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各位,如此超这就告辞了,各位,请多保重!”

    汝南汉军的大营外,马超对着前来送他的皇甫嵩等人拱手说道。皇甫嵩和朱儁他们与马超倒是同为中郎将,不过他们却是主帅,可皇甫嵩觉得马超此人是个人才,于是就想结交一番,所以他这才亲自把马超送出了大营。

    “孟起,保重!”

    “保重!”

    第一句是曹操说的,这些人里就他和马超最熟,关系也最好。不过他却没想到这还没相处多少时日,马超如今又被调走了。

    第二句则是孙坚说的,孙坚也挺欣赏马超的。正因为之前追波才的时候遇到了马超,他这才报了受辱之仇,最后斩杀了波才。而经过这些时日与马超的接触,他们彼此关系还不错,算是英雄相惜了。

    而皇甫嵩和朱儁两人也是对马超拱手道别,不过马超能看得出来,皇甫嵩他对自己倒是还好,不过朱儁绝对是看不上自己的。但是他也不在意这个,毕竟别人怎么样对自己影响不大,自己更是左右不了人家什么。于是马超辞别了皇甫嵩他们,带着自己手下的五千兵马离开汝南奔向了宛城。

    宛城,在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黄巾军的进攻,而孙夏又下令鸣金收兵了之后。秦颉望着城下的孙夏,而孙夏此时也同样在望着他,这已不知是两人的第多少次对望了,如今可以说两人都对对方是恨之入骨了也不为过。

    一定要守住宛城,如今求救信早已经发了出去,相信这几日援军就应该会到了吧,只要援军到来,宛城之危应该就会解除,秦颉心中想到。

    “哼!秦颉,明日我必攻破宛城,你就等着瞧吧!”

    孙夏望着秦颉突然说道,却不知他这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秦颉听的。不过就以这么点儿的声音来说,秦颉绝不会听见就是了。

    “全军回营!”

    孙夏一声令下,于是又一次地败回了自己的大营。他是多想攻下宛城啊,可惜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已经不知是自己第多少次失望而回了。

    次日,孙夏依旧下令黄巾军全军攻城,他觉得今日必定能拿下宛城,以他的经验来看,汉军如今已经是不行了,看样应该是强弩之末了,今日就该是己方胜利的大好日子。

    “弟兄们,汉军已经没多少人了,大家全力攻上城去!我们是战无不胜的,宛城也是属于我们的!”

    孙夏是什么话他都敢喊,他也好意思说己方是战无不胜的。不过他喊完这话后脸那还真是不红不白的,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黄巾军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军队呢,不得不说这位脸皮也真是够厚的了。

    秦颉看着黄巾军是眉头深皱,说实话,其实自己兵败身死并不可怕,城破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黄巾叛贼基本都是没有什么组织纪律的人。他虽然是之前刚上任没多久的南阳太守,可对本地的黄巾军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要说本地最有影响,最具实力的一支队伍,当属黄巾的张曼成了。而张曼成此人对于属下确实可以说是非常不错,而且是个挺有主意也比较有原则的人,懂得恩威并施,所以手下都能听他的。而记得当时他攻破宛城后,他对自己手下还有些约束,所以并没有对宛城造成太大太多的破坏,毕竟在他眼里来看,还要靠据守着宛城来抵抗朝廷。

    可这个孙夏却不一样,别看他以前是张曼成的属下,也想过要给大帅报仇。而在张曼成活着的时候,孙夏他自然是听张曼成这个大帅的。不过如今张曼成都不在了,他孙夏也自封了个渠帅也跑来了要占宛城。那么真要被他攻破了城池的话,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肯定要比张曼成那时候破坏严重的多得多了。

    所以就因为这些,秦颉害怕,都不敢想。真害怕守不住宛城,那到时候自己可真就成了罪人了,愧对百姓,愧对大汉,愧对陛下。这太守才上任没多久,黄巾军就又卷土重来了,对自己来说,确实是个大考验,不过这却是他一点儿都不想要的。

    而他是有多想就拿着杆长枪骑上马,然后单枪匹马地就出城去杀敌人啊,那样在千军万马中厮杀才够爽。不过别说他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就算自己有那高超的武艺,自己也绝对不能那么干。因为他也知道,这个也就是想想而已,身为一方主帅,无论怎么样都是不允许自己那么做的。

