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该说,就凭他那连半吊子都不到的谋略水平,还能指望去胜马超凉州军?也许做梦可以,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不可能。但孟获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带兵折返了,这无非就是他心中的执念作祟,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一定要真正胜马超凉州军一次,而且为什么自己就不能胜利?自己看这次就要胜了。

    也真得说,孟获想得是不错,或者直接就说,他幻想得挺好。可实际呢,结果其实可想而知了。确实还是那话,如果马超真没有陆逊提醒的话,确实能让他忙活一阵。可是有了陆逊提醒的马超,在他做足了防范的时候,孟获带着南蛮军过来,其实和找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孟获倒是满怀着希望、满怀信心去了,不过他如果知道了自己最后要再败,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如此呢。

    -----------------------------------------------------

    孟获是带着要胜利的希望,带兵折返了。

    当然他这么大动静,自然是被马超凉州军探马所发现,结果马超和凉州军众将,起身披挂拿起兵器,从大帐中出来上了马后,便奔赴了营门口,迎战孟获南蛮军。

    马超虽说是倒下休息了,可确实也没有睡死,这个也是他行军打仗的习惯,就不会睡好觉就是了。这又一听探马所报,孟获是带兵折返,他就知道,陆逊所说是成真了,自己要带兵迎敌啊。

    马超刚出大帐,便看到了崔安。崔安一见自己主公,他是忙说道:“主公,这孟获也真是。这大半夜都不让人睡好了!等俺看到他,一定生擒了他!”

    马超闻言一笑。“好!福达能如此,必定成功!”

    “主公瞧好吧!”

    -----------------------------------------------------

    马超虽然也不认为崔安就一定能生擒了孟获,不过总是个机会不是,所以他当然不会去打消崔安的积极性,更不会去泼他冷水什么的。

    其实在他看来,崔安确实是有很大希望,能生擒了孟获的。但是也同样儿,有很大可能。是擒不住其人。这个在马超看来,还是看天意吧,要不能如何。至少孟获不可能等着让你去抓他吧,反正这几次来看,他是一看到崔安就跑啊,他也知道,不怕就要被抓了。

    而且哪怕是士卒可能不是所有人都忠诚他,但是他还有弟弟,有夫人,甚至手下也有将领。这都是能帮孟获的,甚至干脆是能为他效死命的人。对此,马超也不会小觑就是了。

    但是即便如此。却也并不代表崔安就没有机会了,至少生擒孟获,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反正马超是相信,只是这个几率不大而已。当然多少是多,在他看来,其实差不多,也就行了。

    -----------------------------------------------------

    而此时,孟获已经是带着人马冲到了凉州军大营前。不过有雷铜和孟达守御着大营,他们早已经是让弓箭手准备好了。可就等着孟获他们再往前来。

    “南蛮的勇士们,你们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给本王冲啊!”

    孟获这个时候。完全是被胜利给冲昏了头脑。是,他还没胜利呢,可在他的脑海里,在他的心里,所想都是自己只要带兵冲过去,就是胜利。

    可他却也不仔细看看,为何凉州军反应就是如此之快呢,难道真就是这时候才得知他进攻的消息,而临时组成的防御人马?

    显然,孟获是没有这个智商,或者更准确来说,他是没有什么谋略,他是没有想到。就连明明人家弓箭手都准备上了,他却还是让己方南蛮军的人马往前冲。

    可虽说不少南蛮军士卒都不想白白牺牲,可却还是有那悍不畏死地,往前冲了。

    -----------------------------------------------------

    而且口中还喊着,“冲啊!”

    “杀啊!”

    ……

    看到了南蛮军士卒还是冲了过来,雷铜和孟达两人是相视一笑,然后便异口同声地说道:“放箭!”

    “唰唰唰……唰唰唰唰……”

    箭如雨下,这前面的南蛮军士卒也没盾牌阻挡什么的,结果一下就倒下了一大片,是非死即伤啊。确实不得不说的是,这个箭矢的威力,肯定是有的,而且还不小。对于南蛮军士卒这样儿的血肉之躯,确实也是很有用。而且也不得不说,孟获非要下令全军去冲锋,可面对着这么些箭矢,就会让他的人马损失一些。

    -----------------------------------------------------

    看着己方士卒损失,孟获心里都在滴血啊,可即便如此,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反正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无非就是伤亡多少的问题。这如今己方是伤亡不小,可没准一会儿,己方就扭转了局面局势呢。

    还真是,到了这个时候,孟获依旧是做着梦呢,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也许他什么时候能真正醒来的时候,他才能真正知道己方士卒和人家凉州军的差距吧。

    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小差距,而是差距很大。并且他这个当蛮王的,也是比不了人家马超啊。就不说别的,他那半吊子都不到的谋略水平,怎么能和马超比呢。好歹马超也是师从名师,从老师阎忠那儿,可是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哪怕真要是说起来,马超确实是不能和人家天下顶级的谋士去比,可却也绝对不是孟获所能比的不是。

    所以,综合了这些来看,孟获南蛮军也只能是输了。

    -----------------------------------------------------

    孟获都红了眼了,他大喝道:“都给本王上啊,冲啊,你们都不会动了?”

    看到有后退的士卒,他直接是用刀给砍死了,然后恨恨地说道:“退缩不前,留你何用!”

    然后再次大喊道:“如再有后退者,便如此人!”

    南蛮军士卒一看,不少人都是吓了一跳,心说这大王也太凶残了吧。不过还真是,孟获的话,主要还是他的举动,是起了作用了。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他所说的,确实是让南蛮军硬着头皮往前冲了,不敢后退。毕竟往前冲的话,未必就是死。可要是后退,那就是死啊。

    而旁边的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一看,两人是对视了一眼,虽说他们是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是冷笑着。毕竟如今他们的人马已经是没有多少了,每人连两千都不到,所以没了就没了。但是他们可都知道,孟获还有好几万人呢,所以这往前冲,损失得是他,自己两人却没有什么。

    -----------------------------------------------------

    人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两人人马也很多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是如此想法。毕竟他们南蛮的人是更自私,所以他们可能希望自己损失那么多人马吗。

    但是如今几乎剩下的都是他孟获的人马,所以两人当然是没有什么感觉。

    反正在他们两人来看,就算是自己的人马都全军覆没了,那也不过就是每人两千而已,对此,自己当然是负担得起。

    可是反观孟获呢,他却是输不起了。他如果全军覆没的话,一下就得损失五万多。要知道他这次一共才让孟优从南蛮带来五万人马啊。

    所以两人是希望孟获的人马损失得越多越好,这样儿两人心里才能更平衡。在他们看来,凭什么自己两人都差不多全军覆没了,那么这回也该是风水轮流转了,是该他孟获损失的了,不是吗。

    -----------------------------------------------------

    孟获一看,这样儿也不行啊,所以他便对旁边的孟优说道:“孟优,你上,带着众人冲击凉州军大营!”

    “是!”

    孟优虽说他确实也是不想去,可却还是听了自己兄长的话,舞着大刀便冲上前去,加入了战斗。其实他也不是不知道,就靠着己方那几个将领,确实未必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

    今天就只有一更了,明天尽量补上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