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杨锋闻言则是微微一笑,一边儿用块破布止血,一边儿说道:“孟优老弟,这也算是为兄给你和你兄长的交待!为兄看出来你为难了,知道你够朋友,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为兄和你一起回去!”

    孟优是赶紧摇头,头摇得就和拨浪鼓似的,“杨锋兄如此说,就是打小弟的脸啊。,小弟还有何话说?至于兄长那儿,一切都有小弟说项,杨锋兄放心就是!”

    杨锋闻言,则是再次叹了口气,“却是让老弟难做了!”

    孟优是仰天大笑,“哈哈哈!杨锋兄莫不是看不起小弟?杨锋兄能如此为小弟着想,小弟为何不能为兄着想一次?此时休要再提,杨锋兄,就此别过了,告辞!”

    说着,孟优上了马,然后招呼了一下众人,“我们走!”

    “是!”

    -----------------------------------------------------

    孟优带着人走了,别看有一万人,可速度还真是不慢。

    当他们走远之后,杨锋是满头大汗,这可不止是因为断指所以才出了这么多汗。更是因为之前面对孟优,杨锋也是有顾虑,心说万一其人要是有了其他的想法,那么自己可真是要完了。不过还好,还算好的就是,孟优他确实还是从前的那个孟优,几乎是没有什么改变。

    他是拿着自己的断指给孟获交待去了。可是可想而知,最后的结果。

    “孟优老弟,却是勿怪吾也!”

    杨锋是喃喃自语道。而他儿子是早来到了他近前,一看自己父亲手指少了一根,他忙叫道:“爹,这……”

    杨锋一听是哈哈大笑,“哈哈哈!我杨锋今夜断指求得所有人生路,真是值得值得啊!”

    顿了一下后,他便对众人说道:“壁虎都知断尾求生。我杨锋今夜断指求生,有何不可!好了,咱们赶紧走。早日回南蛮,早日太平!”

    “是!”

    -----------------------------------------------------

    而杨锋儿子看着自己老爹豪爽的样儿,他心说,看来自己要学习的可真是不少啊。

    杨锋之所以这样儿。可不止是给他儿子说的。那不过是小事儿。最为重要的是,也有收买人心的意思在里。毕竟如今还能跟着杨锋的人,其实就算是很忠心他的了。不过他觉得,其实还不够。所以杨锋有了这一番话,那意思就是说,我杨锋断指,不止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所有人的生路。

    其他的话不用说了。杨锋都清楚,自己手下这些人。还能不懂吗。

    而且他也真是认为,自己这左手小指,断得值得!毕竟孟优的脑子虽说是不如他武艺那样儿,可其人也不是傻子。所以杨锋知道,最后自己断指,可以说就是神来之笔啊。如果说之前孟优一直处在犹豫之中,那么自己断指之后,就直接是让他做出了决定,而且自己所想是一点儿没错,可不就是那样儿吗。

    -----------------------------------------------------

    所以杨锋认为值得,如果没有自己最后的断指,那么很可能就骗不过孟优,如何去赚其人呢。

    可最后自己那么做了,他孟优反而觉得是有些愧疚,所以自己自然就能逃出生天了。至于说少了根小手指,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虽说是再也长不出来了,可说实话,也不耽误什么,就是有些不习惯,很别扭而已。

    其实对于杨锋这样儿的狠人来说,只要能保住命,别说是一根小手指了,就算是十指,他该舍弃的时候,也会义无反顾的。

    杨锋真就是属于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那样儿的人。他知道,活着最重要。至少你活着,就可能什么都有。可要死了,那真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一根小手指换来自己一条命,还不值得吗。

    -----------------------------------------------------

    这事儿马超是没有看到,要不然的话,他觉得还得高看杨锋一眼。毕竟其人的背后,还是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要说马超对其人的了解,真是不多,甚至还不如孟获。但是他就是觉得,杨锋是一个很好的代言人,是一个真正识时务,能受自己挟制,能接受自己去管理的这么一个人。而自己呢,所需要的,其实就是这么个人,那么就是他杨锋了,自己认为最合适。

    不过杨锋在孟优这儿,他说表现的,又是另一面了。他这些东西,在汉人那儿来说,确实是没有什么。但是在南蛮这儿,确确实实是不简单,这个是肯定的。要不也不至于,其人一出手,就赚了孟优。

    孟优直到此时此刻,他还认为杨锋是够朋友讲义气呢,心说人家都这样儿了,自己还有什么的啊。

    -----------------------------------------------------

    与此同时,马超的中军大帐中,他和陆逊,两人正在聊着。

    陆逊此时一笑,“主公真就是不准备进兵了?”

