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368;&24555;&31449;&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

    要说异族的人更是这样儿,他们永远想着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如今杨锋唯一的儿子就在马超凉州军手,所以他要是还能想着去帮孟获什么,那才怪了。

    杨锋想着自己儿子的事儿,至于孟获最后说什么,他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最后孟获还问呢,“杨锋洞主以为如何?”

    结果杨锋一听,什么如何啊?自己都没听到,所以忙说道:“还请蛮王再说一遍,可好?”

    孟获一听,心说敢情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啊,于是他忍住心头的怒火儿,只能是再给杨锋说了一下,“本王之意便是,本王再派一人,出使凉州军大营,务必让马超放人!”

    杨锋心说,我能相信你吗,与其把希望都寄托在你孟获的身上,倒还不如自己去做呢。但是他不会这么去说,只能是说道:“如此,便多谢蛮王了,多谢了!”

    孟获则说道:“杨锋洞主不必如此客气,不必如此!”

    ---------

    而杨锋则心说,你当我愿意这样儿?我那是不想你怀疑我,所以稳住你罢了,呵呵。

    杨锋是早已打算好了,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就偷偷出大营,去马超那儿,和其谈判,让他把自己儿子给放回来。

    杨锋确实是不相信孟获了,因为他感觉就是因为他孟获和马超开战。然后自己来帮兵,结果马超知道是自己儿子,就不放人。谁让自己给他孟获帮忙呢。所以自己得跟马超亲自说说,自己不给他孟获帮忙总可以了吧,你只要把自己儿子放了就好,至于你们间的战斗,自己还真是没有什么兴趣。

    至于说孟获承诺的好处,自己不要了行不行,有什么的。还有什么能比自己儿子更重要。反正在杨锋这儿,肯定没有就是了。而他如今做的,就要是给孟获稳住。然后到时候去实行自己的计划,这就是他的打算了。

    ---------

    孟获听了杨锋的话,是心里高兴,在他看来。杨锋好像是没有生气。也好像没有什么不满。那么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只要他杨锋还能帮着自己,那么自己就一定能胜了马超,不是吗。

    不得不说,孟获所想倒是挺好,可理想和现实,终究是有差距的。而且这次。肯定最后的结果,是要让他失望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然后杨锋便和孟获告辞,“一切都拜托给蛮王了,这我就先回了!”

    孟获是亲自给杨锋送了出去,如今有这个待遇的,也就是他和朵思大王,其他人,还真是没有。

    送走杨锋后,孟获回了大帐,他这才是松了口气,心说真是,这真是不容易啊,还得是自己,终于算是稳住杨锋了!

    ---------

    像孟获这样儿的,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他要是不败,还有天理了吗。

    他就以为自己懂得多,孰不知,人家杨锋更是技高一筹,至少不是孟获所能比的。

    到了晚上,快到亥时的时候,杨锋是一个人偷偷潜出了南蛮军大营。为什么这样儿呢,因为有孟获的人把守着大营,所以杨锋也算是费了很大劲,这才偷偷跑了出来。要说被己方的士卒看到了,杨锋觉得都无所谓。可要是被孟获的士卒给发现的话,那可就事儿大了。所以啊也知道,自己不相信是不行。

    可是他显然还是高估了孟获手下的士卒,虽说杨锋没有那么特别特别顺利,一下就出去,但是也算是没有什么大危险,就出了大营。这让他是一身冷汗啊,心说就这样儿的大营守备,不被人败才怪了。看来自己真是不能帮他孟获了,这“烂泥扶不上墙”啊,你让自己去帮他什么。

    ---------

    杨锋是偷偷出了大营,所以连匹马都没有,只能是步行到了凉州军大营附近。

    结果刚到这儿,就让人给制住了,凉州军大营守卫还以为这位是探马呢。结果杨锋说了一堆他们听不懂的话,最后是连比划,他们猜,这才算是知道。敢情这位是要进大营啊,原来是这样儿。

    不过这位到底是什么人?看样是南蛮的不错,可是一没骑马,二好像这位除了身上一身衣物之外,其他的好像都没有。但是看样儿,却也不像是个南蛮军士卒。

    守卫没有办法,只能是禀告自己主公了。而这个时候,马超都要躺下休息了,毕竟时候已经不早了,今日没有什么太大事儿,他当然还是希望能早点休息。

    结果就听大营守卫来报,说大营外有个南蛮人,说要进来。

    马超一听,心说要进来,那就让他进来吧,看样儿是有事儿啊。不过连马都没有?混成这样儿了?

