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这时候再一看,心说晚了,这不就是大势已去了吗,无奈传令道:“全军,撤退!”

    没办法,不撤退不行,不撤的话,伤亡要比这多多了。所以为了避免这个,他只能是这时候让人撤退,这都是无奈之举啊。

    不过这听在南蛮军士卒的耳中,却是有如天籁一般,可以说他们就等着自己大王这话人。有不少人已经是跑了,有的是战死了,而还剩下的,就等着听撤退的话呢。所以一听自己大王喊出来了撤退,他们是如潮水般,就退却了。

    甚至有不少士卒为了跑得快点儿,连并且都不要了,直接是撒丫子开溜。

    马超见到如此状况,他是想笑,却是笑不出来。这就是乱世啊,太平盛世不代表就没有战事,可却绝对不会像这样儿,战事常常有,天下是半点儿都不太平。

    为什么说“乱世人不如太平犬”,真就不是没有道理的,真是如此啊。

    -----------------------------------------------------

    雷铜他们几人一看,是对视了一眼,心说你孟获跑得倒快。

    确实,他们这刚是要上前去战孟获,结果他就直接喊上撤退了。几人就认为,是不是因为孟获看到几人本着他去了。而他身为蛮王,却是不能这么直接就退,所以就喊了全军撤退。

    他们一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所以……

    “兵败如山倒”,本来南蛮军士卒已经是败了,然后孟获再让他们撤退。所以战场上的南蛮军士卒,确实是再也没有什么战心了,直接就开溜。

    而马超喝道:“全军追击!”

    这个时候不怕他们死战。在马超认为,这是己方占据优势的时候。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大好时机。如果说怕他们死战就不追击的话,那么就要失去这大好的时机啊。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地,就让凉州军士卒是全力追击了。

    -----------------------------------------------------

    一听自己主公让全力追击,凉州军士卒都是兴奋不行,以前的胜利,自己主公都没让己方追击,倒是没想到,今夜自己主公却是改变了想法。让众人去追穷寇了。

    马超突然是想起了太祖的两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啊,当然那个时候和自己如今还不太一样儿。毕竟楚汉相争,项羽把刘邦最后都给逼到汉中去了,他认为刘邦就算是翻不起什么太大风浪来了。可惜啊,最后结果却不是他想得那么简单。

    项羽有多少次能给刘邦铲除,可惜最后却还是没有把握机会,反而倒是刘邦人家知道把握机会,最后项羽只能是饮恨在垓下。

    马超倒是不想把孟获铲除,但是今夜却一定是要追击的。结果凉州军是追出了南蛮军五里。最后马超这才让他们回来。而这追击一次,可真是让孟获南蛮军损失不少。虽说南蛮军有些士卒也是玩了命了,但是在凉州军的追杀下。他们却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

    最后马超吩咐传令官,“传我军令,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战场,其他人,随我回营!”

    “诺!”

    传令官下去传令,“主公有令……”

    马超带着众人是回了大营,至于说战场上,不用留下谁,有士卒在也足够了。

    刚到凉州军大营。就已经看到了黄权在大营门口等着马超他们了。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又一次大败南蛮军!”

    马超心说,这和古人说话啊。本来是胜,他们有时候就说大败,当然都是一个意思,但是自己还是爱听大胜,这多好听啊。

    “此全赖将士用命,乃我军将领与各位士卒功劳!”

    确实,马超没认为自己怎么样儿,自己也没出力多少,都是手下们的功劳。

    -----------------------------------------------------

    众人这个时候是赶紧进了大营,来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坐下后,马超才对众人是再次说道:“各位,今夜大胜,各位的功劳,都将记在功劳簿上,到最后是论功行赏!”

    “多谢主公!”

    众人齐声道,马超则是笑了笑,“好,明日晚,依旧是大摆宴席,款待各位!”

    “主公英明!”

    众人早就有所预料,自己主公是必然要如此的。之前是,如今一样儿是。自己主公这次和南蛮军的相斗,却是经常摆宴庆贺,倒是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儿了。

    不过众人是喜欢的,这个确实是没错。所以都是赶紧拍马超的马屁,主公请客就是英明了嘛,有好吃好喝,谁不喜欢呢。要总是吃干粮什么的,还不能喝酒的话,那嘴里早就淡出个鸟儿来了。

    -----------------------------------------------------

    马超正在和众人说着话,就见士卒来报:“报主公,发现董荼那尸体,还有董荼那的人马想要投靠主公,还请主公定夺!”

