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崔安这时候确实是心里门儿清,毕竟是几十年沙场宿将,他要是再看不出来形势对自己有利没利,那可能吗?

    哪怕这个时候,实际上三人是平手,你来我往,是旗鼓相当。但是崔安却是明白得很,别看自己这个时候能支持住不假,可要是时辰久了,那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儿了。他当然不认为自己一定就会败,但是要胜人家三人,确实是难比登天啊!

    这时候还就得说,用戟的人占优势,确实啊,这个兵器上面,戟绝对是一流的。毕竟这个时候,每个人的兵器还都很长,所以虽说孟获、孟优和祝融夫人,他们距离不近,可是在崔安的左挑右挑之下,他们几人的兵器倒是常常会碰到一起。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是戟的一大妙处,一大妙用了。

    其他兵器,也不是没有能如此的,只是相比之下,很少,而且没有戟好用啊。

    -----------------------------------------------------

    就因为戟的设计,戟中间空出来的,叫小枝吧,那地方和别的兵器就不一样儿吧,有时候你的兵器,要是用枪用矛的,一扎进去,没准就被人给拨打到其他地方去了。当然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很少,但是再少,也不代表不会出现不是。

    而且戟还有半月刃,有的则是双刃,这个就更了不得了。半月刃,还是往内弯曲的,是既能向刀一样儿去砍,也能去卡别人的兵器。这个情况可以说是太多了。因为在单挑的时候,你的兵器要是碰到了人家戟的半月刃,那么人家用戟的。是想把你兵器往哪勾,就往哪儿勾。除非你反应快。能一下就让你兵器离开对方的半月刃范围,要不你肯定要吃亏。

    可不是吗,人家戟的半月刃一碰到你的兵器,对方往左,你兵器就跑右边儿去了,对方往右,你兵器就跑左边儿去了。对方往前的话,你的兵器就往后退。往后的话,你兵器可能就要被勾走了。

    -----------------------------------------------------

    当然对方行动的时候,你也马上能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就得赶紧是抽回兵器,甚至看看能不能把对方的兵器给勾住。可是很明显,这个几乎是不可能了,除非你也用的是戟,或者其他能勾住别人兵器的兵器。

    而如今对战孟获三人,崔安就是用上了自己兵器的这一大特点,专门是勾人兵器。他一会儿把孟获进攻他的刀,正好是勾向了孟优的大刀。一会儿又把孟优的大刀,勾向了祝融夫人。再一会儿。又把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直接勾向了孟获。

    这个就真得说是崔安的经验丰富,武艺高超了。因为本来三人的兵器碰到了崔安描金戟的半月刃的时候,他们知道,肯定要第一时间抽回兵器。可还没等他们抽回兵器呢,或者应该说其实几乎就是同时,他们的兵器已经是被勾到别人那儿了。而这时候他们才抽回了兵器,这就得说是崔安的本事大了,那速度是相当快了。

    -----------------------------------------------------

    这也是明显反应出来了四人的武艺对比。崔安武艺确实是比他们高出了一块,这个却是毋庸置疑的!

    孟获三人是这个憋屈啊。这崔安的描金戟是勾来勾去的,实在是让人厌烦啊。本来三人就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而且都是个比较急的性子。这么一看,他们心里要是能爽才怪了。

    孟获对崔安喝道:“崔安,你不要这么勾来勾去的,这算什么本事?有种就真刀真枪和本王来战!”

    崔安一听就笑了,心说别说是俺自己了,就是当初汜水关下的吕布,他最后不也得这样儿吗?可自己实力还不如他呢,所以自己多个什么?

    而在崔安看来,孟获三人,他们不是用戟的人,而且也不了解自己的兵器,所以他才有了如此说辞。

    -----------------------------------------------------

    真正用戟作兵器的人,或者说对这兵器是很了解的,他是绝对不会是如此说的。

    就说当年自己对战吕布,他吕布吕奉先就是如此群战得,也是这么勾来勾去,和多人大战。但那个时候,可有一个人说你吕布怎么总是勾来勾去的呢,不好好一战。没有,一个都没有!别说是场上的人了,就是场下看战斗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这么去说的,这么去认为的。

    可能有些士卒会那么认为,但是那些士卒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听了孟获的话后,崔安是难道说了两个字,“无知!”

