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是绞尽脑汁,在想,到底用什么办法,才能胜了马超凉州军。他倒是想过,和马超凉州军真刀真枪去拼,别说能不能胜利人家,万一再中了人家的计呢。所以孟获已经下决心了,不准备好,自己不再往前前进的。

    谁说就他们会用计了,自己就不会用计?

    想了能有近半个时辰,祝融夫人看着孟获抓耳挠腮的样儿,她觉得这让自己这个大王去和凉州军一战,也真是难为他了。当然不是说战斗难为他,而是让他去想对付凉州军的计策,是难为他了。

    自忖自己是比较了解汉人的孟获,如今可以说他是黔驴技穷了,也不为过。关键是他认为自己所能用的,差不多都用过了,所以这还让自己用什么啊。

    突然,孟获是一怕自己额头,是哈哈大笑,“夫人,为夫有主意了!”

    ---------

    祝融夫人绝对没有孟获这么兴奋,虽说她还不知道自己这大王,这夫君到底是有了个什么“好”注意。不过却也并不难想象,不是什么馊主意,就算是不错了。

    但是表面上,为了给孟获以信心,她还是笑着问道:“不知大王有何好主意?”

    孟获一笑,“夫人啊,你听我说,这个如今……”

    于是孟获当然不会隐瞒。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祝融夫人一说,结果她一听,也不能说孟获这个主意就不好。但是能不能成功,却是两说了。

    一看自己夫人皱眉,孟获心说,这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表现啊。难道说就是因为自己输了这么些次,所以自己夫人都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其实他应该这么说,就小胜过一次的南蛮军,又怎么能让祝融夫人对他有什么信心呢。根本就没有多少吗。

    ---------

    祝融夫人此时则问道:“大王这是要这么去做了?”

    孟获点头,“那当然了,胜败我看就在此一举。我不信这次还能败?”

    祝融夫人心说,你上次好像也是这么个态度,可结果呢,不用再多说了吧。

    祝融夫人不想打击他。她只是想着。什么时候南蛮军没有人了,孟获也就该撤退了,要不还拿什么和人家拼啊。

    她只是点了点头,“如此的话,看来还得召他前来!”

    “当然,不靠他还不行啊!”

    说完,孟获便让士卒去请人了。他此时心说,这可是我最重要的一环。能不能骗过马超,就要看今日自己如何去发挥了!

    ---------

    不一会儿。董荼那来了,是,孟获让士卒去请的人,就是董荼那,孟获要靠着他去施计。

    “大王!”

    “坐吧!”

    “谢大王!”

    至于祝融夫人,则是早出去了,没有在这儿,要不董荼那敢不见礼吗。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大王叫自己做什么,但是一看,这就叫了自己一人来,那么不用多说了,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儿,这……

    他心里也打鼓,毕竟自己大王做事儿,你也不知道他都想着什么,所以自己不安全,危险了啊。但是来都已经来了,还能说什么,只能是硬着头皮上吧,反正有什么,自己都接着就是了,要不还想怎么样儿。

    ---------

    看着董荼那有些坐立不安,孟获心里暗笑,心说自己也没有那么可怕,只是要做得事儿,可能是对方要害怕。

    于是他先问道:“董荼那,你觉得本王对你如何啊?”

    董荼那一听,心说就你?孟获你对我怎么样儿,你自己还不清楚吗,我要是没有实力对付你,我早就反你了,最少也是要撂挑子不干。可是说实在的,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啊,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也不可能和我联合在一起,要不你以为你是谁。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说,所以只能是说道:“大王对我,不错,不错。只是不知道大王怎么问了这么一句?”

    孟获一笑,“这关乎着本王接下来对付马超凉州军的大计,所以你可要听好了,之后本王要……”

    ---------

    董荼那听着孟获的话,他心里是直骂娘,心说真是他娘的了,这事儿怎么就选上我了呢。

    最后孟获也没问董荼那,觉得怎么样儿,而是直接就说:“那个董荼那,这事儿就看你的了!”

    董荼那说话都已经结巴了,“大,大王,这,这,就要,做了?”

    孟获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心说,我可不是和你说着玩啊,是真要开始施计了!

    董荼那是咽了几口唾液,“大,大王,能,不能,轻……”

    结果还没说完,孟获一摆手,说道:“董荼那,你也知道,这要想骗过那马超,咱们必须要真刀真枪地去做才行,要不,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董荼那一听,是立马就变得是垂头丧气样儿了,心说今日自己就算是彻底栽了,就栽在孟获手了啊。

    ---------

    他心里还纳闷呢,难道说就还是因为上次那事儿?可是自己分明是为了你孟获,这才和人谈判,你倒是不是好人心啊!

    董荼那这个时候是有口难言,他认为自己是费了那么大劲,到危险的凉州军大营去,就是为了谈判,把孟获给交换回来。结果呢,结果最后成功了,自己换回来什么了?先是让孟获给狠狠说了一顿,然后这今日,又是接着什么苦肉计为名,让士卒拖出去打自己一顿啊,这就是恩将仇报,白眼狼行为!

    可他却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是听着孟获说。看着董荼那貌似准备好了,孟获便冲着大帐外喊道:“来人!董荼那顶撞本王,还让本王撤兵,扰乱我南蛮军心!快,把他给本王拖出帐外,狠狠打!打个半死再抬回他的营帐!”

    士卒说道:“是!”

    说着,两人便把董荼那给架走,到大帐外面打去了。这士卒可都是孟获自己的士卒,所以谁管你是洞主还是什么主,就是孟获的老爹,也一样是照打不误。

    ---------

    董荼那受了罪了,不过越是这样儿,他心里就越是深恨孟获。心说要没有你孟获,我能这样儿?老子为了你,是只身去了凉州军大营,结果就换来了这些?我他娘的真是看不清人啊,我这后悔啊!

    不过他心说了,自己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报仇雪恨才行,要不自己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这孟获从到了禺同山之后,就再也没打过谁,这回总算是又开张了。可惜这却不是打得别人,而是自己。自己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被打,真是没有天理了啊。董荼那心里是叫苦不迭,是深恨孟获。只是如今他却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要不还能怎么样儿。

    最后在董荼那痛苦嚎叫中,终于是给他打了个半死,估计他不休养半个月,肯定下不了榻,可见孟获确实是没有心软啊,他心可狠着呢。

    ---------

    士卒进来禀报:“报大王,董荼那已经昏迷,此时送回了大营!”

    孟获点头,“好!去趟凉州军大营,你把这封信,给马超带去,一定要交给他,不得有误!”

    “是!”

    “你下去吧!”

    “是!”

    看着己方士卒离开,孟获自言自语说道:“马超,看你这回中不中计!”

    孟获他怎么觉得,怎么认为这次能成,他就有这种预感。或者说其实每次他好像都有这么一种预感,可惜每次……

    此时孟获心说,自己也不用多想了,想多了,也不一定有大用,走一步看一步吧。

    ---------

    这就是孟获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得苦肉计,他就知道汉人有这么个计,但是自己却是从来都没有用过,所以他今日就整了这么一出。(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