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368;&24555;&31449;&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

    “夫人,说实话,咱们之前可没说,就不可以帮兵助阵的,是不是?”

    祝融夫人一听,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不过她能让孟获给拿捏住吗,直接说道:“好你个孟获啊,你这是耍赖是不是,我看你是要……”

    还没等祝融夫人说完,孟获是赶紧捂着自己的耳朵躲祝融夫人远远的,他是真还怕啊,自己耳朵可还想要呢,那时耳朵,不是别的什么没有用的东西啊!

    祝融夫人看他这样儿,一下就笑了,心说自己有那么可怕?不至于这样儿吧。

    幸好孟获不知道她心里想法,要不肯定要说,你还不可怕?比说出来的更加可怕,我都不敢说!

    最后祝融夫人是无奈地说道:“之前确实是没有提过此事,但是这时候我提出来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

    在孟获这儿,绝对是祝融夫人做主,她说得算。所以她这么一说,马上孟获是点头应允了,“是,夫人所说不错,就这么一次,要是再败,唉,我就回去!”

    他心里也都清楚,无论如何,自己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自己夫人这些时日,都没有强制自己回南蛮,算是给了自己这个夫君,这个当蛮王的,是天大的面子了。那么既然自己夫人是如此给自己面子。自己再不明白,那成什么了。知道自己夫人也都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她说什么。自己就听着也就是了。

    如果连朵思大王和杨锋的援军到达,再加上自己的五万人马,还不是人家马超凉州军的对手的话,估计自己可能真不是人家对手了。唉,到时候再说吧,汉人不总该说那话吗,叫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看自己也应该是这样儿。

    还别说,孟获他对汉人的了解,绝对不是南蛮其他人所能比的。虽说他比起当年的羌人北宫伯玉。那差得还很多,但比起一般般的南蛮人来说,却是强太多了。

    ---------

    要说南蛮的人也和汉人打交道,但是却绝对谈不上对汉人如何了解。所以他们和羌人是没法比的。至少羌人和汉人学到了一些比较有用的东西。南蛮的人不是没有学到,但只是很少而已,所以……

    真正见识过汉人生活的孟获,他是心里真着急啊,什么时候自己族人也能是真正过上好日子呢,不知道。

    看到孟获答应下来了,祝融夫人这边儿终于是“多云转晴”了。她本来都已经想好了,要是孟获再不答应的话。自己就算是动用武力,也得让他答应下来。

    虽说祝融夫人也不觉得这个几率有多大。她不是认为孟获会胜,而是最后依然要败。可败了之后,自己这个大王、夫君,真就能甘心退回南蛮去吗?

    ---------

    祝融夫人对此也不知道,不过她知道的是,这如今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毕竟和马超凉州军的战斗,却也还没结束。

    而如今自己夫君更是要从南蛮请来援军,一起对付凉州军。祝融夫人确实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是自己夫君都这么做出来了,还能说什么。只能是以后不让他再搬兵了,要不什么时候才能完啊?

    终于是看到自己夫人脸色是有些缓和些了,孟获是赶紧在一旁主动给祝融夫人捶背,没办法,这怕妻子的,经常干这事儿。还要除了他们自己,是没有人能看到这一幕。要不让南蛮军看到的话,这孟获这个蛮王,肯定是丢人丢到家了。

    边给祝融夫人捶背,孟获还边说:“夫人,好了,好了,这事儿为夫也承认,确实是有欠考虑了,不过如今你不已经都知道了吗,而且咱们还有了新约定,所以你就别担心了,我说话算数!”

    ---------

    祝融夫人一听,心里就笑了,心说你孟获说话,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了,好像还真是不能听。

    但是如今这个时候,我却也只能是选择相信,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至少如今,堵住你,不让你再去搬兵,要不还不没完没了了?

    我看你这次再败给马超凉州军的话,你要如何,请求援军,你还能把南蛮诸部的人马,都给拉到益州腹地来?你孟获要真是有那么大本事的话,可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南蛮王了,就连他马超,大汉朝廷,也不敢小看了你不是。

    而且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你觉得你会输得这么惨吗?这么些时日,十五万的人马,就变成了如今的三万多,这要惨成什么样儿?

