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心里虽说是如此想法,但是嘴上还是说着一堆一堆的感谢话,那意思都要把孟获当成是再生父母了。

    这个不得不承认,杨锋确实是有两下,要不在南蛮也不会有如今的势力、实力。至少在演技上,那绝对是一流的,不比马超差什么。这南蛮也有人才啊,至少杨锋就算一个了。“矬子里拔大个儿”,这就绝对是了。

    而就在孟获和杨锋两人是“相谈甚欢”的时候,突然是有南蛮军士卒,也就是孟获的手下来报,“报大王,祝融夫人已经回营,并且通知大王,事情已经圆满解决,明日准备好物资,便可交换!”

    孟获一听,心说好,真是太给自己争脸了,好啊,还得是自己夫人出马,这夫人一出马,是一个顶俩。

    -----------------------------------------------------

    而士卒退下后,孟获这才是笑着对杨锋说道:“如何,杨锋洞主都听到了吧,本王夫人已经从凉州军大营回来,正是带着商谈完的结果回来的!明日本王准备好了交换物资,定把贤侄给换回来,如此的话,杨锋洞主是不必担心了吧?”

    杨锋一听,心里笑得就更厉害了。心说什么,你孟获还以为是和人家马超相谈好了?这纯属是做梦,反正自己听到你所说的,是更能确定了。马超就是要稳住你孟获,结果你果然是中了计。

    杨锋此时心说,是明日我儿子就能回来了。不过却不是你孟获交换回来的,而是马超主动给我送回来的。别说明日你去和人家交换了,今夜,人家就来进攻你了,可你孟获却还不知道呢。等明日,等明日的话,什么都凉了!

    杨锋在心里是冷笑啊。心说不怪你孟获没赢过人家,就你这水平的,还说什么去胜利啊。

    -----------------------------------------------------

    你不被人家每次都生擒。就算是不错了。哪怕是祝融夫人出马,可最后却也改变不了如此的结果。结果就是人家胜利,而你孟获是失败。

    孟获还在给杨锋说呢,让他是这个放心。那个放心。可他却还不知道。杨锋和马超,都是在算计他呢。就算是祝融夫人出面,却也根本改变不了这个结果。而今夜,就是马超和杨锋约定好了的,只等马超带领大军进攻,和杨锋是里应外合。

    最后孟获是问杨锋,说道:“这么样,杨锋洞主。这回你是放心了吧!你放心,马超既然是如此说了。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

    杨锋心说,还没问题呢,我是没有问题了,可你孟获却是有问题。至少我儿子明日会回来,可你孟获却也要失败啊。孟获你可别怪我,我这却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

    可听了孟获的话后,杨锋还是脸上有笑容,而嘴上是忙说道:“那是,那是!有蛮王出手,定然是没有问题。明日,我就能见到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了,对此,却还是要谢谢蛮王啊!”

    不过在杨锋心里却是如此想着,孟获啊,我确实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没有办法能让我儿子回来,反正我只要和马超凉州军联合,一起去进攻你,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而孟获一听杨锋的话,他是非常得意。心说怎么样儿,你看看,这杨锋的事儿,还得是靠着我去解决吧。自己给他解决好了,他还得谢谢我呢。

    孰不知,在杨锋眼里,就和看傻子一样,去看待孟获的。当然了,他不会表露出来就是了。

    “好,本王这便回去了,明日,咱们是一起去和马超作交换,你看可好?”

    “真是求之不得啊,多谢蛮王,多谢蛮王了!”

    -----------------------------------------------------

    孟获离开了杨锋的大帐,看到孟获走远后,杨锋是呸了一口,喃喃说道:“什么玩意儿?要不是因为和马超早有接触的话,自己还可能真相信你孟获了?你孟获输就对了,你这样儿不输,谁输?”

