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时在孟获的大营,孟获是一拍桌案,“孟优,谁让你出来的?”

    孟获早就发现了,孟优怎么出来了呢?不过之前在作交换,所以他也不可能去发火什么的,那样儿只能是让自己更丢人。而且让己方的人一看,这自己对付凉州军是不行,被人给生擒了,可是对自己人,倒是变厉害了。

    所以孟获就一直想着,等回了大营,在自己大帐中,一定要好好责问一下,这事儿到底是什么情况。

    其实他也不好好想想,就说孟优那样儿,他敢不听他孟获的话就私自出来吗?显然这个事儿是不可能的,但是如今这个情况,是他出来了,那么当然是说明问题了。

    可孟获他也不好好想想,那个时候他自己被生擒,然后祝融夫人带兵撤退,己方南蛮军大败。

    -----------------------------------------------------

    大营就剩下一个将领还有孟优,加上两千人马,可以说都没有人去管了。他南蛮军的大营就在马超大营旁边不远处,所以这样儿一来,谁还敢回大营,所以祝融夫人是带着众人一口气就跑出了二十里,而这个时候,孟优却是也知道了己方大败,所以他还可能傻乎乎地一动不动?那样儿可真就是傻子了,不过就算是傻子,也不是谁都会如此吧。

    之后见到祝融夫人后。祝融夫人是让孟优连夜回南蛮,准备赎孟获的物资,结果他当然不可能在被软禁。不过就这些。孟获却是没有想这么多。

    如今的他可是正生着气,憋屈着呢,所以最好是有这么一个给他发泄的,这样儿才最好。结果这次倒霉的就是孟优了,而他一听,心说兄长啊,小弟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而还没等孟优说话。祝融夫人便先开口了,“大王,是我让他出来的。当时我军兵败,然后……”

    -----------------------------------------------------

    等孟获听了自己夫人说完,他是彻底明白了,敢情是这么回事儿啊。看来自己这个兄弟啊。也真是为自己做了不少。这己方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还不清楚吗,是要从南蛮调运物资,没想到,就是孟优这小子去的。

    既然有祝融夫人这么解释了,孟获自然是不会再去责备孟优。如果真要是说起来的话,孟优好像不但是没错,反而是有功啊。可不是吗,这当时己方已经是败了。他孟优要是坐以待毙的话,不说他最后能不能被生擒。反正肯定别说是一千多人了,就是一百多人,能剩下这些就算是不错了。

    至于另一功劳,那肯定就是他回南蛮去调运物资了,要是没有这些东西,自己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不是吗。

    孟获不再对这个多说,只是向众人问道:“不知各位如今都有何想法,孟优你先说吧!”

    -----------------------------------------------------

    孟优一听,心说我的兄长啊,这之前你没说我,小弟心里还算是放下了不少。可小弟这也算是立功了吧,可你却是没表扬我啊。结果非但是没有去表扬我,这如今却是又要让小弟去说什么,这你还不知道小弟我吗,我要是能说出来很多很多,那也不是我了啊。

    不过也没办法,知道自己兄长的脾气秉性,所以孟优明白,自己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要不你还能如何。

    所以他是赶紧说道:“这个,这个,我认为,如今不如退兵!”

    孟优之前在自己嫂子问自己兄长的时候,他记得自己是隐约听见了,自己兄长好像是说要退兵。其实想想也是,如今算是什么都没了,这不退兵,那么再去从南蛮调兵?

    是,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调兵的这些时日,人家凉州军都能灭你好几回了,可不是吗,这还有假。

    -----------------------------------------------------

    不过对于自己兄长的这个心思,孟优觉得自己也确实,很难猜透。别看他说好像是要退兵,但是你一去说退兵,没准他就觉得你说得就不对了,所以他是硬着头皮上的,生怕自己兄长再拍桌案瞪眼啊。

    孟优确确实实是怕孟获的,如果说之前的事儿,不是他一直坚守着,自己就是没错,要不他可能早就服软了。孟优是“一根筋”不假,可是他一样儿害怕孟获,这个更是没错。

    孟获一听,是面无表情的,然后又问了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结果都是同样儿的说法,都是建议退兵的。

    要说如今他们的人马都没了,而孟获也就剩下几千了,所以他们认为还是退兵吧。要不最后估计众人都得被生擒活捉,他们也都看得出来,人家马超凉州军,可真是厉害,战力极强,不是你想胜就能胜的。

    -----------------------------------------------------

    孟获又听了手下几个将领的话,不过他却是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而在祝融夫人看来,自己这个夫君,大王啊,肯定是要撤了,这个没错。只是他的想法,也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猜测的。

    哪怕她与孟获夫妻多年,在这个时候却也是不敢确定,孟获就是什么想法,所以她也没去多想。反正在祝融夫人看来,只要他孟获退兵,那么就可以了。但是他要不这样儿,那么别以为自己就是好欺负的。自己是好欺负的吗,用事实来证明吧!

    最后是过了一刻钟都多,之前大帐从孟获手下几个将领说完后,便一直都没有动静了。

    众人是看着自己大王,而孟获是没有表情,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说道:“其实各位说得没,都很对!本王,也是如此想法啊!如今咱们在这儿,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本王看,还是早日回南蛮吧!”

    -----------------------------------------------------

    不少人都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其中就包括了祝融夫人。

    “大王英明!”

    众人是赶紧马屁送上,孟获对此也只是一笑。如果从他本意上来说,他是真不想这样儿,为什么要退兵?

    可是如今己方的情况,却也是不得不让他如此。如果说不退兵,那么最后估计所有人都得让马超给生擒活捉了。而这个,确确实实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孟获此时对众人一摆手,说道:“好了,各位,这事儿就如此定下来了。明日,咱们便退回南蛮!”

    “是!”

    不少人都差点儿哭了,心说出来也不少时日了,可从来都输,伤亡了那么士卒,最后这才能回家啊!

    -----------------------------------------------------

    真就是这样儿,有几个人是真心希望打仗的呢,关键是还不胜利的战斗。

    就是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这两个洞主,他们都不想打了。没办法,人马都没了,而且还输,这仗还有什么打的?

    其实就连孟优,如今也都是如此想法了。如果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不是如此想法,但是慢慢,慢慢,他就转变成了如今这样儿。可以说他这个时候,基本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个洞主的想法,也差不了多少了。

    对这个最满意的,还得说是祝融夫人,因为孟获说退兵,她此时心说,自己目的暂时就算是达到了。可惜这付出的代价却是不少啊,直接就是让己方损失了多少,不止是人马,还有那么些粮草物资呢,这不都得算在其中吗?

    这战争就是这样儿,如果你战胜了,那么你能得到不少好处。

    -----------------------------------------------------

    可如果是相反的呢,那么你就要失去很多的东西,利益好处都是别人的了,不就是这样儿吗。

    所以她此时心说,该回去了,也真该回去了,这要还不回去,真非要是让人家马超生擒了咱们所有人,你这蛮王才罢休吗。

    最后孟获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就算如今不撤兵,就算是再从南蛮调兵过来,最后也还是要败。因为众人这么一看,都没有战心了,这和人家打什么仗啊,如此下去,那怎么打不怎么败吗。

    众人对他没信心,他对众人也是没信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