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三人的兵器已经是杀到,两柄大刀,一柄丈八长标,是直奔崔安。

    崔安心说,来得好,能不能突破,就看天意了。他这人其实也挺相信这个,毕竟很多事儿,他觉得还得看老天的。他自认为自己的天赋不下于吕布,可自己武艺不如他,还是老天不帮自己啊。

    只是他还是不知道,吕布少年的时候,为了自己的武艺能提高,他是历尽多少艰难险阻。为了能给自己父亲报仇,他是付出了多少代价。可以说其人能活着进入了并州军,不得不说,算是一个奇迹了。要不他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但是他确实是挺过来了,而且把武艺练就成了超一流的水平。

    而且这却不是一日两日之功,却是近二十年的努力,才到了那样儿。当然其中所付出的艰辛,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

    天下人一提起吕布,就说他这不好,那不好,最多能说句“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也算是认可了他的武艺,而且吕布长得也没说的。

    但是没有人看过,其人为了武艺能提高,为了报仇,到底是付出了多少。是流了多少血,流了多少汗,这些吕布没有让别人看见,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久而久之,仇恨也让他变成了最后的样子。吕布也明白,自己有不好的地方,可却也改变不了了,所以只能是那样儿了。

    但是吕布同样也有超过一般人的地方,比如说武艺。再比如说对家人的看重,这都不用多说了。

    崔安此时是摆开描金戟,与三人是斗在了一处。要说用戟的人。确实是适合群战,只是崔安终究不是吕布。所以面对这三人的时候,不会像吕布那时候那么轻松。至少他不拿出真本事来,那么可能马上就得吃亏。

    -----------------------------------------------------

    马超在后一看,心说今夜福达确实要抵挡不住。这个虽说是刚开始,他们才动上手,可马超就有这么一种预感,崔安要不行。

    你看当年吕布在汜水关,能大战好几个人。可真要是一百多回合下去,到最后,他还得败,这个是肯定的。毕竟吕布不是神,他是人。短时间是,他可以和人家战个平手,这就不得不说其人的武艺了。

    可久了,吕布也顶不住,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这个说得还是不错的。

    而今夜的崔安。马超认为不会是孟获兄弟外加一个祝融夫人的对手,因为这三个,随便拿出来一个。那都是不是草包,反而是南蛮中有名的人物,武艺高超。

    而且孟获兄弟的配合,还有他和祝融夫人的配合,还能差得了吗,就只有崔安一人的话,马超认为还是不够的。

    -----------------------------------------------------

    但马超却是没有一点儿要把崔安给召回来得想法,毕竟他可也是一个一流上等武艺的武将,所以还能不明白崔安的意思吗。

    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马超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希望成就超一流的武艺了。因为自己早已是把重心给放在了和天下群雄争霸上。虽说每日还能习武不假,可却没有以前那么努力。那么对自己有信心有希望了。

    如今的马超对自己的武艺,可以说他是很知足的,毕竟是自保有余,而且对上一流上等武艺的武将,可以说不会轻易失败,所以他也没有再进一步的打算。而且他也清楚,除非是生死之间领悟到什么,可自己要把自己给置于死地的话,自己那些手下可能会让吗。所以他心里都清楚,自己这辈子能保持这么个武艺,那就算是不错了,还要怎么样儿呢。

    而自己属下的那几个,其实还都是有可能进军超一流武将的。无论是如今的崔安、还是赵云、包括张飞、典韦这些人。虽说黄忠武艺也不差,但是年纪在那摆着,几乎是不可能了。

    -----------------------------------------------------

    黄忠都五十多岁了,还能指望着他成为超一流吗?至少别人没有信心,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没有信心。

    但是也真得佩服其人,五十多岁了,武艺还在一流上等的水平,而没有退步,这就不得不说,其人的本事非常了。至少强如吕布,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他还倒退了呢,所以在这上面,他却是不如黄忠了。

