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果这个时候孟获是冷不丁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孟优,结果把孟优给吓了一跳。他能不害怕吗,这时候他在想着,这自己兄长是不是要再一次发飙了。

    可不是吗,以前他自己被凉州军生擒活捉,这事儿就是他最为忌讳的事儿,谁都不能去说。

    结果这次是变成了自己被人家给生擒了,损失什么东西是小,关键是又丢了他孟获的人了,丢了南蛮军的人了。所以在孟优看来,既然都如此,那么自己也真是……

    孟优已经算是做好了准备,做好了被自己兄长批的准备。在他看来,这今日自己估计又该是难逃一节了,要不怎么说。莫非自己兄长能转性了,然后不说自己了吗?

    结果就在孟优等着挨批的时候,孟获却是没说他什么反而是对其一笑,说道:“孟优,其实当初你所作所为,在我来看,还是正确的!至少你一个人给擒,总好过你和带来两人被擒,你觉得呢?”

    -----------------------------------------------------

    一听自己兄长如此说,孟优差点儿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耳朵出了什么问题,要不怎么能听到这样儿的话呢。

    不过说真的,他虽说不认为自己兄长转性了,但听到孟获这话后,他觉得依旧是挺别扭的。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的是,这话绝对是比自己被挨批可强多了。至少他是如此想法。

    他此时是抬头看着自己兄长,那意思,你说的都是真的?

    祝融夫人一看孟优这样儿。她心里就是暗笑。心说孟优啊,就算今日你兄长要说你,我都不可能让他去如何说你。不管怎么说,你一个人阻挡下了崔安,然后让带来回了三江城,到了银坑洞,所以自己能让你兄长说你吗?

    结果也确实是。没让祝融夫人太过操心,至少孟获的言语,她其实还是满意的。其实祝融夫人也知道。孟获算是给了她面子了。要不是这样儿的话,就凭孟优这样儿,他不说他才怪。

    -----------------------------------------------------

    不过真说起来的话,孟优确实是一个人挡下了崔安。然后让带来跑了回来。别的不说,就凭这么一点,其实也是有理由,不去说他太多的。

    毕竟汉人的话说得不错,“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凡事都是有个根源,有个原因的。

    如果孟优真不是要估计到带来的话。也许最后他不会被崔安生擒,这事儿都不一定的。毕竟之前和凉州军交锋多少次。可孟优却是从来都没有被擒过,这也说明问题。是,应该说凉州军把更主要的精力,其实是放在了孟获身上,这是不假。但是同样儿,他们也没说就不准备擒住孟优了,但是结果呢……

    孟优看到自己嫂子是暗中给自己使眼色,他就明白,自己该是赶紧说话了,要不错过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

    所以孟优还算是反应快,并且他确实也不傻,这个是肯定的。

    “兄长,这带来是小弟带着去追击马超凉州军的,所以小弟确实是有义务,让其人平安回来!至于说小弟如何,那都不重要!”

    这也没外人,所以孟优自然和自己兄长嫂子说话不用说什么蛮王之类的,直接就称呼兄长,然后自己小弟了。

    而孟获他一听孟优的话,他是点了点头,在孟获看来,这男人就得这样儿,必须要有担当。如果是一般般的人,和你孟优没有什么关系,那么就算了。可带来是没关系的人吗,显然不是,这走得是相当近了,可以说就是实在亲戚啊。是啊,那带来是自己的妻弟,至少自己心里清楚,要孟优不管他的话,哪怕最后两人都被生擒活捉了,自己还不一定要怎么样儿呢。

    孟获害怕啊,怕自己这个夫人。她怎么重视她那个弟弟,夫妻这么多年了,自己还能不知道?

    -----------------------------------------------------

    所以自己胞弟来得这么一下,可以说虽然是把他自己给陷入到了险境之中,可也不得不说,这算是帮了自己大忙了。要不带来要是真被马超凉州军给生擒了的话,那么自己就有的受了,可不是吗,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因此,哪怕自己胞弟是被生擒,哪怕最后让自己也拿出了不少东西。可自己除了深恨马超和怨恨木鹿之外,真正说起来,还得感谢自己这个胞弟。还是孟优能识大体,虽说是总不让自己省心,可也不是做什么都不走大脑。要以后总是如此的话,自己可能也就放心多了。但是说实话,自己也明白,这事儿不可能永远都会发生的。

    而且自己也真是,不想再让自己胞弟再被马超凉州军给生擒了。自己倒是不在乎那些物资什么的,可也真是丢不起那个人了。并且自己也是担心忧虑,这个可一点儿都没少了,这总要这样儿的话,自己可真是……

    -----------------------------------------------------

    所以对于孟优的话,孟获是点了点头,“好!我南蛮军男儿,却是理当如此!虽说孟优你此次被敌军生擒,算是堕了我军的士气,可是却也并非是不可原谅,所以我都理解,理解!”

    “多谢兄长理解,小弟真是不胜感激啊!”

    孟优这是赶紧是马屁送上,果然孟获没多说。而在祝融夫人看来,这孟优算是长进了不少。至少自己这个夫君,这个大王,自己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儿吗?

    如果说你顺着他来的话,那比什么都好。可要是相反的话,那么你就要完了。就像前些时日,孟优私自放走了杨锋,结果他是如何对孟优的。是,他这个当兄长的,也确实是用心良苦不假,但是作为他兄弟的孟优,却也并非能明白他真正的意思、意图。

    那么就因为两人都是那么个性格,所以那事儿,最后却是那么收场了。如果要不是突发事件的话,估计如今还不一定要什么样儿呢。

    -----------------------------------------------------

    这时候祝融夫人知道,该是自己说话了,所以就听她说道:“孟优做事不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那弟弟,还不一定要如何呢?”

    孟优是赶紧谦虚,说道:“嫂子谬赞了,这都是小弟应做之事啊!就别说和带来的关系,就算是普通好友,这也是小弟应做之事!”

    祝融夫人点头,她还不知道孟优这个人吗,对于真正的朋友,那确实是可以两肋插刀的。要不是这样儿的话,能被杨锋给骗得是团团转,就说直到如今,也还没有改变他的想法。至少在孟优看来,他是没做错什么。

    不过对于那个事儿,所有人都是默契地没有去提。因为其实就算是去说,也没有什么大用,所以那还说什么呢。

    -----------------------------------------------------

    祝融夫人是闻言点头,她这自己认为自己是应该说的。这个确实,毕竟真是因为孟优的原因,自己那个弟弟才没有被擒,所以虽说都是亲戚关系不假,可自己该感谢,肯定也是不会去吝啬的。

    而且祝融夫人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说给自己夫君,也是自己大王孟获听的。那意思自己都认可孟优的所作所为了,你就再也没多说什么了。在这个事儿上,孟获做得对,其他的,都没什么。

    结果当然就是这样儿,孟获也明白自己夫人的意思,所以他自然是不会说什么,最后只是对孟优摆了摆手,“好了,你下去吧,有事儿再找你,务必是随叫随到!”

    “诺!兄长放心就是!兄长、嫂子,小弟告退了!”

    孟获不过就是嗯了一声,而祝融夫人则是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孟优便退下了。

    -----------------------------------------------------

    孟优退下去后,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是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心说真是,可让自己压力不小啊。

    要说起来的话,自己在凉州军的大营,也没这样儿过啊,所以这事儿真是,可见一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