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仔细一想,也真是,孟优请来的帮手还不如带来找来的木鹿大王呢。

    一个和敌军合作了,一个是喝酒误事,所以还真是,比不上木鹿大王。所以孟优也没想,他那帮手倒是不如人家带来找来的人。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是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叫上带来一起。这对不起朋友啊,因为自己,哈让人陷入了险境之中。而且对方要是也被擒住了的话,也对不起自己嫂子啊。孟优当然知道,自己嫂子是怎么看重她这么个唯一的弟弟,所以孟优是打定了主意,哪怕自己拼了受伤,也得让带来回去。

    本来这事儿就怪自己,如果自己不叫他的话,他不跟着的话,也就不会这样儿了。不过孟优想得倒是挺简单,就算他不激带来的话,带来就真不过来了吗?那纯熟扯,至少肯定是不会如此的。

    -----------------------------------------------------

    要说在之前的那种情况之下,带来他是真想追上去看看。木鹿大王是没追,可是如果真没有人马的话,带来也不至于是傻乎乎地去。但是孟优的到来,却是给了他不少信心。在他看来,孟优这边儿这么多人呢,自己怕个什么。

    而且孟优之前这么一激他,他就直接是顺水推舟跟着去了。所以就算是没有孟优激他,他也不会不去。所以就更别说有孟优激他了。

    而孟优是打定了主意,对带来大喊:“你快点儿走,我一个人挡着他!快回三江城。银坑洞报信!”

    带来一听,孟优的意思是自己先跑,然后他断后,估计肯定是要被人给生擒了。不过他也是来不及想多少了,只能是说道:“好,我,我这走了。你自己保重!”

    两人的关系也不用说太多,带来也知道,孟优能这么做。至少是丢不了性命。要不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姐夫啊。

    -----------------------------------------------------

    就和孟优知道带来是他嫂子,祝融夫人看重的人一样儿,毕竟就那么一个亲弟弟。孟优也知道,自己姐夫也这么一个亲弟弟。所以他还能不看重吗?

    这时候他也明白。自己赶紧跑回三江城银坑洞,给自己姐夫姐姐报信,让他们来定夺吧。这孟优八成是要被生擒了,因为要是别人还行,可这个杀神崔安,确实不是容易对付的啊。

    结果带来是拨马便跑,这么一下,孟优就是压力倍增。崔安想留下带来。不过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在他看来,对方也就是孟优派去给孟获报信的。他哪知道对方是祝融夫人的弟弟啊,要不崔安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其人,可是他真不认识。

    别说他了,就是马超都不认识。他倒是知道带来这个名儿,但却不知道其人就是带来,要不肯定也要想法设法把他和孟优都给擒住。不过如今,这时候却是没有机会了,因为带来已经跑远。

    -----------------------------------------------------

    孟优看带来跑了,他算是放心不少,心说如今这能跑一个是一个。既然是自己把你给激来的,自己肯定也得让你平安回去,要不自己对不住自己嫂子啊。

    而且凭借两人的关系,孟优也确实,舍己为人,他还是能做得出来的。不过能让他这么去做得,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如此而已。

    崔安此时嘿嘿一笑,“孙子,你这边儿已经少了一个帮手了,爷爷劝你还是乖乖下马投降吧,要不,嘿嘿!”

    一听崔安这话,孟优就是火往上撞,可见他还是没有忘了之前在禺同山被崔安戏耍的事儿。也是,像这么耻辱的事儿,他当然是不会忘记了。

    “崔安休要得意,看爷爷今日不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就凭你,行吗?”

    -----------------------------------------------------

    两人实力的差距在那儿呢,哪怕孟优明知道自己不是崔安的对手,但是在嘴上,他却是从来都不甘示弱。

    对于孟优来说,自己武艺不如对方,但是嘴不能比不上对方。而崔安他显然嘴上功夫还差点儿,真说起来的话,倒是还不如孟优。以前孟优是不懂,不过之后了后,他自然就是懂了,所以不是那么容易骗了。

    崔安最后直接说道:“姓孟的,无论你说什么,武艺不如俺,你只能是乖乖被擒!”

    结果崔安说完后,还没到五个回合,果然他是被崔安一戟,给抽打下马,“绑了!”

    随着崔安一声大喊,凉州军士卒把孟优给五花大绑了起来。结果这个时候,南蛮军却是溃败了。没办法,主将都被人家给生擒了,一个逃跑,是一个被生擒,所以士卒也没那个心思去和凉州军死战。而且他们也都知道,要败,毕竟人家人那么多呢,所以……

    -----------------------------------------------------

    看到南蛮军败退了,马超是心里高兴,所以他是吩咐道:“传我军令,原地休息,过会儿再进兵!”

    “诺!”

    传下了马超这个主公的命令,凉州军便在这地方是就地休息了。马超的打算是,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后,再进兵。当然他早已是派除了探马去探听消息,到底木鹿大王是在哪儿。不过他相信陆逊的判断,木鹿大王已经离开了,那么他一走,正好自己回去。

    至于说被生擒的孟优,则是让士卒带到了马超的面前,马超此时是哈哈大笑,“孟优,咱们是再一次碰面了!”

    之前在禺同山,马超的中军大帐,是近距离见过一面。然后其他其实就是已经很远了,就那么一次算是近的。

    -----------------------------------------------------

    孟优则是冷哼了一声,“哼!马超休得多言,要杀要刮,是悉听尊便!”

    马超闻言一笑,“孟优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不会杀你的。不过却是想问你一问,不知道之前逃走的,却是何人啊?”

    对于孟优来说,带来走了,那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马超一问,他也不会藏着掖着不说,而且他也想说出来,让马超他们后悔。

    “哼!已经走掉的,便是我嫂子的弟弟,带来!”

    马超一听,看来这走了一条大鱼啊,这不就是大/波ss吗,仅次于孟获和祝融夫人的波ss啊,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是和孟优一个级别的。只是可惜啊,可惜,自己人却是没有擒住对方,让他给跑了。

    -----------------------------------------------------

    不过马超也明白,这就是情报的问题了,自己不认识带来,所以只能是让其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如果自己早就知道是此人的话,自己就不会不重视了,不是吗。

    看到马超如此表情,孟优一笑,“怎么,马超你后悔了吧,谁让你们不知道的!哈哈哈!”

    马超一看,他也是一笑,“孟优你不用如此,其实能擒住你,这我已经是觉得不错了。不知道你是否如此认为呢,莫非你那兄长还能不管你了不成?”

    孟优一听,是连连叹气啊,因为马超说得没错。自己兄长除非是不管自己了,可这事儿可能吗?退一万步来说,自己兄长是一气之下不准备管自己了,但是自己嫂子肯定不会不去管。毕竟还有带来在呢,他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在马超这儿啊。

    这么些年了,带来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孟优还能不知道吗。别说是自己让他先跑,自己被崔安所擒。

    -----------------------------------------------------

    哪怕就是没有了这事儿,就凭其人讲义气够意思,就一定不会让自己是陷在凉州军这儿,他什么都不管了。

    所以自己倒是不怕自己兄长不管自己,只是,唉,到时候自己回去也是没脸去见自己兄长和嫂子了,这可真他娘的憋屈啊。

    是啊,说起来,可不就是如此吗。孟优是想到了,自己兄长怎么被赎回去,这回估计也是要如此,不过就是换人了。以前是自己赎自己兄长,但是这次变成了自己兄长赎自己了。而等自己回去之后,自己兄长还不一定怎么去说自己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