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差士卒去请人,所以很快,众人都到齐了。这自己大王相召,谁敢不来。

    除了祝融夫人这次没参与,孟优继续被软禁这之外,众人可是都到齐了。

    “各位都看到了吧,马超凉州军可就在我军旁边了,各位觉得要如何?”

    结果众人是鸦雀无声,因为他们都害怕了,毕竟己方可一直都没胜过。这如今就只有两万多人了,这让他们是更没有底了。

    孟获就知道,肯定要这样儿,所以他是直接就开点名,“阿会喃,你来说说,如今如何对付马超凉州军?”

    “大王,依我看,不如就直接去进攻,和他们拼了!”

    阿会喃这时候也只能是这么说了,他知道孟获没让退,这就肯定要和凉州军一战,所以退却的话,是一个字都不能说啊。

    -----------------------------------------------------

    就说如今的情况吧,董荼那死了,连孟优都已经被软禁起来了,所以下一次该谁倒霉,这都没准的事儿。所以自己说话还能不小心吗,这要触怒了孟获,自己是活不了了。

    自己没有人家杨锋那么大本事,没有人家的势力更是没人家那么大实力,所以杨锋敢去和孟获对着干,但是自己可不敢啊。要不最后董荼那的下场,就是自己的明日了。

    孟获摆了摆手。“行了,本王都知道了!”

    然后他再次让金环三结说,对于阿会喃所说。孟获还是在所料之中的,看他也是说不出来什么其他的东西。

    那么一个说完了,就换另一个来说吧,结果金环三结说道:“其实我也是赞同阿会喃,如今大王,咱们不如和凉州军拼他娘的!”

    想想也是,两人两洞的人马基本都没有了。所以如今都是孟获的人,两人对此当然不会心疼。反而因为损失是孟获的,他们还会去幸灾乐祸。

    -----------------------------------------------------

    至于说孟获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这自己两个洞主都是说要主动出击,可是这……

    他这个时候,确实是没有底儿,还是之前都不行。那么这个时候就行了?不过阿会喃和金环三结所说。未尝就没有道理。如今自己破釜沉舟,也只能是这样儿了。要不等着主动权掌握在马超的手里,自己可就被动了,不是吗。

    所以想了一会儿之后,孟获是一拍桌案,“好,既然你们都如此认为,那本王就再来一次夜袭!”

    阿会喃和金环三结在心中是暗笑啊。心说孟获你再来一次夜袭,结果也肯定是要败。不用说了。你要能胜了,那才怪了。

    但是他们也不能去说这个,只能是齐声道:“大王圣明!此次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切能取胜!”

    -----------------------------------------------------

    结果这事儿就是这么定了,也是注定了孟获他要再败,而且这次再败,肯定是没有什么人马了,之后要何去何从。

    但是他心里也都是无奈啊,这如今除了这样儿,好像也只能是等着马超凉州军来了,可是显然,他是真不想那样儿。

    对孟获来说,这让人来进攻自己,怎么能比得上自己去进攻别人呢。哪怕自己人马如今没有马超凉州军的多,可自己却并不代表就害怕了他啊。是,可能自己手下那些人是怕了,但自己可是不怕。

    不过听了众人说自己能胜的话,孟获还是满意的。不过他也没想想,好像每一次,众人都是如此说,可最后的结果呢。胜利是人家的,可不是他孟获的啊。

    “好!咱们亥时出兵,不得有误!”

    “是!”

    -----------------------------------------------------

    众人心说,这自己大王要和凉州军死拼了,估计这回之后,是不是能回南蛮了?可如果说不回去的话,这没有人马了,难道还等着人家来抓自己这些人吗?

    可以说除了孟获还有孟优他们之外,还真是没有几个,包括南蛮军的士卒,喜欢在这儿和马超凉州军死战的。

    是啊,打仗还有不死人的吗?这打仗身死的基本都是士卒,从最初十五万,到了如今的两万多,这中间到底死了多少人,好像还没有做过确切的统计。但是也确实,真是很多很多,这个谁都知道。

    等到了亥时,孟获则对着大帐的众人说道:“各位,咱们出兵,定要胜利!”

    “是!”

    -----------------------------------------------------

    “报主公,南蛮军大营有所异动!”

    其实都不用士卒来报,马超都已经是听到了。马超还是,就算是睡觉,他也是睡不实,所以他听了这么不小的动静,就已经是起来了。而这刚起来,士卒就已经是过来了。

    “知道了,下去吧!”

    “诺!”

    这时候已经是用不着什么擂鼓聚将了,人家都已经是要杀过来了,这也来不及,并且马超自然是相信,自己都知道的事儿,他们那些人还能不知道?

    别人不说,就说崔安、陆逊他们,就绝对早知道了,所以自己也不用去担心什么,只要披挂好,就出大帐就好了。

    所以马超是顶盔冠甲后,便拿着兵器出了大帐,上了士卒给牵过来的白狮后,对着所有士卒大喝道:“凉州军的弟兄,南蛮军杀过来了,都随我冲锋!”

    “杀!”

    -----------------------------------------------------

    几乎就在同时,崔安、雷铜、孟达他们众人,也都是出了大帐,然后上战马之后,便带着士卒奔赴了大营门口。

    他们自然知道孟获南蛮军杀来了,不过却是一点儿意外和惧怕都没有。这个不止算是他们所料之中,更是不会怕什么。哪怕南蛮军的人马比他们多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如此,就更别说是如今他们人马数量不如己方的时候了。

    孟获带兵到了凉州军大营门口,他早就发现了,这马超果然是反应及时。这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反应这么快呢,当然也有比较快的一次,可最后还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啊。

    “快,随本王冲啊!”

    孟获是身先士卒,直接就冲向了马超凉州军大营,不过却是被箭雨给射得是前进受阻。

    孟获大喝道:“都给本王顶住,区区箭矢,算个毛儿啊?”

    -----------------------------------------------------

    果然,在孟获这个蛮王的带领下,南蛮军没用太久的时间,便冲了进去。

    这次比上次轻松多了,不是说南蛮军变得厉害了,而是马超故意如此的。在他看来,为了能擒住孟获,还不能就那么殊死抵挡,让对方进不来。如果说像上次那样儿的话,孟获最后肯定还得跑了。

    但是这次马超知道要换一种方式,就是让孟获直接就进来,那么这样儿的话,等他带兵深入己方大营后,他再想跑的时候,却是跑不了了。或者应该说,基本是很难逃脱,不是吗。

    果然,孟获就是光想着战事了,结果根本就没想这么多,所以他就是注定要中计。

    “快,杀啊,南蛮的勇士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孟获还不忘了给己方士卒增加仇恨,那意思,快点儿找凉州军报仇啊,这己方人马都已经是冲进大营了。

    -----------------------------------------------------

    马超看到后,心说好,“各位,杀啊!”

    凉州军和南蛮军是短兵相接,不过孟获和上次确实是不一样儿。上次他和祝融夫人还有弟弟孟优,是联合在一起战崔安,可是这时候不说孟优没在,就是崔安也不知道在哪儿呢。所以孟获一时间就忘了自己的处境了,还往前带兵冲杀呢。孰不知,这越是深入越是代表他今夜可能就回不去南蛮大营了。

    看到自己大王冲杀在前,后边的祝融夫人心说,自己这大王啊,真是不让自己省心。自己倒是忘了提醒他了,是要多注意,可别中了人家的计啊。

    祝融夫人这次虽然没和孟获讨论什么,但是出兵的时候,她却还是来了,只不过距离孟获还是有段距离的,结果……

    -----------------------------------------------------

    第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