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最后当然还是说到了要如何增强自己实力,然后一步步到了如今这样儿,最后是没有退路,只能是一直前行了。

    陆逊一听,好,说得好,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马超他说得好啊。

    而马超认为,自己所说,陆逊应该是满意的。毕竟他虽说此时也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马超认为,如此不代表就不好,而且自己所感觉的,是正面的,应该是自己回答,陆逊是满意的。毕竟自己可没有按照常理来出牌,所以对他陆伯言来说,也算是耳目一新吧。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所说都是真心话,陆逊当然是能听得出来,自己没有敷衍他,而且说得都是真心话,难道他还体会不到自己的诚意吗。

    此时陆逊是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再次问道:“那么不知如今将军如何看待这天下大势呢?”

    -----------------------------------------------------

    马超闻言心说,我之前不都大致说了吗,你陆伯言也听到了。我说能一统天下的,除了他曹孟德,就是我马孟起,不过显然,我自认为,我自己的几率是更大的。当然这话,马超如今可不会直接就这么去和陆逊说。因为不管怎么说,其人都是个文士,哪怕他是有傲气没错,但是谦虚,却也是有些的。所以自己要是一个整不好,真要是让陆逊反感的话,那就不好了。

    所以马超当然不会如此说。他只是对陆逊说道:“伯言,如今汉室衰微,曹孟德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皇帝如何,不必多言。至于有个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虽说其人是天下枭雄没错,可终究是不可能力挽狂澜。”

    陆逊一听马超的话。是不住点头,确实,他也是如此想法。汉室虽说还在。可已经就算是到头了,如今的情况,只是百姓心系汉室,毕竟近四百年的光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一下改变。也不是百姓一下就能接受的。

    -----------------------------------------------------

    刘备刘玄德确实是个人物,可惜就是势力不大,而且实力也不强。如果其人有曹孟德那样儿的实力的话,那么天下也许就是其人的了。毕竟曹操也好、是马超孙策也罢,只有他刘备一人姓刘,这就是个大优势,谁能比得上呢。

    不过可惜,其人是没有什么机会了。毕竟他本事倒是不错,手下也有人才。但是势力实力都不及人家江东的孙策,又何谈和曹孟德还有马孟起这两个庞然大物抗衡呢。哪怕他和孙策联合,孙刘联军就能和他们两方相抗衡了吗?

    至少在陆逊看来,是不行的,从荆州的事儿,就不难看出来了。曹操之后是再也没增兵,所以他就跟着孙刘联军一起对付马超凉州军。

    大汉由盛转衰,如今更是已经走到最后了,如此,就连陆逊这样儿的人物,这样儿世家大族的子弟,都是有些感慨,而且有些许遗憾,所以就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

    所以陆逊他心里清楚,如今天下百姓,依旧是人心向汉的,哪怕之前经过了黄巾之乱,哪怕如今更是天下大乱,诸侯混战,但是百姓依旧是人心向汉,只是比起之前来,少了罢了。

    但是他心里同样儿清楚,再过了十几年,二十几年,那么向汉的人只能是越来越少,到时候就好办多了。而在这儿之前,天下几路诸侯,除了不好称帝之外,称王都已经是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了。

    想到此处后,陆逊便是一笑,心说不知道谁能第一个先称王啊?这么一看,其实还都有可能最先,曹操是势力最大的诸侯,而且还“挟天子以令诸侯”,只要天子下诏书,那么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

    虽说在前汉的时候,高祖最后已经是立下了“非刘氏不得称王”的规矩,但是如今都什么时候了,连大汉江山都保不住了,一个异姓王还算得了什么!

    -----------------------------------------------------

    所以在陆逊看来,曹操确实很可能就是第一个称王的人,几率很大,五成都是他。

    那么孙策也有可能是第一个称王的,只是几率很小罢了,也就两成多说了。至于陆逊是如何看待他的,因为孙策别的不说,至少他这个人,从来都是以胆大著称于世。孙策其人的胆量不是一般的大,至少好像还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儿,所以有可能的话,估计要是能称帝,他都敢上,就别说是个异姓王了,至少陆逊是这么认为的。

    马超也有两成的可能,他是第一个称王,只是陆逊觉得基本是不可能了。毕竟马超这个人,在这儿样儿的事儿上,基本跟风行,但是要走在最前面,让人去诟病的话,他是不会那么去做的。

    最后刘备,也就一成还不到,陆逊认为他是不可能了。哪怕刘备是最名正言顺的,因为他姓刘,汉室宗亲,大汉皇叔,但是刘备却绝对不会第一个去称王。在陆逊看来,刘备只能是最后一个,因为其人就那样儿,爱惜羽翼就像是他的命一样儿,所以这事儿他能第一个干?

    -----------------------------------------------------

    这时候陆逊是继续听马超说着,“这刘玄德不能力挽狂澜。所以汉室最终终将走向灭亡!”

    陆逊一听,是轻叹了口气,“可惜了!”