    孟获是这个气啊,其实崔安也真是这么认为他的,在崔安的认知当中,能用戟勾来勾去,说实话,那是你的真本事。你没有这个本事,你就想这样儿,你都做不到。因为还没等你去勾呢,人家兵器已经是抽回去了,所以你还能怎么样。可是孟获这么一说,就让崔安认为,他是特别无知,什么都不懂。可能是异族的原因,对汉人的兵器,确实是不怎么了解。

    -----------------------------------------------------

    最后崔安也只能是这么想,祝融夫人不用说了,她所用的是他们蛮族的兵器。而孟优也不用多说,他那超大号的大刀,虽说也是大刀,可显然。这个是他自己独有的兵器。反正崔安几十年在沙场战斗,第一次看到这样儿的兵器。

    至于说孟获,也就是他的大刀。看着像是汉人的兵器。但是以崔安对兵器的了解来说,孟获所用的大刀是大刀。这个一点儿都没错,但是却是经过了他自己所改造,铸造成了他们蛮族常用的一种大刀。所以大刀是大刀,却不是汉人的那个什么龙雀大刀之类的,而是他们蛮人的大刀。

    所以就从三人的兵器来判断,崔安就认为他们对汉人的兵器不怎么了解。也确实,本来连汉人中用戟的都没有多少,就更别说是蛮人、异族了。能有那么一两个。多说了。

    这个确实如此,就说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马超却是知道一个,好像和南蛮有点儿关系的人,是用戟的,可崔安倒是不知道。

    -----------------------------------------------------

    孟获听了崔安说他无知之后,他是这个生气啊,生气了,他自然是要反驳了,所以他对着崔安喝道:“崔安你说本王无知。本王什么不知道了?”

    崔安和三人斗着,他听了孟获所说,就是一笑。“嘿嘿!说你姓孟的无知,你还不承认!俺和你说吧,俺这就叫做本事,什么叫勾来勾去,你懂个屁股!”

    本来崔安想说你懂个屁,不过他还是加了个股,那意思你孟获懂得也只能是屁股的东西了。

    孟获是这个气啊,甚至比他被崔安所擒还憋屈。可不是吗,这对方。崔安就是在赤/裸/裸地羞辱自己啊,这他能干吗。对于孟获来说。他也知道汉人有话叫“士可杀,不可辱”。而对自己来说,确实也是如此,“士可杀,不可辱”!

    “‘士可杀,不可辱’,崔安拿命来!”

    崔安闻言又是一笑,心说这个姓孟的知道的东西还不少,在异族人来说,确实是少有了。

    -----------------------------------------------------

    不过哪怕他是如此认为的,可崔安却是没有对孟获有一丁点儿的佩服什么的。

    因为对他来说,这异族来学大汉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崔安倒也不是什么民族/主义者,而应该怎么说呢,哪怕他是不去学习,可却也听过自己父亲教导过自己,什么异族就是塞外蛮夷,一群顽固不化的人,都是不受教化的。

    你看崔安对学问什么的,基本是没有记住的。可是对于他老爹崔鸿的一些话,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这自然就包括崔鸿所说的异族了。所以从小崔安就知道,异族是不受教化的一群顽固不化之辈,他们应该是向大汉学习,大汉作为礼仪之邦来说,确实也是有责任让他们都受到圣人的训诫。

    确实,崔安别的没记住,这个他倒是记得牢牢的。所以对于异族,他就是认为,他们应该学习大汉的东西,这样儿才对,要不就是顽固不化,不受教化了。

    -----------------------------------------------------

    “想取俺的命,休想,看戟!”

