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这自己在凉州军的大营,在马超的中军大帐,虽说是有顾虑、有担心,可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不会身死,马超他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

    但是自己被自己兄长给赎回来之后,自己兄长是没和自己说什么。虽说自己在银坑洞,那肯定比凉州军大营,马超中军大帐中,要安全多了,这个比不了。可自己对马超的害怕,明显没有怕自己兄长那么厉害啊。

    孟优也想过,这个估计就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作祟。以前自己和带来也说过这问题,可结果呢,其实两人还真是有着一样儿的地方。就比如说,这自己怕自己兄长,他怕他姐姐。而最后这么一分析,两人是一致认为,这些其实都是因为小时候的阴影,所以长大就挥之不去了。

    一想到这些,可不就是吗,如果不是说从小就这样儿的话,两人都不认为就会变成这样。

    -----------------------------------------------------

    本来两人也都不想这样儿,但是却也都发现问题所在了,那便是,如今却是没有办法改变得了了。

    可不是吗,无论是孟优自己,还是说带来本人,都是这样儿。他们发现有些东西,确确实实,是能改变没错。但是对于这个事儿,从小就害怕自己的兄长还有自己姐姐,这事儿根本就改变不了了。好像这个想法吧,已经就是根深蒂固,长在他们的脑海中了。所以两人最后也只能是没有办法。无奈叹气了。

    改变不了的东西,还能如何呢,那就只有去接手,要不你还有什么对付的办法。反正至少以他们两人,还真是,没有了。

    因此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也正是因为这个事儿。两人都知道,彼此算是难兄难弟了,可谓是同病相怜啊。这个事儿。只有这真亲身体会到了,那才知道,所以两人也真是。

    -----------------------------------------------------

    就像之前所说一样儿,惺惺相惜吧。还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如此。

    孟优回了自己的住处,他也不可能就在自己兄长那儿晃,对他来说,这都没有什么用。而且他也确实是想早点儿离开自己兄长那儿,到如今,他还有些害怕呢。

    结果没一会儿,带来就来找他了。带来是怕自己姐夫和姐姐说孟优什么。不过最后的结果,是说了好的。而不是那些不好的。

    在带来看来,自己能保证自己姐姐不说什么,反而还会帮着孟优说话,这个自己都知道。

    可是自己那个当蛮王的姐夫,自己可就不敢保证他什么了。毕竟他做事儿,自己可不太理解。所以自己最后也只能是指望着自己的姐姐能劝说自己姐夫了,如果说他要去责备孟优的话。如果说不是因为自己不好在一旁的,自己都得去帮着孟优去说话,毕竟这事儿,自己可是有责任的啊!

    -----------------------------------------------------

    不过看到孟优好像是完好无损,就这么回来了,带来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在他看来,自己姐夫和姐姐,也不是说就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这个怎么可能是呢,所以他心里想着,估计自己姐夫没说孟优什么,如此就好,自己也算是放心了。

    带来来了,孟优让其人坐下,然后带来问道:“孟优,这姐夫和姐姐,是说你什么了?”

    孟优一笑,“说了,不过倒是破天荒没说什么不太好的话,我兄长说……”

    带来听着是不住点头,心说自己姐夫还不至于是糊涂虫。反正是有功要赏,有过就得罚。如果从孟优被生擒的角度来说,他确实是该受到处罚,而且还让己方是赔了不少东西,最后都便宜那个马超了。

    可要是说起来的话,其实孟优也算是有功,至少他没让自己两人都落入到马超凉州军的手中,为了掩护自己撤退,他是一个人阻挡下来了那么崔安,所以这么一说,他是有功劳的。

    -----------------------------------------------------

    那么最后一综合起来的话,其实算是功过相抵了。那么之后自己姐夫说那些,自己还是明白的。反正只要他没说孟优,那就好,自己也不至于说是过意不去了。

    确实是这样儿,在带来看来,如果孟优真因为他自己,然后被孟获说了一顿的话,他肯定是要有些内疚。毕竟南蛮的人,自私是自私,这个肯定是有的。甚至有些地方,其实比汉人还要过,这都是一点儿都不假。

