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众将已经是都围了上来,在自己主公身边,算是围成一圈吧。

    而马超则说道,“雷铜派人打扫战场,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这时候不用去中军大帐了!”

    “诺!”

    谁都明白,这今夜确确实实是太累了。毕竟是两场大战,那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没有个人不感觉累的,只能说是程度不同吧。体力身体都好的人,自然是能稍微差上那么一点儿,可要不是这样儿的人的话,那可就累得不行了。

    不止是马超凉州军这样儿,孟获他们也是一样儿,从上到下,从孟获这个蛮王,最后到普通的南蛮军士卒,可以说都是如此。

    至于马超这边,他自己是,而且连陆逊、黄权这样儿的文士,也都是很累很累了,所以这可想而知啊,两场大战到底是让人累成什么样儿了。

    -----------------------------------------------------

    马超因为知道众人都累得不行,连自己都是,而且之前也不是说没在大帐聚过,所以这次是不用了。反正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必要,这次孟获不会再来,他只能是跑得越远越好。而己方众将士也确实是能好好休息了,实在是累坏了。

    至于说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说,也不迟。反正马超就是如此想法,其实不止是他,应该说众将基本也是如此想法。反正还真是,没有一个人,想着去中军大帐的。而他们所想的,都是回自己大帐。然后倒在榻上,是美美睡上一觉,这可比什么都好啊!

    “好了。都散了吧!”

    “诺!”

    自己主公这话就是天籁,所以众人都离开了。各回各帐,都准备好好睡一觉了,而马超也是一样儿。

    -----------------------------------------------------

    孟获带着残兵撤退,这时候他已经不是想着什么胜利失败的问题了,而是想着赶紧跑,赶紧跑,是跑得越远越好。不过他却也没有动动脑子,其实这谁都是那么累。所以马超凉州军真就能追上来吗。

    答案就是,肯定不会追上来,只是孟获他们不知道啊,所以是玩命啊,一直跑了快十里地了,他们也算是知道了,这马超凉州军是绝对不会追上来了。

    祝融夫人此时对孟获说道:“大王,这凉州军我看是绝对不会追来了,所以不如就在此驻扎吧,这士卒们确实是已经累得不行了!”

    孟获还能不知道这个吗。别说是士卒了,就看自己吧,都已经是累得不行。再看自己胞弟孟优、自己的夫人,还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这些人,不都是一样儿吗,哪个不累?不过就是没有人说而已,自己也不是没说。

    -----------------------------------------------------

    孟获直接说道:“夫人之言极是,极是啊!”

    然后让传令官是传令下去,“快传我王令,全军原地驻扎,好好休息!”

    “是!”

    传令官和不少士卒一听。都差点儿没哭了。可不就是这样儿吗,如果是平时。那么睡眠充足,而且是没有什么劳累的情况下。确实是没有人觉得好好休息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儿。可如今呢,在大半夜连战了两场,而且还都是大战的情况下,众人能挺住,已经就算是不错了。

    其实别说是普通士卒了,就是孟优、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听了自己大王这话,他们也是一样儿高兴。心说,可算是能休息了,这跑了这么远,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如今马超连州军是不会追来了,那么己方正好是趁着这机会是好好休息一下,这可不是比什么都强?

    -----------------------------------------------------

    还别说,凉州军和南蛮军是敌对,可是双方将领士卒的想法,那却还真都是一样儿的。

    这个累了就要休息,可不分你是谁,不管你是汉人还是异族,最后还不是都一样儿。还有不睡觉的吗,好像还真是没有。就算是有,天下之下,但却是能有几个呢?

    一听是要原地扎营了,南蛮军士卒可是高兴坏了,这绝对不必从凉州军手中逃得性命差多少。毕竟真是累得不行,而且又是一口气跑了十里路。可以说没有逃命这个想法支撑着,估计他们都跑不了这么远,所以这时候一听自己大王让扎营了,不少士卒都瘫了。

    他们确实是比凉州军士卒还累,毕竟凉州军士卒可没有跑十里地啊。看到不少士卒倒下的情景,孟获也不得不想了不少,这自己再次进攻马超凉州军,是真错了吗?

