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此时的孟获呢,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是,不如自己夫人多矣啊,太多了。

    自己夫人要不是个女流的话,可能早就成为真正的蛮王了,而不是自己这个自封的蛮王。

    他确实不否认,自己夫人的话在理,不过他却还是问道:“夫人如此说,不是给这个小子求情?”

    这时候孟获是想到了,心说不会是因为自己夫人给孟优这小子求情吧,不过自己夫人所说是有道理,这个自己肯定不能否定否认啊。

    祝融夫人闻言则是一笑,“大王,这么说吧,其实孟优所作所为,确实是受了那杨锋的欺骗,所以大王说他,却是对的,对于这个,我不会为他求什么情。不过因为杨锋不能身死在我们手中,所以孟优放了其人,就用此一件事来说,却是没有什么错误的。所以这个,我却也是不得不说!”

    -----------------------------------------------------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的话,他一下就明白了,感情还是和孟优这小子有关系啊。

    这自己夫人说得清楚啊,如果光以这个孟优被杨锋所欺骗来说,人家用一根小手指,就换了他和他儿子,还有他那几千残兵的命,这个不得不说,是自己胞弟被骗,那么自己该说他。毕竟被人骗了,还不是你的错误吗?

    可要是说到最后的结果。杨锋不能死,更不能死在自己的手中,所以孟优放了杨锋。其实抛开他被骗的事实的话,其实他所作所为,倒还是对自己有利。

    对于祝融夫人的意思,孟获当然是明白,不过真是不再说孟优这小子了不成?自己夫人让自己分两方面去看这个事儿,如果以孟优被骗,这个来说。自己其实已经算是训完孟优了。那么之后,杨锋遁走,其实对自己有好处。所以自己夫人那意思,自己也不必再说孟优了。孟优心有不甘,不过自己夫人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样儿。

    -----------------------------------------------------

    所以他真是。不准备再去多说孟优什么了。只是最后再说两句,就两句,自己说完就算完。

    因此,他这个时候是没有好气儿地看着孟优,心说你小子啊,倒是走运,你嫂子为你说话了。不知道是你求你嫂子的,还是你嫂子主动帮你的。不过我也不得不说。你嫂子的话,其实真是没错。所以她既然让我不说你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最后两句,说完完事儿。

    不过孟获所想是两句,可一说上,却何止是两句,不知道是多少个两句了。

    只听此时他对孟优说道:“孟优,你可知道自己的错误?”

    孟优一听,心说自己嫂子不不让你说我了吗?你这还问我错误?

    孟优这人,绝对是犟劲,所以虽说孟获是他亲兄长,可他也没准备去妥协。

    只听他说道:“兄长,小弟不知,不知道自己有何错误!”

    孟获一听,腾一下就又火儿了!

    -----------------------------------------------------

    本来在孟获看来,这自己夫人都发话了,而且所说也是很有道理,自己最后也是赞同的,所以对于自己弟弟的事儿,自己不说什么,也不是不行。

    但是前提就是,自己问他是不是有错,他主动认个错,自己说,下不为例,然后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是很明显,这个事儿却没有按照孟获所想的去发展,反而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去发展了。

    而不远处的祝融夫人一听孟优这话,她心说,完,完了,全完了。心说你孟优就是一根筋啊,这个时候,你就算是为了耳根清净,你也不能跟你兄长去顶啊。你就退一步能怎么样儿,你就说你错了,又能如何?

    不过祝融夫人觉得是没有什么的事儿,可在孟优看来,这个自己绝对不能妥协。本来吗,自己要是真是错了,那么自己也认了。可自己没错啊,那自己认什么,就是自己兄长逼自己也不行。

    -----------------------------------------------------

    结果孟优这脾气一上来,基本是没有办法治了。就看此时此刻,祝融夫人已经是闭上了眼,然后脸直接是转到了另一边儿去,这就表明了她自己的态度,估计孟优的事儿,她今日可能是不会再多说了。

    因为本来吗,祝融夫人和孟获所想,就有很多一样儿的。比如说孟优是被杨锋骗了,所以她当然认为,孟获是要说孟优,不过差不多也就是了。而孟优呢,他能认识自己的错误,以后不犯,那么这事儿就算是解决。

