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颉一听马超这就要走了,心说到底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非要这么快就离开不可啊,这么着了急的。不过他自己和马超也不熟,确实是不好去问他什么。

    而之前秦颉和马超所说的要是需要他帮忙的话就尽管开口,其实这更多的是客套而已,当然了马超他也不可能把这个当真。

    “既然孟起有急事要离开,那就不多耽误你了!”

    “秦太守,告辞了!”

    秦颉还要送送马超,可结果却被马超给拦了下来,“秦太守请留步,留步!”

    没办法,秦颉最后只能是看着马超出屋离开,而马超自然是在秦颉来之前就早已把所有的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和秦颉告辞后离开,而自己和秦颉又不熟,也不可能让人去送自己的。

    于是就这样,马超带着他手下的五千士卒离开了宛城,向着长社进发。

    长社城下,黄巾波才的大军正在城下围城,早在皇甫嵩和朱儁的军队退守长社的时候,他就下令全军将长社围了起来。

    黄巾当然还是胜在人多,波才这边也有十万多的人,比之张曼成那是只多不少。而皇甫嵩和朱儁如今就只有四万多人了。当然了这四万多确实是要比马超当时的兵力多很多,可二者却不能相提并论。皇甫嵩和朱儁两人接了刘宏的圣旨来颍川平叛,因为此地的重要性,所以他们一共是带了五万人来。

    可这五万人不是马超带去的那样的精锐,这其中有四万多可都是现招募来的,虽然装备什么的确实比黄巾强,但整体实力却没比黄巾强太多,所以之前在朱儁败给了波才一阵后,他和皇甫嵩就直接退守长社,他们的意思就是,对于这么多的黄巾军,先暂避其锋,然后慢慢再作打算吧。他们这边倒想着慢慢做打算,可却不知他们陛下那边已经都坐不住了。

    如今波才大军已经围城好几日了,其实一想皇甫嵩和朱儁做得很对,毕竟如今的优势不在汉军这,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就据守城池,依靠着城池来与敌军对峙没错。如果说汉军占优的话,那如今绝对是另一番场面了,就像张曼成和马超一样,两军直接就在城下对垒。

    皇甫嵩和朱儁退守长社后是紧闭城门而不出战,波才倒是日日都让手下在城下骂阵,天天都没断过。这城下骂阵可不是马超一人的专利,两军打仗,那也是经常要用到的。至于说这种小把戏,对皇甫嵩和朱儁来说,真就是一点儿用都没有,除了城中的汉军士气有些下降了之外,其他倒是什么都没有被影响。

    波才一见几日的骂阵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他确实是沉不住气了。他是想沉也沉不了啊,要说皇甫嵩和朱儁他们才四万多人,城中如今的粮草足够他们用一月有余了,可波才这边不行。他这边十万多人,如今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半个月的粮草了,这十万多人,每日的人吃马喂,消耗太大了。

    一见实在是没了办法,波才这下令全军攻城,他一举手中的大刀,“弟兄们,给我冲啊,拿下长社,胜利是咱们的!”随着波才的一声令下,只见黄巾军蜂拥着向长社的城头攻去。

    以皇甫嵩和朱儁来说,确实是不想让波才攻城,最好是他一直就在城下骂阵,然后直到粮草耗尽为止,不过这个他们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弟兄们,守住长社,别让叛贼攻上城来,杀啊!”

    喊话的既不是左中郎将皇甫嵩,也不是镇贼中郎将朱儁,而是佐军司马孙坚,吴郡富春人孙坚孙文台。此人乃是孙武的后人,是朱儁特意让刘宏调到他手下来平叛黄巾的。而孙坚在江东有个绰号叫做“江东猛虎”,由此可见其人之悍勇。

    “杀!”

    听到孙坚的话后,城头的汉军也喊道。只因孙坚的一句话,使得此时的士气有所提高,可见孙坚此人平日必然是深得军心。

    “哼,哈哈!”波才听着城头的喊声冷笑着,自言自语道,“我就不相信我十万大军半个月还破不了你一个小小的长社!弟兄们冲啊,先攻上城头者,官升三级!”

    波才的这句话果然有用,黄巾士卒一个个都悍不畏死地向着长社的城头攻去。可惜是被打退了一波又一波,没多长时间城下就已是尸体无数了。而尽管黄巾军有十万还多,但汉军守城的那也有四万多,所以说黄巾并不是占据特别明显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波才都是围而不攻,要不是因为现在的粮草不足了,他也不想这么早就攻城。

    波才看着双方的攻守,他也是着急啊,可波才也明白,今日肯定是攻不下长社了,“鸣金收兵!”