    马超一笑。“谁说不是呢,可这却是事物发展之规律,伯言当知。这所谓有阴便有阳,有生就有死,这有盛世,当然就一定有乱世,这有强盛。自然便会有衰败!当年秦算是二世而亡,而高祖起于芒砀,霸王兵入会稽。终是合力推翻暴秦。而之后楚汉相争又起,霸王饮恨垓下,高祖开创大汉。如今大汉历经近四百载,也终将要落下帷幕。而今天下大乱。诸侯混战,此正可谓是‘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

    陆逊一听,一拍桌案,说道:“好!好一个‘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如果有酒在,此当浮一大白!”

    马超心说,自己那一千八百多年的见识在那儿摆着呢。还愁镇不住你陆逊陆伯言这么个东汉末年时代的人了?

    -----------------------------------------------------

    只要自己把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展露几手给你看看。你陆逊陆伯言虽说不一定是五体投地吧,但是却一定知道,什么才叫“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陆逊心说,这马超说得还真好,看来自己还真是,还是有些抵看了其人啊。本来自己以为是高看了,结果发现不,不是这么回事儿啊。陆逊心说,自己真是不该啊,不过如今改变了也好,至少自己不至于像之前那么看待马超其人了。自己真是应该加入凉州军,在他马超马孟起的帐下效力啊。自己在他凉州军帐下,当不负自己之才,陆逊如此想着。

    确实,一个大才当然不会轻易去投靠一个诸侯,他们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但是肯定有一个是所有人都要去考虑到的,那就是自己在其人帐下,拜对方为主公,到底自己能不能人尽其才,真正不负自己平生所学所知。这个做到了,那么最基本的东西达到了,他们才会想更多,要是连这个最基本的都做不到,就算是再厉害的诸侯、势力再大,实力再强又如何?

    -----------------------------------------------------

    你既然不重用我,那么我投靠你有什么好的?

    当年韩信也在项羽帐下,不过他当是干什么的,说白了就是持戟守卫大帐的那么个士卒。所以时间长了,韩信意见大了去了,所以自然是舍弃了项羽,转投刘邦。当然了,其人也看得出来,项羽是成不了大事儿的。

    但是如今陆逊肯定是没有这样儿的顾虑了,因为他对马超是越来越满意。如果说之前他是已经要投靠马超凉州军,那么如今就是更加坚定了。

    而陆逊更是没有韩信那样儿的顾虑,至少马超凉州军的实力,说是天下第一,也并不为过。而势力,也是仅次于曹孟德,两人的地盘加在一起,是占据了天下的十个州还要多出来几个郡。

    那么势力和实力都有了,至于说自己受不受重用,陆逊是一点儿都没怀疑,就看马超对自己的态度,就不用说别的了。而且自己在其人帐下,绝对是能人尽其才,自己不担心什么。

    -----------------------------------------------------

    此时马超笑呵呵地问陆逊:“不知伯言觉得我所说如何?”

    陆逊点了点头,“将军之言,确实是让在下茅塞顿开啊!”

    马超则是再次问道:“不知伯言对天下有何看法?”

    陆逊一听心说,你马超这不是考校于我,而是故意问我,让我也说两句,我都明白,当如你所愿了!

    所以陆逊也给马超说了不少他的看法,他和马超的观点都是差不多的,只是他说的是更为详细。马超之前所说,那不过就是个大致的情况而已,可陆逊却是不一样儿,他是从每路诸侯的势力,再讲到实力,最后说到其人,然后也说了他们的一些重要手下。

    马超听了之后,也确实是不得不承认,陆逊看得真是很透彻啊。至少很多东西,和自己所知道的一样儿。当然不可能说所有的都一样儿,但是八成都是一样儿的。

    -----------------------------------------------------

    陆逊说完后,笑着问道:“将军,在下所说如何?”

    马超是笑着抚掌,“好!好!好!伯言这一番言语,真是分析得合情合理,丝丝入扣啊!超却是不如也,不如伯言啊!”

    马超这是真心话,毕竟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了,所以真是比不上人家陆逊,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在陆逊看来,马超这就是谦虚的话了,所以他也只是笑了笑,没多说。

    最后马超一看,这如今说都说这么多了,自己还得是旧事重提啊。

    所以他直接说道:“不知我之前所说,伯言觉得如何?如今我军正值用人之际,所以在此,我是诚邀伯言加入我凉州军,我马超马孟起必将是扫榻以待先生加入!”

    之前已经说了不少了,所以这时候不用说太多,反正把意思讲清楚了就好。

    虽说陆逊年纪不是那么大,可马超依旧是尊重其人,叫陆逊先生,毕竟人家本事在那儿呢。

    -----------------------------------------------------

    陆逊心里点头,要说天底下的诸侯,是,不止他马孟起一个,但是如今能做到如此的,却只有他马孟起一人啊。

    行,真行!就凭他马孟起能做到如此,陆逊这时候就再没有说的了。自己马上就要二十了,在自己想法中,确实是要出仕,可无论是曹孟德也好,还是孙伯符、刘玄德也罢,都是没有他马孟起,自己看得顺眼,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