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对此,祝融夫人虽说是叹气无奈,可也知道,真就是已经不错了。\

    不过她却是又想到了一个方面,眼前一亮,直接说道:“大王,如今可是大敌当前啊,不如让孟优出来,戴罪立功可好?”

    孟获一听,也是心动了一下,不过他却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就是,自己已经算是妥协不少了,这还要让他出来?这自己要真是如此的话,别的都不说,就说他孟优肯定要以为,自己最后是不得已妥协,而且也不让他认为,不让他认为自己有错误。甚至他就认为,自己是一直都没错呢。

    孟获坚定地摇了摇头,“夫人,虽说提议确实不错,可是为夫,却是不能答应!”

    这一切早就在祝融夫人所料之中,所以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失望。毕竟虽说自己这个夫君可以说是怕自己不假,可在有些事儿,也不是说自己一句话,就能改变他自己的主意的,这却是一定的。

    -----------------------------------------------------

    不过这时候孟获却是对着帐外喊道:“来人啊!”

    “大王请吩咐!”

    “告诉看守孟优的人,从此时此刻起,按时给他准备好吃喝送到大帐中,不得有误!”

    “是!”

    士卒说完告退,不过他心说。这还是亲弟弟啊,要不大王会如此?如果说换成一个洞主或者将领的话,估计如今还不一定怎么样儿了呢。就更别说给其吃喝了!

    不过他却是没有多想,其实这个也真是多亏了有祝融夫人。要不就算是孟获真是如此想法,可能一时半会儿,他也绝对不会让士卒这么去做的。

    毕竟在他看来,这自己是昨日刚说完,不让给孟优吃喝,然后今日马上就改了。这却是让自己多没有面子,不是吗。

    -----------------------------------------------------

    但是有了自己夫人的求情,这却也是没有办法啊。还好自己夫人没真生气。没有发飙,要不自己最后还不得乖乖听着,对此事妥协了。

    这些时日自己都知道,自己夫人可真是。那却是真正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了。自己以后回了南蛮。可得是好好感谢一下自己夫人啊,太懂事儿了。

    但是这话他肯定是不会说出来,也不能说出来就是了。

    祝融夫人听完孟获的吩咐,她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心里说着,这自己如今也只能是做到如此来了,孟优啊孟优,你小子也真是,愁人啊。至于说嫂子我。如今却也真是,只能是做到这样儿了。毕竟这里还是军营。我怎么也得给你兄长些面子,不可能就因为这事儿,就和他翻脸啊。

    -----------------------------------------------------

    还在被软禁着的孟优,是在半睡不睡的时候,打了几个喷嚏,此时他心说,这自己也没着凉啊,怎么直打喷嚏呢?

    这到底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自由啊,就他娘的待在大帐中,可真是要了自己的老命了!这自己兄长也真是狠心啊,不说给自己软禁起来了,这都是小事儿,关键是还没有吃喝,这要不是自己嫂子来看自己的话,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热乎饭,喝上水啊!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就听有士卒对着大帐内的孟优说道:“大王有令,给孟优准备吃喝!所以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就说好了!”

    孟优一听,连忙睁开了眼睛,心说自己不是在做梦吧。然后他是赶紧掐了自己大腿里子一下,“哎呦,真疼啊!”

    果然没做梦,自己这兄长真是亲兄长啊,还知道想着自己这个兄弟。

    -----------------------------------------------------

    怕自己饿了渴了,这自己兄长虽说是给自己软禁了起来,可终究还是关心自己的。

    不过孟优也不傻,他一下却是又想到了,莫非是自己嫂子出力了?要不能这样儿吗?自己嫂子是刚回去不久,然后这士卒就来传令,如果说自己嫂子什么都没说,这可能吗?

    在大帐中,孟优是差点儿哭了,这真是亲嫂子啊,比亲兄长还亲。果然,嫂子还是在乎自己的,没舍弃了自己这个兄弟!

