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雷铜说过会儿带着他去见马超,他当然是半点儿意见都没有,就等着战事结束,最后一起去了。杨锋确实也想着,能早点见到自己儿子,不,应该说是让自己儿子早点儿回来啊。

    至于说马超卸磨杀驴的事儿,杨锋也不是没想过,他认为不会。毕竟之前他也听说了,孟获被生擒了两次,马超也没杀他。当然自己势力和实力,确实是没有孟获强,但是自己也不差什么啊。可以说在南蛮,自己也是有那么一号的。所以他马超想要南蛮稳定,自己只要帮他的话,肯定是更容易就是了。

    所以对此,杨锋看得很清楚,因此他就认为,马超不会把他如何。

    这个不得不说,还是那话,杨锋确实是有些头脑,他能有如今的势力实力,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

    崔安是全力追击孟获,不过显然,是让他给跑了。毕竟孟获都吃了两次亏了,他还能不“吃一堑,长一智”吗。对于他来说,崔安就是他的克星,所以也真是,他不玩命逃跑也不行啊。

    崔安在后边喊着,不过孟获是听到他喊了,可显然他不可能因为崔安所喊,他就停下来。

    而这个时候,崔安被人给截了下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孟获的胞弟孟优。

    之前他都说了,要负责断后,结果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蛮族的人确实比汉人还自私。但是孟优和孟获的感情,确实也不是盖的。所以为了自己兄长,哪怕他就是牺牲了自己,他觉得也没什么。这个不止是汉人,蛮人也一样儿,不可能一点儿亲情都没有。

    “崔安休得猖狂,看我来战你!”这话是蛮语说的。因为孟优说汉话,基本别人确实是不太容易听懂。

    而崔安一看,大笑:“哈哈哈!这不是俺孙子吗。你终于又来看爷爷俺来了!”

    -----------------------------------------------------

    孟优一听这话,他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心里这个不爽啊。你别看他说话是费劲,但是听汉话。还是能听懂很多的。

    “崔安休要废话。看刀!”

    说着,孟优的大刀奔着崔安就过去了。而崔安则喊道:“来得好!”

    两人是战了起来,一个要生擒活捉对方,一个则是要给自己胞兄争取时间,所以斗得是非常激烈。可是显然,孟优不是崔安的对手。他和自己兄长孟获加在一起,才能和崔安斗个旗鼓相当。所以这个时候变成他一个人了,当然是不成。

    孟优满脑袋是汗啊。心说今夜看来自己要栽在这儿啊。不过为了自己兄长,自己就算是被生擒。也无所谓了。

    结果就在孟优马上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就听有人喊道:“孟优快走!”

    -----------------------------------------------------

    孟优心说,你当我不想走呢,可是自己得有机会才行啊!

    不过,这个声音这么耳熟呢,是啊,是一女子的声音,这不自己大嫂,祝融夫人吗!

    祝融夫人当然不是随便喊出来的,而是已经有所行动了,她心里更清楚,自己加上孟优,也不是人家崔安的对手,但是她有暗器啊。所以在喊出来让孟优跑得时候,她的祝融飞刀就已经是甩了出去,三柄飞刀是直奔崔安。

    这么远的距离,崔安当然是有的是时间反应,不过他拿描金戟把三柄飞刀给崩出去了之后,他也发现,孟优却是逃跑了。显然他确实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大嫂的,知道其人不会无的放矢。结果果然,孟优扯着崔安拨打飞刀的时候,他是拨马就跑。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此时不走,是更待何时啊!自己大嫂好不容易给自己创造的机会,自己要是再不把握住的话,那不就和傻子一样儿了吗!

