,木鹿大王完胜。马超要完败。

    木鹿大王带着人马又行了两里多,结果果然是在前方发现了马超凉州军的踪迹。

    他此时下令道:“全军停止前进!”

    马超那边儿自然也是停了下来,他们早都知道对方就在前方不远处。所以他们是放慢了速度,这才在这个时候相遇的。而双方人马停下来之后,都没有再动的意思,不过谁都明白,再动,肯定不是扎营,而就是要双方对垒了。

    马超带着崔安和一翻译。木鹿大王也是和带来,他们一同策马向前,在两军阵前碰面了。

    -----------------------------------------------------

    两人碰面后。都是不住大笑,因为两人的想法都差不多。那便是今日一定要让对方惨败,最好是让对方再也别来了,那才好呢。

    之后木鹿大王拱手说道:“马将军!”

    “木鹿洞主!”

    对方客气。马超也得做做样子。虽说他是不喜欢这个木鹿,但是礼节上还得说得过去。

    此时就听马超说道:“我以为木鹿洞主不与大汉为敌了,带兵回了八纳洞。可是如今来看,我的想法,却是错误的!”

    木鹿大王一听马超的话,他便是冷笑了一声:“马将军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木鹿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大汉为敌!上次来是帮兵助阵,这次依旧是如此!如果马将军不来进攻。那么我又何尝会来呢?”

    -----------------------------------------------------

    马超一听,心说行啊。你木鹿这嘴皮子好像更厉害了。不过他对此也不过一笑而已,因为在马超看来,这和上次所说,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木鹿大王那意思还不就是说,因为自己来进攻,所以他就来防御。那么自己不进攻,他就不会来。可自己要说,孟获是反叛,你木鹿大王也想像他那样儿?

    可上次自己已经说了,这次就不用再说了。反正你说什么,他木鹿大王还是有话去反驳你就是了。毕竟他不会承认自己要与大汉为敌,最多他说是来帮孟获的,这就顶天了。而且也想对付自己,自己还不知道这些吗。

    但是自己今日却是不同往日了,他木鹿大王以为吃定自己了?如此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认为吃定自己,那自己还认为是吃定他了呢。

    -----------------------------------------------------

    所以后面的话,马超没说,只是微微一笑,“与其在这儿和木鹿洞主你磨嘴皮子,倒是不如咱们依旧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木鹿大王是再次冷笑,“我是求之不得!”

    “好!”

    说完,两人是各回本队,马超对着众人大喝了一声,“擂鼓号角,器械,全军冲锋!给我杀啊!”

    随着马超的雪饮刀落下,凉州军众将士,便冲向了敌人。同时,木鹿大王也拿着兵器指向了马超凉州军,大喝道:“八纳洞的勇士们,随我冲啊!”

    结果双方都向着对方杀去,木鹿大王这边儿,前面是象兵,后边跟着他自己亲自指挥的猛兽军团,最后面则是普通士卒,奔向了马超凉州军。

    -----------------------------------------------------

    马超一看,心说好,就让自己再见识见识你木鹿大王的猛兽军团吧。

    他这边儿最前面的是众将,然后则是一百五十名士卒,推着的三十架新器械,木鹿大王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也对,他要是知道了,估计得马上就逃跑了,还能再这儿厮杀吗。而等他发现了,也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就这样儿,两军是厮杀在了一起,可结果,是出乎木鹿大王一方的预料。

    他一看,这,怎么不对呢?自己预料中的,被自己猛兽军团撕咬,咬死咬伤的场面没有出现多少。却是自己的象兵和猛兽被凉州军用一个不知名的能喷火的器械给吓跑了。

    不少猛兽都已经退走,这,这都不怎么听自己的话了。至于说胆大的,还有被烧伤的,甚至是被烧死的。

    木鹿大王一看,是啊了一声,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

    -----------------------------------------------------

    因为他已经是看出来了,这今日自己要栽啊,可是……

    他不甘心,怎么马超他们找到了克制猛兽的方法呢?这才多少日啊,他就有办法了,这,按照这么下去的话,自己就算是八纳洞的人马都来,也是无济于事啊。

    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马超之前是那么得意,那么意气风发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可不是吗,要是自己碰到这样儿的事儿的时候,自己也得这样儿。

    他知道,今日自己要败,因为他木鹿靠着什么起家的,他还不清楚吗。当猛兽和象兵已经是发挥不出来他说预想的作用的时候,就是自己要败了。

    所以木鹿大王是赶紧对着全军喊道:“快,快退,撤退!”

    说着,他也不管别人,是自己拨马就撤退。因为在木鹿大王看来,如今什么猛兽、士卒啊,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没有自己来得重要。

    -----------------------------------------------------

    因为只要自己人还在的话,那么一切还都能再有。可要是自己都没了,那么说什么都没用了。

    确实,这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所以木鹿大王也顾不得别人了,只有自己保住性命,那么就比什么都强。都怪自己啊,这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出来,马超人家居然是想到了破解自己这些猛兽和象兵的办法。

    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谁也不能怨,只能说是自己的原因,不是吗。

    这事儿是人家孟获的错吗,是人家带来的问题吗?显然都不是,说起来,其实就是自己的错误,是自己的问题。之前带来人家还提醒了,让自己别轻敌,可自己就是太想当然了,这不在轻敌大意之下,却是着了人家的道了。

    -----------------------------------------------------

    所以这谁都不能去怨,只能说是自己的问题,要不是自己,肯定就没有这些事儿了。

    可不是,要是自己不来呢,自己就不会和马超对上,不和他对上,自己就不会失败了。

    可自己是鬼迷心窍啊,居然是再一次来了,结果怎么样儿,自己这一万五千人马,还能剩下多少?

    想到这儿,他是心疼得不行,这自己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亏。可今日,应该说是马上便要如此了。看来人家说得没错,这大汉真是不能小看,光是马超这凉州军,自己都对付不了,还能说什么。

    这个时候的木鹿大王,确实是一边儿玩命跑,一边儿也是想了不少。他认为正是自己的失误,所以才导致了如此。要不是这样儿的话,就不会有今日之败。这自己刚带着人马和马超对上,还没多久,自己这就跑了,这己方不败,那才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