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自己这个夫君,自己这个大王啊,其实就是这样儿,明明心里真实的想法,绝对不是这样儿的,可是说出来的,却是这话。这么些年了,祝融夫人她还能不知道吗。

    不过她也没多说,只是接着之前说道:“之后孟优吃喝已毕,我这不就回来了!”

    孟获一听,却是问道:“不知夫人看没看出来,孟优这小子,到底肯不肯承认错误?”

    祝融夫人对这个,也只能是实话实说了。而且她也知道,其实孟获多少对他弟弟,其实还是心里有数的。就算自己和他说了,孟优想承认错误,可孟获会相信吗。估计最后绝对是认为,自己在欺骗她。也是,自己那么说了,可不就是骗吗。

    所以祝融夫人确实是实话实说了,“这,大王也知,孟优确实,是不肯认错,这个想必你已经是都能猜到了!”

    “哼!我就知道这小子要如此,这,唉……”

    -----------------------------------------------------

    而祝融夫人则心说,他孟优是你的亲弟弟,可以说其人的脾气秉性,和你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你们这一对兄弟,真可谓是半斤对八两啊,谁也别说谁。

    我是没说他孟优什么,毕竟我自是他嫂子而已。如果他真是我亲弟弟的话,你看我要如何教训他!

    不过你这个夫君,我肯定是要找机会劝劝你,毕竟你是做大哥的,这个是没法改变啊。这除非你是能改变了你弟弟的性格,要不。你没有办法,其实就是连我,也是没办法。如果说从小你就注意他这个问题的话。可能还能让他有些改变。可如今都什么时候了,想改变他。是晚了。除非是出现特别重大的变故,也许是有可能,要不哪有多少奇迹发生呢?

    反正祝融夫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认为,这奇迹就会那么容易发生。而多少事实也都直接间接证明了,奇迹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而真正能发生奇迹的概率,可以说是极其微小,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微乎其微了。

    -----------------------------------------------------

    仔细一想的话,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而且祝融夫人也不认为。这奇迹就能发生在孟优的身上,能发生在孟获这儿。

    可以说对于自己夫人所说这些,孟获可都是意料之中的。所以他暂时也不言语了,只是在那儿生着气,而祝融夫人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便询问道:“不知大王,如今却是要如何处理孟优之事呢?”

    这,孟获这么一想,是继续让孟获就那么软禁着?还是说要把他给放了?

    其实孟获这个当兄长的,他确确实实是更加倾向于后者。而且他以前可也真是,从来都没有如此对待过自己这个亲弟弟。这可以说是第一次,软禁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不让人给他吃喝,确实是第一次啊。

    如果说他一点儿都不心疼,那都是假的,可孟获觉得,自己这次不能心太软,要不……

    -----------------------------------------------------

    要不自己这个弟弟他不长教训啊,自己就不相信了,他就一点儿都不去反省一下自己所作的事儿。

    如果说他孟优真没错的话,自己能这么对他吗。那可是自己的亲弟弟,可实际上呢……

    什么都别说了。自己不能不忍心,如果真要是不忍心的话。这什么时候能让他孟优长教训?

    看到自己夫君不说话了,祝融夫人一叹气,再次问道:“大王真就要一直如此吗?”

    “这,夫人也知道,为夫这都说了,只要孟优主动认错,那么这事儿就算是完了。可你看看他,看看他,还用我多说吗?”

    孟获是一想到这事儿就生气,自己这用心良苦,可换来的是什么呢。自己所换来的,就是自己弟弟的不理解,而且看如今这样儿,自己夫人好像还想给他求情啊!这事儿真是让他挺生气的,他不认为自己夫人还不理解自己,可是这……

    -----------------------------------------------------

    “不如大王听我说两句?”

    孟获无奈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夫人这些时日,也算是给足了自己这个蛮王的面子了。所以自己还能不给她面子吗,显然是不会,也不可能,更是不敢啊。

    如果说祝融夫人真要是发起飙来,直接就是拍桌案瞪眼的话,说你孟获赶紧把孟优给放了,那么孟获保证是乖乖这么去做。不过这个时候,祝融夫人却没有发飙,这个她是真给孟获不少面子了。而且也真是,她不会因为这事儿,就去和自己夫君发飙。祝融夫人虽说是脾气不好,可却也不至于这样儿。

    于是此时就听祝融夫人说道:“大王,其实依我来看,不如就放了孟优,或者就算是软禁其人,几日也就可以了,但是却不好让其不吃不喝啊!”

    “唉,夫人也知道,其实为夫的心里,确实也并不想如此做啊!”

    -----------------------------------------------------

    “那么大王为何不让孟优自由呢,或者让其不至于是饿到渴了?”

    孟获一听,是摇了摇头,“这夫人还不知道吗?如果他孟优要认错,为夫何止于此啊?可是他就是死不承认,这真是让我生气啊!如果这小子再不长进的话,我真是担心他。夫人就不担心吗,我这么做得不对?夫人说让为夫放他自由,可为何却是不说,让其来给为夫承认错误呢?”

    祝融夫人闻言心说,这我让你放了孟优,而你孟获说让我去说孟优承认错误,这这么说来,其实是无解啊,可不是吗。

    不过祝融夫人还是说道:“这么说吧大王,孟优晕倒,很大的原因,其实就是没吃东西,没喝水,所以大王还想如此不成?”

    她此时心说,他孟优要真是有个闪失的话,你就是后悔,那却也来不及了!

    -----------------------------------------------------

    只是祝融夫人没有直接这么去说罢了,但是孟获也听得出来自己夫人的意思。

    他心说,这孟优真是不吃不喝的话,真要是再晕倒的话,这对身体,也真是……

    他是不可能不去关心孟优,这个是肯定的,毕竟孟获他就只有这么一个亲弟弟。可是不得不说,如果真是让自己,就这么放了他的话,自己也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所以那么,也就只能是取一个折中的办法了,不是吗。

    所以孟获此时对祝融夫人说道:“夫人所说,为夫确实是要仔细考虑一下。而之前我已经是想了,既然是这样儿的话,那么我就不禁他孟优的吃食和水了,如此,夫人觉得如何啊?至少他孟优不会饿死渴死啊!”

    祝融夫人心说,这真是亲生弟弟?不过看自己夫君能做到如此,好像对如今的他来说,已经就算是不错了,要不还要如何?

    -----------------------------------------------------

    而且自己其实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事儿,怎么说呢,算是“退而求其次”吧,本来自己也指望着,他孟获听了自己的话,就能直接放了孟优。至少祝融夫人还是知道的,在自己没有真正去发火儿动怒之前,他孟获肯定是不会那么乖乖听话。

    他是自己夫君不假,而且也是夫妻多年了,但是不得不说,他更是一个部族的首领,是蛮王,所以……

    “行,我看不错!其实大王能如此,确实还是顾念兄弟之情的,如果孟优知道了,他会认为大王这个兄长,还是很不错!”

    孟获闻言是连连摆手,“夫人啊,为夫倒不是希望他觉得自己这个兄长如何如何,只要他真能明白自己所做的,我也真是很欣慰很欣慰了,唉!”

    -----------------------------------------------------

    这让自己怎么说呢,自己也是知道一些的,自己这个兄弟啊,就是和自己也差不多,要让他真正去和自己说,他错了,这事儿好像还真是不太可能。毕竟如果他真是认为他错了,那么这个还可以,但是如今这,显然……

    祝融夫人闻言也是在心里叹气,她心说,这都是无奈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