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马超也不管这个时候多晚,便吩咐士卒,去找众人来,士卒是领命而去。

    没多久,众人便陆续到了。都知道,这么晚了,自己主公还召集自己这些人,那肯定是有要事啊,所以都不敢怠慢,马上就到了中军大帐。

    众人都到齐了之后,马超先是看了众人一眼,然后他是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各位,实不相瞒,这么晚了还召各位前来,确实是有紧要之事,要与各位说!”

    不少人都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来,确实,除了这么一个原因之外,好像也确实是再也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吧。

    顿了一下后,马超是继续说道:“首先,要告诉大家一件刚刚发生的事儿,那便是,银冶洞洞主杨锋,刚从我军大营离开!”

    -----------------------------------------------------

    而这个时候众人一听自己主公所说,却是表情不一。

    有人是恍然大悟,有人则是低头沉思,有人则是面无表情,有人则是在那傻笑,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了一圈众人,马超这才说道:“想必各位是都知道了杨锋来此的目的,不错,他就是为了他独子来得!在大帐内,我与杨锋……”

    马超是简单讲了一下,自己和杨锋所谈,最后杨锋是答应了自己。众人一听。心里都是高兴。因为如此一来,破孟获,确实是大有希望了。

    之前因为有了个董荼那。结果己方是大胜孟获,这次又出来一个杨锋,这不还是预示着己方要胜利吗。

    不过显然有人是不放心的,就听孟达问道:“主公,这杨锋,真就可靠?”

    -----------------------------------------------------

    马超闻言一笑,“这银冶洞洞主杨锋。确实是不可靠,我也不会轻易相信。可是一个儿子的父亲,我却是相信的。子敬明白否?”

    孟达一听,是眼前一亮,赶紧拱手说道:“属下受教了!”

    孟达也是当父亲的人,虽说不至于像杨锋那样儿。可他却也是明白。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所以杨锋为了他儿子,自然是只能选择和己方合作了,要不他还能怎么样。没办其他的办法,不是吗。

    真要是有的话,他还用来己方这儿吗,直接去想办法,那不更好。

    不止是孟获。很多人都是不住点头。不得不说,自己主公所言。确确实实,是有道理的。

    他杨锋身为银冶洞洞主,己方可没有和其人接触过,所以其人如何,谁知道了。但是作为一个宠溺独子的父亲,为了自己儿子,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得呢。所以……

    -----------------------------------------------------

    最后马超问道:“各位觉得如何,此事可成否?”

    马超这边话音刚落,陆逊便出言道:“主公,属下来看,此事能成,到时候我军安排好的话,便一切都没有问题!”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基本上陆逊都这么说了,那么应该就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只要杨锋那边儿不出什么变故,那么这事儿是必然能成功。

    陆逊这边儿说完,众人都开始附和上了,最后连崔安都说,“主公,俺看没有问题啊!”

    马超对此只是一笑,不过看着众人也都是对这个有信心,他的信心就更是十足了。本来吗,找众人来此的目的,一是告诉他们,自己和杨锋已经谈妥,到时候一起进攻孟获南蛮军大营。二就是看看众人都是如何反应,对这个有没有信心,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己方要好好去安排,不说把一切都安排得是天衣无缝吧,但怎么说也得差不多才行啊。

    -----------------------------------------------------

    马超再次对众人说道:“各位既然都无有异议,那么我们便仔细商讨一下,到底要如何行事!”

    “诺!”

    众人齐声,然后便商量开了,这回可就研究了不短的时间,终于算是拿出了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来。其实无非就是如何进兵的问题,当然也少不了,万一是出现了变故,都如何去解决,才能让己方损失最小。

    虽说他们也是相信杨锋不敢反水的,可是万一出了问题呢。这个不一定就是杨锋反水,而是孟获要是提早察觉了呢,万一要是有人发现不对,给孟获告密了呢,或者其他的一些不确定因素,都有可能让己方瞬间便陷入到危险的境地。

    所以谋士都是,“未料胜,先料败”,真要是失策的话,己方是如何撤退,如何才能对己方更为有利,这才是他们最后绞尽了脑汁,才想到,算是很稳妥的计划吧。

    -----------------------------------------------------

    直到众人拿出了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马超这才算完。

    “大家辛苦,如此便先回大帐休息吧,咱们到时候,再兵进南蛮军大营,争取一招制敌!”