    确实,这个也真是。可以过孟优从来都是很怕,但同样儿也是非常尊重祝融夫人,自己这个唯一的嫂子。而祝融夫人都知道,孟优也就像他弟弟一样儿。只是毕竟不是自己亲弟弟,所以很多话,她确实也绝对是不太好说。而且自己的话,孟优他也不见得就一定会听就是了。

    所以祝融夫人确实没有和孟优说太多,但却并不代表她就不关心其人,这个肯定,她是关心的,要不也不会如此了。

    -----------------------------------------------------

    想到了自己嫂子的一些好,过了一会儿,孟优是累了,便再次倒在了榻上,这回却不是半睡不睡,而是真正睡着了。

    之前因为想着不少乱七八糟的事儿,所以就算是半睡不睡,其实他也没有真正好休息。可是这个时候不一样儿,虽说还是被软禁,没有什么自由不假,可却不至于挨饿了,更不至于喝不着水了,所以孟优算是放下不少心,也不至于为自己担心这些,所以他轻松了不少,自然就是睡着了。

    而且孟优也确实是,他挺累了。之前因为没吃没喝一日多,而且连憋气带窝火,这让他直接就晕倒了。可之后吃饱喝足,如今更是没有那么多想法,所以自然轻松了,就可以好好休息了,这个却也是没错的。

    从榻上传出来孟优的打鼾声,虽说不至于像炸雷,可也真是声音不小,分贝很高啊。

    -----------------------------------------------------

    孟获此时对自己夫人笑道:“夫人,如此可满意了?”

    祝融夫人也是同样笑道:“大王其实早该如此了!”

    “唉,这要不是夫人求情,哼,我会如此轻易放过那小子?”

    祝融夫人心里直翻白眼,心说你就是嘴硬心软,就算你真心硬,可对于你的亲弟弟,你也真是,不会如此啊!

    “这么说来,我却是要感谢大王给我面子了?”

    孟获一听,是赶紧堆笑道:“哪能,哪能如此啊!夫人的话,为夫肯定是要慎重考虑,甚至就要直接去执行的!这么些年了,夫人还不了解我吗?哈哈哈!”

    祝融夫人看着孟获这样儿,她也就没再多说。别管怎么说,自己夫君这见风使舵的本事,那肯定是越来越熟练了。

    -----------------------------------------------------

    不过也真是,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夫君要是在这上都没有什么长进的话,自己不是白白训了他这么多年了吗?

    怎么说每一次之后,也是会长点儿经验的吧,所以到了如今,这都已经是多久了。

    “大王还是多想想怎么去对付马超凉州军吧,望大王好自为之,我走了!”

    “这……”

    孟获还想留下祝融夫人,不过他也知道,估计自己夫人没这个意思啊,所以自己也别强求了。至于说让自己夫人和自己商讨怎么对敌,不是说自己夫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只是这次是没戏了。而且知道她一直都想着怎么让自己回南蛮,所以她只要没露出要帮自己的意思,那么就不会和自己去商讨这个的,不是吗。

    如果说她这个时候真有帮忙的心思,也不会是撂下自己,她一个人离开了。可孟获也真是不敢去怨自己这夫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夫人做事,那却是极其有主见的,这个一点儿不错。

    -----------------------------------------------------

    所以孟获也只能是看着自己夫人离去的背影,他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啊。

    他确实是满脸无奈,自己弟弟是那样儿,自己夫人又是这样儿。至于说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就更别说了,手下将领也更不行,所以这还让自己去指望谁去啊。自己多年来,也没有在南蛮发现什么类似汉人谋士的人才,看来这南蛮果真是没有那么样儿的人才了!

    自己这心啊,也真是形容不出来,如今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要不还能如何?

    最后他再次吩咐士卒,“来人!”

    “大王!”

    “召集众人,说本王有急事相召!”

    “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