    其实在杨锋的眼里,还真是,他确确实实是看不上孟获的。除了其人势力和实力都比他大之外,杨锋还真是,不服他。其实即便是如此,杨锋也是不服,但是毕竟他和孟获也没有什么太大太多的利益关系,所以两人肯定还不至于是说翻脸就翻脸。

    但是如今却是不行了,因为自己儿子的事儿,杨锋是不得不答应马超,所以他只能是和孟获成为敌人了。可杨锋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就算是重新选择的话,自己还是会如此的。不得不说,马超真是打到七寸上了,自己也不得不就范啊。

    杨锋在想着,到底晚上怎么配合马超更好,随即,他是想到了一个主意,然后便是一笑。

    -----------------------------------------------------

    到了晚上,杨锋是拎着一坛酒,是来到了朵思大王的大帐。

    他可是清楚,朵思大王,是最喜欢喝酒的,所以估计这个时候,他可能是自己正在大帐中喝酒呢。

    果然,杨锋进了大帐后,就看到朵思大王。一个人在那自己喝着呢。他一看,是忙说道:“朵思兄,这一个人喝酒。不寂寞吗?”

    朵思大王一看,怪不得听声音那么耳熟,原来是银冶洞的洞主杨锋啊。

    “来来来,杨锋洞主,咱们弟兄喝几爵,来!”

    杨锋心说,你就喝吧。你这辈子,就是要毁在你喝酒上了。不过他却还是说道:“巧了,我正想陪着朵思兄畅饮几爵呢。所以这还真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就该如此,就该如此啊!”

    -----------------------------------------------------

    看到杨锋坐下后,朵思大王再一看,原来杨锋还带了一坛酒过来。他是哈哈大笑。“好,好啊,看来杨锋洞主还知道,我朵思就是好这口!来来来,咱们是开环畅饮啊,不醉不归!”

    杨锋心说,你朵思大王,每日每夜这么喝。居然到了如今还什么事儿都没有,可见你可真是走运啊。不过到了今夜。你这好运估计是到头了,注定今夜是你的祭日啊。

    不过杨锋嘴上却还是说道:“不错,不错!知道朵思兄是喜欢这杯中之物,所以我是特意给朵思兄带来了一坛好酒,来请朵思兄品鉴!”

    “好!好啊,来,咱们先喝上几爵,来!”

    听朵思大王说着,杨锋也给自己倒上了一爵自己带来的酒,然后便跟朵思大王喝开了。

    要说朵思大王虽说不是傻子,但是也真是没有什么头脑,连孟优都不如。他也没想想,这杨锋来找他,难道就是为了喝酒吗?他也不去想想,他自己和杨锋的关系,难道就好到了这种程度?

    -----------------------------------------------------

    不过显然,他是没有想过这些,在他眼里,此时此刻,只有酒坛,酒,爵,这些东西,其他的,都没有了。

    其实杨锋所想,还别说,并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的。就看朵思大王,是成日成夜这么喝酒,可他到了如今却还是好好活着,就不得不说,好像还真是,没有人去打他主意,要不他能活到现在?那可真是奇闻了,但是今夜,却是注定了他的命运。

    两人是推杯换盏,不过显然,是无论是朵思大王案上摆着的酒,还是说杨锋带来的一坛酒,最后基本都是进了朵思大王的肚中了。不过看他那样儿,显然是还觉得自己没喝醉。

    “来,杨锋洞主,咱们继续……”

    朵思大王是继续倒酒,结果他发现是一滴都没有了,他狠狠一拍桌案,“来人啊,上酒!”

    杨锋是忙劝道:“朵思兄,你这是喝多了,别再喝了,早休息吧!”

    -----------------------------------------------------

    结果朵思大王一听,当时就火儿了,一拍桌案,说道:“杨,杨锋,你这,这是什,什么意思?我,我朵思,怎怎么,能能醉?”

    杨锋心说,你这还没醉,是,你没醉,那就是我醉了。

    不过他心里是这个笑啊,心说如此的话,你朵思大王是距离死亡不远了。希望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非要帮着孟获,我却也没有办法啊。

    马上,就有士卒又拿了坛酒,给了朵思大王。按理说,这行军打仗的时候,是不允许喝酒的。但是朵思大王,却是不管孟获说什么,反正他是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就是了。在他看来,这不喝酒,那不什么意思都没有了。时间久了,嘴里都得淡出个鸟儿来了,这反正自己肯定是忍受不了。

    所以别人不喝,却并不代表他也不喝。而且他也知道,孟获是不知道自己的习惯,他不会知道这个的。自己只要偷着喝,那么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