    黄忠是五十多岁不假,可其人的体力精力,倒是也不比比他年轻的人差多说,这个就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是有两下。老当益壮吗,形容其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黄忠是没有想着怎么去突破,而是想怎么保持着自己如此的武艺,这个才是他所想的。并且黄忠是有绝技在身,那就是箭法,在整个凉州军中,是没有第二个人的箭法能超过其人了。

    -----------------------------------------------------

    而在马超这些年所遇到的人中,也就是当年乐浪的杜礼,其人的箭法估计能和黄忠拼一把,但是最后谁胜谁败,确实也不好说啊。不过马超认为,八成是平手,不会分出胜负。

    因为马超心里清楚,这两人可以说都是那种射箭的狂人,虽说黄忠年纪大,经验丰富,不过杜礼也不差。虽说他是年纪没有黄忠那么大。可“术业有专攻”,黄忠不止是要练箭法,连刀法也从来是不会落下。还得守城,包括处理郡中的事务什么的。

    可是显然杜礼他没有那么多事儿。他成天每日地,就是苦练箭法,所以没准如今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马超有理由相信这个,因为杜礼那人的性格,真就是这样儿。而且对一件事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悉了,可以说是很可怕,相当可怕了。

    不过这时候马超不再多想了,他只是紧盯着场中的崔安四人。看着他们的大战。当然,他是带马上前,距离更近了。跟着他的有黄权、陆逊还有庞柔和王伉,他们四人。算是和自己主公一起吧。

    -----------------------------------------------------

    孟获和孟优的大刀已经砍了过来,崔安是用描金戟来招架,可是他刚招架住两兄弟的进攻,那边儿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已经是刺向了他。

    这个必须要说了,孟获兄弟和祝融夫人的配合,那确实是没什么说的。都不用说话,最多不过就是个动作。彼此就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就像之前,他们三人根本就没有商量,直接是一个眼神。而孟获兄弟两人就进攻崔安,而祝融夫人虽说是和他们同时,可速度却是故意放慢了一点儿,就是为了给崔安增加些麻烦。

    崔安一看,心说好家伙,这三人配合得不错啊。要是当初在汜水关,自己几人也配合好的话,估计吕布那小子早就败了吧。唉,可惜却是不能改变了。自己如今却还得是面对着三人的进攻。是不小心不行了。不过这点儿小事儿能难住俺吗,那样儿的话。却是小看了俺啊。

    想到这儿,崔安是一侧身。便躲开了祝融夫人刺来的丈八长标。

    -----------------------------------------------------

    这对崔安来说,还别说,还是很轻松的,毕竟都不是什么杀招,不是什么绝招,所以躲过去,却是有什么困难的呢。

    看着崔安是这么轻易就多了过去,祝融夫人眼中闪过了一丝遗憾。当然她其实也清楚,要说崔安真是躲不过去的话,那他也不是那个杀神崔安了。崔安的名,他们还是早就知道了。毕竟当初马超带兵屠戮了烧当羌,可以说崔安是出力不少,以致于他到底是杀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

    反正就知道是很多很多就是了,而且崔安的屠夫之名,也在异族间响起。至于在凉州军军中,还是管他叫杀神。

    所以这就不得不说其人的武艺,其人之勇了,确实,如果真是武艺一般般的话,可能杀了那么多人吗。不是如此,估计到最后可能非死即伤啊,这不是不可能,反而还是很可能的。

    -----------------------------------------------------

    而这个时候,崔安一用力,是一下便崩开了孟获和孟优的大刀,因为崔安用力不小,所以两人是忙紧握大刀,不让手中的兵器脱手。

    可不是吗,要是力气不够的人,那兵器估计一下就得飞了。可孟获和孟优兄弟,那气力确实不小,虽说是不如崔安,但却也不会相差太多就是了。

    而此时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也没有抽回,直接是横着便攻向了崔安。崔安心里点头,这个虽说是个异族的娘们儿,可武艺真就不是吹的。而且经验绝对丰富,可以说比自己所见的那些二流武艺的将领却是要强不少啊。

    并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异族娘们儿还有一手飞刀绝技,要真是不注意的话,还真是要完,虽说不至于一下身死,但却估计八成要受伤。

