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连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也是不敢小看了木鹿大王。因为他们都知道,其人确确实实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并且要说起来的话,对方可比自己两人加在一起还有势力,有实力,这个是不容小看的。

    最后就听孟获说道:“各位,都回去好好休息。也许明日,马超凉州军便会大举进攻我们的三江城,所以咱们必须要做好准备,一定不能让马超凉州军攻进来!”

    “是!”

    要说对于这个,他们确实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三江城虽说不是汉人的城池,可却绝对也不差什么。这个不是孟获这些人自大自狂,而是实实在在的。要不当年的人力物力,还有所花费的时日,那不都白费了。

    己方不缺少人马,所以只要用心尽力,何愁挡不住马超凉州军呢。

    -----------------------------------------------------

    最后孟获又对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说道,“二位回自己洞后,便赶紧去跟着孟优防御三江城吧!”

    “是!”

    “谨遵大王之令!”

    孟获点头,对于自己的命令,他还是放心的。至少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却是肯定会服从就是了。因为他们还不会忘了董荼那的下场,当然如果他们想要去做下一个董荼那,那么自己也会成全他们。这有什么的呢。

    孟获摆了摆手,最后他们两人也离开了。而几乎是所有人都走了,唯独是剩下了祝融夫人。

    毕竟祝融夫人是他夫人。所以她还没想着要跟着众人一起离开,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夫君,自己这大王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

    果然,见到众人都离开了,孟获这时候对着还没走的祝融夫人道:“夫人这可不是为夫要和他马超战,而是他马超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这实在是欺人太甚啊。骑着为夫的脖子拉屎拉尿,用汉人他们的话说,这就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

    祝融夫人一听自己夫君的话,她便是一笑,“大王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我觉得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们也就心照不宣了吧!”

    这,孟获一听,什么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莫非是让自己夫人看出来什么了?这要真是如此的话,可是要如何是好。不过看如今情况的话,自己夫人倒是没有责备自己啊,这都已经到家了,可自己夫人却是没有说自己什么。这是否说明了自己夫人对自己行为已经是默认了呢。

    -----------------------------------------------------

    不能怪孟获是这么想,关键是他真是怕了祝融夫人。

    如果说之前在大营中。在禺同山,他知道自己夫人是给他面子的话。那么如今已经到家了,可以说自己夫人也真是,不必再给自己面子了。

    可是自己夫人却是没有发火儿,这难道就说明不了问题吗。所以孟获自然而然就认为,这便是自己夫人默认了自己,和马超开战。哪怕自己追击出去,自己夫人也不会去管太多了吧。

    其实还真是,在祝融夫人看来,这人家已经到家门口了,自己当然是要反击。如果说自己夫君真能打得过凉州军的话,那么己方去反击也未尝不可啊,不是吗。

    以前祝融夫人为何要让孟获早回来,还不就是怕他吃亏。可如今己方大胜,试问这还能吃亏吗?

    所以祝融夫人也是在改变着她的一些想法,这连她都已经忍不住了。

    -----------------------------------------------------

    她是肯定站在孟获这边儿,这都不用说了。

    凉州军大营,马超中军大帐内,“今日休息一日,咱们明日便进攻,看看这南蛮第一大寨,三江城,到底如何?”

    “诺!谨遵主公之令!”

    对于凉州军的将领来说,他们也都是跃跃欲试,不过这次马岱倒是没在,所以马超是特意吩咐道:“雷铜、孟达!”

    “末将在!”

    “末将在!”

    “明日你们便各带兵三万五千,进攻三江城,不得有误!”

    “诺!”两人是齐声道。

    -----------------------------------------------------

    然后马超和孟获一样儿,也是让自己手下这些人下去休息了,唯独是陆逊没有离开。

    “伯言却是没有走?”

    陆逊一笑,“想与主公说两句!”

    “伯言请说!”

    “诺!”

    其实不是陆逊想对马超说,而是马超想对陆逊说,不是陆逊不会那么去讲就是了。也许主公都希望属下是非常聪明,但却不是说自己的心思属下都猜到了,这个就能让主公高看你一眼。这个事儿怎么说呢,反正是有利有弊吧。如果说是曹操那样儿的人,绝对就是没有什么太大太多的好处。

    至于说马超呢,肯定和曹操不一样儿了,所以他倒是不会那样儿,可属下也是会注意的,尤其是像陆逊这样儿的聪明人。

    -----------------------------------------------------

    “主公觉得这三江城如何?”

    “这,如果我来说的话。却是不好攻破此地,不知伯言觉得如何?”

    马超知道,孟获这边儿可是有不少士卒。所以守御的人马,肯定是充足,这个一点儿都不错。那么己方攻城的人,就七万,这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破了三江城。破了此城的话,却是不知道是到了什么时候啊。

    看出来自己主公也不是那么有底儿,所以对此。其实还都是在陆逊所料之中的。

    “主公,属下与主公所想相同,并且属下认为。孟获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和我军相斗,其中肯定是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在!”

