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368;&24555;&31449;&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

    马超这时候一看陆逊,他心说,这事儿不会是……

    所以他就问道:“伯言,此事不会和你有关系吧?福达这前脚刚离开,你这后脚就到了。”

    陆逊一听,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自己能干这事儿,主公我可是站在你这边儿的啊。

    不过陆逊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自己主公这是玩笑话吗,所以他就是一笑,“主公,也真是如此的话,属下也就不用来了,不是吗?”

    马超一笑:“不知伯言你的意思?来找我何事?”

    “主公,属下还是来说说孟获的事儿。”

    “伯言有话,但说无妨!”

    “诺!”

    ---------

    “主公,这我军进兵,他们就退兵。显然,孟获这个时候并不想与我军一战!”

    马超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所以自己这个时候也是按兵不动,看看他孟获到底是什么时候敢再一战。

    马超当然不会怕了孟获南蛮军,但是同样,己方凉州军的士卒,难道就不要休息了吗。所以连日来得征战,马超心里也清楚,也是该让己方士卒好好休息的了。要不己方士卒士气大振,精神饱满的话,马超早就带兵杀过去了,还等孟获怎么样呢?

    关键是马超治军,其实还是很人性化的。这个就在他先祖所著的兵法中。都有写过,马援的意思就是,你带兵的主将。不能为士卒着想,你还指望着士卒为你效死命吗?

    所以需要一个能为士卒着想的,这么一个主将,你能做到如此,那么你就算是合格一项比较重要的了。

    ---------

    马超一直觉得自己先祖所写不错,而且也是符合自己的治军理念,所以马超并不是那种特别剥削士卒的战力。一点儿都不为士卒着想的人。

    以前天下诸侯当中,袁绍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不看重自己的士卒,袁绍的想法简单。“当兵吃饷,当兵吃饷”,我既然给你们粮饷了,你们就该是为我卖命。

    不愧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人。连想法都是这样儿。有钱有势,还有粮,这些就是袁绍的底气。所以袁绍能在河北征了那么多人马,而且他认为自己实力是天下第一了。

    可结果呢,最后还不是被自己和曹操给灭了,这就是袁绍的下场。如果他冀州军那么多人马的战力真要是发挥出来了,自己和曹操还真就不一定能是他袁本初冀州军的对手。可看看有多少人是真正为他袁绍效力的,终究是少数。更多是乌合之众,看到自己有生命危险了。就撒丫子开溜,还管什么粮饷不粮饷了,反正小命儿才是最为重要的啊。

    ---------

    马超此时是看着陆逊,“伯言,继续说!”

    “那么我军如今也正是利用这个时机休整,不过属下却认为,孟获也许已经差人回去搬兵了!”

    马超闻言,是眼眉一挑,“伯言认为如此?何以见得?要知道祝融夫人,那可是不那么赞成动兵的,而孟获可是很怕他这个妻子的啊!哈哈哈!”

    陆逊也是笑着摇了摇头,“主公,这个倒是不错,可如果孟获真听了他夫人的话,如今却是为何没有退回南蛮,反而还是要和我军在禺同山对峙?”

    马超听后是不住点头,不过,陆逊所说是一点儿没错,至少在这个事儿上,孟获好像是很坚持自己的想法,确实不是祝融夫人想改就能改变得了的。

    就连马超他自己,也不知道孟获的用意了,毕竟孟获是为了什么而来,他确实不太清楚。

    ---------

    在马超看来,这孟获带兵和自己对峙,是为了什么,为了抢钱粮、抢东西、抢人?还是说别的什么,在马超看来,好像这些确实如此,但是又感觉不是。毕竟他们南蛮的人可和北方的游牧民族不一样儿,所以目的也是不一样儿的。

    可之前自己却也没有问过孟获,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来。你说自己对你们不好吗,自己自认为还算是可以,每年也给你们不少东西。是,真正那些精髓的东西,不会给你们,不过你们还不知足?