    自己不就是在大意之下,然后喝了人家的洗脚水吗,最后是伤了。哪怕是小伤,轻伤,可却也是丢了大人了。

    -----------------------------------------------------

    崔安此时是把描金戟竖了起来,一下便挡住了祝融夫人横扫过来的丈八长标。

    结果两件兵器相碰,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却是一下就被崩开了。要说她武艺确实不错,但是力气吗。就不行了。别说和崔安相比了,就是连孟获和孟优,她都比不上。所以哪怕一个女将的武艺高。可力气小,这个却是一个硬伤。

    当然。你要是说,真能以巧破力的话,也不是没有,可那终究是很难得技艺,不是说谁都会,也不是谁都能玩得转,毕竟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当然祝融夫人对于这个,她却是有些研究。所以哪怕崔安力大,可她加上孟获兄弟,也是能和其人周旋一时,甚至胜了他。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还是非常有可能。

    崔安哈哈一笑,“娘们儿就是不行,力气太小,太小了!”

    崔安还是挺坏的,知道这时候来气人,他当然不是随便说。就是故意气气祝融夫人。他是有扰敌的意思,也有是为了报当初的一飞刀之仇的意思。

    -----------------------------------------------------

    毕竟在一个女人的手下败了,而且还伤了。这绝对是他说不能容忍的。可是崔安也都明白,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能说什么,只能是有机会再找回来了。

    所以这个时候机会来了,他还能放过吗,显然是不会,所以便有了他气祝融夫人的一幕。

    祝融夫人一听,就是火冒三丈的,她是最不喜听这样儿的话。什么自己不如男人什么的。她是最为讨厌的。所以还别说,崔安这误打误撞。还真是戳到了祝融夫人的肺管子上,所以这她能干吗。只听她大喝了一声,“休得多言,崔安看招!”

    而这个时候,孟获和孟优的大刀,是再一次攻了上来,其实确实是“说时迟,那时快”,几人的动作是瞬间就完成的,可以说是特别迅速。

    崔安是一人对战三人,确实他不是吕布,所以真是有些棘手。毕竟这三人的武艺水平都在那儿摆着呢,关键是三人配合得好,这个就更不容易对付了。

    -----------------------------------------------------

    所以要光说武艺的话,崔安凭借自己的经验还有武艺,是能和他们一直周旋。可三人间的配合,是越来越好,这个就不得不让他重视了。

    之前他也没和三人一起对战过,所以他当然不知道,可如今已经是斗了十几个回合,崔安却是明白了,敢情这三个人还有这么一手,这确实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

    马超在后一看,心说果然啊,这福达还不是三人的对手。短时间确实是没有问题,可时间长了呢,倒是要不行了。马超也明白是,三人的武艺是一个方面,关键是三人的配合,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以前虽说也不是没有见过人多战人少的时候,可那些时候,没有一个有着孟获他们三人如此配合的,要是以前有这样儿的配合的话,估计也是够棘手的了。可有这样儿配合,却不代表就能有他们三人如此的武艺。所以三人又是这个武艺,又是如此配合,确实是问题。

    -----------------------------------------------------

    马超就不得不担心崔安了,但是在崔安还能和三人周旋的时候,他也知道,是不可能把其人给召回来的。毕竟就和之前所想一样儿,崔安是为了能突破,所以才和三人大战,马超还能不知道吗,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说是来之不易啊。

    要是每日都有这么个机会,崔安何必去这样儿呢。可这么一个机会,就算是这么一年,也没有碰到过两回。上一次应该还是他和许褚大战的时候,两人倒是都希望有所突破,最后却是谁也没能成功。反而许褚因为大意之下,还输了。

    所以马超当然知道,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崔安给召回来。要是真想把他给整回来,那也只能是在他快要败了。或者已经是要抵挡不住的时候,才能如此吧。对此,马超可以说是很清楚的。

    至于说如今己方和南蛮军的大战。当然还是己方占据着优势,但是看情况。连孟获他们大战都没结束,所以双方士卒间的大战也不会那么快就结束了。

    -----------------------------------------------------

    十多个回合一过,双方的优劣对比,已经是比之前明显多了。

    确实,因为孟获三人配合得是越来越好,所以给崔安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不过他在暗骂三人的同时,也一样儿是憧憬着,自己能得到突破的机会。突破的机会在哪儿。就在和人生死对决之中。只是还差了那么一点儿啊。

