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点了点头,“既如此,那么操到时一定送孙将军离去!”

    孙策一笑,没再多言,只是说道:“告辞!”

    “请!”

    孙策走后,曹操一拍桌案,口中喃喃自语道:“好,好啊!好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来人!”

    “主公!”

    “去请公达与仲德两位先生来此,就说我又军国大事相商!”

    “诺!”

    士卒离去请荀攸和程昱了,而曹操则是还在想着马超这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没一会儿,荀攸和程昱两人便是联袂而来。

    就知道自己主公只要叫自己两人,那么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儿要说,结果这次依旧是如此,果然啊。

    两人都坐下后,曹操是对两人说道:“公达、仲德,这刚才孙伯符来了,说……”

    荀攸和程昱两人一听自己主公所说,荀攸便和程昱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答案来。两人心说果然如此啊,之前自己就认为刘玄德离开是有些蹊跷,当然了,不是他刘备有什么蹊跷,而是武陵好好的,怎么五溪蛮突然就发难了,然后进攻武陵了呢。并且还是进攻他刘玄德的地盘,却没有孙伯符的地盘啊。

    而这次江东山越进犯。他们算是知道了,敢情人家五溪蛮为什么没有进攻孙策在武陵的地盘,是因为有后手。这山越进犯江东,就是后手了。

    -----------------------------------------------------

    谁干的,除了马超马孟起之外,还有别人吗。

    先说武陵的五溪蛮族,要知道他们可是比较和平的这么一支蛮族,要不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看过他们入侵汉人的地界。这样儿的事儿,之前可是没有发生过。但是怎么他刘备和孙策占据了武陵之后,就出现这么个事儿了呢。并且他们还不进犯孙策的城池。就可刘备的城池来进攻,这难道不让人怀疑吗。

    这就是第一,那么第二,刘备先是被武陵的五溪蛮给支走了。而之后。这孙策孙伯符。可又要离开荆州了,因为山越进犯江东。

    这是巧合吗,先是刘备,然后又是孙策,那么再往后,会不会是自己主公呢,真是非常有可能啊。这便是马超之计,而且只要北方那边儿没有问题了。那么北方也要不安全了,所以……

    -----------------------------------------------------

    此时荀攸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看来这八成就是马孟起之计啊!”

    曹操闻言点头,说道:“我亦是认为如此,真是没想到,咱们这才让马超没离开多少时日,这他虽说是已不在荆州,可却是反击上我们了。并且还是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可真是,咱们也是有苦难言啊!”

    此时程昱说道:“主公,之前先有刘玄德,后有如今的孙伯符,属下来看,我军却也是要准备一下了!”

    曹操一听,心说你这个程昱程仲德啊,就不能说点儿好话,这照你这么说,北方也要乱了?

    虽说曹操嘴上并不想如此说,但是心里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只是他并不想承认罢了。

    对他来说,他当然是不想北方也乱起来,并且受到异族的进攻。但是要真是来了这么个事儿的话,那自己却也没有办法。这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自己大不了也和刘备和孙策一样儿,回去吧。

    -----------------------------------------------------

    要不你还要如何,主要是北方要真是受异族进犯的话,自己是不得不回去啊,那幽州可是自己的马场,绝对是不容有失。而且还是自己新得不久的领地,怎么能那么轻易就出问题呢。

    荀攸一听程昱的话,他心里是捏了把汗,心说仲德啊仲德,你是明明知道咱们主公的性格,可你这张嘴,却是有些直接了啊。

    在荀攸看来,这样儿的事儿,就算是要提醒自己主公,却也得是隐晦点儿去说,那样儿才更好。但是像程昱这么去说,说真的,他真是担惊受怕的。毕竟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性格,自己可太清楚了,但是程昱也清楚,可是他没太主意,倒是直接把自己所想的给说出来了。

    不过荀攸是注意着自己主公的表情,看着好像还行,所以他心里算是暂时放下心了,心说还好,还好啊。不管怎么说,自己主公不计较,那么就一切都没有问题。要不也真是,就怕自己主公是秋后算账啊!

    -----------------------------------------------------

    曹操是没计较什么,不过他却是问向了两人,“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成?”

    荀攸和程昱两人是都摇头,而且荀攸还说道:“主公,如果是马孟起之前出招之时,我军就遣使去北方,那么还有可能不让其得逞,但是如今,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曹操点头,他也不是不明白,毕竟异族是什么样儿,他清楚。就说北方的几大异族,匈奴如今是没有从前那么强了。所以不是如今最为头疼的。他们要是敢来,自己一点儿都不惧他们。

    唯独鲜卑是比较强,但是因为檀石槐身死后。鲜卑分裂成三部,所以相比檀石槐时期的鲜卑来说,确实已经是变弱了。但是即便如此,对于自己来说,他们依旧是有势力有实力的,这个是不容小觑,至少比匈奴可是强不少。

