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马超站起来,给自己施了礼,诚邀自己加入凉州军,陆逊就知道,自己今夜就算是上了贼船了,以后估计下都下不来了。|[2][3][w][x]

    自己今后和他马孟起,和凉州军,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啊。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陆逊在心说着。

    于是此事,在马超充满希冀的目光的注视之下,陆逊是对马超深施一礼,说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主公,请受属下一拜!”

    说着,就要给马超行大礼,马超是赶紧上前,把陆逊给拉住了。

    赶紧说道:“伯言不必如今,我这儿却是不兴这个!”

    陆逊一听笑了,想想还真是,自己来这儿之后,确实是没有见过。

    -----------------------------------------------------

    “伯言,坐!”

    “谢主公!”

    两人也不能就在大帐中站着啊,所以又都回了各自的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陆逊则问道:“不知主公如今有何打算?”

    马超说道:“这如今孟获南蛮军是卷土重来,并且比上一次的人马还要多,所以我军自当是与敌决一死战!”

    陆逊点头,确实如此,不过真要是死拼的话,对己方来说,也是没有什么好处啊。

    “不知伯言有何打算?”

    陆逊一笑,也知道。自己这刚加入凉州军,怎么也得先立个功再说啊。至于说之前,那是之前的事儿。如今却是不一样儿了。

    -----------------------------------------------------

    “主公,这些时日,属下除了在大帐中,却也没有到大营外走动走动,所以属下想去大营外看看,或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陆逊这样儿的人。还是喜欢亲力亲为。上大营附近,外面去看看,无非就是查看地形地势而已。自己和老师阎忠学习的时候,也学了不少,只是自己没有学到真正精髓的东西。不过想来陆逊应该是没有问题,他能想到一些好主意吧。

    “好!伯言能有如此想法。当是不错!我要是没有什么事儿。也当是出去看看,我却与伯言一样,也没有太过注意大营之外的情况啊!”

    要说马超有着最为精确精准的益州地图,尤其是此地禺同山,也一样儿是看得清楚。但是这么说吧,真正的一个谋士,地图是一个方面,但却不会去过多仰仗地图什么。毕竟地图上有的东西,实地都有。可实地可能有的一些东西。或许地图上就没有,所以一个真正的谋士,有时候,他闲暇的话,绝对要去周边儿去看看,这个是必须要去做得事儿。

    -----------------------------------------------------

    之前陆逊因为不是凉州军的人,他自然不会那么积极,只是大致看了眼完事儿,但是他知道,自己那根本就囫囵吞枣,根本就什么用不顶。所以如今要想用计去赚孟获,自己却是必须要亲力亲为,亲自去周边走几遍才行,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十次,百次,终究是能发现一些东西的。

    除非四周都是空旷之地,什么都没有,那可真是,神仙估计也没有办法了。不过显然,陆逊之前简单看的那么一眼,他知道,其实不是这样儿否认。

    说完就要去做,今夜晚了,只能是明早再说了,所以陆逊对马超说道:“主公,今晚倒是不行了,也只能是明早,属下亲自出营查看几番!”

    马超点头,他对陆逊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满意的。毕竟之前陆逊是个什么样儿,如今这又是什么样儿,是鲜明对比啊。还得是自己人牢靠,要不就像之前那关系,自己就算是“求爷爷告奶奶”,估计他陆逊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动作吧。

    -----------------------------------------------------

    “好!伯言如此,我心甚慰,甚慰啊!还是,有闲暇的话,我定是与你一起去!此时已经不早了,伯言早歇息吧,明早还要早起!”

    “诺!属下告退!”

    “我送送伯言!”

    “主公,这……”

    在陆逊看来,这之前自己没有加入凉州军的时候,马超为了礼贤下士,当然是要交好自己,所以是亲自给自己送到大帐外。

    但是如今情况变了,自己已经是其属下,这个就……

    不过马超随即一笑:“伯言不必如此,什么这个那个的,我送送伯言,却也应该,走!”

    说着,马超是再次给陆逊送出大帐,他此时心说,我马超做事儿,要都让你猜到了,那多没有意思啊,是不是?

    -----------------------------------------------------

    “主公,属下告退!”

    马超点了点头,“回吧!”

    马超刚回大帐,探马便来禀报,“报主公,南蛮军在我军两里处安营!”

    马超点了点头,“知道了,再探!”

    “诺!”

    探马下去了,马超自言自语道,“来得倒是挺快,之前是据此还远,这时候却已经是距离我军两里处安营了!好,来得好,不怕你来,可就怕你不来啊!如今陆伯言加入我军,南蛮军又有什么!”

    而第二日一大早,陆逊就起身了,来马超这儿和马超一说,果然,马超和他一起出了大营。

    -----------------------------------------------------

    本来马超不想惊动太多人,但是他那一干属下能干吗?自己主公出了大营,崔安和雷铜,是一左一右跟着自己主公,就这马超都嫌两人是多余了,不过众将还觉得少了呢。

    他们可是都知道了,南蛮军已经就在己方两里外扎营了。所以虽说对于南蛮军,己方不怎么看重他们,但是既然人家也有近八万人,却也不能小看了不是。那么自己主公虽说武艺高超,但也是面对着人家有埋伏的话,却也是危险啊。所以有崔安和雷铜两人跟着自己主公,就算是安全多了。

    马超也知道众人想法,再说了还有个陆逊呢,所以两人跟着就跟着吧,只是从两人又变成了四个人,目标又变大了。他们这可先是要往孟获南蛮军驻扎的方向走,当然了,不会走太原,只是近一些,但即便如此,自然危险会有的。比如说被人家的探马发现了,让人埋伏了,虽说这个不太可能,但确实不是一点儿都不会发生的。

    -----------------------------------------------------

    马超四人是策马而行,一个上午走了不少地方,主要是陆逊在观察查看,而马超三人主要是负责警戒。尤其是崔安和雷铜两人,更是紧握着手中的兵器,生怕有异族的人来袭,也好做好迎战准备。

    马超一看两人,他就忍不住笑,心说至于这样儿吗,你当异族是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的江东军、刘备的孙刘联军呢。要真是他们的话,自己不会这样儿,就算是真要出来,也比这要小心谨慎多了。

    不是自己小看他孟获,就凭他孟获那半吊子都不到的谋略,能顶个什么用?至少他要真有那本事,自己估计可能都要输一阵了,益州也不知道要沦陷几个郡。所以也不能说自己小看了他,只是事实就是事实啊,承认不承认也是事实存在的。

    -----------------------------------------------------

    一个上午,终于是把能走到的地方都走到了,不过众人都没有觉得劳累。毕竟和打仗玩命儿相比,这可以说是轻松多了。而且四人是边走边说,所以不会觉得累的。

    此时陆逊对马超一笑,“主公,我们却还得回到最开始去的地方一趟!”

    “好!福达、雷铜,咱们回去!”

    “诺!”

    马超没有多问陆逊,反正他心里清楚着呢,陆逊要想和他说什么,时候到了,肯定是不会隐瞒,所以自己对此有什么好奇,有什么追问的呢。

    四人四匹马,没多久,就又回到第一次到达的地方,陆逊则在周边查看,三人主要是负责警戒。

    -----------------------------------------------------

    陆逊又观察了一遍,把此地的地势地形,都牢牢地记在了心中,并且他在心里说着,好,看来只能是如此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