    应该说如今的机会是有了,可却还不足以让自己突破。就说自己上次和许褚也是,机会都有,对两人都一样儿,可却终究是差了那么一点儿。至于说这点儿在什么地方,谁知道了。要知道的话,不就好了吗。

    崔安还有个想法,那就是连吕布他也不会知道这个,因为这怎么说呢,确实不是能说得出来的吧。

    所以崔安此时是面对着三人更加紧迫的进攻。他是严阵以待,认真对待,生怕是错过了好机会。

    -----------------------------------------------------

    而这个时候也确实是。胜了、擒住孟获,对崔安他来说,都不如自己武艺上突破来得更重要。但是突破能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吗,当然不是,所以崔安着急也没有用,还是没有成功。

    孟获此时对崔安说道:“崔安,你不是本王三人的对手,本王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崔安一听,心说这不是自己总爱说的话吗。这今夜倒是变成了对方给自己说了,真是有意思啊。

    “呸!姓孟的两个孙子。还有你这个异族娘们儿,俺还能怕了你们!你们三个人打老子一个。老子有什么可怕的?你们就算赢了,还有什么光彩可言吗?”

    确实,三人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不过孟获却还是说道:“自古都是成王败寇,说别的都没用,有种你能胜过本王三人啊,你倒是来啊!”

    说着,三人是叮咣,叮咣,兵器碰撞声不止,大战已经是越来越激烈了。

    -----------------------------------------------------

    而他们四人是在大战,并且是越来越激烈,与此同时,凉州军与南蛮军,也是一样儿,是越战越激烈,已经都是杀红眼了。

    可不是吗,都想着能好好休息,毕竟刚从一场大战中保全性命。可一方是被自己大王给拉来,是再次进攻。而另一方是被敌军再一次攻击,所以双方都是没好气儿,并且都是老对手了,这一上来,就是死掐,不可开交啊。

    南蛮军士卒刚扎死了凉州军一名士卒,结果他马上就被另一个凉州军杀死。然后又有其他的南蛮军士卒上来,与其杀在一处。

    双方士卒,大多数心里都怨念,本来是好好应该是都休息的时候了,结果却是还要来一场大战,都是因为对方的原因,因为敌军未灭,所以自己这些人就得和他们再战!双方士卒都是如此想法,以致于把这怨念都撒在了对方的身上。

    -----------------------------------------------------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反正之前想得都挺好,可实际,却是另一样儿了。

    不过这次双方都知道,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这一次大战之后,应该是好好休息了吧。只是可惜,有些人却是要永远休息下去了。

    马超也在后边怨念,本来应该是好好休息,结果就因为孟获突如其来的打算。自己就得再一次跑到战场上来。他是真不喜欢战争,可不喜欢又有什么办法,你还能让战争消失吗。所以既然是不能。那也只能是这样儿了。该出战出战,该观战观战。要不还能怎么样儿。

    马超倒是特别希望天下太平,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真是,十年能一统天下,就算是不错了。当然这个说的是他,也同样是别人。如果马超认为自己十年不行的话,那么曹操十年也不一定能行。这个根本还是在于,自己和曹操。十年的时间内,是谁能把谁给灭了。自己要是灭了他,自然是自己成功,反之,就是他曹孟德了。

    -----------------------------------------------------

    不过就和之前所想一样儿,马超对自己是有信心的,要是自己知道那么多,还斗不过曹操,自己也真是白当一会穿越者了。

    关键是真要比起来的话,其实还是自己的实力。要比曹操强一点儿的。这个只要分析到了,就不难发现。别看要真说起来,曹操是比自己多占了一个州。可这一个州。其实说明不了什么。

    在三国时代,曹操还占据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州郡呢,但是结果呢,还是三分天下,曹孙刘三人,是谁也没奈何得了谁。直到最后是三分归晋,那这个也确实是,曹操打下的基础,可最后三人都没了。还说什么曹孙刘啊。

