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他还知道,这个祝融夫人可是有飞刀,所以要是距离近了,那么自己没准就要被她给来上几飞刀,自己都不一定能躲得过去啊。》

    杨锋确实是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武艺不怎么样,至少和人家祝融夫人比,是不如人家。当然了,你要说和普通的士卒相比,那他当然是比士卒可强得多得多。

    于是就这样儿,两人是一逃,一追,杨锋的方向是奔向了马超凉州军。因为他知道,如今也就只有马超了,能救他,别人,都不行。

    不过这个前提却是,马超凉州军的人能看到他,要是看不到他,那就没有办法了。至少如今战场是一片混乱,要是不仔细看的话,谁是谁都分不清。别看杨锋是骑马的,倒却不代表谁都认识他,更何况是凉州军的众将呢,这个不仔细看,谁知道他是谁啊。倒是祝融夫人,却是比他好认多了。

    -----------------------------------------------------

    南蛮军在大营门口是不住往后退,没办法,实在是挡不住凉州军,而凉州军此时都已经杀进了南蛮军大营。

    凉州军的将领是按照自己主公说好的,带兵人马去进攻着南蛮军。负责右翼的去进攻右翼,负责左翼的去进攻左翼,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马超众人是坐镇中军,和孟获南蛮军主力拼杀了。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出来。孟获南蛮军的战力是不如凉州军的。并且他们的士气是大跌,因为杨锋反叛和朵思大王的人马进攻,所以南蛮军士卒不少都认为。今夜己方要大败了。

    所以有了如此的想法,你还能指望着他们如何呢。至少不少士卒,连战心都没有多少了,所以还能给孟获去卖命?

    -----------------------------------------------------

    在他们看来,什么蛮王,什么洞主,哪个有自己小命来得重要。不是没有忠心的。可还是那话,这终究是少数啊。毕竟异族是异族,他们和汉人可差得多了去了。汉人是受什么思想教育的。而异族又是接受的什么思想,所以这里面的差距可真是,大了去了。

    孟获是这个急啊,他是大喊着:“我南蛮的勇士们。给本王顶住。顶住啊!”

    马超一听,心说这个怎么像自己前一世,抗战时期的国/军总喊得那话呢。不过还得加一句,弟兄们顶住啊,守住了每人给10块大洋!一般都是这么喊的,不过也别说,有时候还真是有用的。毕竟乱世吗,钱确实还是有用的。这个不假。

    不过此时马超却是心说,孟获你这就是负隅顽抗啊。今夜你们蛮军必输无疑!己方要是不胜利的话,自己之前可都白努力了。

    要说马超确实是有信心,毕竟都这样儿的情况了,己方难道还不胜吗。

    -----------------------------------------------------

    孟获这边儿是压力太大,哪怕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还有他属下将领,可他依旧是觉得压力非常之大。整不好今夜依旧要败了?孟获心说,不过他是忙摇头,心说自己怎么能有如此想法,这是必须要禁止的,禁止如此想法!己方能败吗,还要再被给马超凉州军?

    孟获这边儿是这样儿,可让他派去和杨锋银冶洞士卒还有朵思大王士卒拼杀的孟优,他那边儿却也不好受。毕竟杨锋和朵思大王的人马,确实是不少,而孟优才多少人马,所以只能是被人家杀的料。他那边儿就一个字,就是乱。孟优也知道,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住了,自己这边儿才一万多人,不到两万呢,根本不是人家叛军的对手啊。

    这个时候他说想的还是,怎么撤退的问题。虽说是还没有败,可他却知道,快了,差不多少了。如果等己方大败之后,自己再撤退,那么对自己可不利啊。确实,可这个时候自己就想要如何撤退,却是对自己有好处。

    -----------------------------------------------------

    没办法,哪怕孟优是孟获的亲兄弟,可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小命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他说考虑的,还是自己的事儿。他是不可能去想,怎么让自己兄长胜利,这个孟优也明白,自己是做不到了。所以还是,要是时机不对,就赶紧溜吧。而他认为,如今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至于说孟获,孟优并不是说一点儿都没有考虑到他,至少他是想了,如果逃跑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兄长的话,自己肯定也得拉着他,一起跑。如果遇到崔安那厮,自己和他一起战奇人,怎么也得让自己兄长平安才行。

