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少孟达就知道,自己对于攻城的事儿,就差了不少。

    这自己主公要是让自己带兵打仗,去守御个城池,这都没问题。可是让自己去带兵攻城,这个却是问题了,自己不擅长这个啊。

    但是再不擅长,如今也得上啊,所以他便带着人马攻上去了。

    马超和之前想法一样儿,所以他对陆逊说道:“伯言,看来这子敬下来之后,就该收兵了!”

    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收兵的,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也得想想属下的想法。虽说马超也想到了,孟达到底是想不想带兵攻城,但是自己在雷铜下来的时候,没让士卒鸣金,这他孟达一上去,自己就下令收兵了。哪怕孟达他真不想带兵攻城,这样儿一来,也难免心里有什么芥蒂。

    所以对于马超来说,这样儿的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

    毕竟他也不知道,到底孟达心里会怎么去想,如果真是因为这么一件事儿就产生芥蒂的话,这样儿肯定是不好的。

    本来孟达这个人,想法就不少,所以马超心里也清楚,如果你要让他心里有芥蒂的话,那么以后会影响不少东西。

    孟优、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三人在城头是指挥南蛮军士卒守城,孟达是爬上了云梯。结果没一会儿,就迫不得已跳了下来。

    在城下,孟达骂道:“他娘的。这南蛮军倒是变厉害了!照这样儿下去的话,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破了这三江城?”

    他身为带兵攻城的将领,也确实不得不担心这个问题。毕竟如今就只有雷铜和自己是负责带兵攻城,这要是一直没有任何建树,这在自己主公的面前,也是不好意思啊。

    -----------------------------------------------------

    不过孟达所想确实也简单,那就是如今最起码也得攻上城头。那样儿也好看点儿吧,可是从目前来看,这也是难比登天啊。

    想到了这儿。他就泄气了,心说到底怎么样儿,才能登上城头呢?难,难。难!

    “鸣金!”

    “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结果还没等孟达再一次登上云梯车呢。后面马超已经是让士卒鸣金了。

    而孟达一听,他只能是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登上城头,要不自己也不好意思见自己主公啊。亏自己主公那么相信自己,谁也没用,就让自己和雷铜带兵了。而这在孟达看来,还不就是信任自己的表现吗,认为自己能行。

    -----------------------------------------------------

    可是结果呢。反正第一日,这却是不如人意啊。不过孟达也是不再多想了。只能是无奈喝了一声:“全军撤退!”

    其实也不用他去喊,凉州军士卒没有敢违抗命令的人,至少从马超执掌凉州军到了如今,还真是没有这样儿的事儿。

    没办法,只能是带兵撤退了。这个时候孟达却是能体会出来之前雷铜的一些心思了,原来这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就退下来,是这么一个心情。以前自己没有什么经验,这回却是知道了,也能亲身体会到了。

    见到自己主公后,马超是把手一挥,然后便带着众人回营了。不过这个时候却是传来了一非常讨厌的声音,“哈哈哈!马超你倒是继续进攻啊,咱们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这话是在城头的孟优喊出来的,不过却是用蛮语所喊,但即便如此,众人也差不多明白大致的意思。

    -----------------------------------------------------

    回了己方大营,马超也没多说,无非就是明日再努力云云。

    他自然也是看得出来,这三江城头的守御力量,确实不是一般般。所以真要是想早日拿下此地,那么还不知道己方要付出什么样儿的代价来呢。虽说同为凉州军不假,可这如今自己所带领的凉州军,当然还是比不上自己的嫡系人马,如果是自己敌袭人马,也是真正的凉州军的话,那么肯定,至少在战力上,就比如今的凉州军强。

    但是最近的凉州军都在荆州和凉州,所以调兵肯定不行,而且这事儿也不可能用他们。在益州的问题,只能是用本地的凉州军,如果真要是都已经不得不去其他地方调兵了,这让如今益州本地的凉州军士卒如何去想。这绝对是影响军心的事儿,对自己对全军来说,其实都是要不得的。

    最后在马超的鼓励之下,然后众人是各回各帐了,马超唯独是留下了陆逊。

    -----------------------------------------------------

    众人都离开后,马超这才说道:“伯言,这南蛮军的人马果然是多。其他的不论,就说守御三江城的人马,如果没看错的话,三万一定是有了!”

    陆逊则是苦笑了一声,“主公所说,和属下想法一样儿。以属下观察来看,三江城南蛮军士卒守御的力量,一定不仅仅如此,看着是三万多,不过应该是源源不断能提供兵源!”