    自己没有派兵去进攻过你们,但是如今你们却是反叛大汉了,这个就不对了吧。

    再说有什么事儿,不能解决的呢,非要武力解决?自己正在荆州是和曹操、还有孙策、刘备他们战到最关键的时候,结果却是顾不过来荆州了,只能是来益州,然后就是到了现在。

    可惜马超之前也没有问过孟获什么,不过他也知道,就算是问了,也一样儿是没有用。

    ---------

    除非是他孟获主动去说,要不,还真是,自己很难听到他心中的最为真实的想法。

    不过马超却是早已打定主意了,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才行。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孟获是为了汉人中的那些好东西,不过马超也不能十分确定这个,毕竟到了现在。孟获也没和自己说过什么。至于之前说他要这个那个,非常至多的东西物资,那纯属是他狮子大开口。自己能相信吗。

    而此时听了陆逊的话后,马超则问道:“那么依伯言来看,这孟获已经差人去请援军?可能不久将来,就要到了?”

    陆逊点头,“主公,确实如此啊!”

    “那么我军何时与孟获决战?”

    “当然还是越快越好,毕竟等他们援军到来的话。加上如今的三万多人马,对我军绝对是个威胁!”

    ---------

    马超是不住点头,如果真像是陆逊所说这样儿的话。那自己还真是,要马上就和孟获决战了。

    至于对方什么想法,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必须要和他们决战。要不对己方凉州军,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处。

    过了一会儿,马超对陆逊说道:“伯言,你看我军明日、后日,再休整两日,然后大后日,与孟获南蛮军再决一死战,你看如何?”

    “大善!如此甚好。这样儿我军能早日与敌决战,在其援军还没有来之前。便是了。并且主公不也答应了福达吗,所以当然是趁早最好!”

    马超一笑,“也是,估计福达听了这个,是最为高兴的吧!”

    “当是如此,主公,如果属下是福达的话,一定会如此的!”

    ---------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最后对陆逊说道:“那么既然如此定下来了,便通令全军,大后日,与南蛮军决战!”

    “诺!”

    陆逊来自己主公大帐,可就是要来和自己主公说一下自己的想法的。之前他还没有想这么多,不过回去后,陆逊是越想觉得越是这样儿,所以己方是不能再等了,至少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如果真要是如此的话,估计等来的不是什么大好机会,而是人家孟获南蛮军的援军。

    来到了禺同山之后,可以说陆逊对南蛮的事儿,也了解了一些,都是从知情人口中知道的。所以他知道,南蛮可不是他孟获一个人的,所以还有其他人呢,只是距离孟获挺远,那么他为什么就不能去借兵呢,来对付己方,这不正好?

    所以陆逊觉得这事儿不是有可能,很可能对方这时候就是如此做的,所以他马上就来了。

    ---------

    而马超听了陆逊的话,他确实也是发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一个问题。

    确实,不是孟获很可能去搬兵,而是他一定会去搬兵。至于说是不是这个时候,应该是有很大的几率。毕竟要真等到他全军覆没了的话,那还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孟获绝对不是一个慢性格的人,而是一个急脾气的人。

    只要他能想到,或者有人去提醒他如此,那么他就一定会这样儿。既然自己不能赌他一定在这个时候不这样儿,那么当在大后日继续进兵,和南蛮军决一死战!

    这也算是给己方将士,尤其是崔安,一个交待了。要不他要是总来问自己的话,自己还不每次都得头疼吗?

