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主公能看上这异族的女子?而且这个好像是叫什么夫人,那是孟获的夫人啊!

    士卒也不敢再乱想,直接就对祝融夫人说道:“你等着,我去通禀!”

    祝融夫人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不得不说,这古人的审美绝对和现代的人是不一样儿的,并且汉人和异族,也一样是不同,差别大了。

    就说这些士卒来看,他们确实没觉得祝融夫人有什么美的,反而觉得这异族的女子怎么还这样儿,穿得衣服都遮不住身体,这样儿实在是太有失体统了。但是在马超来看,祝融夫人不止是相貌非常漂亮,穿着打扮,也一样儿是比较大胆,确实是不错。至于说异族,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认为就这,其实祝融夫人穿得还多了,其实可以穿得更少。

    马超此时正在大帐中,就听大营守卫来报:“报主公,营外有祝融夫人求见!”

    马超一听,顿时是来了兴趣。心说祝融夫人吗,不就是来和自己谈判的?

    -----------------------------------------------------

    “让人进来吧,别怠慢了人家!”

    “诺!”

    守卫是领命而去,马超此时心说,倒是要看看,你祝融夫人如何。

    很快,祝融夫人便来到了马超的大帐中,给马超见礼后。“祝融夫人请坐!”

    “多谢!”

    马超一看,心说,这祝融夫人倒是比较懂汉人的礼节。这个倒是不太容易。毕竟异族虽说不是什么都去抵制大汉,但是要他们什么都去学大汉的,这个肯定也不是,所以他们觉得,对他们有用的,有好处的才会学。至于说礼仪什么的,基本是不会去学的。大多数人觉得没太大用。

    -----------------------------------------------------

    祝融夫人坐下后,马超便问道:“不知祝融夫人来我军大营,是所为何事?”

    祝融夫人一笑。“马将军却是明知故问了,难道说马将军还能不知道?”

    马超一听,也是笑了,“祝融夫人是为了昨日我军俘虏的那个人吧?”

    知道马超都明白。虽说他这话是问话。可实际他的语气,却还是肯定的,祝融夫人都明白。

    “不错,正是为了其而来!昨日阿会喃与马将军没有谈妥,而今日,我便亲自来了,不知马将军能否给个面子,把人给放回来!”

    马超心说。如果自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的话,或者说对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的话。都不用你亲自来,自己早就把人给放了。当然了,因为对方的身份,所以你祝融夫人却是不得不来,对方要不是这个身份的话,你还不可能来呢。那样儿的话,就算自己杀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估计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

    还别说,要真是马超所想这样儿的话,南蛮军一方,还真是会如此。

    可实际情况是,俘虏的是杨锋的儿子,而且还是他的独子,这就不得不让孟获和祝融夫人重视了。毕竟杨锋可是带着人马来了,得罪他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这个孟获和祝融夫人都懂。

    阿会喃不行,就只能是祝融夫人亲自出马了,而孟获南蛮军中,确实也没有更合适的人了。之前都说了,孟优、金环三结不行,其他的将领更是不行。至于说朵思大王那边儿的人,那就更别说了。别说他根本就不行,就算是行,孟获能让他去吗,那根本就不可能啊。

    所以最后只有可能是祝融夫人亲自出马,孟获是不可能去了,那就只有他夫人算是代表他去,这么一来,确实是能说得过去。而且祝融夫人算是精通汉话,并且也算是能稍微了解汉人的一些东西,那么不是她还能有谁呢。

    -----------------------------------------------------

    马超闻言,是摇了摇头,心说杨锋的儿子,自己会放了他,不过却绝对不是这个时候。而且更不会交给你祝融夫人,因为自己和杨锋说好了,最后是要把他独子,交给他的,自己可不能食言啊。

    这话马超是在心里说,而嘴上,他是说道:“祝融夫人想得倒是简单,不过就这么‘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让我放人,这生意,马某却是不会做的!”

    这个时候马超是不能和祝融夫人说真话,但是却不代表他不能和她扯皮,先稳住她,然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祝融夫人一听,她觉得这事儿有门啊,至少阿会喃和马超谈判的时候,马超可没有这个意思。那么此时此刻,他如此说,是不是马超想要己方给他提供东西,作交换呢?她认为是非常有可能,甚至根本就是如此。

    -----------------------------------------------------

    “那么依马将军来看,此事要如何解决更好?”