    说着,孟获的大刀是又一次跑到了孟优那儿,而此时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是又到了,不过却又被崔安侧身给躲了过去。

    祝融夫人一看,这也真是,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被崔安这厮给躲过去了。反正自己进攻,不是被他给多了过去,就是被他的戟给勾到一边去了。也不是一边,是奔向了自己大王那儿。

    她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崔安其人,是她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武艺最为高超的人,没有比他武艺更强的了。反正至少她是没有见过,她见过的人中,崔安武艺是第一的。

    虽说祝融夫人年纪也才二十多岁,可是经验阅历,却还是有的。在南蛮,那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人,虽然只是个女子,可在南蛮却是没有人敢小看了她。所以她见到的武将,可真是多了去了,不过也确实是崔安的武艺最高。

    -----------------------------------------------------

    毕竟南蛮要说其他的。先放一放,就说这个武艺,像孟获孟优。就属于算是最高的了。至于说杨锋了朵思大王了,这武艺都不怎么样儿。

    在南蛮。这个当洞主,确实是讲求一个实力。可这个实力却也不单单就是指你自己身的武力,这个当然也会算上,可总体来说,还是你本身的实力。假设你能让几万人都给你卖命的话,那么你就绝对能成为一洞的洞主,哪怕你武艺不行,也无所谓。毕竟这个实力不单单就是看你自己的武艺。而是整体,或者其实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看你有多少人马钱粮,看这个。

    所以哪怕杨锋那样儿的,武艺都不怎么样儿,可其人却还是一洞的洞主,而且势力实力都不小。这个主要还是靠着其人的本事,当然不是武艺,而是头脑。而且杨锋其人显然是知道审时度势,所以怎么说这样儿的人。也不至于那么早就身死。再不济,也能混出点儿名堂来,当然了。这个说是在南蛮。

    -----------------------------------------------------

    而像孟获这样儿的,既有些头脑,而且武艺好高超,甚至连夫人都是非常有实力的人,他当然就是他那一片,势力最大,实力最强的人了。其他各洞,却是迫于其人的淫威,不得已。是尊其为蛮王。当然这个蛮王是他们那一片的蛮王,可绝对不是整个南蛮的蛮王。孟获都是想当整个南蛮的蛮王。不过他也没有那个实力啊。

    如果他真有那个实力的话,估计早就当上了吧。毕竟异族从来都是以实力为尊。这些是比汉人更甚。你有实力,就什么都有,反之,没有实力,自然就什么都没有,最简单不过了。而且异族的人大多还比较简单,至少你有实力,能震慑住他们,他们就能真正佩服你,这个却也是如此。

    当然要是相反的话,你什么都没有,那可真是,最后什么都别说了,乖乖在那儿眯着吧,要不还想怎么样儿。

    -----------------------------------------------------

    而祝融夫人心说,不怪之前自己夫君是两次被擒啊,就说如今自己夫君,自己夫君弟弟,最后再加上自己一人,三人是合战崔安,却是也没有占到便宜,这不就说明问题吗。

    至少祝融夫人可不认为,在南蛮,有人能在自己三人合力围攻之下,还能是支撑这么多回合的。反正在南蛮,是没有这样儿的人了,也只有汉人地界,才有如此的人物啊。对此,她却也不得不去感慨,可不就是如此吗。

    以前自己总听人说什么飞将吕布吕奉先,不过其人已经身死江东。听闻其人的武艺乃是当世第一,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啊。这如今看到了汉人中这个叫崔安的,估计也不会比吕布吕奉先差太多吧。

    祝融夫人倒是没有见过吕布,所以哪知道吕布真正的武艺如何啊。而她武艺连和崔安比都差一快呢,所以她确实是很难想到,这个超一流的武艺,到底是如何的。

    -----------------------------------------------------

    如果她要是知道,崔安当年是吕布的手下败将的话,不知道祝融夫人会是如何想法。

    对于这些异族来说,哪怕吕布已经是身死几年了,可是他们说听说最多的,其实还是吕布,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的。毕竟吕布本来就是先在异族中出名的,然后同时在并州也出了名,最后是到了全天下,没人不知道虓虎,五原九原人吕布吕奉先。

    而异族人也是听说过吕布其人如何如何,又杀他义父,又杀主公的。但是异族和汉人可真是不一样儿,这样儿的事儿在汉人那儿来说,属于大逆不道,而且可以说几乎是所有人都去讨伐的。可是在异族那儿。他们对这个,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他们看来,别说是一个义父了。就是你亲生父亲,你只要比他实力强。而对方是阻挡着你的利益了,都可以杀了,所以一个义父又算得了什么呢。至于后面那个主公,就更别说了。

