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带来逃回了三江城,后边还跟着己方的残兵。|之前去了两万人,如今回来的,一万人都不到了,可见之前厮杀得得有多惨烈。确实,时间倒是没太久,可南蛮军伤亡却是不少。不过对于这些,带来都不知道,他如今想着的都是,赶紧去和自己姐姐姐夫说啊,孟优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虽说他也没认为,马超会杀了孟优,可这事儿谁又能保证呢,至少自己是保证不了啊。

    来到了三江城下,带来是冲着城头喊道:“快开城门,让我进去!快!”

    城头上的人一看,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也看到了,心说这不是带来吗,他回来了?果然,他是回来了,不过孟优呢?

    带来一看两人愣神,他是忙喊道:“快点儿啊,再晚了,我姐夫怪罪下来,你们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

    这话可给两人吓了一跳,心说还管什么孟优啊,如今带来你不给他放进来,让他进城的话,他姐姐姐夫能饶了自己两人吗。

    所以阿会喃忙喊道:“快,快,快开城门,快点儿!”

    而旁边儿的金环三结也是如此喊道,至于说其人是不是投靠了马超,这事儿怎么可能?金环三结和阿会喃都知道,就算是自己两人能投靠马超。孟优和带来两人都不会。除非是孟获还有祝融夫人两人投靠马超了,这事儿才可能发生。要不就算他们两人身死,他们也不会那么去做的。

    彼此都认识那么些年了。对于孟优和带来两人是什么样儿,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当然都是知道些的。

    所以自己两人,可能投靠马超,但是孟优和带来,却是不可能啊。

    -----------------------------------------------------

    士卒是赶紧听了两人命令,让带来和残兵进了三江城。

    带来之前还纳闷呢,好像木鹿大王没影了。所以他在见到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之后。便问了一句,“木鹿大王哪去了?莫非被姐夫请去了银坑洞?”

    阿会喃闻言是苦笑了一声,“大王是那么想的不假。可是刚派人去,结果木鹿大王却是带兵离开了!”

    带来一听,他是这个火儿大啊。心说自己让姐夫给你木鹿大王带去了那么多东西,也没亏待你八纳洞的士卒。可你木鹿大王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太不地道了。太不讲究了。这放水也就算了,关机那是这个时候居然是带兵跑了,这可真有你的啊。

    带来也来不及说什么,只能是自己奔赴了银坑洞。他要把孟优的事儿,是赶紧告诉自己姐夫和姐姐,让他们知道后,定夺。

    -----------------------------------------------------

    当士卒禀报说带来回来的时候,祝融夫人很高兴。不过孟获还疑惑,自己那不成器的弟弟哪去了?

    结果带来进来后。便是说道:“姐夫,孟优让人凉州军给生擒了!”

    孟获一听,心说完,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要不自己感觉是不好,结果果然,是中了。

    这好事儿不灵坏事儿灵啊,什么时候好事儿也能灵一回?

    而祝融夫人在旁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带来你详细说来!”

    “是!”

    在祝融夫人看来,这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而孟优和带来带兵追击马超凉州军之后,什么情况自己就不知道了。所以她知道,很有必要问一下,相信的情况到底是如何。哪有那么容易,孟优就被生擒了呢。之前和凉州军战了那么多次,孟优也没被生擒,怎么这回就……

    -----------------------------------------------------

    带来没办法,只能是把从木鹿大王八纳洞的士卒和马超凉州军开战,然后一直到自己退走,这期间所发生的事儿,都对自己姐夫和姐姐讲了一遍。

    这个时候孟获和祝融夫人听完,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两人这个时候不是对凉州军有气,而是深恨木鹿大王。

    本来在差士卒去请木鹿大王后,士卒回报说,木鹿大王是马上便带兵跑了,这让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是特别生气。

    因为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木鹿大王要是心里没鬼,为什么不敢来银坑洞,难道自己夫妻两人还能把他给吃了不成?而且两人还不知道吗,木鹿大王可不是什么胆小之辈,这个他们早就清楚。

    但是其人带兵走了,这个就有待商榷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其人带兵走了。

    -----------------------------------------------------

    两人之前也做了不少的猜测,不过那些都是猜测而已。直到这个时候带来说出来这些话,木鹿大王又是放水,又是故意不去追击,这个让他们终于是明白了,就是这么个原因了。

    木鹿大王之所以不来银坑洞,而是直接就带兵离开,就是因为他放水,然后没带兵追击,孟优和带来是以身犯险,傻乎乎地去追凉州军了。是,追击败军是没错,可你要见好就收的话,不追击那么远,那绝对是没有什么事儿。可最后呢,追出去了那么远,那不等着中人家计吗?结果怎么样儿了,人马损失是小,可孟优,却是让人给生擒了。

    所以对于这个事儿,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却是都算在木鹿大王头上了,马超凉州军都排在后边。

    他们也不好好想想,难道说孟优的错误就小吗?但是在这个时候,很明显,两人是暂时忽略了这个事儿,而是都把这些归咎为木鹿大王和马超的错,不是他们的话,就不会如此。

    -----------------------------------------------------

    要说木鹿大王带人马离开,其实就对了,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肯定是早晚要出事儿。

    至少孟获和祝融夫人认为,就是因为他,要不孟优可能不会被马超凉州军给擒住。所以木鹿大王是怎么也跑不了了,那么他早早带兵撤退,其实就对了。

    当然了,如果说他们双方打起来的话,孟获的银坑洞对木鹿大王的八纳洞,这个可以说是马超最想看到的。但是至少从现在来说,却是看不到了,因为木鹿大王带兵先跑了,除非孟获也是带兵,去木鹿大王的老巢,八纳洞,要不他们可能真就打不起来了。

    至于说木鹿大王来进攻孟获,他至少如今肯定还没有这么个想法,以后的话,谁知道了。

    此时祝融夫人看自己大王算是消了些气儿,所以她忙问道:“不知大王有何打算?”

    孟获叹了口气,“孟优那小子虽不成器不假,可再不成器,也是为夫的亲弟弟,所以还是老样子,和之前一样儿,我军出物资,把他给换回来,要不还能如何?”

    -----------------------------------------------------

    祝融夫人是微微点头,因为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儿了,要不要如何呢?

    再说了就算自己这大王不管,自己这个当嫂子的也不能不管。而且自己这个弟弟说得清楚,最后孟优是为了让他跑,所以才自己阻截住了崔安,所以自己可能不去管吗?于情于理,自己都是要去管的,这个不用多说。

    听了自己姐夫的话,带来心里高兴,毕竟要是自己姐夫真一生气就不管的话,自己也只能是力劝了,或者是让自己姐姐去劝说。不过还好,那就是自己姐夫还不至于所让他唯一的弟弟就在凉州军那儿,而他这个当兄长的什么都不管。

    而如此的话,自己可以说也算是放心了,可不是吗,如今自己能做的,其实也就是这些了。至于说其他的,自己倒是希望能直接把马超凉州军给灭了,关键是自己得有那个本事啊。

    -----------------------------------------------------

    这时候带来是赶紧对自己姐夫说道:“姐夫你这么对太对了,孟优他要知道的话,肯定……”

    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姐姐祝融夫人给瞪回去了,带来的话是戛然而止。他此时心说,看来自己姐姐是不想让自己提孟优太多啊,这是为什么?

    带来也知道禺同山的一些事儿,可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知道,所以孟优和孟获的事儿,他还真是不清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