    确实难道他知道反省一下,不过孟获却是不认为自己就是错了。他最后所想还是,这自己没错,只是老天不帮自己啊。所以自己败了,要不自己万一是获胜了呢?那能是自己错了吗?

    -----------------------------------------------------

    等马超再次起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到中午了。虽说是有不少人比他这个当主公的,起来都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去叫醒他。都知道,自己主公其实也很累了,而且好像是从来都不会睡踏实。

    但是马超醒来后,他却是知道,自己终于算是睡好了一觉,也算是睡死睡踏实了,因为自己确确实实是累了,这个没说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说保持一个半睡不睡的状态吗,至少自己想,可身体是不行啊。

    马超也没来得及吃东西。是直接提着长枪,拿着雪饮刀。便出了大帐。

    对他看来,无论自己身在何地,在做什么,从习武的那一日开始,就从来没有间断过每一日的练武,这个是必须要做的。哪怕就是在行军打仗中,也一样儿是如此。马超是知道自己起来晚了,但却还是没有放弃练武。所以拿着兵器就出了大帐。

    -----------------------------------------------------

    马超练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算完,对他来说,不是说要多场时间,而是要熟悉熟练。你可以每日不必用武艺去杀人,可是却不能不碰枪,不能不拿刀。这个是他从习武那一日起,就如此认为的,直至如今。

    等回了大帐,用过了朝食。或者更准确来说,其实都可以说是午饭了。这个时候马超才吩咐士卒,“来人!”

    “主公!”

    “去把杨锋给我请到大帐来!”

    “诺!”

    士卒去找杨锋。马超为什么要找杨锋呢,这个当然是他有一些话,是要对杨锋讲,而且还很重要,所以必须要找他。

    -----------------------------------------------------

    没一会儿,杨锋便到了,同时马超凉州军的翻译也是到了以后就不用说了,反正有异族不会汉语的,马超凉州军的翻译都会出来

    杨锋忙给马超见礼。“见过马将军!”

    马超点头,“好!杨锋洞主。请坐!”

    “谢将军!”

    坐下后,杨锋便问道:“不知马将军找我来。是为了什么?”

    马超一笑,直接说道:“不知这两场大战过后,杨锋洞主却是有何打算啊?”

    杨锋一听,貌似是有些明白了马超的意思,对此他当然是实话实说了,“这个孟获那边儿,我肯定是不会回去,也是回不去了。所以我的意思便是,早日带兵回南蛮!不知,不知马将军以为呢?”

    -----------------------------------------------------

    杨锋那意思就是,别说我是肯定不会回孟获那儿,就算是我回去的话,对方能容得下我吗?

    我可是做出来那么大得事儿,直接让他孟获是几近全军覆没,如今还剩下多少人马了?他孟获,包括孟优、祝融夫人那些人,还有手下的南蛮军士卒,有几个不恨自己的呢。所以是什么都别说了,自己也不会回去,孟获他们也不会容下自己。

    马超听了杨锋的话后,他便是一笑,不得不说,杨锋看得确实是听透彻的,他也都明白,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孟获能容得下他吗,就算是能,估计他也得找个机会把杨锋给咔嚓掉了。哪怕他知道杨锋在南蛮的实力也不弱,可这事儿不代表他做不出来了。孟获可真是个狠人,这是一点儿没错的。他利用完了杨锋其人,最后就要直接把他给杀了,这个杨锋都明白。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孟获本人的话,自己最后也要这么去做。

    -----------------------------------------------------

    不过虽说这是在马超的所料之中,可他却还是略作惊讶了一下,说道:“这,杨锋洞主却是要离开了不成?我还想着能留杨锋洞主几日,好尽尽地主之谊呢,这事儿,哎呀!”

    杨锋一听马超的话,他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我杨锋这时候要是有不少人马的话,你马超肯定会留下我吧。可如今自己就剩下几千人了,这你还能留下自己才怪了!

    他都明白,至少自己在禺同山这儿,却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因为自己在这儿可利用的价值,却是都已经用没了。他还看不出来吗,马超这人可以说是很现实的那么一个人。所以当然是以实际为主了。

    不过该客气的,这却也不能少,所以杨锋忙说:“这将军不必客气。我如今却是不得不离开,早日回南蛮。我这才能安心啊,要不孟获如今可还有几万人呢!”