    反正在异族人眼里,你实力强大,那么你可以当主公,那么原来你主公,可以变成你的属下。当然你是要杀要剐,随便了。你杀了他,绝对没人会说什么大逆不道,不忠诚的话,他们只会说,你实力强,而对方太弱了,活该如此。

    -----------------------------------------------------

    所以这就是异族,和汉人的区别,也真是大了去了。

    至少吕布这样儿的人。弑父杀主,在汉人的地盘,在大汉这儿。是被多少人唾骂。可以说其人都给人给唾骂无数遍了。甚至有时候老百姓因为父子关系闹僵了,可能还会说一句,你是不是要学那个吕布吕奉先。

    可是这事儿在异族那儿,却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吕布如果在异族中,那绝对是王者,是英雄,那是绝对的。他如果是异族之人的话,没准比在大汉混得还好,这个可不是不可能。相反是非常有可能,甚至就是。谁让异族就是崇拜强者呢。而且对于这样儿的事儿,他们可不是汉人那样儿。都是声讨,几乎是人人都认为吕布是大逆不道,弑父杀主,被绝大多数人所唾弃。

    吕布在异族的话,他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而不是受人唾弃的那么一个人。

    -----------------------------------------------------

    这些就是祝融夫人的想法,她甚至认为,要是没有对面这个叫崔安的人的话,自己大王可能都不会那么惨败。当然她更不认为,孟获会被擒住两次了。因为这两次可都是此人生擒的孟获,没有别人。

    至于在孟优的想法中,他对崔安的印象,那是更加深刻了。甚至可以说这辈子,他都绝对不会忘了其人的。因为一看到崔安其人,甚至一提到其人的名儿,孟优就是觉得是自己的耻辱啊。

    他还不会忘了,当初不知道“爷爷”这个词在汉话中的意思,结果他崔安却是让自己在凉州军众将士面前,是闹出了那么一个天大的笑话来。这可以说都让人笑掉大牙了,自己丢人都丢到家了。而之后自己听了自己兄长解释,自己真是深恨崔安,并且这辈子也不会再忘了,爷爷这个词在汉话中的意思。

    -----------------------------------------------------

    孟优可以说对崔安的怨恨极深,可绝对不亚于他兄长孟获。孟获不过是让其给生擒了两次,可孟优却是实实在在让凉州军众人是给笑话了那么久,这事儿他是记忆犹新,这辈子也不会忘了。

    关键是自己当初还不知道,他们凉州军众人到底是在笑什么,等自己真正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之后,都已经是第二日了。结果凉州军众人看到自己之后,却是再一次笑话了自己很久,自己真是不能忍受!而这一切,却都是崔安这厮给带来的。要是没有他,自己能十几万人耻笑那么久吗。

    可自己想报仇,却是没有办法,自己和自己兄长加在一起,才是能堪堪和其人战个平手。而无论是自己一人还是自己兄长一个人,却都不是崔安这厮的对手啊。而这也是不止一次证明了,事实如此。

    -----------------------------------------------------

    自己还算是能好点儿,毕竟除了被人耻笑了两次之外,其他时候,好像也没和崔安对上太多次。可自己兄长却是倒霉了,反正他光是被生擒,就被崔安这厮给生擒了两次。

    其实有时候孟优还想,是不是正是因为有了自己兄长,所以崔安才顾不上自己了。因为他第一目标永远都是自己兄长。所以他还有什么心思顾及自己呢。结果他一找自己兄长,就只能是忽略了自己,然后生擒了自己兄长。他高兴之余,就更不可能去管自己了。

    不过之前却是挺危险。自己负责断后,差点儿是没有被崔安这厮给生擒活捉了。最后还好是自己大嫂及时赶到,这才用飞刀给自己救了,要不后果还真是,自己估计也得和自己兄长一样儿。

    而在孟优的想法中也是一样儿,崔安其人的武艺,绝对是他平生仅见,平生仅见啊。反正他长这么大。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是再也没有碰到过如此武艺的人物了。

    -----------------------------------------------------

    至于说那传说中的人物,孟优当然也知道,也听过说虓虎吕布吕奉先。可是只是听过而已,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虽说他也认为,吕布武艺比崔安厉害,但是终究是没见过,所以他真是不知道吕布武艺是个什么样儿的。