    至少三国时期,曹操的时代。他州郡再多,是有优势不假。可却终究也没能把孙权和刘备灭了。

    -----------------------------------------------------

    是,孙权和刘备合一起,才能真正抗衡曹操北军,这也正是说明了,曹操势大实力强。确实啊,要不占据天下三分之二的州郡,那一点儿优势都没有的话,那不白占据了吗。只是真要说起来的话,州郡的优势,一时间的话,还真不是那么明显。是,时间越久,这个才能是更明显。所以马超的意思,是十年之内自己能灭了曹操,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反之,十年之内,哪怕双方还是维持这样儿的话,以后都是越来越难了。马超自然是不想和曹操这么二分天下的,而他也清楚,曹操就更是不希望如此了。

    马超此时心说,这天底下压力最大的,估计就是当诸侯的了吧。至于说皇帝,确实也算是,都包括在其中。不过他刘协要看曹操眼色行事,可终究没有那么多事儿啊。成天让他处理的东西,那不过就是走一个过场罢了。可自己这些当诸侯的,一天要去做得事儿,其实都不少,所要考虑的东西,也很多,还不比他刘协压力大吗。

    -----------------------------------------------------

    可要是真算起来的话,他刘协绝对是三国时代中,一个可怜的人物。确实,马超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当皇帝当成这样儿,什么都别说了。他一直把吕伯奢、吕布和汉献帝刘协,当然是演义中的三大悲剧人物。也是三大可怜人物,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吕伯奢不用说了,自己去买酒,然后让家人杀猪款待曹操,结果曹操误会了,以为要是他呢,然后把吕伯奢一家都给杀了。最后碰见其人之后,曹操也是把他也给杀了。这才让陈宫看到曹操是这么个人,所以就离开了其人。

    由此也引出来了曹操的那话,“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而马超也不得不承认,前一世看到这地方的时候,他也认为,曹操奸雄之姿,确实是表露出来了。虽说马超对曹操为人,他还是不那么太喜欢的,可也确实要说,曹操其人真是,要是光去看那些不太好的,是不好,可其人身上那么多闪光点,确实也是不能给忽略的。

    -----------------------------------------------------

    对于曹操、孙权和刘备,其实相比之下,马超还是比较看得上曹操的,至于说孙权和刘备,虽说这两人各有各的本事。可一比较起来,马超还是看不上他们。

    至少马超认为,他们还不如曹操这个乱世之奸雄呢。刘备那样儿,马超是看着就讨厌。这个没办法,纯粹就是个人喜好。当然他也不会否认,其人确实是有一套,确实是有本事,真是有超过别人的地方,这可是一点儿不假的。

    至于孙权也是,要不能三分天下吗。除了老年的时候,变得糊涂了之外。其他的时候,孙权确实是个人物,这个不承认不行。

    曹、孙、刘三人,每个人都有各自最鲜明的特点,而三人都活着的时候,就算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也应该说是三国中最精彩的地方了。

    确实,马超不喜欢看谁胜利谁失败,他就喜欢看这个谁也奈何不了谁,今天我把你的城池给占了。明天他又把我的城池给占了,后天你又把他的城池给占了,就这么来回来去打。

    -----------------------------------------------------

    不过等自己到了三国时代。马超当然不希望自己是这样儿的。总体来说,如今来看,就算是可以。他对自己,其实还是满意的。至少马超认为,自己是没有犯什么大错误,而且大的方面,也没什么说的。

    自己手下呢,算是人才济济,文武都有不少人才。所以自己还算是很满意的。至少如今其实只有自己能和曹操抗衡。至于说到孙策和刘备,他们确实。还是不能和曹操相比的,这个确实是这样儿。

    也许孙策和历史上孙权差不多。都占据了那么大的地方,但是如今刘备的势力很小,无非就是将近两个郡的地方吧。可如今这个时候,两个郡,能争天下吗?哪怕有诸葛亮这样儿的人物,马超觉得也不行啊。