    “诺!”

    旁边的传令官鸣金,黄巾军一听到鸣金,就赶紧撤退了。

    回到帐中,波才的手下一清点伤亡人数,今日的攻城战,黄巾损失了近万人,而汉军绝对没损失这么多,估计也就一万的一半,四五千左右吧。

    “唉!”

    波才用拳一砸身前的长案,这损失的也太多了,他是接受不了。如今这攻一次城就损失一万人,那自己手里的这些人也就能攻十次的,然后最后还没攻下来,自己这边则是全军覆没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打什么仗啊,自己干脆投降算了。

    “属下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波才一看,说话的是自己的副将卞喜,一听他所说,好像是有什么主意,顿时眼前一亮,“你有何妙计?”

    “不,属下没什么妙计,只是有个想法而已。”

    “有话就快讲!”

    波才一听,管他是什么想法还是妙计呢,反正有主意就行,至于说好不好使,大家一起好好分析分析也就是了。

    “诺!”

    于是卞喜来到波才的近前,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波才边听边点头,看那意思他好像也觉得卞喜的主意可行。

    “好,就依你的意思办吧!”

    “诺!”

    到了晚上,波才出现在了长社城下,只听他大喊道:“孙坚,孙文台,你在不在?”

    别说,孙坚他还真就在城头上呢。皇甫嵩和朱儁是主帅,这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在城头上,而孙坚作为佐军司马,其实也不必在城头上的。不过孙坚此人比较负责,所以他准备再在城上视察一遍,然后再下城回去,就在这时候他听城下有人喊他。

    旁边的士卒举着火把,孙坚打眼这么一看,这不是黄巾的渠帅波才嘛,敌军主帅啊,怎么他喊自己有什么事?

    “波才,你有话便说!”

    波才一笑,“孙文台,听说你是什么“江东猛虎”,却不知你敢不敢与我夜战啊?”

    孙坚闻言也是一笑“哼,波才,就这你也好意思说,就你也配与我一战!”

    波才一听,脸上就挂不住了,心说自己好歹也是十万黄巾的首领,一方的渠帅。结果今晚在城下挑战,居然让人家直接给掘回来了不说,而且是一点儿都没瞧得起自己,更是一点儿面子都没给自己留啊。

    他这火腾一下就上来了,“孙坚,你要是个带鸟儿的就下城与老子一战,别td当缩头王八!”

    要说皇甫嵩、朱儁和孙坚三人,他们中脾气最不好最大的就是孙坚,当他听了波才的辱骂后,这气儿一下就上来了。不过他还记得皇甫嵩和朱儁说过的话,任何人都不许开城门出战,违令者斩,所以他是强压怒火,“波才,你给我听好了,要不是大人有令不得擅自出战,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笑话,我要是你,今晚就跑了,要不早晚得身首异处!”

    波才听后又继续骂着孙坚,这回骂得就更难听了,波才出身市井,所以说骂人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了,所以孙坚他的祖宗十八代基本都被骂了个遍,而且父母亲人都加上了,是一个都没落下。

    孙坚喘着粗气,他这辈子最容忍不了的就是别人对他父母先人的不敬,只见他用拳头使劲儿在城墙上一砸,说道:“波才,你欺我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晚我必取你首级,你等着我下来!”

    “哼,就怕你不敢来,孙坚,今晚你要是不下来,你就不是孙坚,是t孙子!”

    孙坚转身就要下城出战,结果被守城的武将拦了下来,“大人,大人,请大人三思!皇甫大人和朱大人可不让擅自出城迎战的啊!”

    孙坚把此人往边上一推,“不必多言,有什么事本司马一力承当,与你无干!”

    “大人,大人不可啊!”

    守城的这位被推到了还劝着孙坚,可他也明白,就凭自己根本是没办法劝说孙坚的。自己就是个守城的,而人家是佐军司马。

    “打开城门!”孙坚命令守城士卒。

    “大人,这,不可啊!”

    孙坚把他的松纹古锭刀横在了守城士卒的脖子上,说道:“听见没有,打开城门!”

    守城士卒没办法,只有把城门打开,而孙坚则骑着他的花鬃马,拿着他的松纹古锭刀就出城迎战了。

    守城武将一见孙坚已经出了城,他赶紧向城内跑去,想去把此事禀报给皇甫嵩和朱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