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祝融夫人的右手手指已经是夹着三柄飞刀,这便是之前她假意撤退,然后悄悄从左臂上的刀囊取出的。如果仔细注意到她全身的话,确实并不难发现,祝融夫人的左臂,却是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儿,因为刀囊就在左臂上绑着。不过不仔细去看的,当然是不会注意,还以为是南蛮特有的什么装饰物呢。

    此时崔安是距离祝融夫人越来越近,祝融夫人此时却是连头也没回,直接就把三柄飞刀给射了出去。因为之前回头的时候,她已经是看到了崔安的位置,而从后面的马蹄声,她判断出来,如今崔安只是和自己距离拉近了而已,但是其人战马的位置却是没有多少改变的。这个误差很微下,毕竟不可能走得都是直线,偏离一点儿也很正常。

    崔安正得意呢,以为自己马上就能追上对方,然后生擒了。他倒是注意祝融夫人了,就防着她用回马枪,结果等他反应过来祝融夫人到底是要做什么,却是差点儿晚了。

    -----------------------------------------------------

    他本以为祝融夫人要用上回马枪了,毕竟之前她可是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崔安都明白,这是在看自己的位置怎么样儿,位置差不多,时机到了,她必然要出手。

    结果人家是出手了,但是却不是崔安所想的那样儿。他只见是三点寒光,是直奔自己。而且这三点的位置还不一样儿,但却是一条直线。

    凭借崔安的经验。他当然是看得出来,是三柄飞刀,直射自己啊。而且分别是对着自己的面门、咽喉和胸前。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见过有如此暗器手法的人物。

    就连暗器,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到了,但是如今却是又见到了。

    祝融夫人扔出来的是飞刀。而且还有个名儿,叫做祝融飞刀。本来飞刀统称都叫做飞刀,但是很多人又把飞刀给单独命名了。可能是自己命名的,也可能是别人给气的。

    -----------------------------------------------------

    而祝融夫人给自己的飞刀起的名,就叫祝融飞刀,代表了她自己专用的飞刀暗器。

    要说在南蛮。不知道曾经在祝融飞刀之下。是饮恨了多少的南蛮将领,反正两只手差不多能数得过来吧。

    本来飞刀这东西,对崔安来说,其实就是小儿科。但是今日,第一,他确实是没有预料到,所以就那么微愣了一下,先机就没有了。第二。两人距离确实是非常之近,只是还没有兵器一下就能碰到对方战马的时候。不过那也是很紧了。第三,就是祝融夫人的飞刀来得是很快,虽说是突然,但崔安却是有预料到祝融夫人要算计他,所以这出其不意,是没有了。

    但是攻其不备,却还是有一些的,毕竟飞刀可不在崔安所料之中,让他微愣了一下,就试是已经攻其不备了。

    -----------------------------------------------------

    祝融夫人这三柄飞刀,可以说速度都不慢,但是三柄飞刀确实速度还是不太一样儿的。别看是一条直线不假,可是第一柄奔向崔安面门的飞刀速度最快,然后第二柄本着崔安咽喉的飞刀次之,最后第三柄当然也是最后了。

    如果说两人要是距离远的话,崔安无论是拨马躲开,还是直接用描金戟给崩开,可以说都是小意思,但是如今这不止是距离近,人家飞刀的速度还快,并且崔安之前因为微愣那么一下,就已经失了先机了,哪怕他反应还是非常迅速。

    第一柄和第二柄飞刀,崔安都是偏头躲开了,但是第三柄,确实是没有躲过去,直接是被第三柄的飞刀所伤。这也就是崔安经验丰富,要不受伤肯定比这严重。这么说吧,本来按道理来说,如果是全身都侧过去的话,那么三柄飞刀都可能躲开。但是是全身侧过去速度快,还是说只是头和脖子歪过去的速度快呢。