    -----------------------------------------------------

    而看到孟优逃跑,祝融夫人也算是松了口气,她这才是继续快马向前跑了,要不还真是担心其人啊。

    祝融夫人也知道,孟优和自己夫君关系最好,毕竟是亲兄弟吗,肯定不是其他人所能比的。你看孟获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相信谁。可他对自己的兄弟孟优,还有祝融夫人,可确实是无条件信任,这个确实是不错。

    而祝融夫人清楚,孟获是兄弟三人,老大孟节,和他们兄弟俩都不是一路人。要是用汉人的话来说,属于隐士一流的。生活在深山老林里,要不去仔细寻找的话,还真就找不着他。而且一年也见不到一回,他也不会来找孟获兄弟,孟获和孟优更不会去见他,虽然也不能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但确实也是差不多少了。

    所以两人和老大不是一路人,他们兄弟倒是性格相近,因此从下就是走得近,所以关系自然是最好。

    -----------------------------------------------------

    祝融夫人虽说没看到孟获,但是看到了孟优和崔安大战,她就差不多知道了,估计孟优是在断后。他都明白,虽说孟获早跑了,可要说他心里一点儿都不担心他兄弟。那不可能。所以自己能帮一把,当然是当仁不让的,谁让都是一家人呢。而且孟优这个兄弟对自己。也算是尊重。

    其实祝融夫人也不想想,整个南蛮,有几个人不怕她的。所以孟优的尊重,与其说是尊重,倒是不如说其实就是害怕,这个才是没错的。

    崔安是还想马上就去追击,可马超这时候已经是收兵了。崔安看着远去的孟优,心里是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今夜算你这个孙子走远,以后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了!”

    崔安虽说是心有不甘。可事实都是如此了,你还能如何。自己主公收兵了,自己只能是回去,要不再追下去。自己要挨说的啊!

    -----------------------------------------------------

    崔安觉得自己今夜的目标。根本就没有完成。

    之前的想法倒是挺好,要再一次生擒孟获,可因为有孟优的阻拦,所以让孟获跑远了。本来以为自己应该能生擒孟优吧,结果那个死女人的飞刀又来了,最后自己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逃跑,而却无可奈何。

    崔安不傻,他也知道遗憾。也一样是有喜怒哀乐,所以心里是非常不爽。这个和立功不立功。已经是没有多大关系了。而他所想就是,能再一次抓住孟获,也好让自己主公对自己满意,多表扬自己两句,最好庆功宴上是再让自己多喝几爵,那么就更好了。他所想的,都是这些,至于说立功受赏,崔安已经是没有什么概念了。

    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自己主公多让自己喝酒,那就比什么都强。其他的,都没有太大用啊。

    崔安是有些丧气地,跟着士卒回去了,是啊,因为没有完成他的目标,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太高的情绪。

    -----------------------------------------------------

    马超收兵了,已经算是追击了一会儿,所以他也知道,是见好就收吧,有道是穷寇莫追,一直这么追下去的话,对己方未必就有什么好处啊。

    他没有回自己大营,是让士卒打扫战场后,便直接是用了孟获的中军大帐。对他来说,这有现成的,是不用白不用啊,用了也白用,白用谁不用啊。

    不过还真是,以前却是没有这样儿过,确实是没有在孟获大帐中,如何如何。而今夜算是开了先例了吧,在南蛮军大营,用上了南蛮军的大帐。马超也不得不说,确实是破天荒,头一次啊。

    在孟获的中军大帐内,众人都到齐了,最后到的,就是雷铜他们几人,带着杨锋一起来的。

    马超一看杨锋,是满脸堆笑,“杨锋洞主可好啊?”

    -----------------------------------------------------

    有凉州军的士卒给他翻译,杨锋听后,是不住点头,“好!不过要是马将军把我儿子放了,我就更好了!”

    马超一听,笑道:“没有问题!杨锋洞主既然都已经是配合了我们,那么我们当然不会食言而肥!你儿子,我们马上就放!”

    “多谢马将军,多谢了!”

    别看把自己儿子给软禁了两日,但是杨锋也确实,真是感谢马超。就因为马超没有食言,说要放了他儿子,所以他就感谢。谁让自己就这么一颗独苗的,儿子要是没了,不止是没有人继承自己的银冶洞那么简单,最后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了。而且从自己这儿来说,算是绝了后了。

    所以杨锋可能想看到这些吗,所以马超还没有让他的希望破灭,因此他还是感谢马超的。

    -----------------------------------------------------

    马超点了点头,“杨锋洞主却是不必客气!来人啊!”

    “主公!”

    有凉州军士卒进了大帐,马超则是对其吩咐道:“去把杨锋洞主的儿子。给请到帐中来!”