    -----------------------------------------------------

    而最后就是乌桓了。就是乌丸,自己所说得了幽州,但是之后没多久就来了荆州。对乌桓也只能是安抚。以前乌桓是和袁绍关系不错,和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可如今,马超要真是许以他们多少多少好处的话,那。还真是。他们就是一群见利忘义之徒啊,更何况他们和自己也真是没有什么交情,没有什么义。

    虽说自己之前也派人前去安抚过他们,可是那,终究不会因此就让他们不出兵。而就算自己再派使者去也没用,因为你就算是许给他们更多的好处,他们估计也不会改变主意。那些异族都是贪得无厌的,你给他们好处更好。他们认为你所拥有的东西,可能就更多。所以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你了。

    他乌桓和马超的地盘是没有什么接壤的地方,可和自己幽州却是挨着的,他不会进攻马超,可却是会进攻幽州啊。

    -----------------------------------------------------

    所以曹操也知道,如今也只能是静观其变了,要不还能如何。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马超这一步走得可真好啊。这也许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吧,而是有人指点,要不之前他怎么没行动呢,这到了益州才如此。

    根据时日,曹操推算出来的,就是如此。如果早在荆州他就有如此主意的话,那么可以说还不至于是这么些时日。那样儿的话,刘备和孙策,还得是提前离开了。

    曹操也想了,其实就算是没有异族来袭北方,就凭如今刘备和孙策都走了,自己也是独木难支啊。因为本来自己就没有多少人马在荆州了,所以自己如今这点儿人马,就算没有异族来袭,自己也不会去,也是一样儿对付不了凉州军的。

    最后三人聊了一会儿,荀攸和程昱两人便告辞了,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自己主公又有些犯老毛病了,头风病。所以自己主公一直这样儿的话,别人还是赶紧离开吧,他们都知道,自己主公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犯病。

    -----------------------------------------------------

    孙策带人走了,他是不得不离开,而且和其他众将一说这个事儿,没有一个人反对离开的。都是,同意马上回兵江东,去对付山越。毕竟荆州不是他们的家乡,但是江东却是故乡啊。那家里边儿都已经着火了,那还了得?

    曹操是亲自给孙策他们一行人送走,之前也是两人给刘备送行的。

    曹操最后对孙策说道,“前几日玄德刚离开,这如今孙将军却是也要回去了,操确实是不舍!”

    孙策一听,心里腹诽着,你曹孟德不是舍不得我孙伯符,而是舍不得我这么个助力吧。至少有我在,哪怕他刘备没在,咱们也能抗衡没有马孟起的凉州军。可如今呢,刘备先离开了,然后就是自己,这回你曹孟德兖州军单个儿却是对付不了人家喽。

    不过孙策还想着,别着急,没准明日你曹孟德也得离开,反正是早晚的事儿。

    -----------------------------------------------------

    但是嘴上孙策还是微笑着和曹操两人说着话,无非都是些保重了之类的没有什么太多营养的话。

    “曹司空,不必远送,策告辞了!”

    “请!”

    江东军众将和兖州军众将也都相互见礼告辞,接触的时日也不算太短,所以众人都什么样儿,基本上大致都知道。所以以前算是联盟,哪怕实际还是敌对,但是多少也相处出了一点儿交情来。

    男人的友情就这样儿,哪怕以后终究是敌人,但是如今毕竟还算是在一条战线上,所以彼此自然还是挺客气,没说的。

    尤其是兖州军的关羽和张辽,两人的关系可以说确实是不错,算是惺惺相惜吧。

    -----------------------------------------------------

    而且不止是这样儿,两人在各自军中的位置,可以说都差不多少,都是那么尴尬。

    关羽没拜曹操为主,张辽也是同样,没有拜孙策为主。

    “云长兄,小弟去也!”

    “文远多保重了!听说江东的山越,却是比较难缠!”

    张辽闻言一笑,“小小异族,何足道也!”

    张辽那可不是一般般的将领,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当年的并州刺史丁原丁建阳的并州军帐下效力了。而且更不是没有和异族打过交道,在并州,是没少和异族打交道,所以张辽对异族,那是一点儿都不陌生,也半点儿都不惧怕。

    关羽也是大笑,“好,好啊!文远如此,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

    要说关羽,他确实是没有和异族打过什么交道,但是他这辈子就不知道怕过什么,确实如此,关羽傲气不少,所以真是,他没发现自己害怕过什么。

    所以别说是异族了,就是再厉害的又能如何,所以张辽如此,也算是对他的脾气。在关羽看来,异族就是蛮夷,地方时蛮夷之地,用的东西也是蛮夷的东西。永远是不能和大汉这样儿的天朝来比的。

    所以也确实和张辽所想一样儿,小小异族能和华夏相抗衡吗,做梦。

    最后两人是惜别,不过可不是恋人间那依依惜别,而是英雄相惜。

    就这样儿,在曹操兖州军众人的目送下,孙策江东军众人,便离开了江夏,直接往东,奔赴了江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