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锋从马超中军大帐出来后,是直接就回了自己大帐。

    他此时心说,可算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这没有马超下令,自己想出大营,都是半点儿不可能。每一次出去,都让凉州军士卒给拦截下来了,而且还说了好几句,自己不太懂的话。

    杨锋回到了自己的大帐,他儿子看到了他后,忙问:“爹,怎么样儿了,马超都找你说什么?”

    杨锋一听,赶紧给他儿子拽进大帐更里边,“你小子小点儿声,在人家地盘这儿,还不小点儿声!”

    他儿子点头,“知道了,爹,到底怎么样儿啊?”

    杨锋儿子因为这段期间在马超凉州军这儿,所以他也算是比之前能老实点儿了。至少以前要是杨锋这么说的话,他肯定早顶嘴给顶回去了,可如今却是没有。

    -----------------------------------------------------

    杨锋一看,心说还别说,在马超凉州军大营这儿,还让自己儿子能好点儿了。不过谁知道能持续多久,要是永远都改变了,那该有多好啊。

    杨锋和他妻子是惯着这么一个独子,所以他儿子什么样儿,他还能不知道吗。而且在杨锋他家是儿子第一,妻子第二,他排在最后。所以杨锋也怕他妻子,怕他儿子回去给他告状,说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不称职。那自己可就有罪受了。

    这个在南蛮,怕妻子可不是孟获一个人的专利,连杨锋也是如此。其实不止是他们两人。还有不少呢。毕竟异族和汉人可不一样,什么三纲五常,那异族哪有这些东西。所以汉人的女人不能做的,可不代表异族的女子就不会去做,这个没有这种说法。

    于是杨锋是简单给自己儿子讲了一下,在马超中军大帐中,马超对自己所说的那些。

    他儿子听后忙问。“爹,你这是答应那个马超了?”

    -----------------------------------------------------

    杨锋闻言点头,然后说道:“这么好的事儿。爹岂能是不答应!你放心,这事儿是对咱们对他马超凉州军,可都是有好处的事儿。用他马超的话来说,就是那个什么来的。对。共赢,合作共赢啊!”

    反正杨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个词,不过马超给他讲,他倒是记住了,还没忘。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合作共赢,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儿,自己能接受的。为什么不去接受呢。

    他儿子是似懂非懂的,不过杨锋儿子知道。自己老爹既然是同意了,那么肯定是对他有好处。可不是吗,自己就没见到自己老爹做对他自己没有好处的事儿。至于其他的,也不是自己所能想的了,自己虽说是对马超凉州军有怨,但是这个,不是人家对手啊!

    你看杨锋儿子别管是怎么被惯坏了,但还是挺识时务的,至少他父亲这一点,肯定是遗传下来了。

    -----------------------------------------------------

    “儿子,赶紧收拾,咱们赶紧走,这‘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

    他儿子一听,是赶紧点头,他就算再怎么纨绔,这点儿东西他却也是知道的。而且杨锋儿子比他父亲都不愿意在这儿待,因为他可比他父亲在凉州军大营这儿待得久一点儿。虽说不至于受到什么虐待,可他确实是真不喜欢。

    “好!”

    他儿子也和杨锋一样,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两人是出了大帐,然后点兵,准备离开了。

    这时候就见马超是带着凉州军众将,来给杨锋送别。杨锋一看,好家伙,这是全都来了,看来马超倒是挺重视自己的。

    可不是吗,如果说马超不看重杨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对于马超来说,既然是已经和杨锋合作了,那么自然是应该给予杨锋应有的重视才行。

    -----------------------------------------------------

    看到杨锋后,马超一笑,“说好了的,杨锋洞主,我来送送你,也把这些属下给拉来了!”

    杨锋是满脸堆笑,“马将军却是客气了,不用如此,不用如此啊!这么大阵仗,却是让我是受宠若惊,若惊啊!”

    难得杨锋还知道一些汉人的成语,确实是不简单,至少孟获、祝融夫人他们也就是这个水平了。至于说起他人,却是差得远了,也就是杨锋吧,能与他们是相提并论。

    “杨锋洞主不必客气,请!”

    然后马超对守卫凉州军大营的士卒喊道:“开营门,让杨锋洞主带兵出去!”