    “诺!主公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好!有各位相助,何愁破不得南蛮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超把众人都给打发走了,因为实在是太晚了。他知道自己也该早点儿休息了。明日不知道孟获会不会再次和己方一战,所以养精蓄锐,却是有必要的。你都不好好休息的话。还和谈去对付敌人了。

    不过显然,比起马超来,孟获是想得更多,他都已经是失眠了,也不知道是多了多久,他这才彻底睡着。不过连梦中梦到的,都是一大堆麻烦事儿。最后更是孟获己方是全军覆没,自己再一次被凉州军所擒。

    -----------------------------------------------------

    孟获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噩梦惊醒。他居然是孟获马超要杀他,结果他一下就醒过来了。

    他发现此时大帐外,是天已大亮,估计怎么也得是过了辰时。不过此时他是心说。怎么做了这么个不好的梦。自己超过十万的大军。居然还能全军覆没?最后自己甚至被马超给砍了?他要杀自己!

    孟获喃喃自语道:“这是不是在提醒自己,今日不宜与凉州军一战呢?”

    没办法,他孟获倒是不太信什么战神之类的,但是对于梦这样儿的事儿,他却是真是很相信。所以孟获认为,今日没有什么好事儿,所以自己不小心点儿是绝对不行的。

    关键是平时也没有这样儿的梦,这么些时日以来。还真是,第一次啊。第一次,自己不重视能行吗。如果真是什么好梦,那也就算了,可这显然,是个噩梦,而且还是和当下的战局是息息相关的。

    -----------------------------------------------------

    孟获是赶紧晃了晃脑袋,然后对着大帐外,是呸呸呸了三下。他也忘了自己是听谁说得了,反正就是做了噩梦之后,呸呸呸三下,基本也就没有什么了。

    不过显然这个事年头久了,孟获已经是记不太清了。人家可不是这么说的,而是说做恶梦醒来之后,往边上呸呸呸三下,然后再睡,基本就不会再做噩梦了。所以显然,孟获是忘了,人家原来是怎么说的了。他还以为呸呸呸三下后,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呢。

    这时候祝融夫人走了进来,她是正好看到孟获往大营外呸呸呸,她也不知道孟获这是怎么了,所以走进前,她是忙问道:“大王,这是何意?”

    孟获一看是自己夫人来了,忙换上了笑脸,说道:“没事儿,为夫这就是没事儿闲的,对,就是这样儿!”

    祝融夫人当然是不会相信他这话,不过她却也没有多说,毕竟这不过就是个小事,她也没有那么太多太大的好奇。

    -----------------------------------------------------

    孟获这个时候忙问,“夫人怎么来了?”

    祝融夫人则说道:“大王,我来这儿,是想问问你,今日是否出兵?”

    孟获一听,微愣,不过却还是摇头说道:“不,今日不出兵了,休整一日吧!”

    祝融夫人一听,忙说道:“大王能如此,倒是也让我省心了些!”

    “怎么,夫人也是不想让为夫出兵?”

    祝融夫人点头,“大王也知道,杨锋独子如今还在凉州军大营,昨日阿会喃却是没有与马超凉州军谈妥。所以今日,我军却是不好再去和凉州军交战,毕竟杨锋的想法,大王却是不得不考虑进去啊!”

    孟获一听,心说可不是吗,这杨锋要是一看,自己儿子都被俘虏了,你孟获就昨日管了一次,结果今日不管了,直接又和马超凉州军对上了,这他还能没有意见?

    -----------------------------------------------------

    孟获是一拍自己的额头,忙对祝融夫人说道:“对亏了夫人提醒,要不险些铸成大错啊!”

    别看孟获如今是超过十万人马了,可他自己什么情况,他还能不清楚吗。至于杨锋,那自己是只能去巴结讨好的对象,绝对是不能给得罪了。孟获可不想,前面出了个马超,已经是敌人了,后面南蛮再出来一个杨锋,那样儿的话,可真是,自己要完啊。

    这之前就是因为自己做了个噩梦,所以自己认为是不好出兵。结果如今听了自己夫人所说,这自己才知道,不管有没有噩梦,自己今日都不能出兵了。应该把出兵换成是出使马超凉州军大营,这样儿就对了。

    孟获一想到这儿,是忙搂住祝融夫人,说道:“夫人真是为夫的好运啊,有了夫人在此,何惧他马超凉州军!”

    对于孟获的搂抱,祝融夫人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异族的女子和汉人的女子可不一样儿,她们确实还是很大胆的,而且也没有那么严格的礼教,所以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