    可如今事情的发展,这和自己所想可不一样儿,所以超过自己的预估,那么自己也不想多管了。反正这是他们两兄弟的事儿,自己之前说了不少,已经算是很多了,至于再多的,自己尽量是不会说了。除非是特别特别必要,要不自己绝对不会再多说。

    其实祝融夫人她也是挺生气的,就是生孟优的气,也是生孟获的气。

    -----------------------------------------------------

    不过在这个时候,此情此景下。她是肯定不会去多说什么的。所以只能是把自己的不满,暂时给放在心里。

    至于说之后说不说,那么还是看情况吧。也许孟优离开之后,自己和自己夫君,自己答案说也不一定。但是这个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就是了。

    孟获也算是了解自己这个兄弟可,所以一看这孟优如此样子,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脾气也是上来了。不过不止是你有脾气。我就没有脾气了?你孟优不承认错了,那么我虽说是你亲兄长,可我也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孟获对于自己兄弟。他肯定不会计较这个计较那个。但是说实话,他当兄长的,确确实实是希望自己这个兄弟长进,如今这其实都是小事儿。还好是都没有什么。可以后万一有什么大事儿了呢。碰见那种想要你命的人,那么自己这个兄弟,真是不让自己放心啊。

    -----------------------------------------------------

    所以孟获说了这么说,最根本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杨锋,甚至为了自己面子,这些通通都不是。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孟优能长进。所谓是“吃一堑,长一智”。

    不过孟获也算是看出来了。这自己这个胞弟啊,是没有吃一堑,所以也不指望着他就长一智了。可是他实在是执迷不悟啊,就是不听自己所说,认为自己所说不对,到了这个时候,他是还认为自己没做错呢。

    孟获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了,真是,这自己这个弟弟,他什么时候能让自己省心,能真正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呢,反正这个时候他却是没有办法,而且是真很无奈啊。

    但是他知道,自己还得是拿出来自己兄长威严,自己也有脾气,脾气也不好,所以他是一拍桌案,“孟优,你到了现在还是执迷不悟!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啊,你,你,你这,哎呀……”

    -----------------------------------------------------

    毕竟是夫妻多年,所以看到孟获这样儿,可以说祝融夫人倒是很有感慨。

    她知道,自己夫君这样儿,可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如此啊。毕竟除了大哥之外,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孟优了,所以也真是,他能不去担心其人吗。可是孟优也是老大不小了,但就是不让人省心啊。

    今儿不过是遇到了想早赶回去的杨锋,结果孟优被骗。那么明日碰到李锋,王锋,是不是也得被人骗呢,甚至最后都要丢了性命。一想到这儿,祝融夫人也是不得不头疼。看来自己刚才给他求情,还是不太应该啊。

    关键是她也发现了,孟优确实就像他兄长所说一样儿,是执迷不悟,也不知道杨锋那人,到底是有什么好的,给他灌了什么汤了。孟优几乎就是从来没忘了帮其人说话,而且就一口咬定自己没错。

    -----------------------------------------------------

    所以祝融夫人此时心说,别说是自己那夫君了,就是自己,听了孟优的话,其实也不爽啊唉,这事儿也真是……

    她不说话,只是再一次看着两兄弟,看看他们到底要如何解决这事儿。

    不过祝融夫人算是把杨锋给恨恨透了,心说这次是没有机会,而且也不能杀了你。不过以后在南蛮,别让我抓住机会,要不定有你好看!

    要不怎么说别去得罪女人的,这话绝对是没错。而且女人绝对是记仇的动物,不相信你可以去试一试,不过后果自负啊。

    可惜杨锋却是不知道,他早已是被祝融夫人给惦记上了。以后终有一日,他会知道的,原来自己早已被人家祝融夫人给惦记上了,所以他还能有好吗,反正肯定是要有麻烦啊,这是必然的。

    -----------------------------------------------------

    当然了,就算杨锋这个时候知道了这些。又能如何。只能说他会更加小心谨慎去防备而已,不过很多东西,不是说你去小心戒备了。就看定不会来,所以该来的,肯定不会少就是了。

    “孟优,你说你怎么就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啊?”