    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那个势力,怎么能有更大更强的实力呢。

    -----------------------------------------------------

    所以确实,马超不会小看了刘备,但是真正的对手,他却知道,其实还是曹操了。

    自然,孙策也能算是半个,因为外一要是一直都和刘备还有曹操联合了呢,那么自己还真是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虽说之前在荆州,总体来说,还是自己占了更多的便宜,毕竟根据地盘来看,南阳郡不说了。

    而南郡的襄阳是曹操的地盘,周边的一些县城也是曹操的,然后就是在江夏的地方了。

    南郡其他地方,不是孙策就是刘备的,这算是他们平分了,而武陵也差不多,都是两人的。再往南的零陵,是刘备占据的一个郡。

    而江夏大部分是己方的,长沙也是己方的,最后的桂阳,是孙策的。

    所以总体来说,好像还是己方占据优势。毕竟虽说孙策和刘备也是占据了将近两个郡,可是他们所付出的,和自己比起来,还是要多的,这个是肯定的。

    -----------------------------------------------------

    说白了,他们两方在荆州大战之后,所损失的,所付出的代价,却是绝对比己方要多的。这个马超听过属下的的汇报,早就是统计出来了,所以他当然是知道了。

    而此时崔安和孟获三人也已经是从十几回合战到了二十几个回合,马超这一想起他东西的功夫,这却又有十多个回合过去了。

    别看就才二十多个回合,但是四人头上都冒了汗了,毕竟这是生死战,不是一般般的切磋技艺什么的。而且对于崔安来说,他是不认真不行,不止是要寻求突破的机会,他更是知道,自己可能一个不注意,一个大意之下,自己就要败,甚至受伤。也确实,给他的压力挺大,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崔安此时是大喝了一声,“你们三人,有何惧哉!”

    他这是给自己打气儿呢,马超一听,就是一笑,看向了旁边的陆逊。

    -----------------------------------------------------

    他是直接说道:“这个福大啊,也知道自己鼓励自己,不过看这情况……”

    话没说完,马超是摇了摇头,那意思,真是不好啊。也就是他不看好崔安,估计最后可能是要败。

    而陆逊却是一笑,“主公,这胜败对于福达来说,其实都是好事儿,不是吗?”

    马超一听,也是一笑了,“不得不说,伯言之言,甚为有理,确实是有道理啊!”

    可不是吗,对于崔安来说,胜了自然不用说了,如果能借机突破,那就更好了。虽说如今崔安都这个年纪了不假,可他要是真突破到了超一流的武艺,那么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己方来说,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没看到黄忠都快六十了,可其人有着一流上等的武艺,依旧是勇冠三军,能带兵打仗,上阵杀敌啊。

    -----------------------------------------------------

    一提到黄忠其人,凉州军士卒谁不知道,己方有个老将军,可以说是军中年纪最大的将军了。可是一口大刀,在天下也是罕有敌手,背后弓箭,更是百发百中,例无虚发啊。

    所以马超也不指望着别的,就算崔安没有突破,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像黄忠一样儿,保持自己的武艺,还是一流上等水平,那么就可以了。当然就算是退步了也无所谓,毕竟己方有着一流武艺的武将,在整个天下来说,还是最多了,其他人,连曹操兖州军都比不上啊。

    孟获听着崔安给自己鼓劲儿,他就是一笑,冷哼道:“崔安,不用白费力气了,今夜,你定要败!”

    崔安一听,也是生气,心说这个姓孟的,说话也是其人,嘴太贱了。其实他就没想想,其实他自己在人家那儿,也是这样儿的。

    “姓孟的,少废话,看戟!”

    说着,崔安描金戟向着三人攻去。

    -----------------------------------------------------

    崔安是想向着三人进攻,可这个时候,孟获他们的经验是越来越丰富,早已不是并排着对付崔安了,而是分成三个方向,给崔安围了起来,这么和他厮杀的。所以他一招,确实是不可能同时进攻到三人,反而三人一招的话,却是能进攻到他。

    崔安一看如今三人这架势,心说这三人也太狡猾了,这么和自己厮杀,自己根本也不占优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