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波才一见孙坚终于是骑马拿刀出了城,他的嘴角边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只见孙坚带马来到了波才的对面,手中的松纹古锭刀一指波才,“波才,放马过来吧!”

    “哼,孙坚,老子就等你呢,看刀!”说着波才驾马挥舞着大刀就向孙坚砍去!

    孙坚喊了一句来得好,就这样他也拿着松纹古锭刀摆开了架势与波才战在了一处。要说孙坚的武艺是一流下等的水平,而波才确实不如他,不过武艺也是二流上等,但他和孙坚单挑,还是他一直都处在下风的。

    两人战了有二十多回合,孙坚觉得这黄巾军中能有如此武艺的人绝对算凤毛麟角了,心中对波才也有了一点儿的佩服,不过对方武艺比之自己还是差了些,所以他也没太当回事。

    两人又打斗到了三十七回合,波才对孙坚说道:“孙坚,今晚老子不在状态,只能他日再战了,倒时你可就没今晚这么走运了!”说完,一刀虚招过后,他拨马就跑,不过按理说他应该是向后方自己大营的方向逃跑才对,不过不知怎么的,波才的马居然向左边跑了。

    孙坚一看,知道波才要跑,不过对方的马虽然是向左边跑去,可他却没怀疑什么。他如今的眼里只有波才,第一就是报之前受辱之仇,二就是他一心想要拿下敌军的主帅,这得是多大的功劳啊。孙坚相信,只要自己今晚能活捉波才,那他的官职升一级应该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只见他的松纹古锭刀一指波才逃跑的方向,喊道:“波才,哪里跑,拿命来!”说着没有一丝犹豫就向对方追去。

    波才骑马在前面是玩命地跑,生怕被孙坚给追上,而孙坚则在后对他也是紧追不舍。

    而等长社守城的将领把皇甫嵩和朱儁找来之后,两人在城墙向下一看,哪里还有孙坚和波才的影儿了。此时皇甫嵩握拳一砸城墙,说道:“唉,文台中计矣!”

    “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台去向何方了,你来说!”朱儁厉声问着旁边的一个守城士卒。

    “这,在之前波才在城下骂阵,辱骂孙司马,孙司马不堪受辱出城迎敌。之后波才不敌孙司马拨马逃跑,然后孙司马就向他追去了!”

    朱儁一听,明白了,这和皇甫嵩说得一模一样,可不就是中了敌军之计吗,赶紧追吧,争取早点儿追上好把人救回来。你说这孙坚啊,平时看这人也不像是一勇之夫,可怎么到这时候反到不动脑子了呢,唉,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皇甫嵩和朱儁赶紧命人去追,结果还没等出城呢,就见波才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不少黄巾士卒,他们则押着一人,仔细一看,看出来了,那个被押着的人就是孙坚。

    波才哈哈大笑,冲着城头上喊道:“皇甫嵩、朱儁你们来看,这是何人?”

    说完,黄巾士卒把孙坚推到了波才的马前,孙坚早已是被五花大绑了,而且嘴上也被堵上了。

    皇甫嵩看到后就是一皱眉,心说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本来以为今日守城胜利了挺好,结果却没想到自己的佐军司马却让人敌军给擒住了。

    “波才,你要如何?”

    这话是朱儁问的,孙坚就是他在刘宏那把他请调过来的,可以说他对孙坚很器重。埋怨归埋怨,但如今人都被擒住了,他自然是想把孙坚搭救回来。

    “我想如何?我倒是想让你们开城投降,你们可能投降吗?”波才大声喊道。

    “波才,你别做梦了!”朱儁说道。

    波才也知道,孙坚虽然是汉军的佐军司马,可皇甫嵩和朱儁不可能因为他就开城投降的。

    “听说你们粮草还有不少,如果你们还想要此人平安无事的话,那就拿一万石粮草来赎吧!一手交粮,一手放人,我波才发誓绝不食言,否则天地不容!”

    皇甫嵩和朱儁一听,这波才真是好大的胃口啊,居然一开口就要万石的粮草。说实话,这万石的粮草在平时来说确实并不算太多,可对于目前这个局势来说,万石的粮草也许就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说是非常之重要。

    如今自己四万兵在长社守城,而黄巾波才的十万大军在外围城,己方的粮道早已经被切断了,所以粮草送不进来,现在只能是靠城内的粮草来维持每日的消耗。可波才一张嘴就要万石的粮草,如果拿出去给了敌军,那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对己方是一丁点儿的好处都没有。可要是不拿这粮草,那孙坚很可能就会有危险,这一下就让皇甫嵩和朱儁犯了难。

    皇甫嵩想了一下,对朱儁说道:“公伟,他的条件我准备答应下来,明日就准备和他们一手交粮,一手放人!”