    但是对于一个真正的朋友,而且还有这一些亲戚关系的人,并且更为重要的是,两人算是同病相怜,因此带来自然是把孟优也当成是自己好友。所以如果他真要是因为自己的事儿,就被他姐夫说一顿的话,他心里肯定不会高兴就是了。

    但是最后的结果,他确实是满意的。而且他也难得地认为,自己姐夫,倒是挺明白,不糊涂啊。

    -----------------------------------------------------

    “如何,带来我现在没事儿。难得我那兄长没批我一顿,这就算是最好的事儿了。要不然的话,可真是……”

    孟优是点了点头,不过带来却还是看得出来。他眼里的一丝后怕。他此时心说,这真是,孟优就和自己似的,都是怕人啊。不过他是怕他兄长,也就是自己的姐夫。而自己呢,是怕自己的姐姐,也就是他的嫂子。

    他倒是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其实他们真就是这样儿似的。

    “确实,你孟优没挨说。已经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要我说,也就是因为你是一个人阻挡崔安,然后我跑回来了,要不姐夫还不一定要这么说你呢!所以孟优啊。其实你还得感谢我。你说呢?”

    孟优一听,是脑袋摇得就和拨浪鼓似的,心说这是什么说法,这自己这样儿了,还得感谢你?自己被人家生擒,说白了,应该是拜你所赐啊,难道和你带来没关系吗?

    -----------------------------------------------------

    所以孟优是忙反驳道:“带来。真是见过不要脸的人,可真是没有见过你这样儿不要脸的!你还好意思说是因为你。我没被说。你怎么就不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也许就不会被崔安给擒住啊!我要是不被擒住,咱们能损失那么多吗?”

    结果说完,两人是大打出手,不过其实这些玩笑了。两人也是没事儿闲的,总爱这样儿。你指责我一句什么,然后我说你一句什么,最后是直接就东上手了。不过就是打闹而已,可不是什么生死相搏。

    两人闹了一会儿,都有点儿累了,最后带来是被孟优给“制服”了。此时孟优是显得非常得意,“怎么样,如何啊,带来,你是服也不服?”

    带来说道:“不服!老子不服!你孟优仗着武艺比我强点儿,就这么欺压我!我当然是不服,有种你把武艺整到和我一个水平上!”

    -----------------------------------------------------

    孟优一听,是差点儿没碰了。确实,因为他觉得带来这话,可以说真是,确实是特别,怎么说呢,反正今日不是自己的话,是敌人的话,不知道他最后是不是也要如此去说。

    但是很明显,敌人能那么去做吗?所以最后孟优是摇了摇头,“去你的,你和敌人也这么说去?你看看最后如何?”

    两人又开始打嘴仗,然后没几句,就谁都不说什么了。孟优放了带来,两人是利用这个期间,好好休息,刚才也是挺累,毕竟虽说是玩闹,可也耗费体力啊。

    马超带着众人回营,而所有将领最后都是跟着自己主公回到了中军大帐中。

    马超还是先表扬了崔安一番,“因为没有福达,咱们就不好生擒了孟优,所以福达当是首功!”

    众人附和,都是没有意见。可不是吗,要不是崔安的话,众人估计真都不一定能抓住那个孟优,所以这个首功,众人却都没有意见。

    -----------------------------------------------------

    然后马超是继续说着,把众人的功劳是都一一说道,每个人都是喜笑颜开的。

    众人可不是因为立功以后要受到奖赏,所以这才喜笑颜开,绝对不是因为这个。而就是因为自己主公表扬他们了,所以他们才这么高兴。

    毕竟他们可知道,能得到自己主公更多更大的表扬,那么以后没准就能跟着自己主公去征战更多,这事儿可不是没可能,反而可以说是非常有可能。因此,他们却是因为这个而高兴,可不是什么赏赐。