    蛮王当成你这样儿,也真是够可以的了。你要真是南蛮之主的话,这次估计丢人得丢到整个南蛮去。

    ---------

    不是祝融夫人贬低孟获,其实祝融夫人能看上孟获,确实孟获在他们那片中,是个人物,算是英雄。给他时间,他要是真好好去经营的话,未必成不了南蛮之主,真正的南蛮王。所以祝融夫人和他在一起了,不过孟获这人身上的毛病也多。让她也是不得不头疼。

    而且这连南蛮都没真正臣服呢,他就直接带人去进攻益州的地方了,这不挑战马超的脾气吗?

    那马超是什么人。那凉州军是个什么样儿的队伍,祝融夫人之前是没有亲眼见过,可却也都听说过。

    烧当羌怎么样儿,在西羌可以说是有些势力,但是如今又如何了,还不被人家马超凉州军给灭了。每当祝融夫人想起马超凉州军,就觉得要联想起来已经灭亡的烧当羌。毕竟这个事儿,是让天下都震惊的一件事儿,多少人也算是认识到了。马超可绝对不是个什么良善之辈,那是个狠人啊!

    ---------

    而如今孟获和人家对战,是一点儿便宜都没有占到,祝融夫人早就知道。自己夫君是斗不过人家。但是如今也只能是慢慢来,什么时候他真正是败得没话说了,就赶紧回南蛮去吧。

    马超这个时候正在头疼,因为崔安知道了孟获退兵二十里的消息后,直接就来中军大帐,找他说要进兵去杀敌。所以马超一听,他还能不头疼吗。心说这大爷这时候倒是来得挺快啊,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要说崔安自己关注这事儿。也不是没可能,只是马超还不太相信。

    所以马超还特意问了一句。“福达啊,你这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孟获退兵二十里?”

    崔安嘿嘿一笑,“主公,这这么大得动静,俺还能不知道吗?”

    “是吗?”

    “当然了,要不谁能告诉俺不成?”

    ---------

    马超缓缓摇了摇头,“这事儿也不是没可能吧!”

    顿了一下后,再次对崔安说道:“不过福达,我是对你如何知道的不感兴趣,不过你想要如今我军进兵,却还得等着才行!”

    崔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丧气了,然后说道:“主公,这到底什么时候时机能熟了?

    马超笑着摇了摇头,“也许下一刻就是,也许好几日之后也没有,这个谁知道了!”

    崔安闻言,是更丧气了,毕竟自己主公不进兵的话,就靠着自己一人,能抓到孟获?可能吗,所以大队人马不前进,靠着自己一人是不行啊。

    看着崔安这样儿,马超一笑,崔安和别人都不一样儿,他基本是有什么情绪,就都表现出来了,不会去隐藏什么。所以他丧气,就是真是丧气,失望,是希望自己进兵,可惜却是暂时没成。

    ---------

    所以马超是劝道:“福达,别丧气,不都说了吗,也许下一刻,这机会就来了!”

    崔安是一脸苦笑,“主公,俺可不傻,你不还说了,这也许好几日都没有时机呢?”

    马超心说行啊,军中混了二十几年,连崔安也是变得聪明了,好事儿,好事儿啊。以前觉得他大脑不太好使,但是如今这是往好了发展啊,转得倒是不慢了。好,好啊,确实是好!

    马超只能是对崔安一笑,“福达你这着什么急呢,那孟获也不能长翅膀飞了不是,所以只要再次和孟获南蛮军交手,一定让你立功,行不行?孟获也都是你的,行不行?”

    崔安一笑,“主公,俺也不是要功劳,而是实实在在的啊,你就看俺怎么再次擒住那姓孟的吧!他能在俺手底下跑个一次两次,难道还能跑三次四次不成?”

    “好,既如此的话,那么到时一切就都看福达的了!”

    “没问题,主公放心就是,一切都包在俺的身上了!”

    ---------

    马超看崔安是拍着胸脯保证,把前胸拍得是啪啪直响。看着崔安这信心十足的样儿,马超心说,还别说啊。最后估计这擒拿孟获的重任,还就得落在崔安的身上。

    毕竟自己是不能直接拿着兵器出战,那么能稳胜孟获的,也就只有崔安了。再说孟获会是一个人等着让你去抓他?