    ---------

    他是隐约觉得,对方是有什么事儿找自己,所以然守卫放行,让其人进来。

    然后吩咐士卒,把己方的翻译找来,这显然是又有活来了啊!

    没等太久,果然杨锋是到了。结果马超一看,这人好像眼熟啊。仔细一想,他想起来了。这个好像就是那个杨锋吧。

    为什么马超一眼就如此认为呢,第一,在战场上,他是远距离看过杨锋,虽说没有那么近,但是大致的样儿,他是记得的。

    第二。那也算是最重要的了吧,那个被俘虏的,杨锋的儿子。和杨锋,他老爹,长得至少是八分相似,所以一看就知道。两人就是父子关系。不再错的。

    让士卒给翻译着,马超说道:“来,杨锋洞主,请坐!”

    ---------

    果然,杨锋听到翻译说得之后,对马超拱手,“多谢!”

    然后便坐了下来,本来异族的人。你让他坐,基本他就坐下了。和自己人的话,可以说谢,不说也没事儿,谁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杨锋到了马超这儿,他心说,自己也算是入乡随俗,他们汉人都这样儿,自己也是如此作为就是了。

    马超一笑,随即便问道:“不知杨锋洞主深夜来访,所为何来啊?”

    杨锋心说,你马超是明知故问啊,自己来做什么,你能不知道?

    不过他还是对马超说道:“这我是为了犬子而来的!”

    显然杨锋其实是挺了解汉人的,连犬子都知道。而马超一看,这杨锋倒是很直接啊。不过啊也清楚“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杨锋是爱子心切,所以他当然要早早解决这个事儿才行。

    要不他做什么来了,不就是为了自己儿子吗,要不他可能到这儿来?

    ---------

    马超一听,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杨锋洞主,我这个人,或者说咱们凉州军,有个毛病!”

    杨锋听了翻译后,忙问,“不知是什么?”

    马超一笑,“我与凉州军,对待我们的朋友,脾气就好,什么都好说。可要是相反,对待敌人,那么呵呵,绝对就是脾气不好,什么都没得商量!”

    结果杨锋一听,心说,这马超是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啊。不过自己能被这个吓住?杨锋心里当然是清楚,马超这话的意思。他就是说,你杨锋是要当自己的朋友,还是敌人。你要当朋友,那么什么都好说,把你儿子放了,都没有问题。可要是当敌人的话,那么什么都没得谈了,后果自负。

    杨锋知道,这不单单是下马威,也可以说是马超的一个威胁,可他虽说是心生不满,可却也不敢去反驳马超什么。

    ---------

    因为自己儿子小命儿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这自己是不得不相信谨慎一些才行。你说自己要真是给他马超惹毛了,自己就该后悔了。

    马超看杨锋没说话,他就知道,杨锋是在想他儿子的事儿呢。他也没去打扰他,因为他知道,杨锋可比孟获强,还知道审时度势,所以肯定是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最后最初自己的选择来。

    如果没有他儿子这一张王牌,马超确实是也不好对杨锋说什么。甚至应该说,基本两人可能都不会见到。但是如今来看,杨锋却是要做出自己的正确选择了。别的不说,就说为了他那儿子,他也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过了一会儿后,马超笑道:“不知道杨锋洞主,是要做我军的朋友呢,还是敌人,想来洞主已经有了答案了吧!”

    ---------

    看着马超笑,杨锋觉得马超这个样儿,实在是找抽,不过他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因为谁让自己儿子小命在人家手里呢。

    他此时也是一笑,“这我自然是贵军的朋友,朋友啊!哈哈哈!”

    马超再次问道:“可杨锋洞主不是之前还帮着孟获,来进攻我军吗。怎么如今又变成了我军的朋友?”