    -----------------------------------------------------

    要知道,这个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的事儿,说好像是挺久,实则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也就是一个呼吸间的事儿,最多再多半个。其实崔安他也能用描金戟拨打开,但是这就看出他的经验来了,距离远,用戟没错,但是近了的话,除非你有大把握,要不只能是他之前那样儿最好。

    毕竟三柄飞刀的速度都不一样儿,听到声音,崔安就判断出来了,所以他没有用描金戟。因为万一要是失误了呢,三柄飞刀的速度不一样儿,失误的话,那还不如是自己偏头呢。

    至于说一边儿偏头过去,一边儿用描金戟抵挡,这个也不是没可能,但崔安却是没有想到。毕竟只是一瞬间的动作,他几乎就是下意识的,知道要偏头,而知道不好去动戟。以崔安的大脑,他光想着不去动戟,却是哪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双管齐下更保险呢。他要是一下就能想到如此,他也就不是那个大脑不怎么好使的崔安崔福达了,不是吗。

    -----------------------------------------------------

    崔安受伤了,尽管刀插入的不深,但却依旧伤了,他想马上再追上祝融夫人,可距离人家南蛮军很近了,所以人家的弓箭手马上便要放箭。

    崔安心说,今日是没有机会了,足能是以后再说。而就在这个时候,孟获看到自己夫人是伤了崔安,他是忙对士卒大喝道:“快,擂鼓号角,全军冲锋!”

    “是!”

    孟获要是连这点儿战机都把握不住的话,那么他也真是,别当这个蛮王了。

    而马超在后方一看,心说哎呀,福达也是中了人家的算计了!自己就说吗,是忘了点儿什么东西,敢情就是这个啊。那祝融夫人,是善使飞刀,这个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是让自己给忽略了,真是不应该啊,不应该。

    不过如今说什么却都已经晚了,所以只能是下令全军冲锋,和南蛮军一战。

    -----------------------------------------------------

    马超明明知道,己方士卒已经崔安受伤,所以是士气已经下降了。但是即便如此,他这也是依旧下令全军冲锋,迎战南蛮军。毕竟己方可是从来没有退缩过,所以可能是“夹着尾巴逃跑”吗,对马超来说必须要战,是一定要战。

    “全军冲锋!”

    “杀啊!”

    “冲啊!”

    ……

    崔安知道己方已经是冲锋了,而南蛮军的士卒也都个个悍不畏死地上来了,他此时则是把祝融飞刀拔出来,也不管涌出来的鲜血,直接是挥着描金戟,就奔向了南蛮军士卒。崔安此时心说,自己居然是伤在了一个女子之手,真是让自己丢大人了,所以只能是拿士卒撒气了。

    -----------------------------------------------------

    就这样儿,两军是开始了拼杀。

    要说凉州军是因为崔安受伤,而士气大跌,那么南蛮军就是因为今日有祝融夫人的助阵,并且还伤了崔安,所以他们是士气暴增。

    不得不说的是,在南蛮军中,别看众人都怕孟获,但是真正要说对祝融夫人,更多人还是敬重的。虽说其人是一女子,但却是女中豪杰,一点儿也不输给男人,所以他们佩服。

    异族和汉人不一样儿,他们不认为佩服个女子有什么不对。至于说汉人,怎么可能有这事儿,还佩服女子,有几个男人这样儿的。

    而此时祝融夫人已经来到了孟获的对面,对孟获说道:“大王,幸不辱命!”

    孟获是哈哈大笑,对她说道:“夫人啊,这个崔安可是让我们头疼已经的人物了!如今你把其人伤了,可以说就算是为我们出了口恶气啊!好,好啊!

    -----------------------------------------------------

    在孟获看来,自己这夫人是太争气了,也给自己是争了大脸了,这回看几个洞主还有什么异心。自己虽说是没能胜了这个凉州军的崔安,但是怎么样儿,自己夫人却是胜了。所以这个其实和自己胜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是。(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