    “义真,你怎么……”

    皇甫嵩一摆手打断了朱儁的话,“公伟,此事就由我一人做主了,出什么事都由我一人承担!万石粮草和文台不能相提并论,我们必须把他救回来才是!”

    “不行,这事我绝不同意!义真,你也知道,城内的粮草本来就不多了,怎么还能拿出万石来资敌啊!”

    其实朱儁并不是不想救孙坚,可以说他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但他这人有点儿死心眼,一根筋。在他的眼里最重要的是大汉,是国的利益,而不是他个人的,更不是什么人情世故能比的了的。

    孙坚是自己请调过来的没错,他被擒住了自己也有点儿责任没错,可自己不能拿汉军的胜败来换孙坚一人的自由。所以他之前是犯了难了,而现在他听了皇甫嵩的话后是第一个不同意。

    皇甫嵩摇摇头,“公伟,就算拿出万石的粮草,我们还有粮,而且我们不一定最后就会败。可文台却只有一个,我们怎能不顾他的安危啊!”

    皇甫嵩说的朱儁也明白,可这事他还是不能接受,一个人和全军的利益怎么能比。而在皇甫嵩的想法中,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拿出万石粮草己方也不一定就会输,可要是不拿,那孙坚就危险了。要说孙坚虽然不是皇甫嵩调过来的人,可他对孙坚还是很欣赏的,觉得他确实是人才,而且一心报国,所以皇甫嵩真不想就这么放弃孙坚,那就只有和敌人妥协了。

    孙坚的嘴是被一直被堵着,所以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是真着急啊,想说点儿什么,可就是呜呜呜的说不出来。他听到了波才的话后,就想和皇甫嵩和朱儁说,不用管自己了,自己死不足惜啊,可那万石的粮草是一点儿都不能给敌军,但嘴被堵了就是说不出来。

    话说当时孙坚一见波才逃跑,他想都没想直接就追了上去。波才的马跑进了一片树林中,孙坚也冲了进去,连逢林莫入都忘了。他刚一进林中,骑着的花鬃马就被绊马索绊住,然后孙坚一个没注意就从马上摔了下来,这时候他才反应了过来,不好,自己中敌军计了。

    可这时候反应过来也没用了,波才的副将卞喜早已准备好了一百名黄巾士卒中的好手埋伏在了树林中,又赶上天黑,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等孙坚摔下来后,一下就涌上来好几十号,他孙坚不是项羽,双拳难敌四手,最后终于还是被擒住了。然后被人五花大绑,又用破布堵上了嘴,这才给押到了城下。

    要说在平时,孙坚可不是连这么个小计策都看不出来的人。可今晚他先是被波才辱骂了一番,火往上撞,而他确实是最忍受不了别人辱及他父母先人的,那波才是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可以说孙坚是以他先祖孙武为荣,结果今晚被人骂了一顿。

    最后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才不顾军令出城迎战,等交上手后,孙坚觉得自己生擒波才也许都没问题,这样自己不但无过而且还立大功了。就因为立功心切,所以这边波才一跑,他就什么都不顾就追了上去,结果在树林中被人生擒了。

    孙坚被擒住后,是这个后悔啊,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而且还是小看了对手,可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他知道这一切都怪自己,谁都不怨,而一听波才要挟皇甫嵩和朱儁拿万石粮草来赎自己的时候,孙坚可不干了,可他也说不出来话,而且被人绑着,押着,根本就表达不出来他的意思,他是有心无力啊。

    城下的波才这么一看,怎么皇甫嵩和朱儁这两人说了这么长时间,“我说你们说完没有,同不同意我的条件你们倒是给个痛快话啊,你们的决定可是关乎着他的生死啊!”

    “好,波才,就依你所说,我军愿用万石的粮草来赎孙司马!明日,你我一手交粮,一手放人!”皇甫嵩对波才说道。

    孙坚听后是深受感动,确实,本来是自己的原因结果被擒了。可他却没想到皇甫嵩和朱儁这么干脆地就说要用万石的粮草来赎自己,连全军的胜败都放后边了。士为知己者死啊,没想到他们对属下这么在意。

    “好,痛快,就这么定了!如果明日你们没拿出粮草或者使诈的话,我波才保证孙坚活不过后日!我们走!”说完,波才带兵押着孙坚回了他的大营。

    而汉军这边只剩下下皇甫嵩和朱儁在城头上无奈地叹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