    黄巾军是攻上来,被打下去了,然后他们又攻上来,又被守城的士卒打下去。看着己方守城的士卒是越来越少,而敌军正不断地向城头涌上来。秦颉觉得今日可能是真完了,信心早已是没了一大半,这朝廷的援军怎么还不到啊,不到的话今日宛城可真就要再失守了。

    不过心里着急归着急,他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其实秦颉能守住宛城这么些时日真就已经是很不错了,黄巾军战力确实不行,但你也不能拿人家不当回事,要知道黄巾从起义之日起到如今已经攻占多少城池了,而宛城又不是没被人家攻破过。

    “弟兄们,快,攻破宛城,好处大家人人都有份儿!”

    孙夏在城下喊道,不过就在这时,探马来报,“报大帅,前方三里外发现汉军踪迹,正向宛城而来!”

    “什么?出现汉军了,难道他们的援兵这时候到了?”

    孙夏变得更着急了,他现在不着急也不行啊。如今这汉军的援军居然在这时候到了,那自己这不就是要腹背受敌了吗,这边还没攻下宛城呢,然后后方汉军再杀过来,那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啊。

    “这个,那敌军有多少人?是何人带兵?”孙夏赶紧向探马问道。

    “回大帅,敌军应不到万人,大旗上书:马!”

    孙夏听探马禀报后,眼睛一下就瞪大了,不到万人,马字大旗。好啊,太好了,这真是没想到啊,本以为你已经走了,却不曾想如今居然又回来了。不过自己是人家对手吗,拿不下宛城,自己就要败啊。

    孙夏一想,如今马超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可自己这边宛城还没攻下来呢,还想拿什么和人家对抗啊。不行,一定要先拿下宛城再说,“快,宛城就要攻破了,大家冲啊,城就要破了!”眼看城就要破了,必须要赶在马超大军到来之前进入宛城才行。

    “城里又我们的妻儿老小,我们绝不能让叛贼入城!杀啊!”

    秦颉杀疯了,他也知道马上宛城就要守不住了,所以是玩了命了,反正大不了就是个死,他是早就已经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了。

    孙夏一看,宛城马上就要攻破了,他嘴角勾出了一抹浅笑,心说宛城终于要到自己的手中了,马超,你就等着我吧。

    结果就在他还在那做着美梦的时候,就听见自己的身后已经乱套了,这,这难道,难道这是,马超已经来了?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快了吧!

    孙夏想得是对也不对,对的是来人是来人了,而不对的是,不过不是他想得那样是马超的大军,而就只是一个人而已。来得不是别人,正是崔安。要说为什么崔安一人过来了呢,这事当然是有原因的了,不过还得从头说起。

    之前马超奉旨驰援宛城,他自然也知道事情的紧急,救援如救火,所以一路上大军也是急速行军,就是要尽早地到达宛城。他和崔安是有宝马,但也必须要兼顾着全军的速度,于是就这样一路赶了过来。

    黄巾的探马是发现了马超大军,知道了三里外的情况,而马超军中的探马更是早知道了宛城战场的情况,“报大人,黄巾叛贼正在攻打着宛城,宛城就要失守了!”

    马超听后,他也是万分着急,毕竟如果宛城真要再失守,那确实是更不好办了,自己这边紧赶慢赶难道真就赶不上了?突然他看到了崔安,他看到崔安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前些时日孙坚讲到的一件事。那就是孙坚被波才俘虏后,他夜闯敌营归城的事。

    虽然那时候是夜晚,不过以孙坚一流下等的武艺,在九万多人的黄巾军中都能冲出来。那么以崔安的本事来说,在孙夏的黄巾中一冲,自然效果会比孙坚还要好,所以他的想法就是准备让崔安先去。

    “福达,你赶紧去到宛城,交给你杀敌的任务,要是能把孙夏斩了就更好了!”

    虽然知道崔安估计也不认识孙夏,不过马超还是希望他能碰到孙夏,然后把他给杀了。

    “诺!主公,俺这就去!”

    崔安一听是高兴坏了,还是主公理解自己啊。这可真是太好了,主公是让自己先过去随便杀人啊,太好了,多有意思啊,要说自己还真是闲了有几日了,可算是能活动一下了。

    崔安领命后就快马赶了过来,而这位爷可不管别的,到了地方后直接就从后方杀向了黄巾,于是就了孙夏所听所见的那一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