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木鹿大王是正驱使猛兽在进攻着凉州军,这猛兽常年和他们八纳洞的士卒打交道,它们倒是不会进攻这些人。

    可是凉州军的士卒却是倒霉了,而且他们也没见过这个啊,这怎么猛兽都上了战场了。还没被攻击的时候,他们不少人就已经是害怕了。真的,有几个人是真正不怕猛兽的,有倒是有,可终究只能是少数而已。

    并且还有战场上的战马,一看到这些猛兽,马上就不干了,马还能不怕这猛兽吗。所以凉州军士卒,骑着战马的,不少却是已经控制不住了。

    马超战马是宝马。所以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要不人家猛兽一叫,那战马不得吓尿了。

    真是,有不少马,真就是吓倒了,这事儿可不是假的,而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

    马超一看,这战事没法进行了,关键是这个猛兽队伍,实在是太膈应了。

    -----------------------------------------------------

    要说这里面的人,除了木鹿大王和带来之外,马超这边儿的人中,就属崔安如今心情最爽了。

    本来以为要攻城,他自然是没觉得有什么意思,但是如今居然是碰到了猛兽队伍,他是眼前发亮。哪怕对方有近百的猛兽,但是崔安可真是没害怕,是挥动着描金戟。就上去了。

    也是,不可能一百猛兽都去围攻他一个人,所以崔安肯定是有办法杀几只。但是要真让他对付一百猛兽的话,就算是吕布复生,估计也不好使啊。

    可不是吗,那不是一只,也不是十只,而是百只。那不是一百大白菜,而是猛兽啊。平时人见到之后,就得吓跑。更有甚者,估计直接就尿了。还想着去跟猛兽过两招?

    别说别人了,就是其他的凉州军将领,都没几个有这想法的。雷铜和孟达,都是两人合在一起。对付一只。就更别说是别人了,三四个人对付一只才行。

    -----------------------------------------------------

    马超看到众人的表现就知道,赶紧撤退吧,今日真是完了。这个也怪自己,是忘了南蛮还有这么个人物,能驱使猛兽的木鹿大王。

    所以如今也只能是赶紧撤退,要不还要怎么样儿?对他来说,如今是尽量少损失一些是一些。毕竟就只有这么七万多人马了。之后还得从成都调人才行,要不这三江城。可就拿不下来了。

    至于说对付木鹿大王,马超不认为是太困难,大不了自己和诸葛亮一样儿,让工匠做些器械,用火攻,来对付这些猛兽。只是打造那些东西,却是需要时间,要不自己昨夜就做完了。但是显然,没个几日时间,那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最后马超喝道:“快,撤退,全军撤退!”

    士卒是没办法,只能是先前冲杀,当然了,后面是三江城,还能往哪儿撤呢。

    -----------------------------------------------------

    木鹿大王一看,己方是占优势,他知道马超要撤,他大手一挥,“快,让开道路,让他们走!”

    木鹿大王可不傻,他并不想让己方和凉州军死拼,虽说自己占优势,但也没办法能让凉州军全军覆没。自己这边儿除了有猛兽,还有象兵,能占些优势之外,其他的,都不行。士卒没人家厉害,要是对方死拼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就这他都已经心疼了,因为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看到自己的猛兽死了好几只了,这可真是不敢想象啊。要是时辰久了,肯定死的更多啊。

    看到木鹿大王要方马超走,带来是赶紧上前来,“木鹿兄,这……”

    “贤弟,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这要不让凉州军走的话,我这边儿损失就大了!”

    带来是叹了口气,“唉……”

    -----------------------------------------------------

    他知道自己是劝说不了木鹿大王,人家能听自己的吗。

    而这个时候,马超带兵撤退,后面三江城内,已经是冲出来了一批人马。

    带来一看,忙说道:“木鹿兄,咱们夹击凉州军,别让他们跑了!”

    “结果木鹿大王是不为所动,他说道:“贤弟想法是好,可却已经晚了。如果三江城内的人马早出来的话,也不必这样儿了!”

    其实要真说起来的话,孟优带着人出来,还不算太晚。可是木鹿大王却是不准备和马超死拼,毕竟马超不是来进攻他的,他认为胜利就好了,也算是给孟获一个交待。

    不过孟获和马超凉州军,他们双方要死拼的,自己倒是很乐意看到。所以木鹿大王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是不准备再围堵马超凉州军了。就因为这样儿,马超凉州军虽然也是伤亡了一些士卒,但却也真还不至于说伤筋动骨。说起来的话,还得感谢没怎么太出力的木鹿。

    -----------------------------------------------------

    可不是吗,木鹿大王绝对是个“出工不出力”的主儿。

    在他看来,自己收了孟获的厚礼,自己也来了,和马超凉州军战了,而且胜了。所以其实自己就算是仁至义尽了,哪怕孟获责问自己,自己也有理,不是吗。毕竟孟获让带来,向自己求援,让自己出兵,对付马超凉州军。

    自己出兵没,出了。对付马超凉州军没,对付了,还和对方大战了一次呢,并且还胜了。那么既然如此,他孟优还有什么说的。就算这个时候自己离开了,都无所谓了。

    这就是异族的人,他们做事儿自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带来还是经验少,所以他觉得这木鹿大王实在是不地道,可他却也说不出来什么。

    如果是孟获在这儿的话,他就绝对不会像带来这样儿,他不会去说木鹿大王什么,反而还会把其人给请到三江城银坑洞,然后是好久好肉招待他,最后想办法,把他给绑到自己的战车上。

    -----------------------------------------------------

    木鹿大王不是准备“出工不出力”吗,那么他这边儿就想办法,让马超认为其人是和自己一伙儿,让马超凉州军对付他,看他木鹿大王如何。

    所以带来其实还不行,要是孟获的话,就又是一样儿了。

    结果这边儿木鹿大王是有意放水,等到孟优他们带人过来的时候,马超的凉州军士卒都已经撤退一多半了。

    孟优到了之后,对木鹿大王,他也没有好脸色,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只是对带来说道:“带来,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追?”

    带来年纪和孟优差不多,而且就受不得激,他一听孟优这么问,他便说道:“有什么不敢的,走!”

    结果,两人是带着人马就去追了。

    -----------------------------------------------------

    而木鹿大王也没拦着两人,他望着两人背影,是自言自语说道:“还是年轻,等你们真正是撞到南墙之后,就知道回头了吧!”

    说完,自己是自嘲地笑了笑,心说什么时候自己也管得那么宽了呢。他们两人如何,和知己可没有关系。他孟获可没把孟优和带来交给自己,让自己去管他们。

    确实,要是孟优和带来与木鹿大王有亲戚关系的话,或者孟获让他看着两人,那么他肯定不会不去管。但是如今这什么都没有,他也不可能去做那讨厌的事儿。哪怕他认为,最好的结果,两人就算是追上了,最后也得被马超打退回来。如果要是不好的结果,那么两人就要被人给生擒了。或者说,至少一个人被生擒。

    不过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这个时候木鹿大王一挥手,喝道:“全军收兵,回营!”

    “是!”

    -----------------------------------------------------

    本来木鹿大王想着,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回去,回八纳洞。不过他一想,这样儿的话,孟获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怕了马超凉州军,然后看不起自己。

    并且他会认为自己是不地道,当然这个是小事儿,可自己却是不能让其看不起自己。他孟获不害怕,难道自己就害怕了吗。如果说自己害怕大汉不假,但是怕马超,还没有那么严重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