    所以虽说在大的方面上,和士卒的时候,孟优是在乎他自己没错。可真正要是和孟获在一起的话,他还是很在乎在意自己兄长的。至少有一点没错,就是他们间的兄弟感情,是一点儿都不掺假的。

    -----------------------------------------------------

    战了这么长时间,孟获已经是大汗淋漓,他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么下去的话,己方是要大败特败啊,这根本和人家就不是一个水平的吗。今夜到底是怎么了,己方士卒根本就不在状态啊。反而是人家在状态,超常发挥了!

    孟获在心里是这个骂啊,心说你马超趁夜来袭。自己率兵抵挡。可如今来看,自己是要顶不住了,那么如此的话,难道自己只能是率兵突围了不成?他是这个不甘心啊,如此的话,自己也真是,这个蛮王啊。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虽说他也知道,自己可也不是从来没有丢过人,但是孟获确实是好面子。所以这样儿的事儿,也不是他一下就能接受得了的。

    你看他被马超俘虏了,那却是没有办法,可董荼那。最后也不是身死了。所以孟获真是很在意他自己的面子。这要是这时候就撤退,显然不符合他的性格。

    -----------------------------------------------------

    马超一看,估计也差不多了,别看两军双方的人马是不少,但是胜败的话,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定下来了。

    是,如果说一方要把另一方全都消灭,那么这时候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再战几个时辰。估计也不一定成,但是胜败。此时此刻,确实是已经分出来了。

    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己方胜利,而南蛮军却是败北。一切都在马超众人的所料之中,他此时看了眼陆逊,“伯言,看来今夜我军却是又一次胜利了!”

    陆逊一笑,“主公,应该冲击敌军中军,最好是能活捉孟获!”

    “这个还得是福达去啊!”

    “福达!”

    “诺!”

    “带着大军,全力冲锋!”

    “诺!”

    -----------------------------------------------------

    崔安可不是一直都在马超身边,而是刚才刚回到马超身边,结果就听到了自己主公的命令。

    对于马超来说,他当然不认为孟获能那么容易就被生擒,但是让崔安去看看,也未尝不可。虽说他也知道,别看之前崔安能生擒了孟获两次,可这次,估计是不成啊。

    但是崔安这大爷可不管这个,他是直接就带兵冲杀了过去,而且嘴上还大喊着:“姓孟的,你家崔爷爷来了!”

    马超在后一看,心说,你这不明摆着让孟获有准备,然后逃跑吗。不过马超也清楚,崔安就这样儿,可以说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吧,都是明着来,几乎是不整那些暗地里的事儿。

    所以他如此,其实马超也已经算是习惯了。可不是吗,几乎凉州军的众将士,其实都已经是习惯了,这个福达将军,就这样儿,做事是光明磊落,是个汉子,没说的。

    就这样儿,崔安便带着人马冲向了孟获。

    -----------------------------------------------------

    孟获虽说和崔安还有段距离,这个是没错。可在嘈杂的战场上,他确实是听到了崔安的大喊。

    此时他心说,我的娘啊,这崔安这大爷,这杀神怎么又来了。这自己伪装得不挺好吗,怎么让人给发现了?

    孟获自己以为得计,别人不知道他在这儿,可是结果根本和他所说不一样。至少没有瞒过马超他们,孟获这实际就是掩耳盗铃,结果其实和没有什么伪装一样儿,或者说反而是暴露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快,我南蛮的勇士们,给本王挡住崔安,挡住啊!”

    孟获心说,我这能不能被他给俘虏了,就看你们的了。不过他是有信心的,心说自己身边这么多人马,难道挡不住一个崔安不成?