    孟优闻言,看了自己兄长一眼,没说话。不过孟优看他的神色。他就知道,孟优那意思,我就是没错。

    这让他气啊。心说有那两洞主,就已经是让自己头疼了,如今你这又来凑热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省心。让自己放心啊。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兄弟呢?

    孟获倒不是怨天尤人,而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结果这个时候他看了眼自己夫人,而祝融夫人看到孟获看她,她是赶紧偏过头去了。那意思还不明显,她就是说,你们兄弟的事儿,可别找我。我不知道。

    -----------------------------------------------------

    孟获一看自己夫人这样儿,他心里一笑。心说好啊,这之前你是帮这小子说话,结果这时候我问你什么,你倒是不说了。

    不过孟获他确实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不看自己夫人了。因为他也知道,自己夫人不想去说的,去做的,反正自己肯定是没有办法就是了。是吧,要不是如此的话,那应该是自己做主,自己夫人请自己的。可如今这情况,显然是倒过来的嘛。、

    孟获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孟优你小子好,很好。只要你不承认错了,那么我就让你在这儿待着,看你什么时候服软。我还就不相信了,你耐力还能比得过你兄长我?

    这倒不是孟获吹牛,确确实实,孟优是不如他兄长耐力好,这个是肯定的。虽然孟获其实是个急脾气,但是相比之下,和孟优一比较起来的话,孟获算是慢的了。这就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不服不行。

    -----------------------------------------------------

    所以此时孟获一笑,“孟优,既然你是死不承认,‘死鸭子嘴硬’!那么好,我成全你,你不承认吗,那么就在大帐中,给我站着,不准吃喝,直到你承认了你错误为止!”

    孟获是拿出了兄长和蛮王的威严来,确实是让孟优害怕,可在他看来,怕有个毛用?自己如今要做的,就是不能低头!自己兄长让自己承认错了,自己根本就没错,为什么要承认。放走了杨锋,自己做错了吗,其人最后都断指赔罪了,还要让他如何?“杀人不过头点地”,真要和其人不死不休吗?

    孟优其实也知道点儿之前自己嫂子所说的那些,不过他显然之前没有想过那么多。但是这个时候,他是仔仔细细考虑到了,杨锋其人,真是不能死,要不麻烦就大了。尤其还不能身死在这边儿自己人的手里,所以让其人都,是没错的。

    -----------------------------------------------------

    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兄长怎么就抓到这个事儿不放了,还非要让自己承认错了。自己这根本就没错,为什么要承认,自己绝对不能说自己错了,因为没错。

    孟优心说,自己如今最多承认自己做得不好,但是绝对不会说自己做错了,因为没错。

    他确实是很难体会到孟获真正的用心良苦,他就想着自己兄长让自己认错,他却是没有考虑,孟获算是苦口婆心地说了那些,又是让自己省心,又是不长进这些,显然孟优都没在意。

    这个也是,确确实实,在这上面,两兄弟对话,所考虑的东西,还是不一样儿的,侧重点不同,在孟优看来,自己兄长,就是逼着自己认错,可自己没错,要认什么呢。还说自己被骗了,那杨锋够意思,还断指赔罪,他骗了自己什么?所以自己没错,更不会去认错,至于说给杨锋放走,自己做错了吗?

    至于说孟获,他确实是想让自己兄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结果却是这样儿的。

    -----------------------------------------------------

    孟获心里也不得不感慨,虽说是亲兄弟不假,可在这上面,自己兄弟却也不能理解自己啊。

    所以他是强压自己心头怒火,问道:“孟优,你是真不能理解兄长的苦心吗?”

    孟优一听,赶紧说道:“兄长认为我没错,那么小弟就了解了。反之,小弟什么也不懂!”

    孟获闻言,心说这个也真是没法去沟通,这自己兄弟确实是不能理解。

    而且孟优还反过来问:“兄长就不能理解小弟吗,小弟做错了吗?”

    这话让孟获听了,他是更生气了,心说孟优这个小子,看来不气死自己,他是不甘心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