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祝融夫人虽说是急着赶来,却是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而她也清楚,哪怕基本上所有的事儿,孟获都能听自己的,可却也不代表如今这和马超凉州军一战的事儿,孟获也如此,所以都是徒劳,暂时还是算了吧。

    祝融夫人到来的第二日,孟获南蛮军和马超凉州军便再一次对上了。

    凉州军大营,马超的中军大帐中,“各位,全部随我出征,对阵南蛮军!”

    “诺!”

    马超是一个人也没有留下,让他们是全跟着自己出战了。

    孟获南蛮军大营,孟获的帐中,就连祝融夫人都在,此时就听他说道:“各位,随我出征,再会一会他马超,会一会凉州军!”

    “是!”

    -----------------------------------------------------

    众人心里都清楚,这如今连夫人都来了,己方算是多了个强援,毕竟夫人的武艺如何,众人还有几个不知道的?所以真是,绝对是有实力的援军,哪怕就只有夫人一人,但却绝对是当世第一女将,汉人都没有如此人物。

    当然他们也知道,主要是汉人的女人几乎不怎么抛头露面,所以就算是武艺好又能如何,还不是不能在沙场上战斗?可自己南蛮这边儿却不一样儿,或者说出了大汉的人,其他族中。可以说是老弱妇孺,皆可出战,只是战力强弱罢了。

    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异族基本都是全民皆兵的,所以老弱妇孺都会两下,这个可绝对不是汉人所能比的。也是他们的人少,要不估计天下就是异族的了。毕竟汉人可从来都做不到老弱妇孺都能会两下的,没有人家那个本事、那个风俗传统。

    汉人女子在古代讲求的是,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这些东西。可从来没说是去上战场打仗。

    -----------------------------------------------------

    马超凉州军和孟获南蛮军,几乎是同时从大营出来,然后来到了拼杀的战场之上。两军要再一次对垒了。

    这次孟获的右边儿是换了人了,以前右边儿是金环三结,而左边儿是胞弟孟优。不过这次紧挨着他右边儿的人却是换成了祝融夫人,左边儿倒还是孟优。

    今日孟优心里倒是高兴了。尽管他和自己兄长一样儿。也是怕这个大嫂不错。但是同样儿他还知道一件事儿,那就是自己这个大嫂的武艺,可绝对不再自己之下。是啊,别说是自己南蛮这边儿了,就是其他的族,自己也没有听过有如此武艺的女将。汉人有吗?不用说了,那鲜卑有吗?反正这个是真没有听说过啊,至于说什么山越、乌桓、扶余、高句丽什么的。那就更没有了。

    就只有己方南蛮,有如此女将。如此女中豪杰,其他各族,都不行。

    -----------------------------------------------------

    所以孟优确实是有信心,他相信,只要对方不是那个崔安来,那么自己大嫂就一定能胜利。至少除了崔安之外,自己也真是没有发现凉州军有什么太过厉害的将领,那个雷铜,其实还不一定能比得上自己。当然自己碰上那个崔安也是一样儿,必输,从来没占到过便宜。

    马超和孟获两人是不约而同地,再一次来到了两军战前,两人都没有说话,却先都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哈!”

    笑过后,还是孟获先说话了,“马超,如今本王又卷土重来了,怎样,咱们是再在禺同山决一胜负!”

    马超闻言点头,然后笑道:“孟获你说说,是正合我意!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就算你不敢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

    -----------------------------------------------------

    而孟获一听马超的话,他是把嘴一撇,“本王和南蛮军怕得你来!”