    在凉州军中,益州一系的人,也都待了近十年了。而庞柔和王伉还有崔安,那时日更久,就只有陆逊一个,他是新来的。

    所以在凉州军干了这么些年,就别说那些自己主公的赏赐了,就说是每月的月俸,其实到如今在一起,他们都富裕了不少,这个却是一点儿都不错。

    -----------------------------------------------------

    而且众人也都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也就是崔安吧。没有什么财物的概念。所以他的那些钱财物资,除了换成酒了之外,就是变成吃的了。

    至于说还有的一小部分。则是被马超给留下了,自然是留给崔安以后用。要不谁知道以后怎么样儿呢,至于说崔先生崔鸿,那根本不用他给什么钱,毕竟崔鸿家底,其实还是有一些的,他自己是绝对足够用了。

    最后马超都说完后。众人此时是齐声道:“为主公做事,乃是我等分内之事!”

    马超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确实是很喜欢这句话。怎么说呢。这自己给众人记下一功,那么众人也是投桃报李啊,知道自己喜欢听什么。所以这不都说了,都是他们分内的事儿。都是应该做的啊。

    -----------------------------------------------------

    听了众人说完后。马超是继续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今日再休息一日,咱们明日,再次进攻三江城,不得有误!”

    “诺!”

    众人一听是三江城,他们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哪怕他们不可能都是带兵去攻城,可却也是想着,什么时候雷铜和孟达破了三江城。然后众人是带着己方所有人马杀进去啊。

    不过随即众人便是脸色一黯,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出了陆逊和崔安。陆逊这个人,一般这样儿的表情,他是不会有的。至于说崔安,和众人相比,他确实算是比较没心没肺吧,自然是很少才会如此。

    马超算是注意到了众人的表情,他便是一笑,“各位难道是因为三江城难以攻破,所以便是如此吗?”

    -----------------------------------------------------

    众人有不少,都是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而马超则是再次说道:“如此的话,那么咱们倒不如退兵好了!区区一个三江城而已,就算是我军折戟在此,又能如何?各位告诉我,又能如何啊!”

    这么个话说出来后,几乎人人都是抬起了头,雷铜直接对自己主公说道:“不错!主公之言甚是,属下明白,确实,如此又能如何?我军这么多艰难险阻,都已经是闯了过来,如今一座小小的三江城,又能如何!”

    马超显得是很满意,因为这个时候,就得马上有人站出来附和自己才行,这样儿的话,自己说得话,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如果说真要是出现了冷场,一个人都不说话,那么完了了,将领的士气都得往下跌啊。

    但是好在,自己所担心担忧顾虑的东西,还是没有发生,这就比什么都好。

    -----------------------------------------------------

    “对,又能如何!”

    “不错!就是如此!”

    ……

    听着众人的话,马超的嘴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来,心说,这事儿,解决了。

    真是这样儿,这胜败,其实并不算什么太重大的事儿。但是如今对己方来说,要是顾虑重重,不想去进兵,那么这个事儿就大发了。但是还好还算好的是什么呢,就是在自己那一番话之下,众人算是能重拾信心吧,对于己方去强攻三江城,他们依旧是有信心,敢于上前,那么这个,就比什么都强。

    如果说,你都不想去,甚至是不敢进兵的话,那么还何谈其他的呢。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还是带兵回去吧,打道回府,比什么都强,不是吗。

    -----------------------------------------------------

    “好!各位都是如此想法,我心甚慰,我心甚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超确实是很开心,毕竟一个当主公,他肯定是不想看到最开始那样儿,一团死气。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还算好。知道要去进攻三江城,众人还都是跃跃欲试,不过再一想到之前的失利,之后会怎么样儿,是谁也不知道。

    所以他们顾虑那么多,担忧不少,所以让自己是特别不满。可在自己的一番话后,众人又回复了之前的状态,这便是自己所满意的。

    “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好!有各位如此,何愁破不了三江城!明日,咱们便继续攻城!!”

    “诺!”

    众人是齐声应诺,马超是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心说,明日,再战三江城!

    -----------------------------------------------------

    今天就两更了,还是,明天有时间,尽量补上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