    马超一听,是忙问道:“不知伯言之意是?”

    “属下却是也没有想好。”陆逊是摇了摇头。

    -----------------------------------------------------

    马超一看,心说陆逊也没想好。那么自己不用再多问了。

    估计他什么时候想好了。自己也就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了,所以自己也别着急更好。

    于是他点了点头,“看来伯言也是有所顾虑,其实我又何尝没有呢?只是……”

    陆逊闻言一笑,“主公如今这却是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然也!伯言之言不错,如今可不就是如此!亏我还认为我、曹孟德、孙伯符与刘玄德四人,我会是第一个解决异族之事的。但是如今来看。却是不好说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三地的情报。应该是很快便到了吧。倒是我便知道他们都进展得如何了!”

    陆逊一听,心说自己主公果然还是想着这个,这如今来看,好像还真是不好说啊。如果之前自己也是认为自己主公占优势的话,但是这个时候呢,看到了对方这号称是南蛮第一大寨,甚至是天下第一寨的三江城,自己也是不知道了。

    -----------------------------------------------------

    不过陆逊却还是劝自己主公道:“主公,这曹孟德幽州被乌桓所攻,孙伯符江东被山越所扰,连刘玄德的武陵,如今都被五溪蛮族攻下了城池,可以说他们确实都是曹孙刘的劲敌也!”

    马超闻言点头,可不是吗,曹操势大不假,实力强也没错,但是乌桓可不是吃素的,足够他麻烦的了。当然马超肯定认为,乌桓不会是曹操的对手,而且他兖州军真是兵多将广,这样儿一来的话,他就可能是第一个解决异族之事的。

    至于说孙策江东的山越,这个对他来说,确实是很棘手。而且孙策众人的脾气性格就那样儿,所以他不会去和山越谈判,肯定是要带着大军去和山越作战。这样儿一来的话,对己方有利,他和山越作战,最后还不一定要到什么时候呢。

    是,曹操也会和乌桓大战,可是乌桓怎么可能是兵多将广的兖州军对手。至于说孙策的江东军,还真是不能和曹操兖州军相比的啊。

    -----------------------------------------------------

    最后自然就是刘备军,他刘备刘玄德,和曹操、孙策还有自己比起来,可以说是诸侯中势力最小,实力最弱的了。

    所以在面对着五溪蛮的大举进攻之时,他肯定是要焦头烂额。别看武陵的乱,肯定还波及不到一个郡,但是却也足够让刘备他忙起来了,而且是忙得不行。是让他势力和实力都比较弱呢。当然了,刘备手下有能人,文武都有,所以这个也是他的优势,这却是没错。

    至于说其他的,马超认为五溪蛮绝对没有那么快就败,至少能坚持一会儿再败吧。

    可要是说自己这边儿,自己如果不管孟获了,那么自己是第一次算是解决完异族的。可是如今自己却是来到了三江城,这自己被这所谓的第一寨给阻挡下来了,这自己就不得不说,这要耽误事日的啊。

    所以自己和曹操还有孙策、刘备,到底谁才能第一个解决完异族之事的,却是不好说了。

    -----------------------------------------------------

    自己当然希望是自己了,可是现在好好想想,真就是不一定了。

    哪怕之前马超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这个时候,却是没多少底儿了。因为如今自己除了知道自己的情况之外,其他人的,却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啊。所以还得等自己真正收到三地的情报后,自己才能算出来一二三四五六来。

    而马超听了陆逊的话后,此时他说道:“是,伯言之言不错!孟获南蛮军如今算是我军劲敌,可乌桓还有山越加上五溪蛮,一样儿是曹孟德、孙伯符与刘玄德的劲敌!”

    陆逊也是一笑,“不错,主公,如今究竟是鹿死谁手,确实是尚难评说啊!”

    马超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如果说自己有成为第一个解决异族的那个,那么曹操也好,是孙策和刘备他们,他们当然也是一样儿。从如今来看,好像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谁都是有机会。

    -----------------------------------------------------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士卒来报,“报主公,有幽州、江东和武陵的密报!”

    马超一听,便说道:“快,让人进来!”

    “诺!”

    等士卒下去了之后,在大帐中马超则是对陆逊说道,“哈哈哈,伯言,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陆逊一听,说曹操曹操到?这是什么话?

    于是他是赶紧问道:“不知主公此话何解?”

    马超也是反应过来了,这个时候好像还没这话呢,于是赶紧一笑,“我那意思就是,这说曹操他们,他们的情报这不就到了吗!”

    陆逊一听,心说原来如此啊,好像这么说,也确实是这样儿啊。

    -----------------------------------------------------

    没一会儿,快马便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