    -----------------------------------------------------

    朵思大王一看新酒上来了,他是双眼放光啊。杨锋见此情形心说,好,好啊。你朵思大王都这样儿了,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在杨锋看来,对付一个醉酒的酒鬼,那可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别说朵思大王都这样儿了,就算他没喝醉。自己也不是不能对付得了他。

    结果两人是又喝了不少爵,当然都是朵思大王喝,杨锋基本就是做动作而已。而朵思大王呢。他确实是没有注意杨锋什么。反正自己是有酒喝,那就比什么都强啊。

    过了很久,又是一坛酒,被朵思大王给喝没了。杨锋还真是。他不得不感慨啊。这朵思大王能活到今日,他是得有多幸运?这他要是今夜不死,可真是没有天理了,这可真是,他得是多么福大命大造化大啊。

    结果朵思大王还准备让士卒再拿一坛酒过来,此时却是再也支持不住,直接就倒在案上,睡着了。

    -----------------------------------------------------

    在凉州军大营。马超中军大帐内,亥时已经过去。他是让士卒找来了自己所有属下,准备进兵了。

    因为早在昨日,就已经和杨锋商量好了,今夜过了亥时,己方就要进攻孟获的南蛮军大营,让他是做好准备,到时候好里应外合。

    马超不认为杨锋能暴露,关键是其人确实是有两下,这个是肯定没错的。以前连的董荼那那样儿的,自己和他合作,最后都成功了,所以就更别说是杨锋了。可以说杨锋那真是,比董荼那强了千百倍啊,两人根本就不能去相提并论。

    所以马超是有理由相信,连董荼那那样儿的货色都成功了,就更别说是他杨锋了。而且自己确实是相信,只要他杨锋自己不改变注意,那么一切必然能成。主要是他独子被己方所俘虏,他杨锋有什么理由去改变主意呢,难道他真不想要自己儿子的命了?

    -----------------------------------------------------

    因为昨夜杨锋离开了之后,马超都已经和众人通气儿了,说了一遍今夜的打算了,所以众人都知道今夜要如何。

    果然,就听马超说道:“各位皆知今夜我军要与杨锋银冶洞的人马,是里应外合,共破孟获南蛮军。所以还望大家是尽心尽力,胜败便在此一举了!”

    “诺!我等谨遵主公之令!”

    马超摆了摆手,“好!雷铜、吴懿、吴班听令!”

    “末将在!”“末将在!”“末将在!”

    三人是站起来,然后出列道。

    马超对三人点头,“命你们三人,带兵三万,杀进南蛮军大营后,便进攻敌军左翼,不得有误!”

    “诺!”三人是异口同声。

    -----------------------------------------------------

    然后马超是继续说道:“孟达、庞柔、王伉听令!”

    “末将在!”“在!”“在!”

    三人也站起出列说道,马超一笑,对三人说道:“命你们三人,一样儿是带兵三万,杀进南蛮军大营后,是进攻敌军右翼,不得有误!”

    “诺!我等遵主公之令!”

    三人也是领命,最后马超说道:“其他人,便都与我一起,带着剩下的人马,坐镇中军,正面进攻敌军!”

    “诺!”

    “不过大家切记,杨锋是与我们一路的,而他的人马和南蛮军的人是大有不同,他们都穿着木甲,所以你们带兵,可别错杀了他的人,还得指望着他们和孟获南蛮军火拼呢!”

    众人一笑,依旧是齐声应诺。这个简单,反正只要是能分清,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

    最后马超看了眼陆逊,然后问道:“伯言,不知你还有没有什么补充?”

    陆逊笑道:“没有了,主公安排是合情合理,没有什么遗漏,属下来看,确实是没有问题!”

    马超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各位,咱们点兵出发!”

    “诺!”

    众人是出帐点兵,然后便奔赴了南蛮军大营。这一次马超还是,没有留谁在大营,并且把所有人马都给带走了,是一个人都没留下,可见马超对这次胜利的信心。

    是啊,要是没有信心的话,可能是这样儿吗,一个人都不留,显然是不符合马超的作风啊。但是凉州军的众将,确实是喜欢这个。至少他们不用留守一个人了,要不看着其他人都去征战杀敌,就自己一人在大营守卫,这确实,会有些不太平衡的。

    -----------------------------------------------------

    马超在马上大喊,“各位,胜败在此一举,咱们走!”

    “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