    马超一听,心说是啊。这三江城的守御力量这么多,至少是三万多,而且损失一些的话。那边儿马上就能补充进来不少。己方如今一共才七万多人,真说起来的话,己方可是一点儿优势都不占啊。

    对方人马就算是只有三万,那么己方至少得有十万以上的人,才可能占到些优势。就这还是可能,有七万多人马,可以攻城。但是结果吗,确实就不一定了。

    马超突然发现,这么一个三江城。却是让己方受阻了,到底怎么能拿下这个南蛮第一寨呢。

    -----------------------------------------------------

    城头上的孟优几人,是哈哈大笑,因为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可不是吗。之前一直都是马超凉州军胜。而他们南蛮军败。好不容易占到过一次便宜,结果之后就没有如此了。所以这一直以来可以说都是压在他们心头上的大石头,对于他们来说,这么一次守城,让马超凉州军是灰溜溜离去,可是让他们看到了己方胜利的希望。

    如果说以前,这样儿希望他们也不是没看到过,可是终究是很渺茫的时候。那么这次,就不再是那么渺茫了。孟优三人都想到了。如今这地方可是己方南蛮军的大本营,是银坑洞的地盘,难道到了自己老巢了,还能怕了他马超凉州军不成?

    今日他们的试探进攻,让己方给打退了,那么明日、后日……都是一样儿,早晚他们都会让己方给打退的。

    所谓是“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这不能总是他们凉州军占便宜吧,这也该是己方胜了,不是吗。

    -----------------------------------------------------

    孟优此时高兴,便对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说道:“二位洞主,咱们走,去见见大王!”

    “好!”

    “一起去!”

    因为没有让凉州军占便宜,所以几人都是心情不错,都是爽啊。可不是吗,以前就算是小胜凉州军的时候,可也没有这么痛快的啊,这次倒是真心爽了。

    没想到几人还没有到银坑洞呢,孟获便已经是带着人迎出来了。他自然是早就知道了三江城的战事,这对他来说,确实是最让人爽的,他心理一样儿是高兴。所以知道孟优他们要回来了,他这不就带着众人出来迎接了吗。

    三人下马,见过孟获,孟获则是哈哈大笑,“好,你们立了功了,到时候一并赏赐!”

    “谢大王!”

    -----------------------------------------------------

    对这,众人还是都知道的,孟获对于有功人的赏赐,那却是从来都不会少,这一直都是如此。

    别看其人确实,脾气不好,而且毛病也不少,动不动就发火儿,并且还可能让人给你拉出去打一顿。但是抛开这些的话,孟获对有功的人,也确实,从来都没有吝啬过赏赐,这也真是这样儿。

    “好,各位,咱们进去一叙,哈哈哈!”

    了解他的人可都知道,孟获如此表情状态,那就绝对是真心高兴。也真是如此,毕竟被马超凉州军是打压了那么久,所以这一旦是让他占到了便宜,这孟获也就暂时忘却了之前的那些失败,还有自己被人家生擒了三次的事儿。

    -----------------------------------------------------

    对于这些,孟获自然是不会忘记,毕竟那些都是耻辱,这个没错。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是选择性地遗忘了,他如今所要做的,他自己自认为就是向孟优、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了解一下具体的战斗情况。看看己方的守城战,和对方的攻城战,都是什么样儿的。

    虽说自己是没在城头,没有亲眼看到什么,可自己却是想要知道更为具体的。至于说士卒来报的那些,只是一个大致的东西而已,算得了什么呢。至少那些东西,其实还是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的。

    所以众人都坐下了之后,孟获便对孟优说道:“孟优你来说说,今日的战事,如何?”

    “好!大王既然是想听,那么我就说一说今日的战事,这马超……”

    接着,孟优便开始打开了话匣子,开说上了。还别说,他这人可能和汉人交流,确实是困难,不过和自己族人讲这些事儿,他却还是讲得惟妙惟肖,还是很不错的。

    -----------------------------------------------------

    孟获听到凉州军的将领雷铜带兵攻城,被己方给打退,他一怕桌案,“好!打得好!”

    他也知道孟优还没说完,“你继续!”

    “是!”

    孟优继续说道:”这敌军的将领雷铜,被我军打退后,便换上了敌军的大将孟达,其人带……”

    之后听了孟达也被打退,孟获这回倒是没拍桌案,不够却也是暗自叫了声好。这样儿才是己方的南蛮军勇士吗,以前那样儿根本就不像啊。

    最后孟优便说到马超无奈鸣金收兵了,这个时候孟获是哈哈大笑,“马超他也知道他们士卒是破不了咱们的三江城,所以他是夹着尾巴逃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孟获是得意非常,而且他是哈哈大笑,就像是旁边没人似的。

    -----------------------------------------------------

    至于说其他人,见到自己大王如此笑了,他们也是哈哈大笑。这个就是说,一个人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结果怎么也没得到,直到有朝一日,终于是得到了,就是那种感觉。

    而对于孟获他们,其实还不就是如此吗。以前想法设法要胜利,可除了一场小胜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其实说起来的话,那也不能算是真正的胜利。而如今呢,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也不能算,不过他们显然不会考虑这个,就认为马超被迫撤退,这不就是己方占了优势,他们则是劣势吗,这就相当于是己方胜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