    马超闻言也是笑道:“伯言还不了解吗,这如今孟获大营是剩了一万多人还是说两万多人,真就是那么重要吗?”

    “那是。主公之意,倒是还不如让士卒好好休息来得更好!”

    “确实如此,伯言知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孟获派孟优去阻截杨锋的时候,没多久,马超就得到探马的禀报了。正好陆逊也在大帐,所以他自然是给自己主公说了,这其实也算是个好机会。进兵肯定大胜。

    不过马超听后,就是一笑,没多说什么。然后之后岔开了话题,说起了别的。都聊完后,陆逊这才又问了一句,然后就有了前面的对话。

    -----------------------------------------------------

    其实对于如今的马超来说。确实。他还不知道这个是己方的机会吗,可他真是不想要。

    因为对于他来说,如今孟获南蛮军的人马,是剩下一万多,还是两万多,真都是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与其带着疲惫之师去和他们决战,还不如自己让己方士卒多多休息,这样儿来得更好。

    虽说己方士卒休息的同时。对方也在休息,可如今还是己方凉州军占优势啊。这个没有奇迹的话,却是逆转不过来的。马超可不认为孟获有如此大的本事,他要是真那么厉害的话,估计也不至于这时候落败成这样儿吧。

    陆逊再次笑道:“主公是一点儿都不担心杨锋?”

    马超摇摇头,“其实也担心,不过这么说吧,伯言,如果说杨锋连孟优都斗不过的话,那就算我看错人了!”

    -----------------------------------------------------

    陆逊一听自己主公的话,是微微点了点头,心说自己主公还真是,挺有信心啊。这个是好事儿,其实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说他杨锋连孟优都斗不过的话,那么也真是不值得自己主公看重。那么他早日身死,也好早日让自己主公再换个人来治理南蛮诸事。

    不过一想到孟优其人,陆逊也是忍不住笑了。还不是他小看其人,实在是,怎么说呢,就连崔安都戏耍过的人,也真是不可能让陆逊去如何高看他啊。

    然后马超是继续说道:“其实伯言,如果是孟获去的话,我确实会担心杨锋。可是孟优吗,我其实更担心他。”

    陆逊一听,是差点儿没喷了。可不是吗,如果真要是比起杨锋来,真是要更担心孟优了。等他最后放了杨锋,看他到时候怎么和他兄长交待。可惜了,能留下杨锋的,却是被孟获一个失误,结果是什么都没有了。

    -----------------------------------------------------

    虽说马超和陆逊并不知道,杨锋会用什么方法去赚孟优,但是想来,肯定会是一击得中的,要不杨锋估计不会去用。

    他们其实也知道两人的关系非常,所以就冲着这么一点,杨锋都不会那么轻易死。当然了,在孟优那儿是绝对不会,可如果真要是在孟获那儿,可能就不一样儿了。

    但是连自己两人都知道这个,他杨锋还能不懂,所以马超和陆逊都认为,杨锋肯定会想办法,不让孟优带自己走。虽说具体的两人也不知道,可大致上绝对就是这样儿。

    还真别说,两人所想,确实不错,可他们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杨锋也算是非常有魄力,人家是壮士断腕,他是杨锋断指,其实都算是一样儿了,杨锋他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壮士断腕的行为呢。如果马超和陆逊知道了之后,他们一定会是如此想法的。而且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会再高看其人一眼,之前还是有些低了。

    -----------------------------------------------------

    而倒霉孩子孟优,则是带着杨锋断指,回到了己方南蛮军大帐。

    结果他一回来,孟获就知道了,果然。听说了孟优什么都没带回来,他脸是一红一白的,偶尔还夹杂着绿色。已经都不知道是什么色了。

    此时孟获是一怕桌案,“把孟优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给本王带上来!”

    “是!”