    “诺!”

    在凉州军中,一般也只有马超一个人的命令,凉州军士卒才敢打开营门,要不谁的命令,可以说基本都不好使,当然特殊情况下,马超特许的除外。

    -----------------------------------------------------

    杨锋知道,因为自己和马超凉州军算是合作的关系,所以他这个给足了自己的面子。

    可是不好的地方也有不少,那就是,自己这么从凉州军走出来,然后回到南蛮。马超和他属下都送自己,可以说自己是彻底站在了孟获的对立面儿上。可是自己不后悔,因为就算是没有这么回事儿。自己也绝对不会和孟获关系如何如何好。

    最多自己和他胞弟孟优的关系不错,可他弟弟是他弟弟,他自己是他自己。这二者却是不能混为一谈。

    那么以前自己和孟获不是敌人,但确实也称不上是朋友,不过就是彼此知道而已。再说自己的地盘和他的地盘距离那么远,其实如果双方都不是扩大地盘的话,根本就是很难有什么交往的地方。

    -----------------------------------------------------

    可是如今却是不一样儿了,以前自己和他孟获确实不是朋友,但还不至于是敌人。但是自己选择了和马超凉州军合作之后。虽说和孟获不至于是什么生死仇敌,可却也差不多少了,反正朋友什么的。那肯定是不可能。

    是,只有永恒的利益,可是自己的利益却是在马超那儿,而却不在他孟获那儿。那么自己所选择的自然只能是马超。却不会是他孟获。

    除非他孟获能有超过马超的实力。可这事儿可能吗。也许可能,但反正自己是看不见了。

    杨锋是给自己打气,没有问题,一切都没有问题,自己走了一条康庄大道。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孟获不会是马超的对手,他选择臣服,那是早晚的事儿。而如今自己却是先一步和马超展开了合作。那么以后自己所得到的好处,也许会比孟获多不少。

    这是杨锋所憧憬的。他认为马超确实是这么一个人,如果自己帮他不少,那么他不会吝啬的。所以除了原有的,他答应给自己的之外,还有额外给自己一些东西。

    -----------------------------------------------------

    还真是,接触时日虽说不长,可以说很短,但是杨锋对马超,确实还是有了那么一定的了解。这个可是不太容易,杨锋可比孟获还要厉害一些了。

    马超对着杨锋一笑,“此时营门大开,杨锋洞主,请!”

    杨锋点头,“好,马将军,请!”

    说着,两人是并排出了大营,毕竟这个杨锋也知道汉人的一些礼仪,他可是不敢走在马超的前面。他心说要自己真那样儿的话,这凉州军众将还不得把自己给吃了。

    自己可不是孟获那厮,他想耍赖就耍赖,自己能去做那丢人丢范儿的事儿吗,当然是,不可能了!

    孟获在马超凉州军大营,他可以不顾及自己的脸面,可杨锋却绝对不是那样儿的人,至少他是很顾及自己的脸面的。这个不止是在他手下士卒的面前,在马超众人面前,也一样儿是如此。

    -----------------------------------------------------

    众人是陆续出了大营,马超和杨锋在最前面,然后杨锋他儿子和凉州军众将在后,再之后就是杨锋银冶洞的士卒了。

    马超众人是给杨锋一路送出了一里地多点儿,杨锋是不让再送了,他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是适可而止啊。要不就算马超他没有意见,可他属下呢,显然不可能没有意见啊。

    “马将军,留步,留步吧!”

    杨锋心说,你马超要是再不停下来的话,你属下那些人,估计就要把我给吃了。

    马超是看出来杨锋的顾虑了,于是笑道:“杨锋洞主不必有所顾虑,这些都是小事儿!不碍事,不碍事儿的!”

    杨锋一听,脸一下就变成了苦瓜,心说对你马超来说是小事儿,可对我来说,却是大事儿啊,这要人命啊!

    -----------------------------------------------------

    不过杨锋不可能这么去说,所以他只能是苦笑了一下,然后这才对马超说道:“马将军,你们汉人不是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啊,这如今已经是把我送出这么远了,所以你就不必再相送了!留步。留步吧!”

