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午时刚过,马超今日是正在大营巡视。

    要说马超虽说不会经常这样儿,但是偶尔也确实是亲力亲为,在大营各营帐,走走看看。主要就是看看己方士卒,背后都说些什么。对战事是厌倦了,还是说依旧是士气高昂高涨,还能继续战斗,等等这些东西,他认为只有在背后听,那才听到最为真实的。

    不过马超也最多就能做到这些了,你让他和士卒一起吃饭什么的,还真是,几乎没有。他倒是不认为,这个一点儿用都没有。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就算是要这么去做,手下人也不能同意啊,所以最后还是不行。

    没有这个势力,没有这个实力的时候,倒是也干过这事儿,不过也不多,真心话,可如今,那却真正是没有了。

    ---------

    就在马超和崔安走到了一座大营边儿上时,有士卒前来禀报:“报主公,营外有南蛮军使者求见!”

    马超一听,就笑了,心说这南蛮军使者来自己这儿做什么,莫非是要求和?不可能啊,那样儿的话,绝对不符合孟获其人的性格。要真是如此的话,就不是他孟获了。当然要说玩笑的话,孟获肯定是要提出来一大堆的东西,然后让你答应了,他就退兵。可之前他不都说了吗。而且自己也根本不会答应。难道孟获是“降价”了,这个几乎也不可能。

    毕竟其人如今在禺同山,还有七万多人马呢。那是七万多人,可不是摆设啊。

    马超笑道:“好,知道了,你退下吧!”

    “诺!”

    士卒离开后,马超对崔安说道:“福达,咱们回去了,看看孟获他到底要干什么!”

    “好啊。主公,俺也正想回去!”

    ---------

    而马超对崔安的话,他也只能是摇头苦笑。心说原来你是早想回去了,那你还跟着我做什么。要是知道这样儿,自己就不带着你来了,多好。看来以后是真不能带你了。

    两人回了马超的中军大帐。而没多一会儿,南蛮军的使者就到了。

    先给马超见礼,说了一句蛮语,马超一个字没听明白。不过己方有翻译啊,所以就听己方士卒翻译道:“他给主公见礼,说主公好!”

    马超笑了笑,“好,你让他说。干什么来了?”

    “诺!”

    凉州军士卒把马超的意思这么一说,南蛮军使者赶紧掏出了自己怀中的信。然后说了几句。

    “主公,他说这封信,是董荼那洞主特意送与主公的!”

    马超一听,是眼眉微挑,心说是那个董荼那?不是孟获?

    ---------

    “呈上来!”

    “诺!”

    士卒把信给马超拿了过去,而这时候南蛮军使者就想要回去,“主公,他说信已经送完了,告辞了!”

    马超则一摆手,他还没等看信,就说道:“我问他几句话,你对他说,董荼那将军这送信与我,是什么意思?”

    士卒赶紧对南蛮军使者翻译,结果南蛮军的使者说了,“&……”

    “主公,他说他也不知道,只是洞主让我亲自交给你就可以了,说你看过信后,都会明白!”

    马超点了点,然后打发南蛮军的使者走了。

    ---------

    等他打开信,这么一看,他是一个字都没看懂,因为是蛮文。所以只能是让那个凉州军的士卒,给他翻译。

    “你来看,给我翻译一下,看看董荼那都说什么了!”

    “诺!”

    士卒结果信后,便给马超翻译,“马超将军,我是董荼那。今日孟获那厮仗着自己是蛮王,因为我劝他回南蛮,他便让士卒把我给拖出大帐,痛打一番,如今更是……”

    马超是边听边点头,最后都读完了,他总算是明白了董荼那的意思。

    董荼那信中就说了两件事儿,第一个,就是他被孟获给打了,而且打得是相当凶狠,已经是下不来榻了。而第二呢,就是他要投靠自己,要作为内应,方便行事。约定好了,三日后,共同破南蛮军大营。

    ---------

    听了士卒读完后,马超就忍不住笑了。心说孟获啊孟获,你这计还真是,层出不穷啊。可惜就是没用啊,或者说是对我对我军没用。

    你这为了胜利,还真是,煞费苦心。如今连这苦肉计都用上了,但是这么说吧,你这道行差得太多了。别说你用苦肉计了,就是己方凉州军用苦肉计,给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都不一定能成,就你这,算个什么?

    不是自己小看你,你这水平的,也就对付和你一样儿的蛮人,还能有用,对付汉人,都是玩计的老祖宗,还能看不出来这点儿弯弯道儿?

    不过马超也是承认,孟获相比其他的蛮人来说,他肯定是懂得比较多的一个,这是所有人公认的。

    可懂得多,却不代表你的计就好使,所以这……

    ---------

    马超对士卒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你退下吧!”

    “诺!”

    “等等!”

    马超一摆手,士卒停了下来,“去把各位将军和伯言先生请来大帐!”

    “诺!”

    士卒这才领命退下,他出去后,崔安眨巴眨巴眼睛,问道:“主公,到底是啥事儿?”

    马超一笑,“福达啊,是好事儿!估计又有战事了!”

    崔安一听打仗,是双眼放光,心说是吗,那可真是好。这如今南蛮军都退了十里,主公也没说追上去。俺还以为暂时不打仗了呢,没想到这又快来了啊。好事儿啊,真是好事儿。

    看到崔安的表情,马超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不过他只是笑了笑,没再多说。

    ---------

    众人此时已经到齐了,于是就听马超对众人说道:“各位,之前南蛮军使者来到了大帐!”

    众人一听,南蛮军使者?来做什么的,是求和吗?还是说……

    马超一笑,“各位不必多想,其实就是来送信的!”

    众人心说,原来如此的,那么就是信使了,说白了,就是个普通士卒吗。

    “不过这心中内容,想来各位都是很好奇了吧。只是却是不能给各位观看啊,倒不是说别的,就是各位都不认得那南蛮字而已!”

    众人一听,可不是吗,那南蛮的字,还真是不认识,连话都不会说,就别说别的了。

    最后马超给众人说了一下心中内容,“……大致就是这样儿了,你们看这董荼那,是要做什么啊?”

    ---------

    马超当然是故意这么问的,不过他也不知道,众人有多少人能看得出来其中的蹊跷。所以马超也确实是,有考校众人的意味在里的。

    结果果然,有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是有些疑惑,有的却是满脸笑容,有的是正在沉思,而有的则干脆就和没听到一样儿。

    有些疑惑的人,是雷铜、王伉和庞柔他们三人。而满脸笑容的,却是孟达和吴氏叔侄。至于说此时正在沉思者的,当然是陆逊和黄权。而最后跟没事儿人一样儿的,除了崔安还能有谁了。

    马超自然知道众人此时的想法,看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疑惑是为什么,是因为知道这事儿有蹊跷,所以疑惑,就说明此事不足让人相信。满脸笑容,那当然是已经看出来对方是计了,所以认为,这点儿小伎俩还那得出手吗?至于说正在沉思着的,却是在想着,己方如何能从中获取更大更多的利益。

    ---------

    马超看了众人几眼后,心说,还是给他们些时间更好,我倒是要看看,他们都如何说。

    其实从刚才每个人的表情,就差不多知道了众人的一些想法,和他们各自的性格。不过要看他们最后都如何所说,才能更加清楚,众人都是什么水平。(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