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马超喊道:“行动!”

    结果四周是火光四起,出现了一排排火把,等孟获发现的时候,却是为时已晚。

    陆逊此时对着士卒说道:“放火!”

    “诺!”

    结果士卒的火把,都向着孟获的方向扔去。顿时,是一片火光。

    孟获大喊道:“中计了,快撤!”

    可惜却已经晚了,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被火给包围了,确实是这么快。

    他们虽然是早已进到树林中来,但是马超和陆逊,已经在这儿三日之内,在这块地方,洒了很多火油,可惜孟获却是没有注意。有的南蛮军是注意到了,可惜还没没等禀报给自己大王呢,就已经被大火给包围了。

    -----------------------------------------------------

    洒的火油可绝对是不少,不管是树干还是地上,可以说都是,反正从树林开始,孟获他们所在的位置,都是。

    为此马超是下了血本了,本来他来禺同山之前,就在成都让张松给他准备了很多火油,在他看来,是对付藤甲兵的。因为马超不知道孟获到底能不能把藤甲兵给找来,所以就预备了不少火油。虽说藤甲那东西,就算不碰到火油,也能点着,但是马超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准备了不少火油。

    可是没有想到,藤甲兵倒是没有对付,倒是先给孟获用上了。

    孟获大喊道:“快,向后撤退,不惜一切代价!”

    南蛮军士卒确实是不少都看样儿是不知所措,而有的是干脆像疯了似的。急寻出路,已经是不顾一切奔逃了。

    -----------------------------------------------------

    凉州军距离他们可不近,至少是安全的地界。没有火。

    毕竟大火旁边,也站不了人啊。可也真有南蛮军士卒往他们这儿跑了,不过还没有到呢,就被乱箭射死。箭是有一定射程,不过在射程内的,就算你不被大火烧死,也一定会被射死的。毕竟可不是几百的弓箭手,马超直接就调来了一千弓箭手。其实就别说是一千了,就算是一百。南蛮军士卒这个时候也顶不住啊。

    孟获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去想活捉马超了,而是调转马头就向来时的路撤退。

    还别说,毕竟是蛮王,所以有那么多人给他开路,孟获同行倒是很顺利。

    不过他倒是好了,但是这个时候,被烧伤烧死的南蛮军士卒却是不计其数。孟获虽然是心疼,可他却也管不了那么多啊,如今就连自己还没有脱险呢,怎么能管得了士卒的问题。

    他是在心里一叹气。这回他倒是都明白了。他倒是不知道什么叫“事后诸葛亮”,但是这时候的他就是。

    -----------------------------------------------------

    此时孟获心说,怪不得是这样。这样儿,这样儿,原来是如此,如此,如此啊!

    他把这些都连到了一起,终于算是明白了马超这个计,也不得不承认,马超为了对付自己,真是用心良苦。这汉人为了对付自己,也真是什么阴谋诡计都往上上了。

    看着孟获逃跑。马超虽说是注意到了,可他也没有办法。所以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离开。不过他知道,这么一场战斗下来,孟获一下就得损失好几千的人马,可比他们战一场是强多了。

    毕竟那样儿的话,己方也得损失,可如今呢,己方却是没有损失,所以高下立判。

    在火光的映照下,马超看着旁边儿的陆逊,他是一笑,“伯言,此时胜利,却是伯言立一大功,当得褒奖!”

    陆逊一笑,“这却也少不得众人一起出力!”

    -----------------------------------------------------

    马超也笑道:“不错,有功者,都有赏!”

    崔安在旁边说道:“就是可惜了,没有抓住那个姓孟的!”

    马超闻言则说:“福达,你就知足吧,你以为孟获是那么容易就能抓住的?”

    崔安摸了摸后脑勺,一笑,“是啊,俺也觉得那个姓孟的不是那么容易被抓啊!”

    听了他的话,众人都笑了,反正有崔安在的地方,都是少不了欢声笑语,这个全凉州军,没有人不知道。上到马超,下到凉州军的普通士卒,都知道。

    孟获是狼狈地逃了出去,不过南蛮军付出的代价,确实也是惨重的。孟获看了眼身边,就剩下几十人了,他差点儿没哭了。

    能不想哭吗,这人马都是实力的象征啊,这自己实力折损,自己这个蛮王就危险了。至于说死了好几千人,孟获倒是绝得正常,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所以这个没什么。但是自己损失……

    -----------------------------------------------------

    最后他是没有办法,只能是灰溜溜地带着众人撤退,之前是无奈地说了一句,“赶紧返回大营!”

    “是!”

    虽说他们也没有看到凉州军追上来,但是谁知道哪地方还能不冒出来一支凉州军的人马,所以众人都不敢赌这个,却也只能是跟着自己大王,赶紧是返回大营了。

    等回到大营后,孟获直接就把众人给带到了自己的大帐。

    本来留守大营的孟优还以为自己兄长是得胜归来,结果一看,他就知道,这哪是胜了,分明就是大败而回啊。

    他也不敢说,是赶紧是早回到了大帐,去告诉了自己嫂子,祝融夫人。祝融夫人一听,他就知道,这孟获还是败了,她也只能是摇了摇头。

    -----------------------------------------------------

    要不自己怎么觉得之前是有些不对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等孟获带着众人来到自己大帐后,让众人都坐了下来,这时候他说道:“你说说你们,一个个,关键时候,没有一个能行!”

    众人心说,咱们是不行,可大王你不也是一样儿不行了?要是能行,还能被人家马超凉州军给整成这样儿?

    不过是是恶也不敢吭声啊,要不很可能就要被拖出去打,所以没有人敢多嘴。

    知道孟获是正在起头上,谁去触霉头,就该是谁倒霉的了。孟获无奈,给孟优和自己夫人讲了一下,今夜追击马超,最后是怎么中了人家的计,让人家一把火,给烧成了这样儿,是输惨了了。

    -----------------------------------------------------

    而孟获听了自己兄长的话,祝融夫人听了自己夫君的话后,他们是都知道了,原来己方是这么输得。

    最后得知去了五千多人,回来还不到百人的时候,他们也是心里感慨,这一把火烧得可真是彻底,一下让己方损失五千人马。这要再多来几次,那真是,己方禁不起这么折腾啊。

    不过在祝融夫人看来,这己方输得不冤,看自己夫君孟获这样儿,己方要不输,谁输。

    自己从小就听自己父亲说过,汉人是狡猾没错,但是同样儿,你不得不承认的是,人家从来都是好好去动脑子去想问题,去解决问题。可是蛮族呢,有几个真正动脑子去解决问题的啊,基本都是武力解决了,那确实是不能和人家比。

    所以祝融夫人认为,输得真是不冤枉,如果孟获还这样儿下去,那么最后整不好,己方就要全军覆没了。

    -----------------------------------------------------

    这个时候,祝融夫人也知道,自己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孟获自己消气了,更好。

    所以虽说有不少人看着她,那意思让她劝孟获两句,不过祝融夫人却依旧是不为所动,就当是没看见一样儿。

    至于说孟优听了自己兄长讲完后,他心说,这汉人实在是太狡猾了,要不别的族都这么说呢,汉人就是天底下就狡猾的人,没有之一。

    而经过了自己这么些时日和汉人打交道,确实也是发现了,他们真就是如此,不怪人家别的族之人,都是如此认为,这确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过了好一会儿,孟获这才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生气,发火儿。不过真是,有时候自己也是,忍不住啊。这马超凉州军,也实在是,太可恶,太可恨了!

    可不是吗,自己对付几个洞主,那都是手到擒来,但就是对付他们,自己总是吃亏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