    -----------------------------------------------------

    再者说了,崔安距离自己,那可是还有段距离呢。所以自己要是见势不妙的话,可以直接跑啊。

    至于说胜败的问题,其实孟获也已经是看出来了,这己方是已经败了。所以他心里都清楚。就算是没有这事儿,其实他也想早点撤退,而之前要不是为了自己面子。他也不会这样儿。

    确实是有南蛮军的士卒,拼死去抵挡崔安和他的人马。这个不得不说,是孟获手下忠心的士卒。可绝大多数,却还是不怎么样儿的,这个却是也没错。尤其还是在马超凉州军如此强势之下,他们是跑了不少。而其他人,不少都是身死。有些也是受伤,而真正是好人的士卒,倒是越来越少了。

    孟获一看。心里清楚,己方是回天无力了,干脆是抵挡不住了,所以自己赶紧跑吧。要不等崔安这厮来了在跑。估计就跑不了了。

    -----------------------------------------------------

    所以此时他只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喊道:“全军。撤退,撤!”

    南蛮军士卒一听,等自己大王这话,可是等了好久,这终于是等来了。可不是吗,应该说几乎是所有的南蛮军士卒,都是如此想法,赶紧撤退吧。撤退比什么都强,保住自己小命儿是比什么都好啊。

    说着。孟获是一调转马头,然后向反方向退去。这马超凉州军能干吗,都不用马超去下令,凉州军众将和士卒,不少都是死缠着南蛮军士卒不放。而有逃走的,凉州军士卒也追过去了。

    马超一看,心说胜了!又一次胜利,来得还是很快的。而且看己方士卒的反应,这个士气,确实是军心可用啊。自己之前都没有誓师,可己方士卒确实是给力啊,给自己争脸了,今夜胜了!

    都不用自己说什么,士卒就都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了,马超这个当主公的,他当然是满意。

    -----------------------------------------------------

    孟优这时候已经是顶不住了,正好是看到了自己兄长往自己这边撤退了,他心说太好了,终于是能退了。

    本来吗,就算是孟获不下令撤退,孟优都准备马上就撤。可巧,他们兄弟却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当孟获看到孟优的时候,他是大喊道:“快,快撤!”

    孟优一看心说,自己兄长他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于是他也是大喊道:“兄长快走,小弟来断后!”

    孟获心说都什么时候,“快走啊!”

    不过孟优一句话,就让孟获是再也不说什么了,直接也不管孟优,就撤了。

    孟优对着自己兄长喊道:“兄长快走,崔安那厮要追上来了!”

    -----------------------------------------------------

    孟获确实是顾不过来自己胞弟了,没办法,这时候只能保住自己不被人家给生擒就不错了。至于说孟优,他也不是没想过,估计就算是被生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马超要拿东西交换,肯定也没有自己多。所以孟获放心,只要自己不落入到马超凉州军手中就行啊。

    结果孟获是带着人马跑了,孟优这个弟弟负责断后。至于祝融夫人,依旧是在追击着杨锋,不过显然,杨锋运气不错,看到了凉州军的将领。正是雷铜还有吴懿叔侄,几人当注意到是杨锋之后,他们便去阻挡下了祝融夫人,祝融夫人一看,知道,今夜是不能把杨锋如何了,所以只是甩出去了三柄飞刀,然后便拨马退走了。

    祝融夫人当然明白,如今这凉州军大将在这儿,自己再追下去,只能是自己吃亏,因为这地方凉州军士卒肯定也不少,所以自己只能是先退走了。反正是来日方长吧,以后自己总要找个机会,去对付杨锋,走着瞧。

    -----------------------------------------------------

    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女人,这话说得还真是不错,至少杨锋如今已经是被祝融夫人,这么一个女子给惦记上了。那么以后等待他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杨锋终于是能喘口气了,心说祝融夫人这个女疯子,终于是撤退了。还好是碰到了凉州军的将领,要不还真是,后果不知道要如何啊。

    看到雷铜几人过来,杨锋是赶紧拱手,用他非常生硬的汉话说道:“谢谢!”

    雷铜几人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杨锋也算是己方暂时的盟友吧,所以自然是要保住他才行。要不不管他的话,以后谁还敢和己方合作呢。所以虽说几人也对杨锋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却也是不得不如此而为之。

    最后雷铜是连说带比划,终于是让杨锋明白了,雷铜的意思,那就是让他等着别动,到时候一起去见主公,也就是马超。杨锋是点头如捣蒜,那意思,我早就想见马超了,可却一直没有看到他啊。不过这回好了,有你们带我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