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他看来,还别说,自己姐姐的话,真是很有道理啊。怪不得自己姐夫要如此,看来也真不是没有原因的。就说自己都被说服了,就更别说自己姐夫了。

    最后祝融夫人便问道:“带来,你觉得怎么样儿?”

    带来则是赶紧说道:“姐姐所说确实,小弟认为非常有道理,所以,所以,所以小弟愿意再去八纳洞走一趟!”

    “好!”

    孟获这个时候是一怕身前桌案,说道。

    “带来既然这样儿的话,你便再次带着东西,去八纳洞,务必把那个木鹿再给请来,协助我军!”

    “是!姐夫就瞧好吧!”

    -----------------------------------------------------

    不过此时祝融夫人却是微微摇头,“大王,给木鹿大王不用太多的东西,只要略微准备一些便足够了,毕竟之前的事儿,是他不对在先,所以……”

    孟获闻言是不住点头,“夫人之言甚是,就听夫人的了!其实为夫也是不想和那头鹿打交道,不过这,唉,就和夫人所说一样儿,这真是没办法了啊!”

    祝融夫人听了孟获的话后,便是一笑,“大王勿忧,只要那木鹿能来,那么就让其人和马超凉州军火拼,最后咱们也学汉人一样儿,也许能坐收渔利也不一定!”

    以孟获对汉人的了解,他自然是明白坐收渔利的意思。所以他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仿佛是看到了马超凉州军和木鹿大王八纳洞的士卒火拼的情形。等最后他们两败俱伤,自己再让己方的人马出去。给他们一勺烩了,如此是有多好啊。

    但是孟获如今却也还不知道,这个如此好的想法,却是肯定实现不了了。

    -----------------------------------------------------

    “好!带来你先在这儿等一下,等士卒准备完东西后,你便出发即可!”

    “是!”

    这次准备的更少,所以肯定没一会儿就能完。所以带来是等了一会儿。至于说孟获,则是让士卒去准备了,不过没多少东西。主要就是个面子事儿。至于说木鹿大王会不会觉得这是孟获在羞辱他,这个倒是不会。

    毕竟异族人和汉人确实是不一样儿,可能汉人遇到如此的事儿,他们会有如此的感觉。不过异族人确实是不一定。不见得如此。

    因为木鹿大王心里清清楚楚,其他的不说了,就说自己故意放水,这个事儿其实确实是自己不占理。所以孟获哪怕就算是不再给他备下什么礼,他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见。至于说其人到底能不能来,这个和带来也是有关系的。

    -----------------------------------------------------

    木鹿大王的顾虑,还是马超,但是因为他胜过了马超一阵。所以自信心其实也是有些膨胀了。所以在他看来,如果马超不出太多人马的话。自己未尝就不能胜利。所以如果带来真要是能劝说住其人,那么木鹿大王确实能来。

    而且之前的事儿,他也确实是有些理亏,这是一点儿都不假。那么孟获再来找他,其实也可以说算是不计前嫌,这个在异族也是这样儿。孟获作为势力比木鹿大王大,实力比他强的这么一个首领,他们那一片的蛮王来说,他能做到如此,其实在南蛮人来看,已经是很给木鹿大王面子了。

    所以既然人家和自己有过节,可却还给自己面子,那么自己要是不给人家面子,这个事儿,其实就说不过去了。

    -----------------------------------------------------

    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孟获也已经是写完了亲笔信,然后把信交给了带来,“带来,到时候把信交给木鹿!”

    “是!姐夫就放心吧,此事包在小弟的身上!”

    “好!你做事儿,我放心,比孟优那小子强多了!”

    带来一听,有心给孟优说两句,不过看自己姐夫和姐姐的样儿,他心说,暂时还是算了吧。自己姐夫这个人,这么些年了,自己还不不知道吗。要是不去反驳他,那可以说什么都没事儿。但要真是去反驳了的话,这自己肯定就不好了。

    带来倒是不怕什么,只是这要说起来,让自己姐夫不高兴不满意了,确实是不好。再说还有自己姐姐呢,她看自己如此的话,估计也得说自己。这好不容易,自己姐夫这两日因为三江城的战事,好像心情都不错,自己要是惹他不快的话,那自己姐姐还能放过自己?

    -----------------------------------------------------

    带来他倒是不怕孟获,自己这个姐夫,可却也真是害怕祝融夫人,他那个姐姐,这是一点儿不错。

    “如此,小弟走了!”

    说着,带来是和自己姐夫姐姐告辞,祝融夫人点了点头,“带来你多注意,小心一些!”

    “是!还请姐姐姐夫放心就是,小弟都明白!”

    带来心说,自己姐姐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他心里很高兴。

    说完,他便离开了,不能从三江城出去,就只能是从其他的地方绕远了。这也没办法,谁让马超凉州军是堵在了三江城西边儿呢。至少带来没觉得,他能平安突破凉州军的封锁,这不开玩笑吗。被说自己是一个人了。就是一万人,之前自己和孟优,带兵两万,最后是如何了,还不是让人家给打败了吗,然后己方是损失惨重啊!

