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最后还是夸了祝融几句,“有夫人今日伤了那崔安,我军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啊!”

    果然,如今暂时占据着上风的,却是孟获南蛮军士卒。而凉州军士卒因为崔安的受伤,所以是士气大跌,这时候可不占上风啊。

    马超在后一看,心说今日算是不能胜了,这崔安的受伤,对己方影响太大。毕竟崔安在凉州军属于是战神级别的人物,如今他都受伤了,这可能不影响什么吗。而且马超也算是看得出来,貌似这祝融夫人一来,这南蛮军不少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有那么兴奋吗?

    也许吧,如果从如今汉人的审美角度来看,祝融夫人自然是相貌确实是不堪。但是从马超自己的眼光来看,那却绝对是一大美女,而且还是异族中顶级的大美女。所以如此就不难理解南蛮军士卒的意思了,虽说祝融夫人是嫁人了,可想在她面前表现的,却还是大有人在啊。

    -----------------------------------------------------

    看了眼旁边的陆逊,陆逊知道自己主公要问什么,所以他是直言道:“主公,一刻钟之后,便收兵回营吧!”

    马超一听,心说只能如此了,所以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就依伯言所言。其实我亦是如此想法,今日战事却是于我军不利!”

    至于说不是这个时候就收兵。那也是因为实在是时间太短了,如果这个时候就让众人退了,那么己方士卒士气绝对会是直线往下降。己方哪有这么快就收兵的时候。这不告诉别人,己方是怕了他南蛮军了吗,所以宁可这个时候多伤亡一些,也不能让所有人士气更加低落。

    陆逊是这个想法,其实马超也是如此想法。多一刻钟,少一刻钟,其实伤亡也不是说那么多。其实还是在马超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只是马超认为值得去做得事儿,那么就要去做,可要不值得的。那当然就不会去做了。

    -----------------------------------------------------

    今日崔安杀得倒是也挺过瘾,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今日来攻击他的南蛮军士卒,比平时能多了一倍。他倒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情况。

    其实这个还是因为祝融夫人和他战了一场的原因,虽说祝融夫人没有斩杀崔安,但是也让崔安受伤了。而且这些士卒,绝大多数虽说是听说过崔安,可是不知道崔安其人本事到底是多大。所以众人为了能在祝融夫人面前表现一下,不少人都是直奔崔安,在他们的想法中,就算是杀不死对方。可怎么也得让对方再次受伤。

    而且他们也认为,这已经受伤了的敌将。肯定本事要打折扣啊,所以没准他要吃亏。

    结果崔安是没有吃亏,反而是南蛮军众人白痴了,几乎来攻崔安的,就没有好的。跑得快的,看到前面的人是非死即伤,马上就跑了,这样儿的才算是完好无损,其他的都是,非死即伤啊。

    -----------------------------------------------------

    本来崔安就憋着气儿呢,自己居然是被一蛮族女子所伤,这要是传回荆州去,不给人给笑话死。崔安也一样儿知道面子,所以要说他一点儿不在乎自己面子,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常听个话,叫做“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所以他知道,这事儿早晚要被荆州那帮人知道,不止是己方的人,什么曹操兖州军、孙策刘备的孙刘联军,他们都得知道,到时候还不笑掉大牙了,都得笑话自己。

    所以他是生大气,发大火儿了,只是祝融夫人距离他太远,所以要想攻到她那儿,却必须要杀了这些挡在自己前面的南蛮军士卒才行。所以崔安是杀红眼了,心说爷爷必须要找机会报仇,要不真是,不甘心啊!

    只有报了仇,自己才能算是找回了点儿面子,要不以后自己这脸面往哪儿放啊,不到哪儿就被人笑话到哪儿吗。

    -----------------------------------------------------

    还真是没有听说哪个人被个女人伤了,而且还是异族的女子,就算是孟达,他也没受伤啊。

    可看看自己呢,伤了,被飞刀所伤,自己必须要找回场子才行,要不以后天下人就有了笑料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刻钟是转眼就过去了,马超此时大喝道:“全军撤退!”

    “主公有令,全军撤退!”

    传令官传令,凉州军只能是缓缓撤退。其实这时候撤退是正好,应该说很多人都没有什么战心了,所以不撤退还能做什么。

    至于说崔安,他是杀得正欢,结果听自己主公说要撤退,虽说是十分不甘心,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是重重叹了口气,便收起描金戟,拨转马头,撤退了。

    他知道,今日己方算是败了,所以自己主公心情不会好,那么犯了错误,后果就……

    -----------------------------------------------------

    崔安也知道动脑子,反应还挺快,也真算是进步了一些,至少他没有忍不住,直接去找祝融夫人报仇,那样儿的话,马超肯定多少都要去处罚他的。

    他受伤,马超不会处罚他什么,但是抗令不遵,却是没有姑息的。哪怕犯错误的是你儿子,说你父亲,是你兄弟,都是一样儿。在军营中,就是要执法如山,不能是因为亲疏关系,就去惩罚轻了,那样儿的话,还和谈去治军呢。

    马超带着凉州军众将,是回了自己大营,不过和以前众人眉开眼笑可不一样儿,这次真是垂头丧气的。都知道,己方这次是,败了。

    不管你想不想承认,没胜利就是没胜,反而还失败了,对第一次是输给了己方一直都看不上的南蛮军,众人心里多少都是有不甘。

    -----------------------------------------------------

    回到了马超的中军大帐,众人都坐下后,还没等马超说什么,就听孟达出来说道:“主公,属下与敌将交战不利,失了我军脸面,还请主公责罚!”

    马超闻言是微微摇头,“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也!此时不在子敬,却是我也没有想法到,对方的祝融夫人,都从南蛮赶来了,这说起来,连我都不知道,各位还和谈知晓呢。所以子敬不必自责,此事却不在你!”

    孟达是赶紧拜谢,自己主公没计较,这个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在孟达看来,虽说己方情报中,没有说过这个祝融夫人,但是自己确确实实是大意轻敌了,这个却也是一点儿都没错的,但是显然,自己主公没有提这个,这算是给了自己大面子了,放过自己一马。

    其实这个确实是马超故意如此,因为他觉得,这个自己也是有责任的,你说连自己都不知道祝融夫人来了禺同山,更是没有让孟达注意,所以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

    不过自己却也不会承认,自己有什么错的地方,毕竟主公哪有什么错误的呢,所以自己不用对此多说了。

    孟达这事儿完了,崔安倒是没说什么,因为他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自己没有轻敌,但确实是有些愣神,再说自己都受伤了,这自己还没说什么呢。也没有人说过对方有那飞刀啊,之前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蛮族女子啊。

    最后马超是问了崔安,“不知福达你伤势如何?”

    崔安咧嘴一笑,“主公,些许小伤,何足道哉!”

    在战场之上,崔安中刀的时候,已经是把飞刀拔了出来,然后回营之后,血已经是自己制住了,他只是在刚才简单包扎了一下而已。不过他和马超学过的,用酒在自己的伤口擦了擦,最后才用金创药给包扎上。

    虽说在崔安看来,这除了疼痛之外,擦酒好像没有什么用,但是自己主公以前就这么干过,而且还教自己也如此,想来肯定是没有错的。

    -----------------------------------------------------

    不过崔安也想过,为什么要这样儿,而最后还真是让他想到了一个非常有可能的东西,是他自认为有可能的。(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