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祝融夫人着急,所以是对着孟获大喊了一句,“大王莫要深入敌营!”

    她估计孟获应该能听到,果然,孟获是听到自己夫人的话了,可是这个时候也是晚了。

    孟获此时已经是想到了,这自己是不是中了马超的计了,要不怎么上次自己人马比这多的时候,却也没有这么轻松。是,上次人家对方的人马也比这时候多,可这却……

    所以他是一下就蹦出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马超之计!

    结果孟获刚想调转马头离开,却是被崔安给拦住了。

    “姓孟的,哪里跑!”

    孟获一看是崔安,这一下就吓了一跳,因为崔安这厮可是自己的克星啊,这就是马超之计,然后让其人来擒拿我的不成?

    他是越想越觉得可能,不过却是走不掉了,已经此时崔安的描金戟已经是攻了过来。

    -----------------------------------------------------

    孟获一看,心说,你要战,我便战,自己难道还怕了你崔安不成?

    随即,便拿自己的大刀抵挡,第一招,他是把崔安的描金戟给挡了下来。毕竟孟获的武艺,那确实是不错,虽说是不如崔安没错,可却也不是他一个回合就能拿下的啊。

    崔安此时则是嘿嘿一笑,“姓孟的。今晚你是跑不了了,俺要是你的话,就乖乖投降了!”

    孟获一听。直接喝道:“白日做梦!崔安你让本王投降,休想!”

    崔安是再次一笑,“如今可是晚上,这不正适合做梦吗?不过俺要擒你,却不是做梦,姓孟的,看戟!”

    两人此时已经是战在了一处。孟获当然不是崔安的对手,十几个回合,就已经是落入到了下风。本来他这次认为自己是中计了。这就很难逃脱崔安的手段,所以他确实是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想着,自己万一要是被擒了……

    -----------------------------------------------------

    所以他心里都是如此想法。这还能好吗。很明显,他是要吃亏的。

    毕竟崔安无论是从武艺,还是说经验上,那可都是比孟获要强,这个是肯定的。而且这个时候他却也没有想什么好事儿,并且本来不应该是太分心的时候,他却是分心了。这可以说绝对是犯了忌了,所以他不被生擒。谁被擒?

    之前祝融夫人在后看着,她是这个着急啊。不过之后却是因为有庞柔和王伉两人和他对战着,她确实也是脱不开身,只能是在那儿更着急。

    所以她只能是在心里祈祷了,心说大王啊,愿你这次能平安吧,别再别人给生擒了。要不如今己方,可真是没有多少东西了。马超要是大开口的话,哪怕就和前两次一样儿,这却也得从南蛮调运物资啊,如今在禺同山这边儿的可是不够。

    不过她所想还没有孟获那么多,而且庞柔和王伉的武艺真不怎么样儿,两人加在一起,也才能看看抵挡得住祝融夫人,把她给缠住。

    -----------------------------------------------------

    但是和祝融夫人这儿一比较的话,孟获那边儿已经是快要挡不住了,因为当他想起来这个时候是自己和崔安大战呢,却是已经落入到下风,扳不回来了。

    孟获是这个生气啊,心说自己居然也能犯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这难道说今夜自己也真是在劫难他了不成?

    这时候他倒是有些后悔了,后悔没让自己弟弟孟优过来啊,要不怎么自己也不至于如此。早知道这样儿的话,自己就应该听了自己夫人的话,让自己弟弟也来了。可是如今呢,却是说什么都没用了,就算是自己弟弟这个时候来,可也要晚了。

    确实如此,崔安可不是易与之辈,也就再有不到十个回合,必然能解决战斗就是了。

    对于这个来说,真是,崔安没有什么不好去完成的。他也是看得出来,之前孟获是有些分心了,也不知道在哪儿想着什么,虽说这个时候知道是全神贯注了,可确实是已经晚了,自己抓住了好机会。

    -----------------------------------------------------

    马超看着如今的形势,心说好,这只要福达擒住了孟获,那么他们是不战自乱,马上己方乘胜追击,他们就是该溃败了。

    不过这个时候,马超却也认为更该是全力冲锋,也不会影响崔安他什么的。

    所以他是忙大汉道:“全军全力冲锋,不要放过一个南蛮军士卒!”

    说着,马超已经是带着旁边的人,手持长枪冲了过去。有自己主公如此身先士卒,这对于凉州军士卒来说,不亚于是打了兴奋剂啊,所以不少士卒都是悍不畏死地,再一次冲向了南蛮军。

    南蛮军士卒的压力是倍增,这他们有的知道,是因为马超喊完后冲了过来,所以他们也都兴奋了。可有的还不知道,不知道这凉州军士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就爆发了呢。这莫非是被战神给附体了?不对啊,战神不是南蛮的神吗,和汉人还有关系了?

    -----------------------------------------------------

    不过凉州军士卒的小爆发,确实是给南蛮军士卒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不少人。就是因为而送掉了性命。当然,有人也是聪明,知道这个时候该跑了。要是还不跑的话,更待何时啊。

    不远处的陆逊对马超喊道:“恭喜主公,今夜胜利!”