    孟获这时候确实是生气了,要说这个事儿,你去想是一回事儿,可真正摆在你面前之后,这又是一种感觉了。

    如果说之前已经是想到了孟优这样儿。孟获还不至于是这么气,可真是等孟优回来了,而且是什么都没有带回来之后。他是彻底爆发了。本来孟获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时候更不用说了。

    -----------------------------------------------------

    “将军,大王有情!”

    孟优是刚下马,士卒就过来了。他一听。心说自己兄长知道得还挺快。可不是吗,孟优却是不知道啊,孟获对杨锋这个事儿,可以说是看得相当重了。以前背叛他的人,确实没有一个好下场的。远的不说,就说最近的,董荼那也和马超凉州军联合,最后里应外合。可最后结果呢,其人还不是落了个身死的下场。是被祝融夫人给逼死的。这个谁不知道。

    所以杨锋别看他比董荼那还有势力,更有实力,可孟获真是没有去考虑这个。他就是想怎么去报仇,而且祝融夫人也还没多说什么,所以孟获暂时就没多想。不过这个时候,在孟优往孟获中军大帐走的时候,祝融夫人也已经是来到了孟获的大帐。

    她自然也是知道孟优归来,而且还没有带回来杨锋。所以以她对孟获的了解来说,他这个弟弟孟优,要倒霉了。

    -----------------------------------------------------

    别看他是孟获的亲兄弟,可在气头上的孟获,不说其人是六亲不认吧,可也差不多了。夫妻也算多年了,对于这个,祝融夫人还不了解吗。所以他在知道孟优回来后,也马上来到了孟获的中军大帐。这之前她确实是没有说什么,可却并不代表这个时候她就不会说。因为时候已经到了,她自然不会不说。

    此时孟优已经是进到了自己兄长的中军大帐,看到自己兄长和嫂子都在。

    他是忙笑道:“兄长,嫂子,都在啊!”

    孟获一看,自己这个兄弟不但是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是跟自己嬉皮笑脸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立下什么大功了呢。所以孟获这个时候是很不爽,于是直接是狠狠一拍桌案:“孟优,你注意点儿,嬉皮笑脸做什么,本王问你,杨锋人头呢?”

    孟优心说,这,这风向不对啊,自己兄长是跟自己发火儿了,就因为没杀了杨锋!

    -----------------------------------------------------

    所以他也真是不敢再嬉皮笑脸了,于是就听他说道:“兄长听小弟说啊,这个杨锋,小弟真是不能下去手啊!”

    孟获一听,心说果然如此啊,也不知道那个杨锋对你有什么好处,让你是放过了其人!

    “孟优,你放过敌人,该当何罪?”

    这,孟优一听,赶紧说道:“兄长,那杨锋可是小弟为数不多的好友啊,而且其人是……”

    接着,他就讲了一下杨锋是怎么不杀自己,而去杀了朵思大王,最后又是给他自己儿子求情,然后断指赔罪,这些他都对自己兄长说了。

    听了孟优讲完,祝融夫人是一抚额头,心说这个兄弟啊,真是不让人省心。果然碰到杨锋那样儿的人,孟优据算是完了。他不吃亏谁吃亏啊,杨锋算是用了自己一根手指头,就换了他父子的性命啊。

    -----------------------------------------------------

    是,祝融夫人当然知道,杨锋父子确实是不能死。可虽说是这样儿,但可不是说她就会向着杨锋,那怎么可能,毕竟她可永远都是站在孟获和孟优这边儿的。

    至于说孟获,当然不会像孟优一样儿,被杨锋给骗了,虽说他如果不去仔细想,就那么听着孟优所说的话,还真是容易让人信以为真,以为这个杨锋是怎么怎么为好友着想。可还算是知道杨锋一些的孟获,他当然知道杨锋的本来面目。所以他是在自己心里不住叹气啊,也就是自己兄弟相信他杨锋,其他人还有几个相信他的啊。

    朵思大王倒是相信他,结果呢,其人身死。自己之前也算是相信他了,可最后呢,不也是败了,而且还是大败啊。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能明白,但是自己这个兄弟不明白啊,他要是明白,知道了真正的情况,估计就算不杀了杨锋,怎么也能把他父子给带回来吧,可如今呢?

    对此,孟获也只能是先放放要去生气的事儿,而是教育起自己这个不长进的弟弟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