    马超一听,原来董荼那已经身死,这也难怪,很正常。就说自己怎么没见到他,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不过显然,马超他对于这样儿的人,也没有什么好看法,所以死了就死了,要不也不想和这样儿的人走太近。

    但听士卒说。他手下的那些士卒,想要投靠自己,这个要如何呢。这南蛮军士卒。也没有什么太强的战力,自己收不收?

    想到这儿。他便问向了众人,“各位,如今南蛮军士卒要投靠我军,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

    马超还不忘问士卒一句,“这有多少人马?”

    士卒回道:“不到四千!”

    马超点头,董荼那应该有一万多一点儿的人马,结果这时候要投靠自己的,也有将近四千人。也不能算少了。

    陆逊第一个出言说道:“主公,为了能彻底解决南蛮的后顾之忧,属下认为,这将近四千的人马,我军当收编!可以让其另外成军,成为我军一支异族的人马,未尝不可!”

    马超闻言点头,对陆逊和众人说道:“伯言所言,确实不错!毕竟不可能把所有南蛮都给杀光,所以当收编这不到四千人。另成一军,也是让其他南蛮军士卒看看,我们是善待他们的人。凉州军如何,他们便如何,各位以为呢?”

    众人齐声道:“我等附议!主公英明!”

    -----------------------------------------------------

    马超一笑,摆了摆手,那意思马屁就算了,不过既然你们都同意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吧。

    于是马超传令道:“雷铜、孟达,收编南蛮军士卒的事儿,便交给你们了。不过我也不会忘了,给你们配两个我军的翻译!”

    “诺!”

    这两个翻译。是马超亲自选出来的,因为这确实是个重要的差事。毕竟除了翻译之外。谁还懂南蛮话?所以要是翻译真是估计说出来点儿别的的话,那么是要出事儿的。所以马超选人,第一就是忠诚,而且把其人家里的情况,都摸清了。要是他家就他一个人的,马超也不会选,像这样儿没有牵挂的人,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所以在这事儿上,马超不敢用。

    你说要是组织个敢死队什么的,用这样儿的人对,但是像翻译这样儿的事儿,马超真是不敢用。因为对方既然没牵挂,不怕死,也可以说同样不怕自己,所以其人真要想对己方不利的话,那么真是不好防范啊。

    -----------------------------------------------------

    所以马超对这样儿的事儿,可以说确实是非常谨慎,而且就算是他大意,可身边还有陆逊这样儿的人呢。不得不说,要真是比起谁更小心谨慎来,陆逊肯定是比马超还这样儿。

    毕竟马超虽说他并不是个自大自狂的人,但是因为特殊的原因,他知道的东西不少,所以很多时候,也会疏于防范,这个是必然的。只是暂时还没有出现什么太大事儿而已,但是陆逊就不一样儿了,他没有马超知道的那么多,什么事儿都要去考虑很多很多。

    可能是这样儿的情况,当然也可能是那样儿的情况,所以作为一个顶级的谋士,他说想到的东西,绝对不会少。所以哪怕马超大意了,但是有陆逊在,却也一样儿是能在身边去提醒他。

    最后马超让雷铜和孟达去收编人马了,而众人则让他都给打发走了,该睡觉睡觉,毕竟已经是挺晚了,好好休息才行。

    -----------------------------------------------------

    孟获是狼狈不堪地带着众人逃跑了,这一口气儿,他就带着南蛮军士卒跑了二十里。最后看到马超凉州军终于是不再追击了,他这才算是完,才让人马停止前进,安营扎寨。

    在半路遇到了祝融夫人,她也一样是被崔安追得很狼狈,不过最后崔安一看她跑到孟获南蛮军大军那去了,他也就不再追了。倒不是他怕了,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主公这是让所有人都撤退了。自己也得回去。

    追那个什么夫人,肯定是不行了。自己最多只能是在南蛮军冲杀一阵,可擒不住其人。也拿不住孟获,自己去也没有什么大用啊。还不如早点儿回去。早点儿休息好,所以崔安是带马就走,也不管祝融夫人了。

    孟获在半道遇到自己夫人,就问了她怎么样儿,为何是才到这儿。

    祝融夫人就讲,“大王,叛徒董荼那已死!”

