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比起享受夫人按摩的孟获来,孟优他可就倒霉透了。

    他也知道在大帐外看守自己的士卒,那都是自己兄长的嫡系人马,所以只有他一人的话好使。至于说自己,别说就只是他的亲兄弟,就算是亲老爹,也一样儿是不好使啊。那些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什么都没用。也不是,只有自己兄长的话是有用的。

    所以孟优也只能是不吃不喝,在大帐待着,要不还能如何。他可是知道,没有自己兄长的命令,这看守自己的人,可是什么都不敢做的,就只是这么看着自己罢了。

    至于说饿了渴了,那么对不起,自己兄长说得清楚,自己不认错,就什么都不给自己,让自己没饭吃没水喝。而他们是绝对要执行自己兄长的命令的,自己估计就算是饿死了渴死了,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孟优心说,这自己没错,结果还落了这么个下场。这自己如果是错了呢,那是不是要比这个下场还要惨十倍。百倍?

    -----------------------------------------------------

    谁知道,反正肯定是没好事儿,自己兄长总是说不放心自己,自己是这不让他省心,又那不让他省心的。这自己这些年在他帐下做事,也不算是少立功吧,可这如今,自己都没错,结果都这样儿的待遇,可真是苦了自己啊。

    孟优他这心里是特别不爽,而且还不平衡。心说那金环三结也好,还是说阿会喃也罢,哪个没犯过错啊。可哪个也没有像自己一样儿,被软禁在大帐中啊。所以孟优心里是感觉特别不平衡,心说自己还是你孟获的亲弟弟呢。可结果呢,却是还比不上两个洞主啊。

    孟优当然不会去想。正因为他是孟获的亲弟弟,所以他这个当兄长的,肯定是有义务去教育教导他。孟获心里确实是清楚,如今自己兄弟所碰到的,还没有那样儿的强敌,所以你不长进,也没什么。

    可还是那话,真要是碰见想对你不利的。就凭他那个脑子,估计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但是这些东西,他孟优知道吗,显然是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自己兄长是说了自己那么久,然后最后累了,直接就把自己给软禁起来了。逼迫自己认错,不认错不行,不认的话,就这么被软禁吧。是不给吃喝,就这样儿干靠。

    不过孟优心里也是坚定,心说自己能服软吗?不能!本来自己都没错。所以认什么错?

    不吃就不吃了,不喝就不喝了,反正也死不了。在孟优看来,自己兄长能让自己死吗,这个肯定不会啊,所以自己还担心什么,只是饿和渴还有没有自由的问题,其他的,都没有这些来得重要。

    孟优确实是“一根筋”。其实孟获也是这样儿,所以他们两个“一根筋”碰到了一起。就变成了这样儿。

    祝融夫人倒是想着什么时候给孟优求个情什么的,要不她确实也不太忍心。

    -----------------------------------------------------

    不过有一点。她却是和孟获所想一样儿,那就是要给孟优点儿教训,这个是肯定的。

    所以她也知道,自己大王这边儿是刚下令,自己却也不好马上去求情。而且自己也是,要让孟优吃点儿苦头,然后再给甜头,要不他能长进吗?

    不过祝融夫人也想到了,就这,那孟优也不一定能有什么长进,因为他没有得到教训啊。是,不给他吃喝,但是这个可不是教训,而是他兄长的处罚。只有他真正受到了杨锋的教训,他才能真正长进吧。

    汉人那话说得不错,“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这个时候祝融夫人也就没再和孟获多说孟优的事儿,就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其他的。反正其他的东西,也不是不能聊。至于要是再多说的话,无论是战事,还是关于孟优的事儿,看自己大王,显然暂时是不愿意提起的。

    -----------------------------------------------------

    因此祝融夫人是不再说了,不过她却是提醒孟获,“你可不要忘了,之前说答应下来的东西!”

    孟获一听,是全身一震,这自己夫人直接就你,我,这么称呼上了,他心里当然清楚,这自己夫人是说她之前所提的那事儿了。这就是在告诉自己,可千万是别忘了。要不后果,真是要不堪设想啊。

    不过这时候帐中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孟获赶紧是谄笑,一脸讨好样儿,“夫人之言,为夫可是牢记在心,牢记在心啊!怎么能忘了呢,那么重要的事儿,忘不了,忘不了啊!”

    祝融夫人闻言先是嗯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好,没忘就好,我还以为你这个蛮王成天整日是日理万机,把我之前所说的谁让,当耳旁风,给忘了呢!”

    孟获嘿嘿一笑,“哪能,哪能啊!这如今咱们这边儿不是还有点儿人吗,等为夫和马超再战过后,实在不行,就回去!”

    -----------------------------------------------------

    不过孟获却是在心里说着,我就不相信了,自己赢不了?他马超凉州军算个什么,我就两万多人,一样儿能胜!