    马超大笑,“哈哈哈哈!全赖将士用命矣!”

    马超心说,自己要是还对付不了这异族的话,也真是,别去和曹操他们斗了。而如今虽说也是有段时日了不假。可要真是说起来的话,这无论是曹操对付乌桓,还是孙策对付山越。再或者是刘备对付五溪蛮,可以说自己都没有收到他们搞定了的消息。

    所以马超相信,也许自己能是第一个解决了异族的,也说不定。毕竟自己可是比他们早一步到了益州。这个是一点儿不错。不过他也知道。曹操、孙策和刘备他们,可以说是绝对能对付得了那些异族的。就凭他们那些人,还不是三人的对手啊。

    -----------------------------------------------------

    这就和自己一样儿,孟获南蛮军不也一样儿不是自己对手吗,这有什么说的。

    孟获此时是满头大汗,他是大喝了一声,“崔安,拿命来!”

    这个明明是已经处在下风。估计再不到十个回合,他就要败了。可即便如此。孟获还是用此大喝,来给自己加油打气。虽说他心里也认为,自己不会是崔安的对手。

    又过了两个回合,孟获的刀招散乱,马上就要顶不住了,他是全力大喊了一声,“南蛮的勇士们,给本王挡住崔安,挡住其人,本王是重重有赏!”

    结果他如意算盘打得倒是挺好,可终究是要落空了,因为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敢冲向崔安。真是这样儿,因为他们都害怕,而且孟获附近也确实是没有多少人了。并且他们也得和凉州军士卒战斗啊,这要想跑到崔安那儿,估计就要被凉州军士卒有机可乘了。

    -----------------------------------------------------

    孟获本来想趁机逃跑,结果他发现自己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啊。

    根本就没有来几个士卒,不过他刚想趁机跑,毕竟崔安也是要去对付南蛮军士卒,结果他却也是被凉州军士卒给拦住了。

    而且凉州军士卒经验不少,知道对付孟获,他们不是对手,所以都是去往孟获的战马招呼。孟获一看,这他娘的准是和马超那厮学的啊,要组怎么这么阴险!

    这不是自己的对手,就只能是从自己的战马上下手了,这其实真是让不少人都不耻啊。

    但是对于凉州军的士卒来说,什么羞耻不羞耻的,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了。他们主要就是想着,要能挡住孟获一时,然后让自己将军擒住他才行。

    可是其人武艺高超,怎么办,那就只能是用此办法了,要不还能如何,反正只要能拖延时间,那么就好。

    -----------------------------------------------------

    孟获刚解决完几个凉州军士卒,结果是又上来了几个,而这个时候崔安又已经是到了他的面前。

    他嘿嘿一笑,“姓孟的,你别想跑了!看戟!”

    说着,描金戟又是对他攻去。孟获心说,这他娘的了,己方士卒要是和凉州军士卒一样儿,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吧。结果怎么样儿,自己不止是要保护好战马,还得防备着崔安。完了,自己要被生擒了!

    果然,这第一戟,孟获是看看躲开了,但是第二戟,崔安马上便又到了。可惜他这次却是没有躲开,直接就被一戟给抽下了马。孟获从马上栽倒,崔安是仰头大笑,“哈哈哈!快,绑了,你们都有功!”

    “多谢将军!”

    -----------------------------------------------------

    马超在后一看,大喝道:“凉州军的儿郎们冲啊,孟获已被我军生擒了!”

    结果南蛮军一下就溃败了,本来看到孟获,自己大王被生擒的士卒就不少,所以这事儿他们还能不知道吗。

    祝融夫人一听,心说又完了,又败了。不过她心里也有一丝高兴,心说大王啊,这回你终于该和我一起回南蛮了吧。至于说马超要赎你的东西,我这就让人回南蛮去准备了!

    对于这事儿,祝融夫人已经算是都轻车熟路了。可不是吗,上一次还不就是她和马超做交易的。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算是想好了回南蛮的人选,除了孟优,不考虑别人。而且知道自己兄长被生擒之后,他肯定也顾不得别的了,只能是马不停蹄地赶回南蛮去调运物资。只是希望这次,马超不要太过大开口。

    -----------------------------------------------------

    祝融夫人是带着残兵败退,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也是一样儿。不过马超这次真是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所以下令道:“快,全军追击!”

    “诺!”

    雷铜、孟达等人,是带着凉州军士卒,便追了过去。马超心说,这一次,之前孟获就只有两万多人了,所以如今这么一夜过后,他就算不全军覆没,可也绝对是差不多少了。

    马超心说,这孟获从进犯益州到了如今,也不知道他都损失多少了。但是他却是要和己方反抗到底,要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马超确实是不太了解,如果说当初看演义的时候,好像也不知道孟获是为了什么才反叛的,说他是为了当蛮王?这估计是不可能,这在异族实力才最重要,所以你有实力,那么你就能当蛮王,而和汉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

    当然要说是名正言顺的,这个确实,大汉册封的,肯定是了,不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