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368;&24555;&31449;&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

    比起孟获南蛮军大营压抑的气氛,可以说一日后的夜晚,马超凉州军大营,却是欢声笑语一片。

    胜利了,有几个不高兴的呢,只是没有再次生擒孟获,这个却是让有些人很遗憾。尤其是崔安,不止是孟获,连祝融夫人,他也是没有擒住,所以在宴席上,他的情绪倒是不那么太高。

    马超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这时就听他说道:“福达,怎么了?”

    “啊?主公,俺这,俺……嘿嘿嘿!”

    最后崔安是没说出来什么,但是却放下了爵,摸着自己后脑勺傻笑。至少他是知道的,自己主公肯定是明白自己的意思。

    ---------

    马超看了眼不远处的陆逊,陆逊身为谋士,而且还是马超非常器重的人,哪怕他是后加入凉州军的,可他的座位却是依然在最前面。而且众人对此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意见,他就在崔安对面,所以崔安什么样儿,他也是早看到了。

    正好这时候陆逊也看了眼自己主公,两人是相视一笑,都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马超示意让陆逊说几句,陆逊也当仁不让,对崔安说道:“福达啊。”

    崔安一看陆逊和他说话,他连忙看向陆逊,“先生有事儿找俺?”

    陆逊一笑,说实话。他从见到崔安开始,对他的印象就特别好。怎么说呢,崔安这人绝对不是个心计很深。城府很深的人,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而且他算是个比较简单的人吧,虽说大脑不是那么太好使,但肯定不傻,就是转得慢,或者干脆就不怎么用。其他的,都还好。至少陆逊是挺看重他。

    ---------

    而且陆逊加入了凉州军后,他是更能感觉到,马超有这么一大帮人帮他。何愁不能夺取天下?

    当然了,他也并不敢小看了别人,尤其是曹操。但是陆逊虽说是没有在曹操帐下待过,但是他却认为。曹操那儿是比不上马超这儿的。所以以后要说谁能夺取天下的几率更大。他认为会是马超。

    这可不是因为陆逊加入了凉州军,成为了马超的属下,所以他才这么认为。而是他这么认为,所以才成为了马超的属下,加入了凉州军。而加入了凉州军之后,他是更如此认为了。

    他觉得只要马超还能活着,不犯特别严重的大错,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是。如今比势力来说,是曹操最大。但是一个州其实不能说明什么。如果真要是比起实力来,还是马超更强,这个却也是没有错的。

    ---------

    所以加入了凉州军后,和众人更进一步接触,可以说让陆逊是更有信心了。确实是如此,如果说陆逊对马超这样儿的还没有信心,那么估计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让他有信心了。

    而且陆逊对于自己能加入凉州军,他确实还是满意的。

    这时候就听他对崔安说道:“福达,这是因为没有生擒孟获而感到遗憾?”

    崔安还是傻笑着,“嘿嘿,先生都知道了!唉,姓孟的小子跑得快,他那婆娘也不慢,俺这是谁也没抓住啊!”

    崔安说话声不小,所以大帐内众人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听了他的话后,都是忍不住笑了。估计这么称呼孟获和祝融夫人的,也就崔安他一个人了吧,应该是没有第二个。

    崔安此时心说,这有什么好笑的呢,本来就是吗,这自己说得可都是一点儿不错。他们要是真让自己给追上,那肯定是逃不了啊。

    ---------

    陆逊也是笑着点点头,然后再次说道:“这事儿不在福达,只是以后有机会,再擒二人不迟!”

    崔安一听,双眼放光,不过马上就黯淡了下去,他直接问道:“先生啊,这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这,陆逊一听,心说也是。不过看如今这个情况,应该也不会太远,所以他看了眼自己主公,马超是对陆逊微微点头,那意思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结果陆逊还真是活了,“福达不必着急,相信不用太久,估计就可以了!”

    “是吗,先生,要真是这样儿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你不相信我,怎么也得相信主公啊!”