    杨锋一听,心说好你个马超啊,我这都已经是如此说了。你还要做什么?你要把我儿子放量了,那比什么都强,可你要是……

    不过杨锋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拿马超,确实是没有办法。第一自己实力不如人家,而且汉人是诡计多端,自己能使人家对手吗。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而在还在人家手里,自己敢去轻举妄动吗。

    ---------

    此时,杨锋是赶紧对马超说道:“唉。这之前我却是听了孟获的蛊惑,所以如今总算是看清了其人的真面目,所以愿意与贵军一起,对付孟获!”

    杨锋都已经是豁出去了。反正只要自己儿子没事儿。那么怎么都行,就算让自己学狗叫,都是小事儿。杨锋确确实实把他儿子看得很重,要不绝对不会有如此想法。而马超这一下,可真是,算是一击得中,戳到了杨锋的肺管子上了,杨锋是不得不就范啊。

    马超一听。心说好好好,如此的话。还有什么了。这杨锋已经进入了局中,那么孟获也只能是,呵呵,败了!还有其他的路吗,至少自己觉得没有。除非他是真能马上就发现,不过不是自己小看他,对他来说,确实是不太容易。

    而且想来他还不会怀疑杨锋什么,只要杨锋不说,保密做得好,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

    ---------

    马超笑问道:“杨锋洞主,此言当真?”

    杨锋点头如小鸡啄米,“当真,千真万确啊。不过你们必须要把我儿子平安送还回来,要不我是不会如此的!”

    马超一拍桌案,“好!成交!只要你能帮助我军对付孟获南蛮军,那么事成之后,我一定把你儿子平安送还给你,杨锋洞主,你看如此可好啊?”

    杨锋一听,这汉人果然是狡异常啊,这还得自己先给他帮忙,然后到了最后才能放了自己儿子。那意思是怕自己不帮他们,不过这事儿自己还做不出来啊,也就汉人,或者孟获那样儿的人,能做出来吧。

    确实,别看杨锋为了他儿子能背弃了孟获,直接准备来个反戈一击。但是要真是让他食言而肥的话,这个也不说是一点儿都不可能,但是几率不会很大就是了。

    ---------

    杨锋虽说是心里不爽,可也是直点头,“好,我看如此就好!那么咱们来商谈一下,到底要如何吧?”

    马超闻言笑了,心说为了自己儿子,这杨锋比自己都着急上了。不过他心忧的是自己的儿子,而自己所担心的则是战事,确实是不一样儿的。

    “杨锋洞主,既然你如此说了,那么咱们便是‘明人不说暗话’,我的意思就是……到时候,我们这样儿即可,杨锋洞主以为呢?”

    杨锋听了马超的话后,心说,这汉人果然是诡计多端啊,怪不得老一辈的很多人都说,尽量少和那些汉人打交道。如今来看,确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汉人难道一个个都这么狡猾不成,真要如此的话,孟获他还打什么啊,直接回南蛮去窝着吧,在这儿只能是等死了。

    “好,好啊,我这人不懂太多,但却也知道不错,所以这事儿我就这么干了!”

    ---------

    杨锋,那也算是个干脆的人,而且关键的是,还有他儿子的问题呢。

    此时此刻,对他来说,就想看自己儿子一眼。毕竟这么些年了,还很是第一次,自己儿子明明距离自己很近,可自己已经挺久没有看到他了。真是不知道,自己儿子到底如何。

    所以最后杨锋只能是求马超,“不知我,能否看看……”

    还没等杨锋说完,马超便一摆手,说道:“我知道杨锋洞主的意思,不就是想看看你儿子,可以,让洞主看看,也好放心,咱们凉州军可是不敢怠慢了他,无非就是软禁而已!”

    而杨锋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马超的眼里,连软禁还不是怠慢了吗?自己儿子这么些年,别说是软禁,就是骂他,都是屈指可数,如今可真是,在你们这儿,却是遭了大罪了。

    他是忧心自己儿子,所以忙问:“不知何时,我才能见到他?”

    ---------

    马超点了点头,“不必着急,马上杨锋洞主便能如愿了!”

    “当真?”

    “当真!”

    说完,马超拍了三下手,“啪啪啪!”

    没一会儿,便有士卒,带进来一个南蛮人,此人正是杨锋之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