    -----------------------------------------------------

    孟获一听,说道:“好。夫人做得好啊!就算那个叛徒今夜不死,我早晚也得结果了他!”

    祝融夫人点头,“确实如此,一定要让人知道做叛徒的下场!”

    “不错,理当如此!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夫人啊!”

    最后跑了二十里开外,孟获虽然狼狈,但话还是能说出来,所以他吩咐道:“传我王令,就地安营!”

    “是!”

    南蛮军是在二十里外安营了。就这,孟获都怕马超过来,所以是一半的人马。都不得休息,睡觉的,也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行。

    士卒本来都已经是疲惫不堪了,结果孟获还下了个这么命令,不过真正如他所说那么做的,只是个别人而已。

    -----------------------------------------------------

    孟获虽说也知道这些,可他最后却也没计较什么,就当自己是没有看到了。

    因为祝融夫人和他说了一句,“大王。我军士卒皆以疲惫,其实我军士卒都如此。就别说马超凉州军士卒,他们也是依旧如此!”

    孟获点头。他明白自己夫人的意思,自己还真是,太小心了。也是害怕了马超,难道真是像汉人所说那样,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成?孟获认为,真要是如此的话,那可真是,要不得啊。

    “夫人之意,为夫都明白,看来为夫确实是有些过于小心了!”

    看到自己夫君还能正视自己的失误,祝融夫人还是很欣慰的,可是即便如此,也依旧不是人家马超的对手啊。这个才是问题,如今还剩下些人马,所以看自己夫君的样儿,显然还是不准备撤兵回南蛮。

    -----------------------------------------------------

    祝融夫人是带着侥幸的心理,问了孟获一句,“不知大王,何时回南蛮?”

    孟获一听,顿时是面无表情了,只听他说道:“夫人啊,如今为夫可是还有一半左右的人马呢,你不说了,等什么时候……”

    祝融夫人一听,心说好,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她冷哼了一声,“哼!算了,就当我没说,你记得你之前的话就行了!”

    说完,她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孟获看着自己夫人的背影,心里是憋屈啊,夫人啊,我这,唉,有一线的希望,我这也不能放弃了啊。我孟获要是一个人,什么都好说,可我蛮族那么多人,你让我怎么也得让他们像汉人一样儿去有更好的生活啊。

    汉人不给咱们的,咱们可以抢过来,他们不拿出来的,咱们得逼着他们拿出来啊。夫人你要理解为夫,这是为夫的心愿!

    -----------------------------------------------------

    孟获是真正亲眼看到过汉人是如何生活的这么一个蛮族,当然他所看到的,可不是益州偏远地方的汉人,而是成都那边儿的。所以他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族人有如此的生活,自己目的就算是达到了。可显然,马超他好像是不想让蛮族这样儿,所以自己不反抗能行吗。

    谁有好东西不要,还选择破的东西呢,所以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得做到这样儿,自己才算是对得起族人了。

    自己小名儿也叫蛮王,虽说是自封的,虽说是自己那一片的,但是好歹也算是管着几十万人啊,自己不止是要为自己想,也得为了这几十万人想啊,要不不白当这个蛮王了。

    别看孟获这人又是无赖,又是什么的,至少有一点是没错的,就是他也想着让族人能过上更好的日次,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蛮人有几个有见识的,但是显然,孟获绝对是见过更多的东西,也是懂得更多,要不他不会这样儿。

    -----------------------------------------------------

    孟获这时候也都知道,自己如今是进退两难了,怎么对付马超,自己也不知道了。

    这一下又折损了一半还要多的人马,自己可真是,真就胜不了马超凉州军?要真是这样儿的话,自己还指望什么人家去妥协,去给蛮族好东西啊!

    孟获是发愁了,他发现自己想得还是简单了,自己的目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了。如果就只从如今来看,确实是难,而且可能就干脆就不行。

    孟获是专转反侧,失眠了,因为对马超对凉州军没办法,想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想出来什么,最后实在是太过劳累,挺不住就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