    马超一听,这倒是祝融夫人问上自己了,不过她既然都这么问了,自己这场戏,正好是可以继续演下去,不是吗?

    本来他打定主意,就是要给祝融夫人演场戏,然后把她给骗过去,也就完了。而如今看祝融夫人是这么“上道”。他当然是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了。

    所以就听马超说道:“怎么你们南蛮军一方,也得为我军准备毛皮……”

    接着,马超说出了自己的几个条件。因为毕竟对方身份不能和孟获这样儿的蛮王相比,所以马超已经算是打折不少了。可就这,在祝融夫人听来,马超却还是大开口啊。在她印象中,汉人不是有句话吗,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这马超就是如此。不过她心里也清楚。马超既然提了条件了,其实就代表着这事儿能解决,那么这事儿能解决。自然就是最好。

    -----------------------------------------------------

    如此一来,自己也算是能给自己大王交待了,而自己大王也能给杨锋交待了,不是吗。

    所以祝融夫人对于这个。她心里其实还是满意的。但是虽说如此,她对马超的大开口,却肯定是不满意的。不过对于这个,她也没有表露出来什么,只是问道:“马将军的条件,却是有些过高了,如果是让我方提供……”

    这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祝融夫人虽说不一定听说过这么句话,但是她也知道谈判需要什么。反正就是对方提出个条件。你觉得高了,就开始和对方讨价还价,也就是了。

    马超一听,心说,好,好啊,祝融夫人是上钩了。他当然不会真要那么去做,让祝融夫人提供东西,然后交换,这是不可能的。他做得这些,一切都只是要拖住祝融夫人而已。别看祝融夫人可能是比他丈夫,孟获要强一些。但是异族终究是异族,你确实也不能指望着他们和汉人一样儿,都是那么老谋神算,成天是算计别人,也防着别人算计自己。

    -----------------------------------------------------

    显然,异族可没有那么多的东西,他们所想还是实力至上。

    你有实力,就什么都有,你把对方灭了,也没有人敢说什么,这就是他们的法则。至于说汉人,终究还是不一样儿的。汉人用得显然不是这样儿的实力,而是所谓的智慧,算计别人,这才是他们要做的,会去做的。

    然后马超就继续和祝融夫人,两人扯皮,反正就是你说多了,我只能给你这么这么多。

    马超当然不能干,那意思你还是拿少了,你应该给我方多少多少,两人开始了拉锯战。

    看得出来,祝融夫人绝对不是昨日那个来的阿会喃所能比的。马超此时心说,估计南蛮,也就祝融夫人能擅长谈判了,其他人,呵呵,真是都不行啊。不过她怎么早没来呢,这个时候才出现?

    这也应该说是孟获的原因,他根本就想不到他夫人的头上,而且孟获那样儿的人,他还真是,不敢指使祝融夫人如何如何,这个也是没错的。

    -----------------------------------------------------

    最后两人终于是谈判完了,实际就是马超不想和祝融夫人再多说,本来就不是真的,所以当然是差不多就行。这个东西就是,见好就收,反正对方确确实实是相信自己了,那么就比什么都强。

    而且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那么就没有什么说的。反正都是假的,这对方说给己方的东西多了少了,能怎么样儿呢。不过马超也确实是,他想着等祝融夫人和孟获知道了自己是耍他们、骗他们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是很精彩吧。

    毕竟异族终究是异族,如果对手是汉人的话,马超绝对不会这样儿,因为根本就骗不过他们,所以这事儿是不可能这么去做的。也就是异族,还是南蛮一方,马超才会如此去做,结果还真是,成了。

    -----------------------------------------------------

    最后马超对祝融夫人说道:“好吧,就按照祝融夫人所说。咱们便这么定了。明日,你军我军,双方作交换!”

    祝融夫人一听。是微微皱眉,因为马超明日才作交换,她认为这交换当然是越快越好。

    不过马超却是直接说道:“祝融夫人是觉得我这作交换是有些晚了?”