    马超心说,陆逊你太狡猾了,这直接就把我给卖出去了啊,亏自己还那么相信你了!

    ---------

    不过看到了崔安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的希望,马超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心中说着,这个机会也可以自己去寻找吗,至少他孟获不来,我就亲自带兵去看看,他还与我军一战不?战,最好不过,要是不战,那么他就跑吧,让他跑,看他还有什么花样儿。

    不生擒他,也是不好让他服。可就算是生擒了其人,其实也一样儿是不容易让他真心服了,所以这都是问题啊。

    崔安说道:“主公,这。是真的?”

    崔安虽说是看到了自己主公点头,不过却还是觉得不保靠,所以是又问了一遍。

    果然。马超是没有办法,只能是说道,“对,确实如此!放心,孟获南蛮军不来找咱们,我也要带兵去找他们!”

    崔安一听,是一拍桌案。“好!主公,这就对了,俺可就等着呢!”

    ---------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怎么好像这大帐的人都在看自己呢,结果崔安一看自己这样儿,是自己拍完桌案后,自己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个羊腿。正在那儿比划着。怪不得众人都看着自己。不少人还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崔安没多说,直接是哈哈大笑,“各位,这个羊腿,好吃,嗯,好吃啊!”

    然后啃了两口。之后他说道:“还有这个,那个。回锅肉,好吃,好吃啊!你们怎么不吃啊,不吃的话,都给俺吧,俺帮你们解决!”

    众人一听,又是都笑了。

    这时候马超才想起来,自己说要请陆逊品尝蜀地的正宗,招牌名菜回锅肉。

    “福达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伯言,来来了,尝尝蜀地的特色,回锅肉,保证你吃了一次之后,回味无穷!”

    ---------

    陆逊一笑,然后在马超的推荐下,吃了几块,还别说,确实是比较对他的胃口。毕竟陆逊也是走南闯北多少年的人,游历天下吗,所以吃到的各地名菜,确实也不算少。但却也不得不说,这个回锅肉,绝对算得上是蜀地的名菜,在天下也算得上是一道美味了。

    而马超吃得肉,他想得就更多了。要说自己上辈子,前一世,也吃过回锅肉,但是真心来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这么地道的。可他不认为是做法不同,这个都一样儿,怎么也都差不多。而是食材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所以马超只能感慨了,这么正宗的回锅肉,可也只能是这个时候才能品尝到了。

    马超看着陆逊,问道:“伯言,觉得如何?”

    陆逊笑道:“好,好啊!确实是美味佳肴,不可错过!”

    马超点头,能得陆逊如此评价,确实是真不容易。别看陆逊就只有十九岁,但是其人的经验阅历,却是绝对不少。所以能得到他如此评价,没准回锅肉以后还多了个记载,东汉末期的陆逊如此评价回锅肉,曰:“美味佳肴,不可错过也!”

    ---------

    之后众人是该吃吃,该喝喝,也就没再多说,马超只是让众人一起喝了一爵,名曰,为了庆祝昨日的胜利,这众人当然是不能不喝,所以是都干了一爵。之后就是自由活动了,反正只要不喝超量了,那么就爱如何如何。

    就这样儿,又是一顿晚宴,众人是吃好喝好。而且也马超也没有忘了士卒,早已让人是犒赏了士卒,虽说吃得肯定不能和他们比,但是也比平时要好多了。

    又一日后,孟获中军大帐内,他是正在发愁,到底是要如何对付马超。因为他的实力,确实是被削弱了不少。之前和马超对峙的时候,自己还有七万多人,可如今呢,就只剩下一半左右了。

    属于自己的人马,也就是两万六七千人马,而两个洞主呢,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两人加一起,也就是八千多左右。

    ---------

    而根据己方的人计算出来的,马超至少还六万多的人马,这确实不是自己所能比的啊。

    确实如此,这凉州军要是再多些人马,或者是己方再少点儿人的话,人家可就是己方的两倍人马了,所以孟获还能不担心吗。以前自己人马比对方多点儿的时候,自己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可如今自己和人家的人马相差不小。那么是不是说自己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了呢。

    孟获嘴上当然是不会承认这个,但却并不代表他是一点儿都不会去想。所以到底要怎么办,如何是好啊。要是董荼那之前没有叛变。反抗自己的话,如今自己也能有四万人所有,可如今却是没有了。

    就在他想着此事的时候,探马来报:“报大王,凉州军已经进兵,在距离我军两里外安营!”

