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带来带着自己兄长的亲笔书信,还有孟获所准备的厚礼,他们一行人是去了在银坑洞西南,而且还不近的八纳洞。

    等带来从三江城出来后,再到八纳洞,已经是晚上了。不过倒是还好,很顺利地就见到八纳洞的洞主木鹿大王。

    这绝对不是带来第一次来八纳洞了,可也真是,他只要来一次,他就得提心吊胆的。没办法,他是真害怕啊,谁让木鹿大王这八纳洞,不止是有人,而且还有不少的毒蛇猛兽。他可是知道,这要是让这些东西给来上一口的话,自己可真是,估计就玩完了。

    见到木鹿大王后,木鹿大王对带来很是热情,因为他可清楚,这带来洞主不只是有点儿势力,实力也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姐姐,那可是祝融夫人,姐夫更是孟获,前者和后者,都是南蛮鼎鼎有名的人物。尤其是后者,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无论是势力还是实力,都是不能和人家相比。

    -----------------------------------------------------

    不过却是听闻孟获带兵去了禺同山,却是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其实在木鹿大王来看,孟获他确实势力不小,实力也挺强,但是那也得看和谁比。如果说是和自己这样儿的来比较的话,他肯定是没说的。不过要说和人家名震天下的马超,还有凉州军相比的话。他估计就不行了。

    南蛮这边儿都是个什么实力,自家人是知道自己的事儿,不能和人家那几家异族相比。如果说大汉。就是马超,他要是没有什么动作,那么大家就都相安无事,不比什么都强。可他孟获却是要偏偏和大汉作对,自己可不认为他会有什么太好的结果。

    “这不是带来洞主吗,怎么今夜却是有闲,来我这儿了?”

    让其人坐下之后。木鹿大王如此问询。在他看来,这带来就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来找自己。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儿。虽然听说其人也是让不少人带着礼物过来,但是这个……

    -----------------------------------------------------

    木鹿大王总是觉得,这自己还得是小心点儿才行。自己做些力所能及的,也就是了。如果说让自己去和禺同山和马超凉州军对抗。自己估计还是别去了为好。不说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就说这么一去,肯定是和马超凉州军交恶了,这对自己以后可没有什么好处。

    他想得还真是,确实有对的地方,就说带来此行的目的,还不就是请木鹿大王帮兵助阵的吗。不过却不是让他去禺同山那么远,直接就是去三江城,就可以了。不过对此。木鹿大王还不清楚,所以他不还得问一问吗。

    带来一听。“小弟这是特意来看看木鹿兄,所以这不就来了嘛!”

    听完带来所说,木鹿大王就是一笑,心说这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么晚到我这儿了,难道说就是为了看看我?你带来和我木鹿,却也没有那么好的交情啊。就算是有,哪怕是亲生兄弟,亲父子,估计也不见得如此吧。

    -----------------------------------------------------

    别看木鹿大王长得是五大三粗的样儿,这个不假,但虽说他心思不如人家杨锋,可却也会差太多,也算是粗中有细了,这个也是真的。

    “带来,咱们兄弟,有话就说话,别扯那汉人的东西,怎么样儿?”

    带来闻言一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木鹿兄啊!这是我姐夫的亲笔书信,还请木鹿兄一观!”

    木鹿大王一听,他是眼眉微挑,“这么说来,你姐夫回来了?”

    带来点头,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儿,又不是不能说了。

    木鹿大王也是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孟获的亲笔书信,他这么一看,果然,是孟获请自己出兵的信件。说白了,其实无非就是看中了自己能驱使猛兽,这个自己也明白。可是……

    木鹿大王这个时候心里挺矛盾,如果说孟获给自己不少东西,这个虽说不少,但不是自己最为看重的。

    -----------------------------------------------------

    自己所想的就是,自己到底能不能打过马超凉州军,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自己能驱使猛兽作战不假,可万一这也胜不了人家呢,这到时候要怎么办。如果按道理来说,这马超凉州军都已经到了三江城了,进了南蛮的地界了,他这就是所有南蛮部落的敌人。那么今日是孟获银坑洞被攻,那么明日呢,会不会就变成了自己的八纳洞,然后后日就变成了银冶洞、秃龙洞等等。

    木鹿大王一想,这事儿不是不可能,因为谁知道马超他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他可也从来都没有说过,就只是为了孟获而来,不是吗。

    但是很明显,木鹿大王的顾虑,确实还是很多的。

    带来一看木鹿大王这样儿,他就感觉得出来,对方是有些不太情愿啊,要不可不就早答应下来了吗。

    -----------------------------------------------------

    所以他是忙问道:“这木鹿兄是否有什么顾虑,是不是我姐夫给木鹿兄的礼物准备少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我带来自己再拿出来一部分给木鹿兄,你看如何?”

    木鹿大王闻言就是摇头苦笑啊,说道:“带来贤弟,这哪里是礼物的问题,那都是小事儿,小事儿啊!”

    “那么木鹿兄的意思,什么才是大事儿?”

    带来他当然不知道木鹿大王心中所想,他之前就是认为是东西给少了,不过看其人所言,好像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木鹿大王此时叹了口气,说道:“带来贤弟,这马超凉州军来了多少人马?”

    这个问题,孟获确实没有在信中提,他是没注意这个。在孟获看来,马超这七万多人,算个什么啊,只要己方能守住三江城,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

    带来是如实回答道:“据姐夫所言,也就是七万多人而已!”

    木鹿大王一听,心说七万多人,还而已?这他娘的要真是七万战力强悍的士卒的话,估计自己这人马都不一定能是人家对手。是,自己有优势,那便是能驱使猛兽,可是如果这个要是被人家给破了的话,那其他的可就不是人家对手了。

    但是木鹿大王也相信,这个不是那么容易就被马超凉州军所破的。可是如今,到底要不要去呢。

    带来直接说道:“木鹿兄不必太过顾虑,小弟离开之时,马超还没到,估计不久之后,他们才能到。不过木鹿兄请想,这马超虽说有七万多人不错,可在咱们三江城的防备之下,他七万多人,又能如何呢?你说是也不是?”

    带来如今也只能是这么去劝说木鹿大王了,他不认为木鹿大王就看不到这个。

    -----------------------------------------------------

    三江城的情况,木鹿大王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带来明白,自己主要是稍微一这么提醒,木鹿大王就都懂了。

    自己都能看到的事儿,他还能看不出来了?所以自己就不相信,他不会出兵。

    木鹿大王一听,还别说,这带来所说,确实是有道理的啊。马超七万多人马,听着好像是不少,这个确实。但是在人家南蛮第一大寨的三江城来说,其实还是不够看的。毕竟孟获的银坑洞,却也不是吃素的啊。

    所以如果真是这么来看的话,马超凉州军未必能在三江城下占到什么便宜,那么到时候自己一去,没准还能胜了马超凉州军,这都是说不定。

    “不得不说,贤弟之言甚为有理,如此说来,我却是要带着我八纳洞的勇士们走一遭了!”

    带来一听是满脸堆笑,“可不是吗,木鹿兄早该如此,早该如此啊!”

    -----------------------------------------------------

    木鹿大王也是一笑,然后带来是继续说道:“木鹿兄此去,我家姐夫一定是非常高兴,他可就在银坑洞等着你去呢!再说了,那马超凉州军算个什么,在木鹿兄的猛兽攻击下,肯定就是土鸡瓦犬罢了,不堪一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