    “诺!”

    杨锋算是立功了,所以马超对他也是客气了许多。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今夜的胜利。确实也是和人家是分不开的。所以自己不说要如何如何去感谢他吧,至少他杨锋的儿子,自己要马上给他送回去才行。

    要说自己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却是不可能了。别说自己根本不是那样儿的人,就算是真想那样儿,却也不能去那么做啊。这杨锋的势力实力。在南蛮地界来说,自己不可能不去重视,所以其人只能去笼络。却是不能直接杀了的。

    -----------------------------------------------------

    马超心里还不清楚吗,杀了杨锋的话,对己方可也真是,没有什么好处。

    至少交好杨锋。笼络杨锋。可比这个,对己方更有好处啊,所以怎么去选择怎么去做,自己还能不清楚?

    有人翻译,所以杨锋都知道马超说了什么,于是他心里确实是放心了,有底儿了。知道马超让士卒去带自己儿子了,自己马上是又能见到他了。

    可以说杨锋为了能见自己儿子。确实是放弃了不少。至少这个时候,他作为洞主。应该去收拢己方的士卒,可显然,他没有那么去做。而是为了见自己儿子,也不去管自己的人马了。所以最后就算他再去收拢人马,估计也没有多少了。本来嘛,异族人就是这样儿,你能指望什么呢。

    没一会儿,果然,杨锋儿子进了大帐中。可以说他一样儿是被士卒给带到了战场,不过却是有人保护。

    -----------------------------------------------------

    父子团聚,免不了又说了几句,杨锋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儿子,我是来带你走的,你今夜就已经是自由了。

    刚开始他儿子还不太相信,那意思自己这就能离开了。结果最后马超是一笑,对两人说道:“我扶风马超马孟起,说话算数,杨锋洞主既然是成为了我军的朋友,那么我们对朋友,自然就是朋友的对待方法。所以杨锋洞主你所说,确实不错!”

    结果听了马超这么一说,杨锋儿子才相信,自己终于是不用再被人给软禁起来了,自己只能归于是重获自由了。

    还别说,虽然他确实是被马超所软禁,但是马超却也没有怠慢了他。但是这么说吧,尽管是如此,可他却也再也不想这样儿了。这个和怠慢不怠慢,他是如何待遇,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

    至少杨锋儿子,他经过了这事儿,可以说他是懂得了不少东西。

    他是知道了,自己父亲在南蛮倒是有那么一号,可真和人家凉州军相比的话,确实还是差了一大块呢。

    而自己以前以为自己父亲挺厉害了吧,可实际呢,还是不行不够啊。人家凉州军,马超马孟起,这才算是厉害。

    所以杨锋儿子应该说经历了这么一件事之后,他确实是长大了不少。而且他是深知自己父亲对自己的爱。毕竟自己父亲因为自己,是不得不在马超面前低头。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就只是因为自己是受制于人了。

    所以在他心中,确实是深恨马超。可另一方面,他其实也对马超有那么一丝感谢,至少他知道,要是没有马超的话,自己可能也无法知道懂得这么多。至少要知道懂得这么多的话,还不一定要到什么时候了。

    -----------------------------------------------------

    杨锋呢,是拉着他儿子,一起给马超道谢。

    马超心说,这是自己给他儿子软禁起来了,然后逼迫他反叛孟获。可结果呢,杨锋反而还要给自己道谢,对此马超确实是不太明白。

    他确实是不懂,因为他不是杨锋,他也无法去真正体会到一个只有那么一个儿子的父亲,此时此刻的想法。如果自己儿子真要是有了三场联短,杨锋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来什么事儿。估计马上就得回南蛮,把自己银冶洞所有的人马都给拉到禺同山来,和马超凉州军决一死战。这个估计就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必然要去做的了。

    马超的情况,他毕竟是有一子一女,而且还不能算是一个纯粹的古人,所以他当然不会明白杨锋,也不会太懂。

    而这个时候,他看到杨锋父子算是已经团聚了,自己该做的也做了,他是对杨锋说:“

    -----------------------------------------------------

    “杨锋洞主放心,你儿子,我军一定待如座上宾。不过这个时候,你还是去收拢你们银冶洞的人马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