    孟获一听,心说这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要说这个时候,他最不想要的,就和是马超凉州军碰面。但是却没有办法,这自己不找他们,人家倒是找上门来了。

    ---------

    “下去,下去!”

    孟获是对探马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连让其下去仔细探查他都没说。不过对探马来说。这个就不用孟获说,他们也该是如此去做。

    “是!”

    探马是赶紧说了声是,就退出去了。心说这大王这时候明显是心里不爽啊,所以自己还真是,别再给他当出气的了,所以为了避免他拿自己撒气,这位是赶紧撒丫子开溜了。他也知道,这谁要是倒霉。谁估计就该被当成是出气的了。

    而探马退下去后,孟获是非常烦躁。而这个时候,祝融夫人则进了大帐。

    孟获一看,是自己夫人,他这脸色才算是好了不少。你看他敢和任何人摆脸色,却唯独不敢对祝融夫人如此。

    ---------

    “夫人来了啊?”

    祝融夫人点头,“到底是谁又惹大王如此了?”

    孟获一听,是苦笑了一声,“还能是谁,除了马超凉州军,还会有别人吗?”

    祝融夫人点了点头,她当然是早就知道,不过却是故意问的。

    而这个时候她却是问道:“不知大王因何事如此啊?莫非是战事不成?”

    孟获一听夫人这么问他,他就说出来自己的顾虑了,结果祝融夫人一笑,孟获疑惑问道:“夫人为何发笑?”

    祝融夫人则说道:“大王,还不如听了我的话,早日回兵南蛮,不比在禺同山这儿要强多了?”

    ---------

    孟获一听,心说自己这夫人啊,果然还是没有忘了要让自己回去。

    可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什么时候人马都没了再说,可如今自己不还是有三万多的人马吗,未尝就胜不了马超!

    虽说孟获这个时候对自己南蛮军,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但是要让他就这么回南蛮,他肯定是不会甘心的。而且这次来的目的,根本就没达到啊。虽说自己也是收了曹操他们不少东西,可那些却不是自己最想要的啊。

    所以这个时候孟获说道:“夫人忘了之前的话了吗?”

    祝融夫人一笑,“大王都没忘,我怎么能忘?只要大王记得,那么一切都好说!”

    孟获一听,敢情是在这儿等着我啊,我是没忘,那意思到时候,没兵了,我就必须要回去了,可是我这出兵的目的,却还是没有到达啊

    ---------

    看着孟获不多说了,祝融夫人还是一笑,“大王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我会很高兴的!”

    孟获心说,夫人啊,你倒是高兴了,可我就要哭了。这不单单是面子的问题,还关乎着我们蛮族的大计啊。我要不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这个蛮王是当得不够格啊!

    汉人不是有句话吗,叫做“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如今是在其位,所以自然就是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要不这个蛮王当不当有什么的,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虚名,我就非要当不可?

    孟获自己的打算,他也没和祝融夫人说过,所以她也不知道孟获的想法。只当是为了面子,确实,孟获是离不开这个面子的问题,但却也并不是说什么都非得是面子第一位的。至少他确确实实是想了,要让蛮族过上好日了,不过说真的,确实是很难,很难,非常难啊。

    ---------

    看着孟获没有什么表情,祝融夫人只能是失望了,她知道,孟获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去。别说他这个时候还有三万多的人马,就算他就剩下一个人了,他都不一定能回去呢。

    他也算是了解孟获不少,所以就没再多说,反正到时候他要是不回去,看自己要如何。不要认为自己不逼你,你就可以是为所欲为,这个绝对不会是这样儿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