    祝融夫人闻言点头,结果马超一笑,“就连蛮王被我军所擒,都是之后再去交换,一切都听我军的。这如今的俘虏难道还比蛮王更重要?”

    祝融夫人一听,忙说道:“自然不是,那么一切便依马将军了!”

    “好!祝融夫人爽快。明日咱们再见!”

    祝融夫人知道,马超这是送客了,然后便起身,对马超施了个蛮族的礼节。然后便告辞了。马超是亲自给她送出了大帐。这才算完。

    -----------------------------------------------------

    送走了祝融夫人后,马超心说,这回算是稳住了孟获,就等着到时候,自己出兵了。

    当祝融夫人见马超的时候,孟获是特意去找了杨锋。这也是祝融夫人给他出的主意,那意思亲自去找杨锋,肯定能让其认为。你这个当蛮王的,是非常重视他。重视他儿子的事儿。

    而孟获一听,确实,是很有道理,所以只能是暂时放下蛮王的架子,去亲自见杨锋了。

    要说两人所处的位置,杨锋只不过就是个洞主,而孟获怎么说也是个蛮王,虽说杨锋也是有一定的实力,但是真要说起来的话,他们其实还真不是一个位置上的。不过孟获能亲自去杨锋大帐去找他,这个就不得不说,算是放下身份,去这么一趟。

    所以当得知孟获亲自来了的时候,杨锋还微微愣了那么一下,不过马上他就亲自出了大帐,迎接孟获了。

    你看孟获怎么来不说,但是杨锋知道了,他肯定不能就那么坐在大帐中等着,这个肯定是不对的。

    -----------------------------------------------------

    异族讲求这么一个实力,如果杨锋比孟获实力还强的话,哪怕孟获是蛮王,可他不出大帐迎接,谁也不会说什么,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但是如今都情况不是,他杨锋实力不如孟获吗,所以无论是从实力对比来说,还是从身份上来讲,他都是要出大帐迎接的。至于说当不知道,那就不对了,如此的话,那肯定是要被人说的,就算孟获没意见,可他属下却绝对不会没有意见。

    杨锋有自知之明,自己银冶洞的实力,说实话,真是不如人家孟获,所以真要拼起来的话,自己其实就是吃亏的那个。当然自己实力也不弱,肯定能咬下他孟获一块肉,这是肯定不会错的。

    见到孟获后,杨锋是满脸堆笑,说道:“这今日是什么风,把蛮王给吹到我这儿来了?”

    蛮王一笑,“杨锋洞主,本王这正是为了贤侄的事儿来的!”

    -----------------------------------------------------

    杨锋一听他心说,自己为了这事儿,是深夜偷偷跑出了大营,去见马超,费了不少劲,最后才和人家谈妥。这你孟获来是为了什么?你肯定不知道我和马超都已经商量好了吧,你这是要做什么呢?你认为马超能和你妥协?那怎么可能!

    不过他嘴上还是说着,“这倒是麻烦蛮王了,快,请进,咱们入帐一叙,请!”

    “杨锋洞主请!”

    说着,两人便进了杨锋的大帐。不过杨锋心说,你孟获终究是敌不过人家马超凉州军啊,不信就看吧,咱们走着瞧了。反正到时候自己儿子就回来了,自己管你孟获什么。这如今这种情况下,只能是“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了啊”!

    不是自己不够意思,实在是你孟获也没说明白,这马超凉州军也太强了,连自己儿子都给俘虏去了,自己还能如何。

    -----------------------------------------------------

    两人进了大帐,坐下后,孟获便对杨锋说了一下,那意思,祝融夫人已经去和马超谈判了,想必肯定是能马到成功啊,让他就放心吧。

    杨锋嘴上是感谢孟获,可心里却是一点儿都不信,心说马超要真是能答应的话,他也不会有如今的势力,如今的实力了。

    怎么说呢,在杨锋看来,马超或者对这事儿是能答应,可最后终究是骗人的,不可能是真的。所以这时候什么都别说了,还得是靠着自己才行啊,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儿子回来,靠别人,是都不行!

    -----------------------------------------------------

    第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