    马超一听,难得杨锋还知道这么多,自己也是别难为他了。要不看他这样儿。再送下去,估计他都要哭了。没办法,谁让他杨锋是“人在屋檐下”呢,所以真是“不得不低头”啊,这个就不用多说了。

    “好!那就这样儿吧,欢迎杨锋洞主以后常来,不管是到成都还是陇县。或者到长安,都可!”

    杨锋一听,什么成都?陇县?长安?别说这些地方了。就连禺同山,自己都不敢来了!所以自己还敢去你马超重兵驻扎的地方?

    -----------------------------------------------------

    这几个地方,杨锋可都是听过,而且也真都知道在哪儿。他虽说是没有去过不假。可就算是想去,他也绝对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去。在他看来,自己就算是去,也不能告诉你马超,而是自己偷偷,悄悄去。

    但是肯定不会这么去说,他只能是敷衍马超,“好。一定,一定!只要我去。就一定通知马将军一声,将军放心就是!”

    马超一笑,虽说他没觉得杨锋说真话,反正这事儿就是客套一下而已,多的意思,也真是没有了。他杨锋是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那就拉倒。自己还能求爷爷告奶奶把他给请过来吗?显然不可能,反正自己是邀请他了,其他的,那就看他自己的了。

    不过自己却是不得不说,他南蛮的地方,能和成都比?能和陇县比?能和长安比吗?反正杨锋不来看看,只能说是他的损失了,这自己又没有什么。

    -----------------------------------------------------

    但马超还是一笑,“好,那么我就等着杨锋洞主到来了!”

    “好!一定!一定!”

    然后他便对着马超和凉州军众将一抱拳,“马将军,各位,我告辞了!”

    他儿子也是学着自己父亲的样儿,对众人是拱手告别。

    马超也是拱手,“杨锋洞主保重,等我军的信使即可!”

    “好!马将军也保重了,我还等着你们把孟获打得是落花流水呢!”

    众人一听,是哈哈大笑。虽说杨锋也是南蛮的人,可是从他的话中,却是不能看出来,他和孟获还真不是一路的了。

    -----------------------------------------------------

    “告辞了!”

    “恕不远送!”

    杨锋对着己方所有人喊道:“我们走,回南蛮!”

    “是!”

    于是在马超众人的注视之下,杨锋和他儿子便带着他们还剩下的几千人马离开了。

    马超看着杨锋他们离去的背影,心说这个杨锋啊,在南蛮确实是个人物。而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应该也是没错的。

    等到杨锋他们的背影逐渐消失后,马超把手一挥,“各位,咱们回营!”

    “诺!”

    众人齐声应诺,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应该是有话要对自己等人说,所以还是赶紧回营更重要。

    -----------------------------------------------------

    就这样儿,众人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大营,来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

    都坐下后,马超对着众人一笑,“各位不少都在疑惑吧,为何今日我却是让各位都随我一起送杨锋父子离开?”

    庞柔出言说道:“确实如此,不知主公是何意?”

    马超一笑,“伯言当知我的意思!”

    陆逊问也也是一笑,“主公是与那杨锋合作了吧!”

    马超闻言点头,“确实如此,这个杨锋是个人物,当得与我军合作,安定南蛮!”

    众人一听,便来了兴趣,孟达问道:“不知主公是如何与其展开合作的?”

    这个可以说也几乎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马超一听,就是一笑,然后是简单给他们讲了一下,自己在大帐中和杨锋所说的那些。

    -----------------------------------------------------

    而众人听后,却都明白了,心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怪不得自己主公是如此给杨锋父子面子,归根结底,是这么个事儿啊。不过他们可都没有什么意见,相反还都觉得自己主公做得挺对的。因为这个事儿,其实自己主公之前已经是和他们讨论过,所以众人多少是知道一些自己主公的想法。

    比如说是用南蛮的人,去治理南蛮,让南蛮太平,这个就是自己主公的宗旨。因为自己主公实在是对南蛮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再说要真是说起来的话,其实他们也算臣服大汉的,只是孟获太能挑事儿,是先起来带兵反叛了。

    所以像这样儿的事儿,当然是要镇压才行,于是马超这不就带着人马来了吗。就算益州不是马超的地方,那么这地方是谁的,谁都得去管这事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