    所以不说有祝融夫人这么一个强力的帮手,还会有他的护卫队,死忠他的人,所以崔安确实是主力。如果说他擒拿不住孟获其人。基本上己方这边儿也是很难抓到了。除非是用计,让他难以逃脱,不过也是要费些劲。毕竟人家还有三万多人马呢。这个也是实实在在的。

    “好,好啊!这擒拿孟获的事儿,就全靠福达了,到时候。还得是福达多出力才是!”

    “主公就瞧好吧!”

    马超点头。表示放心。确实,这事儿除了崔安,别人还真是,不太行啊。

    ---------

    终于打发走了崔安,马超心说,这终于是送走这位大爷了。

    虽说这些年过去了,崔安确实是改变了不少。但是马超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崔安这人真要是发起疯来。没几个人能拦住。自己也许是行,可别人呢。真没几个人行的。

    崔安这人的思想简单,在他看来,就那么几件事儿让他上心,武艺上的,然后就是战事,和人家单挑,杀敌,这类的事儿,最后就是吃喝的,就这些。其他的,不是说他,就连他父亲,崔鸿,他也是很难想到。

    这一年下来,他能想起崔鸿一次,那就算是不错了。

    而崔鸿这个崔先生,马超觉得也挺有意思,让他到别地方去,他都不去。刘宏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他还记得刘宏的圣旨呢,不得出扶风茂陵一步。结果这么些年了,崔鸿是真听话,别说一步了,半步都没有出来过。

    ---------

    马超不是没劝过,但是一句话都不顶用,所以他也算是知道了,没有刘宏的圣旨,崔鸿是不再出来半步的,就等着老死在茂陵了。

    说实话,马超对这个崔先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在他看来,这读书人读书读成这样儿了,这是一个迂腐能解释得清楚的吗。崔安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看法,反正在他看来,自己老爹好好活着就行,其他的,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在家待着,不也挺好吗。

    至于马超也不是没和属下人说过,但是没有好办法,连贾诩都没办法,贾诩就说了一句话,“主公,属下也没有本事能让刘宏再活过来,这事儿没解!”

    最后马超终于是放弃了,毕竟谁有本事让刘宏活过来啊。刘协的圣旨,他倒是能整来,可是有用吗,自己这个崔先生就认识刘宏的圣旨,让马超是无奈地不行。

    马超也不能把崔鸿给绑起来,让他去别地方吧,毕竟崔鸿是他师长,这么做事,要让天下人诟病的。从来都是尊师重道,哪有把自己老师给绑起来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说不过去。

    ---------

    最后马超是不得不放弃,因为没有办法,你不放弃能行吗。

    他最后算是知道了,这崔家父子,确确实实,你不能以常理来看,自己以为自己算是比较了解崔先生和崔安了,但其实说实话,自己终究还是不了解。自己要了解的话,怎么也得在刘宏临死前,整一道他亲笔的圣旨来啊,要有这个的话,不什么都解决了。

    这时候倒是能伪造出来,可崔先生不会相信的,要是真的当然没有问题,可假的,就该让崔鸿发现了。别认为崔鸿就是个一根筋,死脑筋,其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至少是不是刘宏的亲笔圣旨,他是能分得清的。

    仔细想想,其人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张角能请他去黄巾吗,让他在黄巾做了那么久的事儿。黄巾人那么多,怎么就非要让崔鸿在广宗做事儿呢,当然张角信任他,这是一方面,但还是,崔鸿有些本事,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

    送走崔安,刚要进大帐的马超是看到了陆逊来找他。

    “伯言,来来来,进来!”

    “诺!”

    让座后,陆逊笑道:“主公,刚才属下看到福达,这是刚离开?”

    马超苦笑了一声,“可不是吗,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这不就来找我了吗,头疼啊头疼!伯言,看来咱们得赶紧找机会进兵和孟获决战了,要不福达这都等不及了,心里还不一定是如何埋怨我呢!”

    陆逊也是一笑,“主公所言不错,谁说不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