    马超一笑,“你倒是不怕,这不就来了吗,不过我劝你还是早点儿跑回去为好,要不然……”

    后面的话,马超没有往下说,不过孟获一看他狭促的样儿,他就明白,感情这个马超是在取笑自己呢,肯定是有想到了之前自己是夜袭不成,反被算计,然后被他们给生擒的事儿。

    真是气煞我也,孟获就差是哇哇大叫了,孟获一看马超这样儿,就想揍他一顿,不过听人说了,这个马超武艺好像比崔安还厉害,所以他是没敢轻举妄动啊。因为孟获心里清楚,自己要是一动的话,那不正好是被人家给抓到把柄了吗,他们就有足够理由来对付自己了。这时候自己可就一个人啊,连孟优都没有在旁边。

    孟获心说,这是“光棍不吃眼前亏”啊,自己也是没有办法了。

    所以他只能是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对马超说道:“好了,本王也不和你废话,咱们是战场上见!”

    “好,正有此意!”

    -----------------------------------------------------

    说完,此时两人都已带马而回,就准备和对方一战了。

    “谁愿与我出战南蛮?”

    马超问道,在他看来,孟优不出来,孟获不出来,那么基本上也没有谁能胜了己方这几个武艺不错的将领。

    一人说道:“主公,末将愿往!”

    马超一看,正是孟达孟子敬,于是他一笑,说道:“好,子敬出战,为你擂鼓助威!”

    “诺!末将定不负主公所望!”

    在孟达看来,这崔安武艺不用说了,不过也不能每次都是他上吧。而严颜是有事先行离开多日了,雷铜也是出战过了,那么还剩下的将领之中,武艺就属自己了,所以自己是当仁不让。

    -----------------------------------------------------

    至于说南蛮军,孟获不用说了,他不用出战。至于说孟优,孟达也不认为他此时会出来,毕竟就像己方似的,要是他孟优又出来的话,让人都以为他们南蛮军是没有什么人了。

    所以孟达想清楚了之后,就出战了。而且他知道,哪怕孟优真是再出战,自己打几个回合马上撤退就可以了,这样儿哪怕算是输了,自己主公也不会如何怪罪自己,毕竟自己的武艺比起孟优来,确实还是差了一块呢。

    孟达是握着长枪出战,在阵前是大喝了一声,“凉州军孟达,谁来一战?”

    孟达倒是没有如何猖狂,毕竟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武艺不能和人家崔安崔福达相比,所以猖狂个什么劲儿呢。自己要是有崔安那武艺,不,就算是有一流下等的武艺,自己也有猖狂的资本了,可惜的却是没有啊,所以不能猖狂。

    孟获一见,是上来了不认识的将领,他便对旁边的祝融夫人一笑,说道:

    -----------------------------------------------------

    “夫人上去,定能手到擒来,把敌将打得是落花流水啊!”

    祝融夫人没搭理孟获,而是问了一下隔着孟获的孟优,“孟优,此人是谁?”

    孟优赶紧是回道:“大嫂,这人叫孟达,没有什么名儿,武艺还比如我呢!”

    祝融一听知道了,既然武艺都不如孟优了,那么自己上去的话,基本确实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他一拍战马,直接握着丈八长标,就来到了两军阵前。祝融夫人用得兵器是他们南蛮特有的一种兵器,叫丈八长标。这个丈八长标,既不是枪,也不是矛,只能说是类似这么两件兵器吧,但肯定不是就对了。

    因为长枪的枪尖比较宽厚,而长标却不这样儿,但是说它是矛,肯定也不是,就是相像而已,因为长标的的刃比矛还要长一些,所以丈八长标是既非枪,又非矛,属于南蛮特有的一种兵器。

    -----------------------------------------------------

    “我来战你!”

    结果凉州军众人就发现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儿,那就是从南蛮军突然是拍马出来一个,是,是女将!

    从来都没有见过啊,怎么女人还出战了?众人是都不明白了,不少士卒都心说,敢情异族已经都没有人了,如今把在家待孩子的女子都给派上来了。不少人就是哈哈大笑,没办法,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也只能是嘲笑南蛮军了。

    不过南蛮军的众人却是心中冷笑啊,心说你们就笑吧,就得意吧。想当年咱们也和你们今日是如此相像啊,可结果呢,如今有几个不怕这个祝融夫人的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