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为了不让己方士卒白白牺牲,不让自己这个大王失败,她是马不停蹄地从南蛮赶来。

    结果来了之后,她却发现还是晚了,因为孟获已经败过一次了。不过她心里也太了解这个大王了,他败了,自然是不会甘心,所以肯定还要再战。结果如今这不又是拉开了架势,要和马超凉州军再战吗。

    祝融夫人觉得,自己来得也不算是太晚,至少如今这还没有再战,自己先劝劝孟获再说吧。

    孟获没走多远,就看到了祝融夫人,他是赶紧满脸堆笑道:“夫人,这大老远的,你怎么没说一声就来了?”

    祝融夫人哼了一声,“哼!我要是和你说了之后,你还不知道要败几次了!”

    孟获笑道:“夫人不要小看了我,我只不过败了马超凉州军一次而已,看看这次和他们再战,我还会失败否?”

    -----------------------------------------------------

    祝融夫人心说,用汉人的话来说,你这就是执迷不悟啊,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要是曹操、孙策、刘备他们几人,真要是能胜过马超凉州军的话,何必要让咱们出兵,还给了咱们那么多好处,就是为了把马超给整到益州来,这事儿你就不好好想想?

    不过旁边不远处还有士卒,所以祝融夫人肯定是不能这么说了。她只是对孟获说道:“好,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这次你是如何胜利的!”

    “对。夫人你看好了,看我怎么胜了那马超凉州军!咱们赶紧进大帐吧,怎么样?”

    祝融夫人嗯了一声,然后便和孟获进了他的中军大帐。结果等她坐下后,就开始数落上孟获了,不过声音不是很大,至少外面是听不清什么。而孟获也罢守在帐外的士卒给打发远了。他是想维护自己一些面子。

    尽管他的面子,已经是丢了不少了,但是孟获已经是如此想法。

    -----------------------------------------------------

    “我说大王。你这却是不智之举啊!”

    孟获一听,一咧嘴,问道:“夫人为何如此说啊?我这,做得没错吧!”

    祝融夫人摇头。说道:“大王认为自己实力比之汉人的曹操、孙策、刘备等人加在一起如何?”

    孟获一听。这三人加在一起,是我能对付得了的吗?不过你问这个,说什么意思?

    但是孟获虽说心里是这么个想法,可他嘴上却还是不想承认,所以只是打了个哈哈,就准备过去,“哈哈哈……”

    结果祝融夫人是一拍桌案:“孟获,我问你话呢!”

    孟获一看。这也躲不过去了啊,只能是说道:“我。我这,也许是不如他们!”

    祝融夫人闻言心说,你孟获承认比不上就比不上呗,还死不承认。

    -----------------------------------------------------

    不过这样儿才符合孟获其人的性格,祝融夫人是早都是预料之中了。

    所以她继续说道:“那么既然如此,连他们联合在一起,在荆州对抗马超凉州军,却也没有听说占到什么便宜,这大王为何就不好好想想呢?”

    祝融夫人心里清楚,孟获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自己都知道的事儿,他还能不知道了?只是他会没有考虑吗,会一点儿都没有想到吗?所以他不是没有,只是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儿罢了,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啊。

    孟获一听,是没词儿了,对啊,连人家曹操、孙策和刘备三人加在一起,也没有占到马超凉州军什么便宜,自己就行了?

    只是孟获真是想说,他们是他们,自己是自己,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如今自己都大败了一次,确实是底气不足啊。

    -----------------------------------------------------

    不过孟获是不甘心啊,他还是对祝融夫人说道:“夫人,这你是应该相信我的,我这……”

    结果刚说到这儿,祝融夫人就笑了,“我说大王,我就算是再相信你,有什么用?之前你不还是大败了一次,难道你真想等着我南蛮的勇士都伤亡没了之后,你才能就此罢手吗?”

    孟获一听,就战了起来,“汉人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夫人怎么能这么说,难道我孟获就不能胜了?”

    祝融夫人一看孟获这样儿,他是无奈地说道:“对付别人,大王也许可以,但是对付马超凉州军,却是不能了!”

    孟获一听这话,他是这个丧气啊,心说自己是刚大败了一次,结果这还没开始第二次和马超凉州军大战呢,自己这夫人就给自己打退堂鼓了,而且是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啊。难道说马超凉州军在她眼里,就有那么强不成?

    -----------------------------------------------------

    这时候的孟获更是有些吃醋了,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不过他却是不敢说什么,实在是很惧内,他是害怕祝融夫人啊。

    此时祝融夫人则问道:“大王是要执意如此?”

    孟获想也没想就是点头,在他看来,别说是胜是败,就是自己大军都已经在这儿了,你说让自己和凉州军打也没打,就直接撤退?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放?丢不起那个人啊!

    祝融夫人叹了口气,要是这里不是大营的话,估计孟获今日就该被打一顿了。但是祝融夫人在人多的时候,却还是照顾着孟获的面子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其人都是蛮王,也是他夫君。

    不过明知道要输,却还得看着孟获眼睁睁把近八万大军给葬送了,她心里确实也是不好受。真不知道这场大战之后,南蛮勇士还有多少,她此时心说。

    -----------------------------------------------------

    孟获点完头,他就有些后悔了,心说自己和夫人这么一说,自己那下场……

    不过还好,他看祝融夫人还没有发火,他算是暂时把心放下了,心说不生气就好啊,要不我就倒霉了。

    可是他还不是那么太清楚,祝融夫人已经是不想再生气了,她都是无奈得不行了。

    她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地问道:“不知大王这次如果再败,那么会再也不来此地不?”

    孟获心说,我这次可还没败呢,你这一说,就像是我输定了似的,这胜败都是两说啊,谁说我就一定要败?

    “夫人啊,这战场之上,胜负难料,所以这……这样儿吧,我要是再败了,就回去,不再来了,你看可好?”

    祝融夫人点头,“如此最好,希望大王还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

    虽说她也认为,到时候不一定怎么样儿呢,但是孟获既然能说出来这话,终究是比不说要强就是了。

    “怕大王带时候不认帐!”

    孟获一笑,“夫人何出此言,我孟获用汉人的话来说,那便是一言九鼎啊,所以还能不承认不成?”

    祝融夫人是在心里叹气啊,心说我要是不和你在一起的话,我还能没事闲的来管你这个?你孟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爱如何就如何啊,我管那么些做什么?只是我与你还不是一家人吗,而且你还偏偏看不出来如今的形式啊,可惜了,可惜了!

    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可以说此时此刻的孟获,还不如一个女人的见识呢。没办法,不是说孟获就傻,他倒是不傻,只是人嘛,有时候就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了双眼,而这个时候的孟获,其实就是这样儿的。但是祝融夫人却是没有,她倒是很清楚。

    -----------------------------------------------------

    “好,既如此的话,那么我就相信大王了,希望大王别食言!”

    “哎呀,怎么能,夫人还不了解我了?”

    祝融夫人闻言心说,我可不就是因为太了解你了吗,所以这才不相信你的,要不会如此?

    不过这话她倒是没说,反正等到了时候,孟获再不退兵,自己就有话说了,倒是要看看他要说什么好。

    看到自己夫人这样儿,孟获是赶紧溜须上了,“夫人这是一路辛苦,赶紧好好休息一下,我让人……”

    祝融夫人一瞪他,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办,你什么都不用管!”

    “是,是,都听夫人的,听夫人的!”

    在众人面前不可一世的蛮王,在祝融夫人的面前,却又是一样儿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