    但是从如今崔安的武艺中,他却是不难推断出来,吕布的武艺到底是达到了一个什么样儿可怕的程度。

    他听说吕布是汉人中。马上武艺第一的武将,那么其人比崔安还厉害,这不就是说明了。自己兄长加上自己和自己大嫂三人,是绝对不是吕布对手的。看自己三人好像是能胜了崔安,可却绝对不会胜了吕布就是了。

    还真是,孟优想得倒是挺对的,他们三人也许是能胜了崔安,这个没什么,可却真不会是吕布的对手。毕竟其人的武艺已经是登峰造极了,而且对于画戟的浸淫,也绝对是比崔安还要高上那么一点儿的。

    -----------------------------------------------------

    这个可绝对不是抬举吕布而去贬低崔安。而是实实在在的,就是如此。

    反正吕布活着的时候。崔安不是其人的对手,这个是肯定的。而崔安这个年纪了。他也没能达到吕布那个水平,超一流的武艺,可见吕布是不是比崔安要高上那么一块呢。其实这个不用多说,是肯定的了。

    所以如果说在汉人中,孟优最很谁的话,那都不用多说了,肯定就是崔安,没有别人。因为别人也没有让他丢这么大的人,就是马超,他都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对崔安,孟优真是,要置他于死地才算完。

    可他也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不如人家崔安的本事,所以平时对于这些,他不会就是yy一下。可今日和自己兄长还有大嫂联手,确确实实是让孟优看到了一丝希望。而这个希望不是说一下就能杀了崔安的希望,却是能胜其人的希望。至于说能不能杀了对方,却还得看天意啊。

    -----------------------------------------------------

    孟优真就是这么个想法,不过从如今来看,他算是发现了,估计今夜能不能让其受伤,都是两说了,自己三人能胜了崔安,好像其实就算是不错了。

    不是他一下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而是崔安如今说展现出来的实力,确确实实是他所不能小看了的。其实孟优自己心里也憧憬着,到底自己什么时候能有崔安如此武艺呢。也许再过很多年,可能会吧,他此时心说。

    想到这儿,他手上是更加紧进攻了,不过如今从二十多回合到了三十多回合,可形势大体上,其实还是那样儿,孟获三人合力围攻崔安,崔安是利用自己兵器的优势,利用自己的武艺,和三人周旋。他虽说觉得,久了自己也也可能要挡不住,可是就如今来说,五六十个回合,那肯定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崔安倒是不会托大,认为自己一百多个回合都没问题,但是五六十回合,肯定是可以。

    -----------------------------------------------------

    崔安心说,自己必须要小心,一点儿都不能大意。并且要防范着那个异族娘们儿的飞刀。

    结果他刚想到这儿,就听身后是恶风不善,崔安心说。果然是来了!他赶紧是一哈腰,就这么一下。是堪堪躲过了祝融的飞刀。这一下把他汗都给整出来了,而孟获和孟优兄弟两人的大刀,也已经是到了。

    崔安大喝:“来得好!”

    虽说此时他确实还是弯着腰,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直接用描金戟崩开了两人的大刀。

    对于崔安来说,别说他是弯腰了,就算是闭上眼睛,也依旧是能抵挡得住对方的进攻。如果说他闭上眼睛。可能是不会感觉准确飞刀的方向什么的。但是对于对方兵器所走路线,这个他却是不会感觉错的。这个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的经验吧,至少崔安是有这么个经验的。

    至于说对于飞刀那样儿的小玩意儿,他反儿是不那么擅长了。

    -----------------------------------------------------

    毕竟虽说崔安的武艺是高,而且对兵器是有研究不假,可也不可能是对什么都擅长,这却是不可能的。毕竟也是分强弱的,至少对于长兵器,他是了解,可对于短的。尤其是暗器这一类的,这就明显要差点儿了。

    孟获一看,心说哎呀。可惜了。自己夫人的飞刀却是没有能击中崔安这厮,只要让这厮受伤,那么他马上可能就要败退了。不过如今来看,一时半会儿,是绝对不可能了。

    这里面还真是,就属孟获是对崔安怨念最深。确实如此,在孟获看来,要是没有崔安的话,可能有自己被生擒了两次吗。最后还用己方出那么多得东西来交换,这不都是崔安这厮整出来的吗。

    而且要是没有这厮的话。自己用得着是三人战他一个吗,结果就这。却还是没胜呢。这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报仇雪耻!