    但是孟获却是没有发现,他心里所想这话。可以说是一点儿底气都没有。如果是让他这么去喊的话,估计他也能喊出来,可却绝对是有气无力的。缺少底气啊。

    可不是吗,如果说之前联合的人马比马超凉州军多的话。他都是遭逢了两次大败,那么这次呢,这如今人已经少了那么多,他觉得胜利,真是渺茫啊。这事儿在孟获来看,人马多都没赢人家,这人少了,真就一定能胜吗?

    当然。他肯定是希望获胜的,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不过如今虽说他想法是这样儿,可孟获也不是说只有两万多人,他还在幻想,自己一定能胜,这个肯定不是。

    -----------------------------------------------------

    祝融夫人则是正色道:“记得你自己所说,千万别忘了!”

    “不能,不能啊!夫人放心,放宽心啊!”

    孟获这时候一想,要真是没有人马了。自己还不回去的话,自己夫人要如何?难道还是要……

    想想就害怕,也真是可怕啊。自己当然不希望出这样儿的事儿,可是到时候,自己却是也如何呢。到底能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啊,直到如今,也是没有完成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莫不是自己真要去和马超谈?还是……

    孟获也不知道了,反正自己如今一点儿都不占优势,如果真说起来的话,其实好像一直都不占优势,自己损失大了。在南蛮也没这损失啊。虽说损失得不止是自己的人马,可损失最大的。那就是自己,除了自己。没别人啊。

    -----------------------------------------------------

    祝融夫人看自己夫君这样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提醒他了,可是每次这距离全军覆没的程度,确实还是差了一些啊。

    真是,祝融夫人是矛盾,毕竟她既是希望孟获早回南蛮,也是希望他能胜了马超的凉州军。可是她也清楚,要真是后者的话,估计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孟获才能回去呢。

    这已经是出来这些时日了,可以说这期间所发生的事儿还少了?

    自己夫君是接二连三吃败仗不说,这好不容易让孟优请来来秃龙洞的朵思大王和银冶洞的杨锋,可结果呢。结果就是杨锋因为儿子的事儿,是和马超凉州军联合到一起对付己方,甚至直接就杀死了朵思大王,让秃龙洞的人马是不战自乱,并且不少人都和己方血拼了。

    所以祝融夫人心里也想,还是早回去吧,早点儿回吧,再不回的话,指不定要出什么问题。她这倒不是怕了马超凉州军,只是觉得实在是没有必要。

    -----------------------------------------------------

    不过祝融夫人确实也没多想,其实以如今的情况来说,就算是孟获马上撤兵回南蛮了,马超可能放过他吗?这事儿很明显了,其实从孟获出兵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注定了马超的态度。

    其实他在自己大营也是总想,自己是不是以前对南蛮诸部,太过放纵了。别的不说,就说自己是已经都夺取益州快十年了,可这十年中,根本就没有和南蛮的人有过什么太深得接触。至于说大战,那是更没有了。至于说自己和羌人是站过,而且还屠戮了整个烧当羌,也算是威震异族了。

    至于说北方鲜卑,因为檀石槐身死,所以分裂了,而且是争权夺利,内战没停。自己和鲜卑接壤的地方,还算是太平,毕竟那也不都是自己的地盘,不是还有别人分担吗。就说如今,也不都是自己和鲜卑接壤,曹操幽州不也是一样儿吗。

    -----------------------------------------------------

    所以鲜卑这边儿暂时也是没大事儿,那南蛮也是一样儿太平,可自己却是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解决了这个问题。别的不说,还是,就有孟获那个货,南蛮就不会太平,结果果然是如此啊。

    可之所以这样儿,让孟获是来挑事儿,马超认为就是自己之前是太放纵他们了。也是,关键自己也没腾出手来对付他们,并且自己也这是没把他们太看在眼里。

    如果说马超认为鲜卑是大患,羌人也不小的话,那么南蛮,其实充其量,就算马超不会不理睬,但却也只能算是个癣疥之患吧。

    但是马超肯定是非常讨厌这样儿的事儿就是了,这自己和曹操他们还没分出来最后都胜负,自己就不得不来了禺同山,这自己确确实实是不爽,非常不爽。这就好比和美女在榻上,马上就要开始探讨人生了,进行最后一步,可是突然是发生十万火急的事儿,你不得不去处理,所以马超心里能好受吗。

    -----------------------------------------------------

    所以马超对孟获,他是意见大了去了,可如今自己对这滚刀肉,对这个无赖,也真是没有什么办法啊。

    己方凉州军倒是赢了不少次,而且还大败了他们几次,可即便如此,这孟获却依旧是不服自己。所以马超确实是没有办法,也只能是擒住他一次,就问他一次,看他服不服了,要不还能怎么样儿。

    至于孟获,他也算是知道马超的意思,他清楚,自己只要是不服他马超,耍赖的话,基本就都没有问题。百试百灵,这不已经都两次了。他知道,自己这么去对付马超,那就没有问题。

    这过了好一会儿,祝融夫人是突然发现自己这夫君没动静了,也不是说没动静,只是不再说话了,但是却传出来了打呼的声音。

    她这么一看,心说自己这夫君啊,确实是累了,这坐着都已经是睡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