    所以自己宁可大后日就进兵,去和孟获决战,也不想崔安没事儿就缠着自己问,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兵,那样儿的话,估计没几次,自己就得疯。

    ---------

    所以马超是直接就让陆逊传自己的令去了,当然陆逊是给各个将领去传令,至于说其他的士卒,还有传令官去。

    陆逊和马超告辞,马超还是亲自给他送出大帐,这已经都成他的习惯了。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这么做得话,都别扭得不行。

    陆逊离开后,马超心说。还好陆逊提醒得及时,要不到时候人家人变多了,自己要是不知道的话。那不就要吃亏了。输赢胜败都是小事儿,关键是本来基本就没有多少人马了,所以也真是,确实是经不起太大的失败。要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只能是再从成都调兵了,不过就这,自己如今的人马可都不一定够啊。

    所以马超是先传令。让探马是加紧对南蛮军大营的监控,然后第二,就是他亲笔书信一封。让人送往成都,让张松众人,无比再凑出来五万人,也好让自己人马能充足一些。

    ---------

    等这些全都做完。马超这才算是暂时放下心。

    在他看来。这自己已经是都做得差不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吧。结果刚想到这儿,崔安这大爷又来了,不过比起之前的丧气,这回却是笑容满面的。马超见了,心说,看来陆逊是已经告诉这位大爷,而这位大爷知道了自己的打算后。算是暂时也安心,也满意了。

    果然。崔安来就是和自己主公说大后日的战事的,结果马超也只能是听他白话,自己就是笑呵呵地听着。

    崔安说得简单,无非就是别让孟获跑了,到时候看自己是怎么擒住这厮的。

    而马超是附和了几句,心说崔安对于能不能擒住孟获,这个怨念很深啊。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结下了这么大的仇呢?按道理来说,他们之间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不过马超确实是有些不太明白了。

    ---------

    其实要真说起来这个事儿呢,和孟获当然是有关系,不过却也不是最大的关系。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祝融夫人。

    就是因为祝融夫人,所以崔安才这样儿。不过他也想了,和一个娘们儿计较,那么有失自己男子汉大丈夫的身份。

    因为之前在祝融夫人的手上,他是伤了,所以崔安对此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别看他不和别人说,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不计较了,反而在心里,那是从来都没有忘了。

    但是因为祝融夫人是女将,所以崔安也不好就和她去斤斤计较,所以崔安也算是知道了,自己与其和一个娘们儿去计较,倒不是去和孟获计较计较。毕竟那娘们儿不是孟获的夫人吗,那么抓住了孟获,自然就是让那娘们儿没有办法了。这就是崔安的考虑,在他看来,这抓住孟获也是一样儿,所以这时候他的重点,又变成了孟获。

    ---------

    而这却是马超没有想到的,至少这个时候,他没想到这些。

    但是崔安的想法,却是如此。所以从之前没有抓到祝融之后,他就改变了目标,一心想着,怎么能抓到孟获。

    只有己方和他们交战才行,但是从那次之后,却这一直也没有啊,所以他是着急啊。这己方要是不交战,自己还有机会去报仇了吗。所以之前他是来到了自己主公大帐,询问马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兵。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自己主公说要等机会。

    不过自己回了大帐后,没多久,伯言先生来找自己,把自己主公要出兵的事儿和自己一说,自己终于算是等来了,所以他这不又来到马超这儿,给马超展望他抓孟获的事儿吗。

    马超心说行,孟获啊,你就祈祷吧,别让崔安碰到你,要不这是有你倒霉的。崔安这二十多年来,除了输给吕布之外,大意之下,被祝融飞刀给伤过,其他的时候,真就没败过了。

    ---------

    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在之前你也已经是领教过了。

    而如今你算是倒大霉了,偏巧不巧地被这位大爷给惦记上了,你也只能是,自求多福吧。我是没有什么话说了,你要是命好,不会被崔安大爷给抓住。但是反过来的话,你倒霉透顶没,那么你就等着被他抓吧。

    马超此时仿佛是已经看到了崔安擒住孟获,然后带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来的情形。

    他此时心说,你孟获要是第二次被擒,我看你还能说出来什么一二三四五六来,你无赖我知道,但是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你究竟能无赖到什么时候。

    最后崔安终于是都白话完了,马超也算是听完了,他对崔安说道:“好,到时一切就都靠福达了!”

    “主公放心!”

    ---------

    马超点头,“不错,福达做事,我放心!”

    崔安是右手摸着后脑勺,嘿嘿地傻笑着,“嘿嘿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