    杨锋那意思就是说,我怕孟获报复我啊,所以我得赶紧回去了。

    -----------------------------------------------------

    马超一笑,对这个他是暂时没再多说,不过却是问道:“可否问杨锋洞主一个问题?”

    杨锋一听心说,你马超想问什么就问吧,我还敢说不行?

    “将军请讲!”

    马超点头。“我没有到过南蛮的地界,所以不知道如今南蛮诸部,对于孟获这个蛮王起兵反叛大汉,是个什么态度?”

    杨锋一听,则是撇了撇嘴,“将军,我第一要说的是,他孟获是蛮王不假,但却不是整个南蛮的王。就算他自己自认为是,那也是他往脸上贴金罢了!他孟获是有势力也有实力。可却也只是他们那一片的蛮王而已!”

    马超闻言,心说这个自己都知道了,不过看样儿。杨锋对其人号称是蛮王,却是有些不太服啊。可不是吗,要不是这样儿的话,杨锋他也不至于如此吧。

    -----------------------------------------------------

    其实还真是,如果说就只是孟获一人说说,或者他们那一片的人说就算了。关键是马超也是如此称呼,这个确实是让杨锋觉得不爽。

    因为无论孟获他们怎么认为,他们都是南蛮的人,可马超不一样儿啊。他是汉人,而且还是大汉官方的人。封疆大吏,可以说是大汉朝中。少有的那么几个有权势的人。

    杨锋可是知道,除了曹操之外,就是这个马超了,绝对是有势力有实力的。所以他都说孟获是蛮王,这不是承认了其人呢?虽说杨锋不认为是如此,因为他们是敌对啊,都战了这么多时日了,可是他听着就是不爽,所以要给马超解释一下。

    在杨锋看来,自己实力也不差,可自己都没敢管自己叫蛮王,他孟获倒是称王称霸了。是,自己没有不承认,其人确实是有势力,有实力的。可是那也得分怎么去比较啊,他孟获在他们那一片,几个洞主合一起的势力范围,他是老大。可放眼整个南蛮的话,他孟获也只能说是一个很强势的,很有实力的首领罢了。

    -----------------------------------------------------

    马超听完杨锋的话后,他是点了点头,然后是摆了摆手,这才说道:“杨锋洞主,这个咱们就不必纠结在这上面了。反正就算他孟获想成为南蛮王,可没有大汉的敕封,他那都是不名正言顺的,想必我的话,杨锋洞主都明白吧?”

    杨锋是赶紧谄笑道:“明白,明白,我当然明白!还是接着马将军提问来说,这个情况,我倒还真是知道一些。也就是孟获他们那一片的人,还有个别的洞主,是觉得孟获应该和将军相争。而绝大多数的人,却是认为不该和汉朝的军队战斗!”

    在南蛮诸部来看,别看他们也爱说,孱弱的汉人,又这个又那个的。可是对于大汉,他们确实认为是强大的,这个是肯定的。要不这么些年来,为何就只有孟获一人叛乱的了,其他人怎么相对来说,是老实多了。还不就是他们都知道,大汉别看是乱了,这个谁都知道,可人家实力却是依旧在那儿摆着呢,这个谁敢小看了?

    -----------------------------------------------------

    而且他们也知道去看别人,毕竟这些年来,几十年前还行,可十几二十年吧,却是差了很多了。无论是鲜卑,还是羌人,甚至是山越、匈奴之流,可以说都没有在大汉那儿占到什么便宜。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心说南蛮还算是老实,至少比那些人可老实多了。如果天下异族都像南蛮这么老实的话,自己也不用为了异族而头疼了。可不是吗,这如今羌人的问题,还没有圆满解决呢,李为他们也不知道如今战事怎么样儿了。

    不过马超却是知道,李为十八子一出,那绝对是没有问题就是了。所以自己其实就是等着捷报就好,其他的就是摆平南蛮的事儿,然后就没有什么了。

    “好!如此说来,杨锋洞主也是如此想法了?”

    “那是,那是自然!”杨锋是笑着说道。

    结果马超问道,“可既然如此,为何杨锋洞主却是要帮助孟获?”

    这一下给杨锋问得没词了,他总不能说,孟获答应给我那么些好处,所以我就动心了,最后来了。然后你们这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