    -----------------------------------------------------

    孟获想胜崔安,就和想胜马超凉州军其实都是一样儿的,执念不可谓不深,应该说是相当深相当深。

    因为从来没有大胜过马超凉州军,因为在崔安手下就是吃亏了,而且甚至是生擒了两回,所以孟获岂能是没有想法。

    对于凉州军,他是要大胜一场。而对于崔安,他却是想要其人死,虽说这个他也认为是不太可能,但只要是有那么一丝希望,他认为自己就该去努力。

    而他和祝融夫人还有自己胞弟都一样儿,他所见过的人中,就只有崔安的武艺最高,其他人都是比不上他。孟获倒是也听过吕布,不过他一样是没见过,但是却也清楚,吕布其人要不崔安武艺还高一些,可见其人更为可怕啊。

    所以孟获还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没有碰到吕布那样儿的对手,要不岂不是每次都得被人给擒住了?

    -----------------------------------------------------

    要说孟获还真能想,不过他所想的,却也是没错的。就连崔安都擒住了他两次,就更别说比崔安武艺还高的吕布了。只有这真和吕布交手,你才知道其人到底是有多可怕,“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确实不是虚言啊。

    吕布这人再怎么样儿,再如何,这个不多说。就说其人的武艺,却是公认的,这个也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而孟获是没有真正见过,所以他当然是不知道,一切只能是去猜想。可他要真实真正见识到了,他就能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超一流武将,超一流的武艺。

    如果说对崔安,孟获还想着怎么杀他,怎么胜利。可他要是对上吕布的话,估计就绝对没有这个想法了。

    毕竟他绝对是能看得出来,自己和吕布的差距,不用再多说。

    -----------------------------------------------------

    “崔安,本王就不信,今夜胜不了你!”

    然后对着孟优和祝融夫人大喊道:“孟优,夫人,咱们加把劲儿,这厮就要支持不住了!”

    崔安一听,是直翻白眼,心说俺什么时候要支持不住了?五六十个回合,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

    不过他马上却也反应过来了,这个姓孟的意思,是扰乱自己呢。确实,这个不止是自己会啊,人家也一样会不是。

    两柄大刀,一柄丈八长标,是分成了三个方向,奔向了崔安,崔安一看,先是用描金戟挡住了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并且是用手捏住了孟获大刀的刀背,至于说孟优的大刀,则是让崔安闪避开了,不过可以说他这刀是擦着崔安的前胸过去的,确实是很惊险。

    -----------------------------------------------------

    结果就在孟优把大刀的刀柄一转,准备横着砍向崔安的时候,崔安右手一用力,把孟获的大刀给扔了出去。别看孟获是向进攻崔安,可是他的力量却是没有崔安大,所以因为受到影响,结果一刀刺偏了。

    至于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被崔安的描金戟给挡住了,她还想继续刺崔安,不过崔安一侧身,丈八长标在他的腰旁,刺了过去,刺空了。

    同时孟优准备砍崔安的一刀,却是被其用描金戟给推了出去,自此,又过来三招,崔安算是再次安全。

    不过马超在后一看,心说不好,福达要是再如此下去的话,可能要受伤啊。这孟获三人的武艺不差,福达武艺虽说,但是年纪大了。可那三人都还没到三十呢,所以这从体力来说,肯定是他们占优势啊。

    -----------------------------------------------------

    至于说其他的,如今都四十多回合了,马超觉得也差不多了,而且如今己方和南蛮军的大战,也是进行越来越激烈,崔安与其和三人大战,倒是不如参加己方和南蛮军的大战。

    关键是马超也看出来了,这崔安估计是很难有所突破了,甚至根本就不可能了。每次可能都差点儿,但是就这么一点儿,可能就是永远,这个没有什么说的。毕竟很多事儿,也是要靠着一定的运气的。要不有人运气好,可能就是一种情况,那么你运气不好,当然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而且这个运气,可以说也是一种实力,这个也没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