    -----------------------------------------------------

    这事儿他记得是清清楚楚,估计这辈子也忘不了。因为和他所想,这差距也太大了。

    最后也不是因为孟优断后,自己一人挡住了那个崔安。那么自己最后也得和他一样儿,被人家给生擒活捉了。对于这些,带来都知道,都明白。心里都清楚着呢。所以他确实是不敢从三江城出去。他也知道,就算是能平安出城,可却突破不了凉州军的封锁啊。

    那么既然过不去了,就只能是从其他的地方出去了,要不还能怎么样儿。不能怎么样儿,就只能是绕远,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不是吗。

    孟获也没多说。不过就是点了点头,然后带来便离开了。如果是前些年的话。让带来去做什么事儿,孟获这个姐夫还有祝融夫人这个姐姐,肯定是不会那么太放心,还得派几个得力的人协助他。并且是要“千叮咛万嘱咐”才行。最后更得是亲自送他走,才能算是放心吧。

    不过如今显然是不用这样儿了,至少他们两人对带来,其实还是很放心的。

    -----------------------------------------------------

    异族和汉人,确实是很不一样儿。就比如说带来,如果是年少的时候,孟获和祝融夫人,他们是一点儿都不会放心,所以要为他做不少,这个是一定的。异族的人虽说和汉人是不同,但是对于亲人,在很多地方,其实还是一样儿的。虽说可能有的人,也不是看得那么特别重要,但是也有些人,其实和汉人一样,都是很重视亲情。

    但是带来年纪不小了,他能独当一面了,这个时候,祝融夫人这个姐姐,还有孟获这个姐夫,就不会去为他做多少多少事儿了。除非是特别有必要,要不他们不会管他太多。只是因为带来年少的时候,确实不让人省心,所以祝融夫人也管他不少。哪怕是如今都老大不小了,可祝融夫人有时候也是要说他几句。

    但是抛开这个,在其他的方面,祝融夫人所管还真是不多,更多都是带来他自己做主,什么事儿都是他自己处理,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

    至于说孟优,其实也是这样儿的。哪怕他比带来,更不让人省心。可是孟获除非是必要,他必须要去说他,去管他。其他的时候,孟获这个兄长,其实是什么都不会去过问的,这个也是一点儿都没错。

    如果说孟优要不是让他兄长那么担心的话,孟获可能更多的,他也不会去问。不过这个暂时却是不可能了,因为他做事,也真是不让孟获放心。

    有时候孟获也想,这自己都快赶上汉人了。汉人常说什么长兄如父的,自己虽说不是他长兄,可孟优确确实实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父母早逝,所以自己也确实是如兄如父。但是自己觉得不像汉人那样儿,管得那么多,而且孟优他也不像人家有些人那样儿,能听自己这个当兄长的话。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自己有时候还用那么头疼吗。

    -----------------------------------------------------

    孟获以前就觉得自己夫人管她自己的弟弟,就已经是管不少了,他觉得这是要很累?

    不过之后他又一想,其实自己难道不比自己夫人更累?因为孟优明显是比带来还让人不省心啊,至少少年时候,两人可能差不多。但是到了如今的时候,很明显,孟优比带来其实头疼多了。

    就说一点,如果说杨锋的事儿,如果是带来去的话,他也许最后也可能把杨锋给放了,但是回来之后,听自己和他姐姐说了那么多,他肯定能承认错误,能认错啊。不过自己那个弟弟孟优,是打死他,他也不承认自己错了,还以为他是对的呢。可要换成是带来,就绝对不是这样儿。

    而且孟获都明白,带来是知道,他姐姐是真心对他好,知道他姐姐的用心良苦。但是自己弟弟孟优可不太明白自己,自己也真是头疼得不行。

    -----------------------------------------------------

    可是对于这个事儿,孟获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之前也问了自己夫人,结果自己夫人那意思,这也算是因人而异?

    反正孟获所认为,就是这样儿,不过他也想了,这孟优和带来,其实很多地方,还真是不一样儿的。那么自己夫人如何去对带来,和自己怎么去对孟优,这还真是,不一定一样儿的,就能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对于这个,孟获想得也不是那么多了。对他来说,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还是那话,孟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己还能看到注意到,能管到他,那么基本还是不会有什么太大事儿的。

    除非他孟优再也不怕自己了,自己这个兄长的权威再也没有了,他真正是一点儿都不听自己的了。

    -----------------------------------------------------

    那样儿的话,可能真是要出问题啊,因为他孟优脱离了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除非孟优能真正有所改变,没有让自己担心的了,那么哪怕他什么都不听自己的,自己也认了。可是显然,孟获也不认为这事儿就是一朝一夕的。

    他也明白,人好像还没有永远都不会去改变的,只是改变的是什么,往什么方向去改变,这个很重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